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天鹅湾杀人事件+番外 作者:秦三见

字体:[ ]

 
    文案:
    邢柏林死了,死在自己家的客厅里
    远在国外的哥哥邢柏川赶回来,第一个见到的是弟弟的男友李江洛为确认弟弟的死因,邢柏川留在了李江洛家里,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被那个少言寡语似乎有什么秘密的人渐渐吸引
    但爱上弟弟的恋人,这对邢柏川来说有些难以面对
    成熟温柔攻x寡言温润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邢柏川,李江洛 ┃ 配角:邢柏林,徐钊 ┃ 其它:
    ==================
    
    第1章 开篇
    
    “据X市公安局官方消息,10月29日下午18时左右,天鹅湾小区某住宅楼内发现一男子死亡,该男子腹部有多处刀伤,身后墙面高处打入一钢钉,身体被吊在墙上,具体死因需做进一步调查。”
    邢柏川下了飞机,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足以让他疲惫不堪,眉头紧锁,身上的衬衫也有了褶皱,全身上下都被倦意包裹着,然而他还不能休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面对。
    刚领完行李出来,邢柏川一抬头就看到机场的电视在播报这则新闻,面对着电视机,驻足而立,看着被虚化过的画面一闪而过。
    邢柏川想起来,刚刚画面中那人穿着的外套是他前年春节买的,当时对方还跟他吐槽样式过于成熟,只能压于箱底。
    想到这里,他用力地咬了咬牙,腮骨明显地突了出来。
    行色匆匆的机场,没有人知道电视上那死了的男人是他的亲弟弟邢柏林,母亲分娩时比他晚了5分钟出来,从此叫了他将近三十年的“哥哥”。
    兄弟俩从小感情就好,一个苹果都要分着吃,大学的时候邢柏川选择出国,邢柏林则留在了国内。
    在邢柏川心里,他弟弟一直都是最优秀的学生,最懂事的孩子,在国内读的也是名牌大学,无论成绩、人品还是相貌,都算得上是顶尖的。
    本科毕业后他留在国外工作,而弟弟继续读研,几年下来,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忙,很少能回国一聚,弟弟邢柏林研究生毕业之后进了一家非常有名的外企工作,薪水起点很高,发展前景也不错。
    父母对他们兄弟俩都非常满意,一家四口,分居三地,孩子们都忙,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
    前两年邢柏川把二老接去国外生活,毕竟相对这边,他生活的地方整体环境更适合人居住,两兄弟研究着,打算让父母以后在就那边养老了。
    邢柏川接父母出国的那会儿,弟弟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恋情,只不过那个恋人他们家谁都没见过。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兄弟二人都是同姓恋,如果说有哪里让父母格外头疼,大概就是这个了。
    当年两个人相约一起出柜,闹得妈妈住了半个多月的院,那段时间是他们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日子,邢柏川整日蹲在医院外面抽烟,邢柏林不敢进病房只能偷偷趴在门口看妈妈。
    两人心里愧疚,但这种事不是说愧疚就能改变的。
    好在,后来一切心结都解开了,父母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上个月,他们刚各自过了29岁的生日,眼看着三十而立,男人成熟时。
    本来说好他跟父母一起回国跟弟弟团聚,正好也见见邢柏林那个只听过名字从来没看见过面的男友,结果因为公司的事情耽误了。
    生日那天,远在国外的他们跟邢柏林视频,当时的邢柏林看起来还是如往常一样,阳光、爱说笑,还计划着明年买套房子,首付的钱邢柏川这边可以帮些忙,以后的贷款他跟男友一起还。
    没想到,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再见面竟然已是阴阳相隔。
    邢柏川没敢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最近爸爸血压升高,每天觉都睡不好,他想,能拖一阵子就拖一阵子吧,更何况,弟弟的死因现在还不确定,等一切他都了解了,再告诉爸妈也不迟。
    弟弟的突然死亡,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伤害和打击,邢柏川很怕面对父母,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这样一件足以让他们崩溃的消息。
    新闻已经跳转到下一条,邢柏川收回视线继续往外面走。
    机场外面,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在等着他,那人脸色惨白,垂着眼,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拉着行李走过去,对方似乎在走神,直到他走到了面前都没能回过神来。
    “你好,请问是李江洛吗?”邢柏川问完,对方像是吓了一跳,肩膀都耸动了一下,然后终于抬起眼来看他。
    他看到这人眼睛微红,甚至有些肿,黑眼圈明显,十分憔悴,像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你,你好。”李江洛微微点头,伸手去接邢柏川的行李。
    “我自己来就可以。”邢柏川讲行李箱往自己身后拉了一下,说,“辛苦你了。”
    “应该的。”
    李江洛看了一眼邢柏川,心想,我是不是应该客气地笑一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谁能笑得出来呢?
    他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带着邢柏川往外走。
    邢柏川走在后面,视线跟着前面的人。
    那个人的身高看起来差不多176,有些瘦削,不知道原本就是这样,还是最近因为某个事件突然暴瘦,风衣穿在他身上有些撑不起来,像是偷穿了别人的衣服。
    李江洛是邢柏林的男友,两人交往差不多三年,邢柏川第一次见到弟弟口中那个样样都好的男朋友,与他想象中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据说,李江洛是邢柏林的学弟,小他两届,在学校的时候两个人因为在同一个社团所以才相识,不过当时关系并没有很亲近,只不过是见面点头打招呼的程度,直到后来毕了业,很巧的是二人的公司离得非常近,便有了较多的接触。
    就这样,你来我往,日久生情,两个优秀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除了不能结婚,其他的都羡煞旁人。
    但邢柏川觉得,凡事都有另一面,看得见的、听别人说的,不一定就是全部,就像扑克牌,背面对着你,他跟你说:我的这张牌是个桃心。
    但你不知道,到底是黑桃还是红桃。
    当然,他还是希望弟弟幸福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弟弟已经不在了。
    李江洛带着邢柏川去排队等出租车,秋天的风裹着凉意毫不客气地往他们身上、脸上撞,李江洛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抱歉,我状态不是很好,就没敢开车出来。”
    “你是对的。”邢柏川看了看他说,“我们直接去警察局吧。”
    李江洛点点头,说:“好。”
    两人一路无话,若是在别的情况下见面,他们应该是能够畅谈的,毕竟据邢柏林说,他们有着相似的爱好。
    然而,唯一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的那个人死了,还是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人,任谁都不会有心思再去闲聊。
    从机场到警察局,他们一共花了四十五分钟。
    到达目的地,李江洛付了钱,下车的时候邢柏川已经把行李箱拿出来站在那里等他。
    他们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李江洛带着他走了进去。
    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官刚好在,他看到李江洛后先是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跟着进来的男人,然后对李江洛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徐警官,这是柏林的哥哥。”李江洛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嗓子还有些哑,“邢先生,这是负责柏林案子的徐警官。”
    “你好,我叫徐钊。”徐警官伸出手,客气地自我介绍。
    邢柏川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警官,看起来三十左右岁,身上穿着板板整整的警服,下巴泛起了青色的胡茬,他跟徐钊握了握手,问道:“徐警官,能麻烦您跟我仔细说一下我弟弟的情况吗?”
    徐钊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拿在手里,然后叫邢柏川和李江洛跟着他到里面的办公室去。
    这间办公室的摆设很简单,进去后一张桌子,桌子后面除了一把转椅就是挡住了一整面墙的档案柜,左手边有个黑色的双人沙发,再就是靠着门这面的墙边摆着一排椅子。
    徐钊坐到转椅上,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李江洛不声不响地搬了两个椅子到桌前,示意邢柏川先坐。
    “法医鉴定结果还没出来,我可以给你大致说一下情况。”徐钊点了根烟,把铺在桌面上的照片推到了邢柏川面前。
    李江洛扫了一眼,皱了皱眉,把脸转向了一边。
    徐钊注意到他的动作,沉沉地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对邢柏川说:“致死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腹部中刀导致失血过多,一个是麻绳勒得他窒息。”
    “嫌疑人是谁?为什么害我弟弟?”这是邢柏川一直想问的问题。
    “目前来看还不确定是他杀还是自杀,要等法医的鉴定报告。”徐钊又看了一眼李江洛,叼着烟说,“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据我的经验判断是自杀。”
    “不会的。”李江洛转过来,冷着脸说,“柏林不可能自杀,他没有任何理由需要这么做。”
    徐钊耸耸肩,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盯着李江洛。
    邢柏川看着那些照片,震惊得浑身发抖,他的弟弟,靠着墙,脖子上有一根麻绳紧紧地勒着,而腹部还插着一把刀,那把刀他是熟悉的,刀柄有他托人刻的字,那是弟弟大学毕业那年他送的礼物,却没想到,几年后这把刀竟然插在了他的身体里。
    邢柏川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完全不会游泳的人被一把推到了大海里,他一点一点往下沉,一点一点失去让他赖以生存的空气。
    他用力地喘气,死死地攥住拳头。
    徐钊把那些照片收好,装回档案袋里,他的烟也抽得差不多了,说道:“我有些问题需要跟邢先生单独聊一下。”
    李江洛听了,没等他说下一句,就主动站起了身对邢柏川说:“我出去等你。”
    邢柏川还沉浸在弟弟惨死的悲痛中,没有回应李江洛。
    李江洛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徐钊,在那人的注视下出了门。
    “邢先生,您觉得您弟弟可能会自杀吗?”
    天阴沉沉的,像是随时都会下起大雨。
    李江洛裹着风衣,一声不吭地带着邢柏川从警察局出来,两个人都心事重重。
    自邢柏林离世已经两天,他们都迫切地想知道死因。
    如果是自杀,那么为什么?
    如果是他杀,那么会是谁?
    由于尸检,邢柏川没办法亲眼看到弟弟的尸体,这样也好,他根本不能接受邢柏林已经死去的事实。
    “邢先生,我给你定了酒店,现在带你过去吧。”李江洛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虽然有强打精神的嫌疑。
    邢柏川点点头,对他说:“跟柏林一样,你管我叫大哥就行了,等一下方便聊聊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