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子弹呼啸而过的岁月 作者:初小禾

字体:[ ]

 
 
文案
 
从头强到尾的美人特种兵攻×前菜鸡后奋起的帅哥特种兵受
 
心怀明星梦的尹天被将军父亲硬丢入军营,对身高1米88的大美人宁城一见钟情(误)。半年后两人双双进入猎鹰特种大队选训营,宁城成了尖子中的尖子,尹天却变成吊车尾的菜鸡。
昔日的爱慕(误)在教官的一次次无情对比中化成嫉恨,两个才貌家世均出类拔萃的兵哥儿竟落得水火不容。
教官:都是我的锅……
 
补充一下,是1V1,除了两个主角是固定cp,其他兵哥儿都可尽情脑补,可以理解成爱情,也可以理解成兄弟战友之情。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主角:尹天,宁城 ┃ 配角:周小吉,洛枫,梁正,秦岳,郭战 ┃ 其它:军文,热血,兄弟,战友
 
 
 
 
  第1章 美人宁城
  
  尹天弓腰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像开了闸的水,不停从额头、脖颈渗出,带着春末大盛的阳光,滴落进脚下的青草地。
  累得骨头都快散架,跑起来时只觉得肺里难受,停下来却感到浑身血液就像起火的汽油,熊熊燃烧,似乎下一秒就要原地爆炸。
  “CAO!”他低骂一声,右手抹掉一把汗,艰难地直起身子,刚从腰上取下携带着的军用水壶,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便听梁正扯着嗓子吼他的名字。
  “尹天,滚过来!”
  如果不是身在军营,尹天发誓会一拳砸过去,藐视道:“你他妈让谁滚过来?”
  然而穿上军装,他就不再是那日天日地的混少爷。这不,让跑10公里武装越野,就得乖乖地跑,让“滚过来”,就得小跑而至,立正敬礼,声音洪亮地喊:“到!”
  梁正黑着脸看他,差点气得一脚踹他小腿上,好不容易稳住情绪,那骂声就像盛夏的炸雷,“又跑倒数第一!来营半个月20次10公里你20次倒数第一,你还想不想通过考核?长腿白长的是吧?你不是跟周小吉好么?看看人家是怎么跑的!”
  尹天默不作声地听着,心中暗笑:倒数第一又怎样?过不了考核又怎样?哥进你们特种大队就一句话的事儿!
  梁正又训:“我不指望你跑出宁城那种成绩,起码你给我赶上周小吉!1米86跑不过1米7,老子真想把你这两根蹄子锯喽!”
  尹天微微蹙眉,目光也阴沉下来,想骂“去你妈的宁城”,又堪堪忍了下来,自我安慰道:宁傻逼算个屌?狐媚之相,细皮嫩肉也敢来吃特种兵这口饭,靠卖屁眼上位吗?
  梁正不知尹天又把宁城这选训第一尖子兵黑了一把,仍旧拿得意弟子当正面教材,“你俩都是A集团军推荐上来的,政委说你俩新兵连时就在一个班,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他?这几天的体能训练他样样第一,你呢?只有吃饭能冲个第一!”
  尹天翻白眼,嘴角也抽了抽,梁正一看就来气,声音不由得又加大几分,“你还跟我横上了是吧?”
  绝大部分选训队员都看了过来,周小吉更是屁颠屁颠地跑来,不怕死地问:“教官,咱天哥又忍你生气啦?”
  “滚!还天哥!部队不允许称兄道弟你不知道?”梁正一吼,周小吉就像土拔鼠似的,“嗖”一声退了十几步,站在远处怜爱地看着尹天,用口型说:天哥莫方,我精神上支持你!
  尹天挨梁正训差不多算选训营的日常,加上他性格中二,人缘奇烂,除了周小吉也没人愿意为他说话,队员们看过一会儿也懒再看,三两成群聚在一起,各自不怀好意地吐着槽。
  “这种垃圾也能混进特种大队,考核官眼瞎了吧!”
  “谁叫人家老爹是将军呢!”
  “虎父生犬子,我要生这么个混球,老子一巴掌把他拍死。”
  “对,省得出来祸害社会。”
  ……
  梁正训烦了,摆手让尹天滚,尹天敬了个标准的礼,转身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他听力特别好,队友们的话全听见了,当着梁正却不敢发飙,恨得牙痒痒的,正想发泄一通,周小吉就笑嘻嘻地来了。
  “天哥,你受苦了!”
  尹天搂住他的脖子,像拐卖儿童似的将他拉至一旁。
  两人坐在树下,尹天叽里呱啦地说,周小吉撑着脸颊乐呵呵地听,从背影上看去,就像两个纯种智障。
  这话是宁城说的。
  而尹天跟周小吉吐的槽则是——宁城这杂交智障!
  这是西部战区猎鹰特种大队两年一度选训营开营的第15天,两名谁也没惹着谁的队员莫名其妙成了彼此的眼中钉。
  选训在4月底开始,为期10个月,50名优秀列兵将在猎鹰第七中队队长梁正的手下经历残酷的“魔鬼”选拔,最后仅有5人能成为猎鹰的正式成员,戴上象征着最强特种兵的臂章,为国而战。
  50名列兵皆是在战区比武中获得佳绩的尖子,就连“靠爹”的尹天也在狙击专项考核中位列前三。猎鹰大队长洛枫向来油盐不进,如果不是看中了尹天的潜力,就算他爹是天王老子,也未必会被招入。
  只是尹天太不争气,各种训练拿倒数不说,和队友的关系也搞不好,飞扬跋扈,鼻孔冲天,只有周小吉这没心没肺的小矮子肯与他好,两人霸占着倒数一二的位置,处处遭队友嫌弃,竟然也处之泰然,毫不慌乱。
  洛枫不急,甚至从未到选训营视察工作,梁正却很烦,时常看着尹天就一肚子气。可惜他虽身手了得,训人却欠缺火候,训来训去都是那么几句话,总结陈词一定是“你好好跟宁城学学”!
  尹天因此烦透了宁城。
  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啊!谁还不是他妈的一块宝啊!
  夸宁城就正经夸,黑老子一把算什么?梁正你特么是宁城他爹?
  尹天心里骂梁正,嘴里却不说。他出生在军旅家庭,父亲叔伯、几个表哥全是军人,打小便知道部队的规矩,自然不敢顶撞身为教官的上校梁正,只敢与假想敌宁城干瞪眼,背地里跟周小吉将宁城CAO个千百遍,还给人家起了十几个绰号,什么宁娘娘、宁公公、宁美女、宁狐媚……
  有天晚上宁城端着洗脸盆回宿舍,尹天和周小吉跟二流子似的蹲在门口,尖着嗓子叫唤:“娘娘驾到!”
  宁城蹙眉,盆子一扣,满盆凉水哗啦啦地浇了下去。
  周小吉傻了,尹天却一蹦而起,揪住宁城的衣领就打。
  队友全出来看好戏,喝彩与解说一个不缺,几个有责任感的还跑去堵梁正的门。
  宁城也不孬,转身就是一记背摔。两人打得激烈,尹天到底在近身格斗上不如宁城,抢得先机后却处处受制,最后被生生掀落在地,背部痛得厉害,还想反戈一击,却已经被宁城利落地骑住身子。
  宁城居高临下,声音冷冷的,却似乎有一阵玩味,“干死你!”
  明明是一句耍流氓的话,从宁城嘴里说出来竟带着一点儿春光灿烂的感觉。
  队友们全露出“为民除恶”的表情,鼓掌的鼓掌,欢呼的欢呼,还有人吼了句“宁哥威武”。
  威武个几把蛋!
  尹天呸了一口,恶狠狠地想,都他妈着了宁城的道儿,赶着想被他CAO是吧!还宁哥威武,你妈生你们就为了让你们叫另一个男人老公?
  宁城轻哼一声,在他湿漉漉的脸上轻拍两下,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弧度,威胁道:“你他妈再惹我试试!”
  梁正破门而出,看热闹的兵们立即站好,宁城平静地从尹天身上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与兄弟切磋切磋。”
  兵哥儿们立即附和:“对,切磋切磋。”
  梁正看看宁城又看看落汤鸡似的尹天,黑着脸吼:“躺尸呢?拖把拿来拖干净!”
  尹天在心里冲梁正竖起八根中指,一边拖地一边骂:“还上校呢,还教官呢,早晚让宁城这妖精给毒死!”
  周小吉安慰他:“天哥别气啦,你就看在宁城好看的份儿上原谅他吧!”
  靠!
  没天理了!
  周小吉都叛变了!
  尹天扔了拖把,一脚踹翻垃圾桶,理所当然又被梁正训了一顿。
  他真是恨极了宁城,又觉世人皆醉我独醒,全营的男人都被宁城的脸蛊惑,只有他时刻保持着清醒。
  说起来,在来到选训营之前,尹天不仅不讨厌宁城,还挺喜欢这“漂亮”的队友。
  他俩也是有缘,新兵连里不仅分到一个班,宿舍还同在一间,宁城睡门口,尹天睡窗边。
  见宁城的第一面,尹天就没忍住吹了个口哨——军营里多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宁城这种清秀如花的男人实在不多见。尹天从小就是个颜狗,坚信颜即正义,加上自己就长得很帅,所以只要好看,不分男女他都喜欢。
  唯一不太满意的是宁城太高,1米88在新兵连里妥妥第一海拔。
  尹天有些不爽,然而看在宁城脸太好看的份上,这不爽只持续了3秒。
  宁城回过头来对他轻轻一笑,他顿时醉死在粉红泡泡里。
  新兵连的三个月算是二人的“蜜月期”。尹天打小接受正规训练,新兵连的强度只是小菜一碟。宁城似乎也不是新手,各项训练总能完美地完成。两人英雄相惜,时常对对拳脚,互相纠正,共同进步。
  三个月后正式下到部队,尹、宁凭着出色的考核成绩,双双被选入A集团军精英侦查连,仍旧睡同一间宿舍,只是被分入了不同的小队,平时不在一起训练。
  几乎每天晚上,尹天都会去找宁城,不是一起去洗澡,就是跑空地上过上几招。
  宁城看着高冷,实则待人温和风度,熟了后爱讲荤段子,尹天特别吃他这一套,两人关系越来越好,慢慢也就互相了解了各自家庭的背景。
  与尹天的部队背景不同,宁城家里是做生意的,似乎还做得特别大,父母想让他继承家业,他却发誓要成为军人。入伍之前和家里吵了很大一架,至今没和好。
  尹天有点心痛他,时常说:“别怕,等我以后升上去了,我绝对罩你!”
  说这话时尹天哪里会想到,自打来了猎鹰选训营,自己就处处被宁城踩在脚下。
  猎鹰特种大队是西部战区最精锐的特战力量,亦为全国五大特种大队之一,两年进行一次选训,只有尖子中的尖子才有机会戴上展翅飞翔的雄鹰臂章。
  尹天有天赋,又被家里的气氛熏陶了19年,本该是选训营里最引人注目的新兵,却因为懒散而成了最让梁正头痛的菜鸟。
  当初进部队,他就是受了父亲的逼迫。
  他不想从军,仗着一张帅脸和标致的身材成日做着明星梦。当过平模,做过直播,参加过演艺海选,商业cos展更是跑过无数场,正盼着一夜走红之时,将军父亲铁青着脸将他丢进军营。
  若不是见着了宁城,若不是时刻都想与宁城混在一起,他不知会作出什么妖。
  靠着出类拔萃的射击能力,他就算不怎么努力,在连里混得也不错,甚至在比武里受到洛枫的青睐。
  猎鹰抛出橄榄枝时,他本是不想去的,谁都知道特种大队苦,他不乐意去吃那一份苦——就算宁城要去,他也不愿舍命陪君子。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凭什么要靠血与汗?
  河清海晏,国泰民安,还搞什么吃苦耐劳,无私奉献?
  别人乐意将青春挥洒在军营是别人的事,他尹天只想好吃好喝,有钱赚,有粉丝追,有美人看。
  去他妈的家国天下,去他妈的特种兵。
  但父亲铁了心要让他成为最好的军人,甚至不辞辛劳从北京跑来,亲自开车将他押送至山坳里的猎鹰大本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