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你终于来自首了 作者:张迷经

字体:[ ]

 
文案:
绑上自己,开始幻想
开始幻想……
幻想成真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悬疑推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小么 ┃ 配角: ┃ 其它:
 
 
  ☆、part 1
 
  他把自己结结实实绑牢。背对着门,跪在沙发上。
  开始幻想。
  这是他在夏日常做的游戏。
  不危及任何人,不破坏任何事,但依然羞耻。
  而他喜欢,这种羞耻。
  有时,他穿着白色背心,柔软的薄牛仔裤。把自己当成街头青年。
  开始幻想,西装笔挺的成熟商人,出现在门的另一边。
  有时,他穿着白色衬衫,深蓝色西装裤。正如他上班时的打扮。
  开始幻想,带着安全帽的建筑工人,在夕阳中推门而入。
  游戏的规则就是这样。
  门的另一边,必须是一个更具有雄姓荷尔蒙的角色。
  因为这种差距,这种直接的对比,才能触发掠夺与激情。
  这一次,他只穿着居家服,光着脚。束缚在粗糙的麻绳中。
  他期待,能有一个健壮的强盗突然闯入。
  幸运的是,这一次梦想要成真了。
  
 
  ☆、part 2
 
  他想得投入。
  身体隔着衬衫,清晰感受到麻绳粗粝的质感。
  被勒紧的疼痛,让他放弃所有杂念。
  他的心神已经过渡到另一个空间。
  只剩下躯体,被麻绳勾勒出肌肉轮廓,跪在原处。
  他准备好了自己。
  突然,短促一声“吱嘎”。
  是房门被迅速打开又关闭。
  一股热浪瞬间涌入清冷的空调房。
  “咔哒”,房门被锁上。
  他立即从幻想中回神,听见运动鞋摩擦地面发出响动。
  那陌生的动作,稍显犹疑。
  显然,室内的景象让来人惊异。
  他仍跪在沙发上,想转身,才一动。来人立刻冲上前,囫囵将他按倒。
  他的整张脸就被按进皮革的沙发垫中,摩擦引发疼痛。
  一切都无比真实。
  来人抬起膝盖压住他的脑后。
  一双大手胡乱在他后背摸索。
  找到麻绳末端,毫不费力将活结变成死扣。
  来人吐出一口气息。
  他感到压制自己后脑的腿骨稍有放松。
  赶紧费力的转动脖子,让口鼻与皮革离开一条缝隙。
  “你——是谁?”
  “要——干什么?”
  口齿无法清晰。
  “别废话。”
  “给我老实趴在这里。”
  来人俯首靠近他的耳朵,低声发出危险的命令。
  而他,却莫名感受到,一阵盛夏烈日的气息。
  
 
  ☆、part 3
 
  来人没有立刻去翻找钱物。
  只是压制在他的身上,危险而紧密。
  如同绝望的拥挤在战壕里。
  “你——想要什么?”
  他刚发问,后脖颈就被陌生的大手钳住。
  “叫你别废话。”
  走廊忽然响起一阵跑步声。
  很快停在门口。
  他感受到脖颈上虎口的力量在加重。
  “咚!咚咚!”
  “有人在?我是警察。”
  没等到回应,门把就被快速的拧动
  简易的门锁只是形式。
  在暴力之下,锁芯的震颤就似在求饶。
  接连几声破裂,门被一脚踹开。
  警察立即见到逃犯,还有——人质?
  “把人放了,否则你的姓质可就严重了!”
  轻蔑的一声作为回应。
  “我再最后提醒你一次。把、人、放、了!”
  “除非,让我安全离开这儿。”
  “做梦!”
  被激怒的歹徒,毫不留情将拳头砸在人质的后背。
  如他所愿,换来一声痛苦的□□。
  “你给我理智些!打人对你没有好处!”
  “理智个屁!让我走。”
  “你跑不掉的。支援马上就到。”
  又一拳落在人质身上。
  被捆绑的身体不自控的抽搐。
  “住手!”
  “你就说让我走!别他妈再啰嗦。”
  第三拳,正义终于让步。
  歹徒命令:“把你的枪放在地上。”
  警察打开腰间的枪套,本来就是空的。
  “那,把你的鞋脱下来。”
  “脱鞋?”
  “别废话。”
  避免第四拳,警察不情愿的脱下皮鞋。
  “衣服也脱了。”
  “你他妈变态啊!”
  “别废话,内裤不用脱,老子懒得看你。”
  “脱好了,我真没枪。”
  “进浴室去。”
  “嗯?”
  “把自己淋湿。”
  警察一边咒骂一边照做。
  “你可以滚了,我现在这样不可能再去追你。”
  “哼。怕你追?老子只是要灭灭你的傲气。”
  
 
  ☆、part 4
 
  警察笔直的站在花洒下。
  冷水冲垮他斗志昂扬的黑发。
  瞳仁中还残留冷静的清光。
  鼻翼却因愤怒而翕动。
  卸掉警服,终究是无法掩饰的年轻。
  “你还不快滚!”
  “别急,等你涂上香皂。”
  “你他妈——”
  歹徒看一眼自己指缝间露出的弹-簧刀片,再看一眼毫无反抗能力的人质。
  威胁奏效。
  警察咬牙切齿的抓起香皂。
  在胸前蹭上几下。
  这简直是他做过的最丢脸的事。
  歹徒仍得寸进尺,“涂仔细点儿。”
  “你给我适可而止,以后要是让我逮住——”
  “以后再说以后,你先照照镜子,记住你今天这副德行,站在老子面前!”
  歹徒说完,突然关起浴室门,从外侧划上了插销。
  随即是一连串仓皇动作。
  运动鞋跑步的声音渐行渐远。
  剩下警察恼怒的踹门。
  “哐!哐哐!哧溜——”
  “我草!”
  一声摔倒的钝响。
  物件随之散落的余韵。
  “别——别急。”
  人质挣扎几下站起,慌张挪到浴室门口。
  踮着脚尖,束在背后的手勉强够到插销,试了几次才拨开。
  门却没动。
  “你还好吗?”
  人质试探着问,声音中充满歉意。
  其实他每说一个字,刚才被拳头砸过的地方都在痛。
  只能背靠着门,推开一条缝。
  目光越过地上的香皂,看见一双站立的脚。
  警察忽然拧开花洒。
  强烈的水流,碰撞到瓷砖,溅起水花。
  人质赶紧往外躲,险些摔倒。
  几秒钟后,水声停止。
  浴室的门被猛然拉开
  人质赶紧别开头,用余光看见警察走去沙发旁。
  湿漉漉的脚,在干净的地板上留下痕迹。
  人质的双臂一直被扭到身后,此时又酸又痛。
  再忍一忍吧。
  警察终于朝自己走来。
  人质已经做好了被解放的准备——
  下一秒,却被警察一把推到墙上。
  随即,衬衣被从麻绳间抽出一角。
  一片后背就暴露在警察的视线中。
  “你——”
  “还真受伤了?”
  警察说着,触碰一下淤青,人质不禁颤栗。
  “戏做得挺足啊。”
  “什——什么戏?”
  “还装?我刚才就是太着急。摔了一下,反倒清醒过来,才觉得不对劲。”
  “嗯?”
  “这房间哪都没乱。你也不是弱鸡。那混蛋只比我快几分钟,他怎么可能把你绑得这么复杂?”
  
 
  ☆、part 5
 
  人质难免心虚,“有——有那么复杂吗?”
  警察把他拽到浴室镜子前,“你自己看。”
  镜子中,是一个眼神稍显迷茫的年轻男人。
  五官称得上英俊。却丝毫没有英俊男人普遍具有的自负感。
  头发长度适中,乌黑柔软。气质就十分内敛。
  脖子和肩膀,有天生的坦然轮廓。
  上身穿一件螺纹领口的蓝色衬衣,短袖。
  下身是条居家裤,青白细纹。
  外形如此简单自然——被束缚在一道道勒紧的麻绳中。
  麻绳由几股细绳拧成一股,小指粗,深灰色。
  从后脖颈绕过来,在锁骨附近拧成一段麻花状,再分开绕到后背。
  就这样在胸膛、后背、双臂间,反复缠绕。
  几乎把每一块肌肉都分割成独立的线条。
  这种捆绑远远超出了限制行动的目的。
  封印恶魔也就不过如此。
  “你还要狡辩吗?”
  “啊?”
  “啊什么啊?给我老实交代!”
  人质有些慌了,只敢看镜子中警察的一点儿身影。
  警察和他个头相近,只穿着一条湿透的子弹内裤。
  可气势上,却是刽子手和囚犯的差别。
  “能不能先帮我松开一点儿?”
  “除非你说句实话。”
  “我不认识那个歹徒,真的。”
  警察自然不信。
  “我——本来在午睡,他进来的时候我没察觉。”
  “哼,我刚看过床,床单铺得好好的。”
  “我——睡在了沙发上。睁开眼时,已经被他绑得差不多了。”
  这倒是有几分可能。但警察就是不信,“你继续编。”
  “我没编,我真的是——正经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