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戒爱+番外 作者:裴裴

字体:[ ]

 
    文案:
    温和富二代和霸道资本家都觊觎一个社会底层直男受,蜜糖和鞭子轮番上阵。
    谢明江这个人物不出意外会一直在线到结尾,如果不喜欢他还是慎看,慎看。
    陆杉×周卓
    排雷:受先被资本家强了;小虐怡情,基本属于到末尾才能撒糖的水平狗血又雷人,千万想好再看
    
    第1章
    
    今年寒流来的早,这是立冬过后A市的第一场雪,天色灰蒙蒙的,路上的行人大都穿上了大衣棉袄,行色匆匆。偶有那么几个闲人,固执地在电线杆下面、树坑旁边支着摊子下象棋,下完一个子儿就把手揣进袖管里,呼哧呼哧呵出白气。
    周卓把骑着的快递车往一个树窝旁边急急一停,从固定在车把手上的袋子里掏出一叠快递单子,拨打电话:“喂,王小姐吗?我已经到你们小区门口了,麻烦你下楼取快递……什么?你们小区不让进。”
    他挂了电话,又去翻单子,旁边下棋的人冲着他,很熟稔地说:“小周又来了?”
    “嗯。”他点点头。
    “吃午饭了没?”
    “送完这个就去。”他下车打开车厢,倚在车门上。
    “我看你们快递可太辛苦了。”围观下棋的一个中年男人冲他说,“不过也挣钱。”
    “嗯。”周卓应了一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站着没事干就想抽根烟,他从兜里掏出烟盒子,嘴叼一根出来点上,狠狠吸了一口,这才感觉一直暴露在冷风里的麻痹的指尖有了点知觉,整个人又活过来一点。
    抽了约一半,取快递的终于来了,那是个年轻女孩,拿了快递没有急着走,而是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满不满意,万一我要退货,还找你行不?”
    因为叼着烟,周卓嘴里有些含糊:“可以,我给你留个电话。”
    他一面报号码,女孩一面输入,末了问到:“小哥怎么称呼?”
    他顿了顿,才说:“周卓。”
    “哪个卓,卓尔不凡的卓?”
    周卓“嗯”了一声,突然有些受不了,别过头看着马路对面,直到那女孩拿着东西走了,他才回过神来,蹬上车子去吃饭。
    周卓固定的午饭地点是一家盖浇饭馆子,量大,便宜,他的肚子就像是个无底洞,吃多少也不胖,依然精瘦精瘦。
    老板娘见他来了,冲他莞尔一笑,问都不用问,就进去叫厨子给他做,小店生意谈不上多好,很快他的盖浇饭就上了桌。周卓吃着,一个电话打进来——
    他最近面试了一份晚上的兼职,是间酒吧,名叫暗流,打电话来的是暗流的人事经理,钱康。
    周卓很惊讶,他赶紧接起来:“钱经理您好。”
    “你是周卓?”
    “嗯,”
    “我是想和你核实一下你的简历,我看你这简历少得可怜。”
    周卓一听,心脏微微揪起:“怎么了?”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紧张,钱康在那边笑了笑:“是这样,虽然说你是我们的临时员工,但总归还是把你的个人信息建立的完备一点比较好,你说你这简历就两三行,也的确是简历。”
    周卓听不出他话里有什么深层含义,但还是放下了筷子,说:“我没上过大学,中间有四年也没有干过什么正经事,就是打打零工,真是无从写起。”
    “那为什么家庭关系这几栏你也空着?”
    周卓沉默了两秒,机械而麻木的说:“我妈去世三年多了,我爸他已经有新家了,我没有什么亲戚,就是一个人。”
    “……”那边突然没声音了,过了一小会儿,钱康才说,“行,我知道了,那你先忙。”
    因为逃过了对个人信息的追根究底,周卓升腾出一种侥幸,他忙点头:“好的。”
    挂了电话,他仿佛多了几分胃口,认真吃起饭来。
    他在暗流干了已经有一个星期,完全不希望在这点小事上出了岔子,知道这页已经完全翻了过去,他挺开心,晚上准点去酒吧报到。
    一去就见领班王燕站在前台,叉着腰呼来喝去,已然进入工作状态,看见周卓还有点愣神地盯着挂钟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傻站着看什么呢?快去换衣服,快着点,今天就甭磨叽了。”
    周卓不明所以,但是也赶忙钻进了更衣室,果然更衣室里的难得的有那么十来个人,都在七手八脚地换着衣服。
    和周卓柜子挨着的就是黄伟军,和他年龄相当,人也比较好说话,周卓一面解开外套一面问:“今天有什么要紧事?”
    黄伟军已经穿上了马甲:“陆杉来过生日。”
    “陆杉是谁?”
    黄伟军挑了挑眉:“你不知道陆杉?他爸就是陆正廉,那是咱们市陆军总院的院长,少将级别,所以你就别墨迹了。”
    周卓手一顿,不解道:“他定包厢,需要咱们这么多人给他服务吗?”
    黄伟军已然三下五除二地换好了,将柜门一关:“那谁说得准,总之王姐让咱们今晚都得机灵点儿。”
    周卓点点头,终于系上了最后一颗扣子。
    要不是黄伟军介绍,他是既没听说过陆正廉,也更不可能知道陆杉。因为周卓不是A市人,大约三个月以前他才来到A市,来到这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
    此时此刻,他们站成一排,听着王燕在换班前最后的叮嘱。
    “今天都勤快点儿,往常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今天把走廊那个地板一定要维持好,还有,别随便杵在包间门口聊天,客人来了也不要盯着人猛看,谁对着客人没完没了地行注目礼,谁就滚蛋。”
    事实上,陆杉不是这里的常客,但他的发小戴鹏是,还有暗流最好的贵宾卡,因此王燕也见过陆杉几面,她知道他不爱让人盯着看。
    大家此起彼伏地答到:“是。”
    王燕有点生气:“重新来!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整齐一点儿?”
    大家只好又洪亮地喊了一遍:“是!”
    终于在八点差五分的时候,才换完班。
    王燕说话声音又细又尖,被她近距离轰炸过一番以后,周卓赶忙到平时洗拖把和抹布的小水房呆着,打算对讲机叫了再到外面去。
    可等了半天也没动静,他有点无聊,因为水房没有监控器,随即点起一根烟来,打算蹲着抽一会儿。
    结果打火机啪嗒一声,火星隐约地照见一个人影。
    水房在走廊的尽头,不开灯就比较暗,周卓勾勒了一下那个人的身形,个子比较高,随着走近,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周卓愣了愣:“那个,这里不是卫生间,卫生间在前面。”
    那人也是一滞,往后退了一步,走廊里的灯光在他脸上一闪而过,周卓这才看清对方。
    他似乎也看清了周卓:“那什么,小哥,方不方便借个火?”
    
    第2章
    
    周卓很快就回过神,打弯的腿也随即站直,一步跨过去,说:“成。”
    那人点了一下头,手伸到两个裤兜里来回摸了摸,有点尴尬:“方不方便……再借根烟?”
    “方便。”周卓从兜里拿出一盒有点压扁的软白沙,“不过只有这个。”
    他看这人有一种高级的味道,那不知道是穿着打扮透出来的,还是香水营造的,显然和五块钱的软白沙不搭,估计他平时肯定不抽这种烟。
    不过那人依然接了,顺手往嘴里一叼,脖子勾着凑过来。
    周卓帮他点上。
    昏暗的水房又多了一个光点,那人叼了烟,并没急着走,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深吸一口之后移到旁边,问:“你在这儿上班?”
    周卓没想到他还有聊天的意思,也不好冒然走开,嗯了一声。
    那人又问:“服务员?”
    “嗯。”
    他心不在焉地应着,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突然浮现出王燕那张脸,心想这要是让她看见了,肯定要骂他对客人是什么不冷不热的态度。
    不过那人显然无所谓,又抽起来,光点随着他点头上下浮动了两下。
    “行,谢了,小哥。”
    他朝周卓抬了一下手,转头就走了。
    周卓靠墙站了会儿,对讲机终于响起来,是王燕叫他去收拾刚走掉的客人的包房,有活他也不磨叽,掐掉抽了一半的烟塞回盒子里往屁股兜后面一揣,提上小水桶和抹布就走。
    酒吧也雇了清洁工,是一群中年妇女,爱扎堆干活,钱经理不盯就能一起失踪,因此服务生闲的时候也干一些,但就是只干清洁包间里的面儿上的活。
    他提着水桶在走廊里走,一批打扮的光鲜亮丽,浓妆艳抹的公主少爷正好经过,他看里边混了个穿着马甲的服务生,那人急急忙忙脱马甲,脖子昂得很高,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
    周卓认识那人,叫刘静波。
    他没有想盯着那群人看,但还是放慢了脚步,结果他们哗啦啦一大片消失在某个包房后,从拐角走出一个人影。
    视线一对上,那人也显得意外,眉毛一挑,给了他一个笑容。
    周卓刚刚给他一支烟,也就尴尬地回笑了一下,走进被弄的一片狼藉的包间开始收拾。
    “看什么呢?”
    就在陆杉发呆的片刻,后面有人拍了一把他的背。
    陆杉回过头,见是戴鹏:“没什么。”
    说完,他又想到了点什么,问:“这儿的服务生你都认识?”
    戴鹏不知道他为什么上完厕所就能生发这样的疑问,但是还是偏头想了两秒:“大部分吧,一般我来,那都争先恐后地往我眼皮底下晃悠,所以多少都有点印象?”
    没想到陆杉抬手就指了一个包房:“那个你认不认识?”
    戴鹏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有个在包间门口猫着腰收拾啤酒瓶的,他左看右看也觉得这个背影极为普通,泯然众人,只好走过去,在经过时半真半假地咳嗽了一声。
    那服务生还算机灵,立马抬头:“先生,您有事吗?”
    戴鹏盯着他再细看了两秒:“那什么,洗手间在哪儿?”
    “哦,你已经走过头了。”他转身一指拐角,“就那边拐过去就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