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逗比青年欢乐多 作者:渐渐禁锢的灵魂

字体:[ ]

 
文案:
三肢截肢,身残志坚,年少有为的创业青年拉多,与暖男总裁的逗比邂逅故事。。。
 
内容标签:商战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拉多,沐耘熙 ┃ 配角:李拉布吉富皮哥高岩 ┃ 其它:截肢BL逗比残疾
 
 
 
  ☆、1
 
  李拉多是个欢乐的孩子,这一点不像他哥李拉布。
  兄弟俩的名字是妈妈取的,欢乐的妈妈比较喜欢拉布拉多这种欢乐的犬种。按照遗传学观点,遗传了母亲性格的儿子要更出息一点,这是李拉多一直强调的。木讷的哥哥李拉布走得是常规路线,读书读书读书,终于勉强进入了一个二本学校读了医学专业,而李拉多则用他妈妈的话来说,就是“聪明没有用到正道上”,不爱读书,从小玩电脑打游戏,在电脑一次又一次的崩盘报废中不懈努力,苦练技术,终于成为了计算机编程方面的天才。“是偏才”拉多的爸爸放下手上的报纸,露出半张脸看着拉多啪啪打键盘的声音,无奈的纠正道。
  “不套这一否,以后我拿什么养佛自己?”拉多调转轮椅转过身子,嘴上叼着一支短筷子,含糊不清的争辩说。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忽略与生俱来的逗比气质,拉多的人生经历可谓是可圈可点可歌可泣-----上半篇是□□头条《电梯惊魂!中控失灵事故致高三少年重伤》,下半篇则可以写成一个知音体励志故事----《撕碎的翅膀承载着青春的梦,键盘少年奏出生命最强音!》
  17岁那年,李拉多像往常一样逃学来到了DP大厦。DP大厦19楼有一间没有门牌号的办公室,是他与认识的几个玩家一同建立的计算机基地,练游戏卖装备,做编程,做黑客任务赚钱。一周前刚接了个大单子,客户要求黑掉商业对手内网管理系统。拉多刻苦编程,昨晚为了不耽误交货,已经把养了好久的虫用硬盘拷出来,准备上午再完善一下,生成木马文件包发过去。客户很守时,验证了文件包效果后,很快李拉多的账号上就多了一笔客观的数字。
  进入电梯后按下一楼,李拉多就一直低头在看手机。电梯显示在8楼停住了,门缓缓打开。
  李拉多头也不抬的迈腿准备走出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由于过于血腥,会导致部分读者身体不适,我们将采用新闻体简要描述。
  【XX电讯报道】5月16日上午10时许,我市田湾商务区PD大厦发生一起电梯事故。从电梯内部和走廊监控画面可以看到,一身穿市二中校服少年从中途开门的下降电梯中走出,突遇电梯下降,导致该少年腰部被卡电梯,情况危急。随后赶到的该楼层人员奋力将少年从被卡电梯中缓慢拖出,少年意识尚清醒,转身用力扒开电梯门,拖拽自己的腿。正在这时电梯突然再次启动,向上移动不到一秒后突然迅速坠落,致使少年手脚被电梯斩断。警方和医护人员随后抵达现场进行处理,少年失去的肢体已随其一同就近送往医院,但据主刀医生介绍,切口为钝挫伤,再植难度很大,加之救援时方式不当,致使腰部等关节拉拽脱位,伤势复杂,需要多次手术。目前该少年仍未脱离生命危险,警方正在与其家人取得联系。
  随着现代化城市的发展,高层楼房越来越多,电梯的使用也越来越普遍,随之带来的安全隐患也广受关注。电梯事故频发暴露维保漏洞电梯遇险如何自救?XX电讯在此提醒您,正确乘坐电梯可减少事故发生。。。。。。
  【两年后】
  闹铃不慌不忙的响着,阳光从窗帘缝中透过洒在床上,睡眼蓬松中有种恍如天国的感觉。李拉多掀开被子醒瞌睡,残缺的肢体完全暴露在床上。左腿在小腿中部截然而至,依稀可见大片的没有毛孔的粉嫩疤痕,就像一条锁链封印住了残端;右腿只露出平角内裤十多公分,残端上部一点点则是一条整齐的拉链状缝合口,左手则只有一个秃秃的手腕随意的放在顶起的“小帐篷”处。
  李拉多按了按鼓鼓的小肚子,皱着眉头把身子撑起来,转身坐在床边,抓起一件亮橙色的运动T恤套上,左腕撑床,右手撑轮椅扶手一转就上了轮椅,划着向卫生间驶去,做每天最重要也是最苦逼的一件事情-----排尿。
  因为当年的事故损伤到了马尾神经,虽然后来施行了神经缝合手术,但仍然留下了部分后遗症。菊花附近有时候会觉得像电击一样痛,排尿也时不时的比较困难和痛苦,尿意十足但就是不洒一滴。
  进入卫生间,脱下小裤裤,拧开热水扭一个毛巾敷在小腹部位,随后扭开冷水,一边听着哗哗的水声,一边按压腹部,随手提起夜壶接在即将出成果的地方。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你。。。妹啊。。。”李拉多闭着眼睛疼的稍稍有点哆嗦,但小兄弟吐了一点点就没了动静。
  天空飘来五个字儿,这就不是事儿!李拉多大义凛然状睁眼45°向上仰望,悲愤的想到。
  拉开抽屉,双氧水,棉球,止血钳,以及一头泛着金属光泽的一截导尿管等各种导尿器械。拉多右手放下毛巾接过左手手棍上“挂”着的夜壶放在地上,将轮椅手刹放下转身面对马桶。
  深吸一口气,开始干活。
  “嘶。。。”
  “呵。。。”
  “嗯。。。”
  随着最后一声滴水声的结束,拉多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瘫在轮椅里喘着粗气。由于不懈锻炼,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今早这样的情况了,看来以后还是要早些起床上厕所才是,拉多想。
  回到床边,三两下穿好裤子,挽起裤脚露出残肢,小心的套上硅胶套,将其塞进碳纤维的假肢接受腔中,打开接受腔下部的小孔,抽走空气后塞紧,然后撑着轮椅站起来用力跺跺脚看舒服不。这套假肢价格不菲,用的是拉多电梯事故的赔偿款去国外配的,最大限度满足其不安分的天性。由于电梯事故中,左膝关节撕裂非常严重,手术后韧带粘连关节受限,除了生不如死的复建,天阴下雨也让拉多很是遭罪,但是拉多依然欢脱得无比励志,甚至有车子不开非要用骑自行车再转地铁这样的方式去公司------背上双肩包,伸手取下挂在门背后的宝蓝色四节T形登山杖,出了门。
  
 
  ☆、2
 
  自从上次事故后,拉多就如愿以偿的再也没有进过学校,而是与PD大厦hk工作室的小伙伴们一起拓展业务,成立了HK信息咨询公司。拉多是个敬业的孩子,心系团队发展,记得出事后小伙伴们惊慌失措的冲到现场,只剩一口气的拉多拉着皮哥的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问问那个客户的对手,是否需要定制内部系统代码漏洞修复。。。”才昏了过去。这神圣一场景就像革命电影里临终嘱咐交党费一样,可以载入HK的年鉴了。
  拉多借口家里楼层太高又没有电梯,两个月前刚给自己找了个独立的住处,搬离了父母,在老妈的絮叨下不定时回去一下。实际上这个新住处的电梯他一次都没用过,看着开合的电梯门鼓足了无数次勇气也无法向前迈一步。最后只好决定无论残肢多难受也坚持走楼梯,也还好只需要爬三层就到了。HK团队也特地为了他搬到了一个写字楼的四楼。
  “不能再低了么?”
  “不能”
  “为什么?”
  “楼下是沃尔玛。”
  “好吧。”
  路很平坦没有上下坡,拉多骑着折叠自行车,左胳膊揣外套衣兜里,伴随着小腿发力,自行车一阵一阵向前慢慢行驶着,很是悠闲。到了地铁口附近,把车一停,抽出T杖,请报刊亭的老大爷帮忙拉开然后扭紧,然后买一份计算机报纸用手棍夹着进了地铁。
  已经过了早高峰,车厢里人不算很多,拉多找了一个位子,慢慢坐下,将T杖靠凳子放着,开始看报纸。
  “小伙子,你这个拐棍是哪里买的?”,坐旁边一老大爷拿起了拉多的T杖,认真研究起来,“回头我叫我孙子也给我买一根。”
  “呃。。。亚马逊。”
  “啥训?”
  拉多从双肩包外层掏出一支笔,用嘴拔了笔帽,手棍按住报纸一角写下网址,然后撕下来递给老大爷,然后盖上笔盖腾出嘴来说:“就这个网站上买,把这个给你孙子就行。”
  “谢谢你啦热心的小伙子!哎。。。这年头这么有耐心的年轻人可是越来越少了。。。”老大爷略带怜悯的看着拉多光秃秃的手棍,从上到下大量的目光就像一台X光扫描,恨不得透视出拉多还有哪里不好使,“我想你也是手脚不好使所以能体谅我们这些不方便的老人是吧?”
  “额。。。可能有点。。。”
  “我就想着是要买个拐棍带着上地铁了,有个拐棍,人家看见了就容易给你让座,你说是吧?”
  “。。。。。。”
  “也许是。。。”
  好不容易熬到到站了,拉多站起来,昂首挺胸,提着T杖在老大爷的目送下尽量步幅平稳的向车厢外面走。慌张进入车厢的一个女孩子轻轻撞到他一下,拉多瞬间就失去重心向一边歪去,还好身边有人手快扶住了他。
  “小伙子,没事儿吧?”老大爷那响亮的一嗓子,整车的目光都聚了过来。
  “咳咳,那啥,没事,就是脚软了一下呵,没吃早餐有点饿。。。”拉多的脸瞬间红到脖子根,什么也顾不上,拄着t杖落荒而逃。
  “我就说这孩子脚不好使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大爷把纸条认真折好,边放兜里边说到。
  出地铁口发现下小雨了,拉多把运动外套的兜帽翻起来,尽量挑选着不滑的路面放慢速度走着。虽然是很好的假肢,但是右腿的液压关节依然在弯腿时比左腿慢半拍,这使拉多的步态始终不均衡,T杖也难以解决这个问题。由于身体的左边下意识要更多的承受重心辅助右腿进行提胯动作,所以肩膀一边高一边低,总是需要用手棍笨拙的把塌下的书包背带扶上去。路上不时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神经大条的拉多昂首挺胸得视同为“回头率”爆表。好歹也是当年上了全国头条的人。。。
  终于到了写字楼,拉多绕过熙熙攘攘的购物人群,从侧门进入,准备穿过电梯间上楼梯。电梯指示灯显示在30层停了挺长时间一直没动,两个看上去有急事的人焦躁不安的踱来踱去,看到拉多直奔楼梯,忍不住问拉多“请问电梯是不是故障了?”
  拉多停下来,转过头挺认真的说:“是啊,电梯老出故障,我不久前还被夹了。”
  “24层啊,你妹的早知道。。。”两个人朝着楼梯方向狂奔而去,后半句李拉多都没听清。
  24层应该等等电梯的,拉多想着,进了楼梯口。
  拉多在第一级楼梯顿住,抬起右手腕露出运动手表,用手棍戳戳了几下调整到秒表模式,启动,然后侧过身子撑住栏杆,左腿上一级台阶,右腿跟上,如此往复。爬完二层,腰因为提胯动作已经酸到难以忍受,残端也开始抗议起来。拉多就近找了一级台阶慢慢坐下,伸直假肢休息,坐了三秒,突然想起来,赶快把秒表暂停。
  9点半,客户怕是快到了。拉多正想着,楼上蹬蹬蹬传来快速下楼的声音,刚才那两人急匆匆从拉多身旁经过下了楼。
  还是赶快爬吧铁定是迟到了。拉多翻身用手棍撑地,右手拄着T杖艰难缓慢的起身。正在这时,一个穿灰色西装的身影从一楼上来了,看到拉多愣了一下停住脚步。
  拉多起身一半也僵住了。来人穿得很商务,约摸20岁的样子,白皙的皮肤,头发短短碎碎很随意,长着一双带笑的细长眼睛,挺括的鼻子,淡色的嘴唇,给人说不出的清新感。
  “请问,您这是在写字楼里做。。。登山训练?”青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登山杖,好奇的问到。
  “额。。。”
  “多么好的锻炼方式啊!”青年啪得两手一拍,恍然大悟道,用肃然起敬的眼神看着拉多。
  “咳咳,那啥,你怎么也走楼梯?”
  “我正要按电梯,刚才有两个楼里的人告诉我电梯坏了,于是我就走楼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