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狂犬症候群+番外 作者:流亡

字体:[ ]

 
 
文案
丁当:我名叫埃文伯纳德读作丁当写作狂犬,是个战天战地战空气,手撕孟加拉虎脚踹法拉利车门的绝世猛男。然而作者嫌弃我是个人渣,每天都想弄死我,请问我该怎么办?
 
黄子成:楼上真绝色。Ps:我家的。
 
这是个拯救勉强算是成功(算吧算吧),人渣最终得到善终的……令作者无比悲伤的故事。
 
 
 
 
——啊哈哈哈哈完结了!!!撒花撒花撒花!!!
——本文主攻,1V1,结局HE,好吧其实它不太甜。
——作者菌很温柔的说,这是个温馨(不用信我)甜蜜(还是不用信我)的爱情故事,请尽情的食用吧。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阴差阳错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当,黄子成 ┃ 配角:韦陀,黄启航,丁老板,黄老爷子 ┃ 其它:主攻,1V1
==================
 
☆、CHAPTER 1
 
  “当当,国庆节我跟你阿姨要去杭城,你要不要一起去玩?”
  “不了,我要打游戏。”
  丁老板很发愁,经历过离家出走八年的教训,他对儿子已经没有太多要求,不念书就不念书,混日子就混日子,他不介意养他一辈子。但是儿子回来后性格大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去公司上班也是静悄悄的,一丝存在感也无,让他看了都愁。人家老宋的孙子都上幼稚园了,他家儿子还没半点迹象,都快奔三的人了……
  “儿子,钟家姑娘你见过吧,长得挺漂亮的……”丁老板继续努力。
  “快打住吧,人家可看不上我。”丁当夹了一筷子蒜苔放进丁老板碗里,想了想,又夹了一小丝肉。丁老板白手起家,酒宴吃得,快餐也吃得,唯独吃不得别人的口水,但这是自个的崽儿,他默默把蒜苔吃了,还有那根可怜巴巴的肉丝。
  两父子这是在公司老板办公室吃午餐,假期将至,整个公司都弥漫着股浮躁气息。丁当不愿意跑外勤,丁老板就让他管行政,这阵子总有人拿各式各样的理由来请假,就为能提前回去休假。丁当随口提了几个他不喜欢的,算是给丁老板上眼药,再怎么低调他也是少东家,那些人不把他当回事,自然有的苦果吃。
  蔫坏蔫坏的。
  如今公司上了轨道,丁老板再干几年便打算退休,不指望丁当接班,准备找职业经理人。丁当也没想法,混吃等死的态度从未改变过,好几年了,没见过他有上心的事,连游戏都不算真正热衷,技术菜的一比。
  “哦对了,晚上黄总约出来吃饭,点名要你出席。”
  黄总是明生的大老板,公司的大客户,对偶然一次被带去暖场的丁当十分赏识,此后每次都要点名丁当作陪。丁老板也挺欣慰,儿子有人赏识证明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虽然他自个从没发现过。
  丁当皱皱眉,说知道了。
  晚餐约在湘远楼,黄总嗜辣,也好酒,丁老板每回上阵都有着阵亡的觉悟,不过自从他家儿子得其青眼,每回饭局必被点名,喝成狗的情况就再没发生过。
  下午下班,丁当回家换了件干净衬衫,钮扣系到最上面一颗,镜子里的人眉目阴郁,眼睛里一片死寂,他不自然的咧嘴笑笑,表情顿时变得狰狞……像只疯狗。
  黄总今年刚满四十,算得上年轻有为,家里据说有红色背景,在H省军政两界都吃得开。明生也有国资委的影子,能量极大,丁老板攀上黄总这条线,这些年生意愈发顺风顺水,恨不能将人当菩萨供起来。
  酒桌上,黄总提起钓鱼,说最近心情浮躁,要学学钓鱼,静静心。丁老板业余爱好比较狭隘,专业性的话题有点接不上,正巧瞟到在边上默默吃菜的丁当,眼珠一转,把儿子拎上话题,要这小子也去跟着学学。
  黄总笑呵呵的应了,要丁当等会陪他一起去买渔具。丁老板有心作陪,无奈家中母老虎发威,便只得叫丁当自个陪着去。开的是黄总的帕萨特,他喝了酒不能开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给丁当指路,一路渐渐脱离市区,来到市郊青云山的半山别墅群。
  渔具店自然不可能开在这种地方。
  帕萨特停进车库,黄总半眯着眼靠在座位上,抬手扯松领带,活动了下脖颈。丁当拔下车钥匙,绕到另一边拉开车门,伸手探进去扶着人出来,一直扶到房门口。
  黄总掏出钥匙打开门,丁当看着他走进去,准备开口告辞。
  一只手揽住他后颈,只见黄总靠在门棱上,散发着醉意的眼睛在漆黑夜色中熠熠发亮,丁当不自觉眯起眼,顺着那只手的力道向前迈进一步。
  门被重重拉上。
  “别动。”
  丁当依言站在原地,感觉到灼热的气息贴到颈上,衬衫钮扣被一粒一粒解开,一双手在他胸膛后背细细摸索,那双嘴唇一遍又一遍的在斑斓错杂的疤痕上亲吻,湿滑的舌头在他皮肤上留下大片大片晶亮的水泽。
  他眯起眼,微微扬起脖颈,感受着那双手向下移动。房间中一片漆黑,丁当的后脑顶在门上,看着黄总跪在他面前,隐约能看到那张脸上迷醉的神情,对方的狂热令他难以理解,但这并不影响他享受对方的服侍。
  毫无预兆的,客厅灯突然亮了。
  一站一蹲在玄关的两人猛然向室内望去,只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个年轻人,头发染成非主流的银白色,还戴着耳环。对方的脸上夹杂着不可置信和极端的愤怒,眼神简直是恨不能将门口的两人生吃活剥。突遭此变,丁当倒是面无表情,伏在他□□的黄总却豁然色变,慌乱抹着嘴站起身,上前一步将丁当挡在身后,强自镇定道:“你怎么在这?”
  “我他妈的不能来吗?”年轻人一脚踹开茶几,站起身,用手指着黄总的脸,一字字咆哮,“你整天到晚忙!连我过生日都能忙忘了!就是在忙着舔男人的DIAO!?”
  “你闭嘴!”黄总呵斥道,脸上青红交加,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
  丁当拉起裤裆系好皮带,低头拧开房门走出去,没半点兴致参与到这狗血剧情中。他走出黄总的别墅,沿着幽静的林间道往山下走,有点后悔刚才把钥匙还给了黄总,这鬼地方打个车都难,恐怕至少得走到高速口去。
  刚走到山脚小区入口,一辆帕萨特从后面追上来,在他身边停住。驾驶座的车窗落下,露出黄总那张看不出表情的脸。有人来送,丁当也犯不着矫情,转到副驾驶座上车。车内气氛很是沉默,黄总面无表情的将帕萨特驶上高速,然而方向却不是市内,而是更远的江郊。
  帕萨特停在未经修缮的老江堤旁,闭了车灯,月光中江面黑漆漆的一片,偶尔有水波亮起,黄总走到江堤旁站定,低头点了颗烟。
  丁当在车里发了会呆,也推开车门走下去,站到人身旁。
  “我十六岁带着个女孩私奔,从京城跑来津海,结果搞出人命,被家里人找到。他们把我和我儿子带回去,把那个女孩处理了,我这辈子都再没见过她……那时候太年轻,寻死觅活,家里管不了,就把我丢到军队里,我在军队里混了三年,觉得这日子太没意思了,一点指望都看不到,就跟连里申请调去边境,最好是越南那边。”
  “结果他们叫我去念军校。”
  “念完军校出来当军官,混到三十多岁,我家老太爷走了,我就打算退了,然后出来下海经商。这辈子只有一件事我没听他们的,就是再也没结过婚。”
  “我今年三十九,明年就四十了。四十不惑,这辈子该玩的我都玩了,往后看也就那样,再接着就是等死了。”
  黄总一根烟烧到了尽头,话也说得尽了。他丢下烟头用脚碾灭,抬起头看丁当。
  “你还年轻,我不能毁了你,咱们,就这样吧。”
  丁当在衣兜里摸了摸,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上一颗。黄总也不催他答复,同他一起沉默看着夜色中的津江。这年头津江的水越来越浑,丁当是土生土长的津海人,小时候最喜欢到津江里游泳,为此没少挨他妈的骂。现如今,别说游泳,连钓鱼的人都少了。
  “成吧。”他丢掉烟头,转身拉开后车门,一把将黄总搡了进去。论力道,再来十个黄总也不是他对手,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也把黄总给惊着了。他像条活鱼似得在椅子上挣扎,被丁当扯开皮带,连着内裤一起扒下去,露出白花花圆滚滚的屁股。
  “最后一次。”丁当从上方将人死死钳住,空出只手去解自己的皮带,“就当给我留个回忆。”
  黄总脸上惨白,声音都是虚的,“妈的,这儿什么都没有,你是要搞死我?我们回去……”
  “回去搞给你儿子看?”丁当晒笑。
  丁当摁着黄总脖颈,后者疼得四肢痉挛,疯了似得在椅背上挠,疼的没力气了,就趴在那捂着嘴干呕。丁当没管他有多难受,脸上一片漠然。
  黄总腿根一片湿黏,不是尿,是血。
  丁当握住他的腰,皮肤滑腻肉质结实,手感极好,不白亏平日里精心保养。那双手一贴上来,黄总下意识一哆嗦,随即整个人就被顶的向前一冲,一头撞上前面的车门。他撞的有点懵了,又被丁当扯着头发拉起来,背弓着,一下比一下重的顶撞。
  黄总疼的眼泪水都出来了,气若游丝的求饶:“饶了我……别……”
  丁当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不那么自然,眼睛直勾勾的睁着,嘴角咧开,像是看见了肉骨头的疯狗,渗人的厉害。他知道自己笑起来不好看,所以通常都不会笑,一旦笑了,就是失控了。
  “最后一次……”他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句话,似乎是在安抚黄总,也似乎是在安抚自己心中的什么东西,那东西让他整日整夜不得安宁,不得解脱,无论身处何地,也仍旧是一头疯狗。
  人变成了狗,想要再变回人,是不可能的。
作者有话要说:  PS:新书上传,感谢捧场,三鞠躬。
PS:嗯,开头已修,好累。
 
☆、CHAPTER 2
 
  
  一个国庆小长假,放的人都懒散了。复工的第一天,全公司有三分之一的人迟到,五分之一的人请假,丁老板火冒三丈,早会拍桌子发了好一通脾气。
  丁当眼观鼻鼻观心,睁着眼睛假寐。
  早会开完,所有人各就各位。丁当把桌面下好的游戏打开,建了个新人物开始玩。他一路跟着新手指引坐火箭似得升上三十级,然后万恶的运营商就开始耍贱了,各种推销首充VIP,把游戏难度直接往上调了好几个档次。丁当个菜逼不肯充钱,结果出门叫小怪砍死,心情顿时忧郁了。
  前台小妹突然跑进来,冲到丁当桌前,速度快如闪电他只来得及隐藏了窗口,就听小妹低下头小声跟他说:“丁哥,外头有人找你……一头白毛穿的特非主流,好几个呢,你看我要不要说你不在?”
  丁当正想开口,就见办公室门口钻进来颗银白色的脑袋,目光直直定在他身上。有同事站起来去驱赶对方,质问对方是什么人,怎么随便进办公室,只见那小子伸手点了点丁当,一副鼻孔朝天拽的二五八万的模样。
  “我是来找他的。”
  丁当也认出对方了,那头杀马特的白毛由不得他印象不深刻。人就是黄总那儿子,恐怕是调查了丁当过来找麻烦。这破事挺烦心的,丁当抄起外套手机,让前台小妹去跟丁老板说一声,就说他有朋友过来,请假一天。前台小妹看他那眼神像是看见了新大陆,想必是没想到他这个从来都不起眼的少东还会有那样的朋友。
  丁当的确没有那样的朋友。
  停车场里一溜的豪车,黄总儿子开的是辆进口法拉利,看样子还是改装过的。丁当想不明白,像黄总那种只开帕萨特的低调人,怎么会养出这么个非主流的儿子。他被几个人推搡着上了车,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坐在后座上。对方还搜走了他的手机和钱夹,绑票这一套做的倒是很熟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