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龚教授的被迫进化史 作者:花样馒头

字体:[ ]

 
    文案:
    严谨怪诞的生物学教授龚名,这晚在餐厅外遇到一位用大胆方式向他借钱的美少年。错睡之后,他才发现男孩竟是他父亲老友的儿子……
    如果说碱基对的改变会引起物种的基因突变,那么贺辰便是引发龚教授改变的那个变数编码。不食人间烟火的龚教授在遇到美少年贺辰后,被迫一步步进化成了宠妻狂魔。
    阅读指南:
    1、年上,小受已满18岁,攻受相差13岁。
    2、严谨怪诞教授攻X钢琴天才美少年受。
    3、1V1,HE,含破镜重圆情节。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龚名,贺辰 ┃ 配角:张云超,杜加 ┃ 其它:年上,甜宠
 
    第1章 借钱与交换
    
    龚名从西餐厅的卫生间里走出来,还未见到发小张云超,便听到了他喋喋不休的诉苦声,“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给你看,你还总是怀疑我,跟我生气跟我闹……”
    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张云超正在厕所走廊外,壁咚着一个男青年,向他掏心掏肺地倾诉着。这些话,龚名整整听了一个晚上。现在正主终于来了,他总算可以解脱了。
    幸好机智如他,刚刚溜出去偷偷给张云超的男媳妇杜加打了电话,帮笨嘴拙舌的发小解释求情了一番。挂断电话之前,龚名告诉杜加,大超伤心之下喝了很多,并故意透露出他们所在餐厅的地址。没想到杜加这么快就到了,看来他心里还是很在乎他这个发小的,并不像大超说得那样绝情。
    只是他眼见着张云超越说越激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而路过的人也纷纷停下投来侧目的眼神。龚名赶忙上前拉走喝醉的张云超,这一上前不要紧,结果他竟然发现被张云超壁咚的男青年不是杜加,而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小男孩。
    小男孩委屈的眼角挂着泪珠,他用求救的眼神望着龚名。龚名立刻把张云超拉开,抬起手来给了他一脑勺,“你认错人了,大超,他不是杜加。”
    “不可能,他明明就是……”
    张云超一边挥手,一边不服气地反驳着。他这大手一挥,随即失去了重心,醉酒的身体差点跌倒。龚名赶紧趁着他胳膊落下的瞬间和旁边的服务生一起架住了他,将他往门外拖。
    “你这趁我离开一会儿,又喝了多少啊?”龚名架着沉得像猪一样的张云超,忍不住抱怨道,“喝得连人都认不清了,这要是让杜加撞到,我刚才替你解释的那一通算是全瞎了……”
    “什么瞎了?”
    龚名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猛一抬头便对上了杜加探究的眼神。想起刚才张云超在里面的所作所为,他也跟着心虚起来,一时惊慌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杜加疑惑地看向龚名。
    龚名拍着脑门,故作恍然大悟样,“啊对对,大超喝多了。正好你来了,跟我一块把他送回家。”
    杜加撇了一眼醉醺醺的张云超,从服务生那边接下了他沉得像灌了铅一样的肩膀。大概是到了外面吹到晚风的关系,张云超顿时清醒了不少。抬头撑着眼睛,看到杜加出现在自己身旁,他整个人立刻扑到他身上,给了杜加一个熊抱。
    张云超抱着媳妇,撒娇说:“宝贝,你来接我啦?以后都别生我气了,我明天就把我那酒吧给关了,再也不让外面那些妖艳货有任何接近我的机会。我张云超保证这辈子,都会一心一意,只爱你杜加一人。”
    发表完这段感天动地的誓言后,张云超捧着杜加的脸,上去就要亲他。尽管刚刚他的这段发言,杜加听在心里十分感动,可张云超喝多了顾不到周遭的情况,他却清醒地看到旁边的服务生和停下来的出租车司机都睁大眼睛,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他们。
    杜加一手推开张云超的嘴,把他连拖带拽地塞进了出租车的后座。而后,他在车里看向龚名说:“名哥,今天麻烦你了,我这就带他回去。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龚名看了眼车内,张云超还在不老实地说着醉话,他有点不放心地说:“还是我跟你一起送他吧,我看他这个样子……”
    “不用了。”杜加掐了一下旁边张云超的大腿,疼得他大叫了一声。杜加冲着龚名微笑说,“他还清醒能动,我一个人就行了。”
    “师傅,开车!”
    汽车绝尘而去,正当龚名也准备找车回家时,一个服务员突然从酒店匆忙跑出来,喘着粗气追到了他的面前,“先生,您的餐费还没结,麻烦您跟我回店里结一下!”
    龚名一脸尴尬,抱歉道:“不好意思,刚才忙着送喝醉的朋友,忘记了。”
    他跟随服务员,回到餐厅前台结账。结过账后,他收起钱包,想着这回总算可以踏实回家了,明天他还有一上午的大课要上。
    龚名转身准备离开,可他刚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这双清澈眼睛的主人,正是刚才被张云超错认壁咚的小男孩。这会儿龚名看过正脸后,才回想起来,他也是刚才晚餐时在餐厅里弹钢琴的小男孩。
    此刻,男孩站定等在那里,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龚名作为大人,不愿僵持着跟个孩子较劲,他主动走上前问男孩,“有事吗?”
    男孩沉默了几秒钟后,看向龚名直接开口道:“我想跟你借点钱。”
    “哈?”这种直言不讳地要钱方式,龚名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瞬间愣住,有点没反应过来。
    男孩以为他没听清,又张口重复了一遍,“我想跟你借点钱。”这次倒是不忘在这句之后,加了一句借钱的用途,“我要付医药费。”
    听到“医药费”三个字,龚名以为是刚才张云超壁咚他时,不小心弄伤了他,又要他替他收拾烂摊子了。龚名紧张地问男孩:“你哪里伤了?”
    男孩立刻摆手,“没有没有,不是我伤,我借钱是要付我母亲的医药费。”
    龚名一听就笑了,尽管男孩看起来坦诚又无辜,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忍不住吐槽道:“这是搭讪的最新流行方式吗?”
    男孩焦急解释说:“我不是搭讪……”
    不等他说完,龚名便抢断问:“那好,不是搭讪的话,你告诉我,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借钱给你?”
    他的话音落下后,男孩先是用惊诧的眼神看了龚名一眼,而后他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失落地垂下了头。
    龚名哼笑了一声,没多做停留转身便走了。虽然男孩身材娇小,皮肤白净之余还有些婴儿肥,龚名能够想到他摸下去一定是软软滑滑,手感绝对好,但男孩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就算他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他也没胆去招惹,小朋友这种生物既麻烦又危险,况且他还不想犯罪。
    然而,龚名刚一走出餐厅,又被这个麻烦而又危险的生物追上了,“等一下!”
    龚名不用回头,光听声音也知道是他。
    贺辰追到龚名身后,言辞恳切地说:“我真的很需要钱,如果你不愿意用借的方式,那我可以用其他方式交换获得。”
    “怎么交换获得?”龚名想到他唯一的技能大概也就是弹钢琴了,于是反问道,“用你弹钢琴的技能吗?”
    他在提出这种可能性的同时,随即又戳破了直接拒绝:“我一没餐厅酒吧,需要人演奏;二没结婚有小孩,需要找钢琴家教。我想我是用不上了。”
    “不是,你误会了。”面对龚名的无情拒绝,贺辰依旧淡定,“我没打算用这个交换。”
    龚名直视着他,勾起嘴角,突然有兴致地问:“那你打算用什么?”
    贺辰目空一切,像个慷慨赴义的壮士,他对龚名说:“用我的身体。”
    
    第2章 心动与被骗
    
    “用我的身体。”
    龚名注视着说出这话的薄嫩嘴唇,红润得快要滴出水来,他的心头倾时一热。在他心潮澎湃的同时,下面股间的某物也随着面前男孩的劲爆发言而悄然地胀了起来。
    整个晚上,龚名在刚才的餐厅里一直陪着张云超。虽然不及张云超喝得多,可他也是喝了不少。此刻贺辰憋出口的这句话,让龚名混着酒精的血液不安分地直涌上大脑,他差点把持不住就要犯罪。
    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冷,一阵寒凉的风突然吹来,让龚名清醒了不少。他平复了一下情绪,望着贺辰,故意弄讽道:“你倒是挺直接的,你成年了吗?大晚上的在这里勾搭陌生男人,你家人知道吗?”
    贺辰没有被窘到,他表情淡定地从钱包里掏出了身份证,递到龚名面前,“我成年了。”
    龚名快速扫了一眼身份证下方的那一串数字,男孩今年刚好18岁。成年倒是成年了,可他这么小的年纪,又是有这么优雅气质的男孩,不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种地方,更不该面对他这个陌生男人说出这番危险的话。
    龚名看过身份证,抬头扫了一眼男孩的脸。不知他是真老练还是装淡定,总之他现在脸上挂着的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龚名又上下打量了一遍男孩,觉得他多半是后者,他坏心地决定试探他一下。
    他看向贺辰,故意用轻佻的语气对他说:“既然你都做好准备了,那就跟我来吧!”
    龚名说这话时,眼神一直停留在贺辰脸上,特别留意观察着他的每一个表情。他看到他话音落下的同时,贺辰的脸明显僵了一下,他的眼睛里也露出了一丝无措的眼神。光是凭着这个表情,龚名就知道,贺辰一定没有混迹夜生活的经验,这样的搭讪多半也是第一次。龚名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点得意,莫非本少爷在低龄界更有市场?
    贺辰那惊慌的青涩表情并没有在他脸上停留多久,很快的,他便恢复了平静。龚名的双目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丝毫不打算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小朋友还能撑多久才会崩盘。
    “走吧!”没有得到贺辰回应,龚名继续加大试探强度,这次他面向贺辰主动伸出手。末了龚名又盯着他,轻描淡写地加了句,“如果现在反悔了,你还可以选择离开。等一会到了酒店,你就是哭着求饶,我也不会放你走。”
    贺辰犹豫着抬起了手,在他把小手放到龚名掌心的那一刻,龚名清楚地听到了自己渐渐加速的心跳声。
    然而,他的兴奋劲还没持续到五秒,便听到贺辰楚楚可怜地问他:“抱歉,我可以先拿钱吗?有急用……”
    龚名这一身刚刚沸腾起的热血瞬间凉回心底,果然,最终还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大概是因为龚名的瞬间沉默,让贺辰想到他可能是怀疑自己了,他连忙补充解释道:“12点之前,我必须赶到医院付了我母亲的医药费,否则他明天就要被赶出医院了。”
    龚名盯了贺辰的脸一会儿,片刻之后,他不发一言地握住贺辰的手,拉着他就要走。
    贺辰被龚名的举动吓得突然顿住,在龚名身后紧张地问他:“你要干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