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邋遢鬼相亲 作者:冲动是魔鬼/箫云封

字体:[ ]

 
    文案:
    傻白甜,蛇精病(童话)故事
    阴郁打桩攻vs人妻迟钝受
    
    第一章 奇怪的客人
    
    何米站在那座临海的小别墅前,手指在门铃上悬空了一会儿,迟迟也没能按的下去。
    平心而论,这真的是一栋设计的十分雅致,看上去也颇有“风味”的建筑。
    何米所站的地方是一片开垦出来的绿草地,两边是姹紫嫣红的小花,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草叶的香气浅浅淡淡地飘荡出来——夹杂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恶臭。
    这面前的别墅与其说一栋平常人住的房子,倒不如说是一间平常人住不了的垃圾场,原本白色的墙面上挂着东一件西一件的破布,窗户上都是土黄色的油漆,二楼的栏杆外甩着不知从哪儿飘过来的水淋淋的袜子,最重要的是大门前——大门前有许多神采奕奕的活螃蟹,它们挥舞着钳子左冲右突,看上去就像要端起一把把冲锋枪,突突突的把何米打成一个人形的筛子。
    就在何米犹豫着究竟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三楼的窗户突然开了,他惊喜地仰起头,迎接他的却是数块贝壳,那些贝壳稀里哗啦地当头浇下来,把何米彻底搅成了一滩落汤米。
    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水,还没等张口说点什么,就又是一滩水草被泼了下来,这接连不断的袭击把何米弄得狼狈不堪,一走动就哗啦哗啦地响,好像挂了满身的饰物。
    冷静冷静,这是一位大客户。
    要本着服务精神伺候好这位客户,救公司于水火之中。
    家政服务中心的人都那么善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
    所以这份工作一定要做好,即使客户刁难也不能放弃。
    三小时前。
    桃源镇家政服务中心。
    “对于要让你去做这份工作,公司也感到非常不安”,胡先生坐在老板椅上,一手握笔一手拿纸,在客户服务名单上签上了何米的名字:“公司前段时间投资失败,现在有些周转不开,这段时间的经济形势又算不得好,所以这位客户,我们一定要争取过来。”
    胡先生是家政服务中心的老总,上班时间永远都在埋头工作。
    老总先生戴着金边眼镜,打着中规中矩的领带,袖口和衣领一尘不染,他讲话时沉稳冷静,做决定时杀伐果断,是个很有气势的人。
    所以他用带着些恳求的语气对何米说话时,何米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他觉得自己那些名叫“智商”的多米诺骨牌刷拉拉地撞在了一起,一个推一个地倒地不起,临死前连呻吟都发不出来。
    他偷偷瞄了一眼合同,终于明白了“大客户”这三个字的含义。
    那位新搬来的家住临海别墅的盈先生,一年开出的价码居然比一般人十年开出的还要多。
    这是哪里砸过来的没落贵族啊。
    胡先生显然没有理会何米的腹诽,他推了推眼镜,又把一张图片放在何米面前:“因为你是我们公司年度业绩考核的第一名,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到了你的肩膀上——先看看这张照片。”
    在何米仔细看着照片的时候,胡先生的声音又稳稳响了起来:“我把丑话说在前面,这位客户和我们以前的客户都不一样。他三天前才来到我们小镇,刚来的第一天就汇了一大笔定金到公司的账户里,于是我派项先生去拍了几张别墅的照片,结果项先生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养伤。”
    “他……被那家的主人打了?”
    “不,是被熏晕了。”
    项先生的嗅觉比平常人来的灵敏,上次吕小姐喷了点香水来上班,就将项先生熏的几天也没能下的了床。
    何米咽了口口水:“那……我的医保到期了么?”
    胡先生咳了几声:“没有,本来应该快到期了,但公司主动给你延长了医保时间,所以你的安全是受到绝对保障的。还有,我们公司一样拥有‘三月一换’的家庭轮换制度,所以如果三个月之后,你对盈先生家依旧不够满意,可以向公司申请转换家庭。”
    “那我的工作范围是?”
    “别墅的打扫与维修,更换水管,洗衣做饭,接送孩子上下学等等。”
    “这……服务范围……不小啊。”
    “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服务,就是我们桃源家政中心的服务宗旨,也是我们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动力。”
    这……好公式化的官腔。
    “都听明白了吧?”胡先生把合同塞进了何米的怀里:“三小时之后是报到时间,请先去准备一下吧。”
    何米迷迷糊糊地被推出了胡先生的办公室,饶了几圈才找到了自己的工作间。
    他所在的工作间里一共有六个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整体氛围非常温馨,墙上都是漂亮的贴纸和排列整齐的插花,因为吕小姐来的早,所以每个人的桌上都被放上了一壶热茶,整间屋子都飘满了茶叶的清香。
    何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把茶壶推到一边,然后长长叹息一声,把头埋在了手臂里。
    项先生依旧住在医院里没有回来,左边的施先生愁眉苦脸地捧着饭发呆,右边的涂先生兴高采烈地啃着萝卜,啃了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来,拿手指点了点何米:“阿米,你不高兴么?”
    “没有啊,我很高兴”,何米腾的一下从桌子边立起来,用力揉了揉脸,等他把手放下的时候,整张脸竟都焕发着光彩:“终于有了大客户了,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如果不喜欢的话也不要勉强”,涂先生可怜兮兮地看了一会儿萝卜,终于大力凛然地把它送到了何米嘴边:“给你吃吧,吃饱了就不郁闷了。”
    何米看着那被咬的参差不齐,边上还挂着口水的萝卜一会儿,最终还是铁了心将它推到一边:“谢谢你,但我不喜欢吃萝卜。”
    “人类就是麻烦,还要吃肉才能保持体力。”涂先生几口就将剩下的菜叶子吞进了肚子里。
    “你说什么?”何米支起了耳朵。
    “咳,我是说,只有吃肉才能保持体力”,涂先生通红了脸,掩饰似地把一张照片交到何米手上:“这是昨天项先生倒下之后,我踩着他庞大的身体拍到的照片,虽然盈先生的真身一直没有出现,但就我观察,那栋别墅里应该是住了两个人。”
    何米眨眨眼睛:“那盈先生应该是哪个人?”
    “我猜就是这个”,涂先生小心翼翼凑上前来,恨不得贴着何米的耳朵说话:“就是这个黑影。”
    涂先生这话说的果真不错,那确实只是一个黑影,也不知是那黑影太黑,还是涂先生的摄影技术太差,那影子在三楼的窗户里只是模糊的闪烁了一下,甚至身边还有无数个重影。
    何米咕噜咽了口口水:“这里……不会是个鬼屋吧?”
    涂先生四下看了一看,轻轻在他耳边吹风:“天下没有白吃的萝卜,这个盈先生既然付了这么大一笔钱,这萝卜估计也不怎么好吃。
    何米还没来得及吐槽涂先生一口一个萝卜的比喻,就见胡先生突然立在了工作室的门口。胡先生从来不怒自威,施先生吓得把饭洒在了裤子上,涂先生被萝卜叶卡了个半死,吕小姐本来还在画嘴唇,此时一个手抖,就把口红涂进了鼻子里。
    整个屋子里的空调好像下降了十度,这几人只感觉门外的胡氏冰箱冷柜飕飕地外放着凉风,把他们冻的鼻涕眼泪一起掉。
    等这里的温度从春暖花开降到了千里冰封,胡先生终于高抬贵嘴:“涂先生,和我出去一下。”
    涂先生喉咙动了动,卡在里面的菜叶咕噜噜就噎了下去。
    何米深切地感受到了涂先生眼泪汪汪的凝视,但他自身难保,于是也只得偷偷举拳,做了个的手势。
    涂先生被他精神上的支持给鼓舞到了,于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警戒线,挺着胸膛就跟胡先生走了。
    吕小姐接着拿口红描眼线:“啧啧,这副上刑场的表情摆出来,也不怕胡先生兽性大发,直接扑倒吃了他。”
    察觉到了何米投来的目光,吕小姐把脸向他转了过去:“小米来给我看看,我画的怎么样?”
    何米搜肠刮肚地组织着语言,试图让他的语言显得不那么直白:“那个……吕小姐,我觉得口红是不能当眼线笔用的。
    “你们这些臭男人懂什么”,吕小姐从鼻子里喷出口气,险些打了个响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扭着水桶似的纤腰离开了,背影弱柳扶风,好一副铺天盖地的安全感。
    何米认命地摸了摸鼻子,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统统装在了一个足有他半人高的箱子里,再然后他就把那两条绳子背在了肩膀上,像拉车一样走千山踏万水,终于来到了盈先生的别墅前。
    再然后他就被不折不扣地收拾了一顿。
    何米从小到大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但脾气好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而他表达脾气的办法,就是从箱子里抠出了一块胶布,将那门铃牢牢黏上了。
    在那火警似的铃声响了三个小时之后,大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何米原本坐在地上休息,此时看到大门打开,他连忙腾的一声站起来,弯腰把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桃源镇家政服务中心竭诚为您服务,在我们这里,您能感受到家庭般的温暖,能体会无微不至的服务,能享受众星捧月的快乐,能接受全心全意的照顾。我是1108号服务人员何米,很荣幸能和您共度三个月的试用时光。”
    “闭上眼睛。”
    有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听上去只有十四或十五岁的模样。
    何米连忙合上了眼皮。
    递出去的名片半天都没有人接,因为寒冷,何米身上的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害的他鼻子发痒,终于重重打了一个喷嚏。
    等他一口唾液喷出去,才知道自己闯了不大不小的祸。
    沿着视线偷偷看过去,有个少年正站在自己面前揉眼,那少年只到了何米的腰部,因为个头太矮,所以他已经拼命惦着脚来回晃荡了好一会儿,只为了能顺利够到他递过去的名片。
    糟糕,好像第一天过来就得罪了客户啊啊啊。
    为什么是位这么要面子的客户啊啊啊。
    好在那少年还不知道何米已经偷偷睁开了眼,他一边像小猫舔脸一般在脸上揉来揉去,一边咬了牙用力一跳,终于顺利将那张名片抢到了手里。
    “睁开眼吧。”小客户终于玉口开恩,让何米平身了。
    这下何米终于能仔细看到这位客户的模样了,与何米那一身脏乱相比,这小客户把自己打扮的甚是整洁干净。他穿着旧式的英伦制服,衣裤的版型十分笔挺,领子上还挂了个小小的领结,领结上画着只黑色的变形小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