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无人不冤 作者:一只小老鼠吱吱/老鼠吱吱

字体:[ ]

 
文案:
阴晴不定暴力性障碍攻X隐忍迟钝mb乖受,一场心甘情愿的交易
 
雷点:
本文强攻弱受,但是在感情层面不是这回事
受是money boy,但是是1V1
有身体暴力,主要是鞭打
 
以及这是过的都很惨的人抱团各取所需的故事。
 
 
    (一)
    程远大睁眼睛捧着饭盒,饭盒里是两个已经硬了的馒头,他年纪小,这家店里的人倒也不欺负他,待他很好。眼下他们正在嘀嘀咕咕的说着刚刚来的客人。
    “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那客人……圈里谁不知道。”
    另一边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小年轻也笑着附和,“是虐待吗还是怎么?上次有个客人也这样,去了才知道,在床上躺两天才下来。”
    “这是你自己不小心,以后可别什么客人都接,你也不年轻了,”说话的是店里的老好人,已经近三十岁了,但是眉目温顺,看上去便还和二十五六岁差不多,“这客人没那么缺德,都是明码标价的。”
    “多……多少钱啊。”程远看出来他们不想接这客人,连忙小心翼翼的问。
    “小程,你还小呢,有好客人在介绍给你,这个折腾人。”
    “没事李哥,我,我可以的。”程远是过惯了苦日子的,自认身体没那么金贵,再说这行就是拿身体换钱,早在他干这一行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他们也不是那种大店,全靠李哥原来在圈子里混的人脉撑着,好客人也轮不到他。
    李哥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客人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圈里都叫“老板”,因为他从来没说过自己其他事,他喜欢性虐待,但是价格也高,小费也给的痛快。”他凑近程远的耳边轻声说了一个数。
    程远嘴唇都哆嗦了,这么多钱!当下他连忙叫李哥把这客人介绍给他。
    李哥人好,可也知道做这行的无奈之处,便帮他应下来了。
    程远得到答复很高兴,他们倒不要求在店里强制待着,李哥大了,基本上做不了生意,只有个老客户还喜欢找他,李哥就开了这店,帮他们介绍人,从里面抽一点介绍费,也不会很多,他们这店打着的是卖酒的幌子,真正卖什么,是谁都知道谁都不说的秘密。
    他把两个馒头塞到嘴巴里用力嚼,眼睛也笑眯眯的弯着,李哥看他这样也忍不住逗逗他,“这么高兴啊?”
    程远用力点点头,今天没他生意,他也想早点回去。
    路过菜场,想到家里的人,咬牙进去买了些菜,毕竟他马上就有大钱了,这么想着又去超市提了一箱牛奶,买了好些东西,全不是平常买的那种促销快过期的,他越想越觉得美的冒泡,顶着雪赶回家。
    回到家刚敲门,门就自己打开了,原来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脸蛋红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怎么,“哥你回来的这么早啊!”
    程远摸了摸他的脸,果然冰凉凉的,把门关了,又用被子赶紧裹住他,“小方不可以穿这么点,冻坏了怎么办?”
    “哥哥,你买了什么?”
    “给你的好吃的!”程远捏了捏他的鼻子,又把炉子生起来,他不在家,也不放心程方一个人生炉子,看他暖和了,赶紧去厨房做饭。
    程方稀奇的翻那购物袋里的东西,他还是个小孩,脸上藏不住的开心,却又问,“哥,咋买这些贵东西?”
    “哥哥挣了点钱啊!你每天带一瓶去喝,喝完了哥在给你买!”
    “我不要,不好喝,不要!”程方推开那箱牛奶,“哥哥,我替你赚钱好不好,你别出去了……”他说着又撒娇起来,“我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哥哥陪我玩,我去赚钱。”
    “瞎胡闹,这个长身体的。”程远小时候就吃的不好,总比同龄人矮一头,招人欺负,他怕弟弟也被人欺负,“你在学校还好吗?有没有听老师的话?”
    “有,我很听话的!”
    两人开开心心的吃完晚饭,程远又帮他洗了个澡,看了下没有被人欺负过的痕迹,他担心有人因为他没有爸爸妈妈欺负他,所以总是不放心。“如果有人打你骂你,你就赶紧跑。你一定要告诉老师,告诉我!”
    程方老实的点点头。
    没过两天,那生意就来了。
    (二)
    程远捏着那小纸条,上面写着酒店、房间号和时间,他略微收拾了一下就连忙赶过去。
    那是家大宾馆,他在前台报了自己的名字,拿到房卡便上去。客人还没来,房间里空调已经开了,他这下有点慌了,之前接的几次客人都是在小旅馆里的,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楚,更多的是火急火燎的把他压倒在床上,哪像这个客人,一想到这个他又害怕客人不来了,钱就没有了。
    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听到“滴”的一声,走进来一个男人,他身后的人知趣的没有进来,那男人长得斯文,一身笔挺的西装,关了门打量起他。
    看了会他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可以说是温文尔雅,“你多大?”
    程远心里一惊,怕被他看出来,“十八岁了,我带了身份证来……可以看。”他每次都这么说,并不会有人去检查。
    果然那男人也点点头,“来之前知道吗?我不强迫人的。”口气也是温温和和的,似乎他说一个“不”,他就会礼貌的把他送走。
    “知道。”
    那人满意的笑了,“那就把衣服脱了吧。”
    程远开始解扣子,那人也拿出一个小皮箱放在脚边,看到他脱得一丝.不挂了,眯眼一点一点细看,程远骨架小,又有些营养不良,肤色略微有些苍白,偏瘦,但是或许是为生计,常年劳动给了他一些结实的线条。老板看了会,勉强打了个七十分,然后慢吞吞的脱了西装外套。
    “跪下。”
    程远顺从的跪下来。
    “自己过来挑一个。”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已跟刚刚截然不同,程远不敢站起来,连忙爬到小皮箱那里。
    里面是各种各样的鞭子。
    他不知道哪个痛哪个不痛,但也不敢耍小聪明,挑了一个看起来挺粗的黑色鞭子,他其实不太懂性虐待是什么,犹豫着看来看去,老实的挑了一根粗大的黑色短鞭,挑好了他就递过去,仰脸看那人微笑着接过鞭子。
    那人让他跪趴在地上,双腿分开,这动作让他看不到身后的任何动作,毫无预兆的,一鞭狠狠的抽中了的尾骨!他痛的叫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蜷在一起。
    “打开,别让我说第二次。”
    程远咬着牙趴好,那鞭子似乎长眼睛一样,每一下都往他最疼的地方抽,甚至原来有些旧伤的地方,更是被毫不留情的反复“关照”。
    程远记着他的话,可疼的都快跪不住了,脑袋里是一层一层叠着的疼痛,可之后就像火烧一样,他感觉自己都要被抽出血来了,男人力道没手下留情,这下已抽到了屁股,可能是经常抽人,程远的背部混着汗和清晰的鞭痕,说不出的好看。程远感觉头晕晕的,太阳穴直跳,直到感觉每一寸皮肤都挨过鞭子之后,他浑身脱力,后头却没在传来动静。
    他模糊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人收起了鞭子,胯下也鼓鼓囊囊的挺起来一团,收拾好了,他才走过来,一把按住陈远的腰,因为是接客,程远来之前就做了灌肠润滑和扩张,那男人戴了个套,毫不费力的一鼓作气插进去,程远只觉得浑身又疼又烫,那人一边CAO`他一边按住他身上的那些鞭痕,程远怕的不敢发出声音,身后那人大力冲撞起来,一下比一下狠,疼的狠了,程远忍不住想哭,可又怕坏了身后人的兴致,只好咬住自己的左手手掌,慢慢忍着等那人爽完。过了好一会,那人才离开他的身体。
    那人微微喘了会气,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可以了。”
    程远慢慢爬起来,他太痛了,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那人丢下一张卡,“我很满意。”说着拿过一边的纸笔写下密码,刚准备走就看到那孩子腿打着颤的站起来,弯着腰说,“谢谢老板。”
    听到这话章敬凌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便走了,从头到尾他的衣服都没乱过,拿过西装外套穿上,便和来时一个模样。
    程远终于知道这钱为什么不好挣了。
    他慢慢爬到根本没用到的床上,略微躺了一会,背部和那个地方都是火辣辣的痛感,他想到家里的小不点,穿好衣服,发现自己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像被人狠狠打过。
    尽管被这么弄了一顿,他还是舍不得花钱坐车,只一步一步的挪回家,路过银行的时候进去看了看,可能是满意他的表现,卡上有一大笔钱。程远勾起嘴角,又因为扯到痛处疼的咧了下嘴。把卡贴身放好,默记了两遍密码,就把那纸撕的粉碎。
    (三)
    程远大概是让老板满意了,也就固定的每周两次去他那里,他不是疤痕体质,基本上不会留疤,但是恢复的却很慢。留疤可以说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这样会让下一次的鞭打不会那么痛,可程远的身体就像程远一样呆头呆脑的,丝毫不会保护自己。程远怕老板等着急了,每次都是伤还没好就去,生怕哪天这老板不找自己了。
    章敬凌挺喜欢这孩子的,很多年没遇到这么乖的了。
    他不发问也不质疑,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让他摆什么动作就摆什么动作,让怎么CAO就怎么CAO,一点不会违逆他,除了第一次说了两句话,之后每次他都基本上不说话,除非痛的实在忍受不了才会叫出来,不过再痛他也是不敢叫他停手的,只在最后说上一句“谢谢老板”。
    章敬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性癖好是怎么回事,曾经他以为他是S,为此还混过两天SM圈,可他发现他对调教奴隶又或者是其他惩罚方式并不感兴趣,正常的性`爱他毫无任何冲动。而他只爱用鞭子,而且S于M之间其实是互相需要,可他是从来不在乎身下人的感受的。玩过的人都知道,这是老板一个人的性`爱。
    程远接了老板的活,其他的客人就接的少了,实在是一身伤客人看着就倒胃口,再者他也需要时间休息。这份活来钱快,他并不用,只全部当给小方存的。
    他自己身体不好,就格外注意小方的身体,每隔半年一定会带他去体检一次。“哥,我不想去。”弟弟赖在床上,试图装可怜混过去。
    “不能不去,乖,有奖励。”
    小方比他哥聪明,眨巴眨巴眼睛就起来乖乖去体检,全部检查完了就要奖励。
    程远从口袋掏出四颗糖,“给你的,慢慢吃。”
    小方剥了一个糖,把糖却塞到程远嘴里,“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怎么了?”
    小方钻到他怀里,过了会闷闷的声音才传出来,“不知道,就是感觉。”
    “没有,我每天都吃饱了,所以不会生病,小方也吃饱,小方就也不会生病。”
    “真的吗?”
    程远肯定的点点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