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我的老公万人迷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字体:[ ]

 
文案
 
少年是朵水仙花,他的美丽动人心魄,他的自恋也情真意切。
一万个人见了他都爱他、喜欢他。
偏偏有人是第一万零一个。
秦步川九岁时,家里住进来个小哥哥。
小哥哥貌美如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是没心没肺还十分自恋。
其自恋方式表现在
人人都爱我。
应该的。
 
公子哥儿爱玩乐受VS万人迷表面清冷内里自恋攻,民国背景,主受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豪门世家 励志人生 民国旧影
主角:秦步川,凌熙然 ┃ 配角:狗女(陈笙) ┃ 其它:狗血虐恋,好大一盆狗血
 
 
  
  第一卷 人间情事
 
  第1章 秦步川与凌熙然(1)
  
  民国三年,天津卫有一户富贵人家,这户人家男人全姓凌,公馆被人唤作凌公馆,凌公馆中有一个孩子叫做凌熙然,是凌家全家上下的宝贝,是凌老太太的眼珠子,是她的小心肝儿。
  这心肝儿爸妈皆不在身边,生下来一个月不到,娘身体好,跑去东北找他带兵的爹了。
  心肝儿是早产,十月未满九个月便生,他妈生了他没什么事,这凌熙然却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满十个月,从小身体就不好。
  因为身体不好,全家上下都很宝贝凌熙然,更随着他逐渐展开的好样貌,全家人的喜欢就更加的真心实意了。
  凌熙然却在十一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只是感冒发烧,但烧退不下去感冒也一直不好,就是要了凌熙然的命。
  中医西医凌熙然看了一遍,最后人躺在洋人开的医院里,家中也是投门无路,有人介绍了个孙天师来给他驱邪,没想到孙天师一来这孩子便是逐渐好转,最后又恢复了个健康身体。
  老太太对此千恩万谢,愿意万金奉上,孙天师只取十分之一,老太太更是认定了孙天师乃是真正的高人。
  高人发话,凌熙然八字轻,成年前需放在贵人身边养着,罗列了一框条件,最后真找到了贵人——秦家老太太杨善珍。
  这一日,是天津卫一个寒冷的冬日,凌家老太太携着自己在家的儿媳妇一起送凌熙然去秦家。
  秦家是天津卫一户富了三代的商人世家,和凌家的富有程度不相上下。在城中也是有公馆,秦老太太恋旧,不习惯在城中公馆的生活,常住在了凌家在天津郊区的老宅。
  媳妇孙子孙女则在每年冬天时候回老宅过冬。
  这会儿一大家子人坐在烧的暖烘烘的一个大炕上,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磕着瓜子,自己生的娃娃大些的在外面玩,两个小的刚会爬,正在炕上只穿着单衣开裆裤跟狗崽似的爬来爬去。
  大太太怎么想,她们家里不要说多一个孩子,就算多上十个也能养的起,可多上一个人家家中的宝贝少爷这算怎么回事。
  “妈,我和凌家太太打过牌,你是不知道,他们家真是全家宝贝这个孩子,送到咱家,养个孩子是没什么,可万一要是养不好了怎么说?”
  老二媳妇也觉得老大媳妇说的有道理,一时间和老大四只眼睛齐齐去看她们的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也早早思考过这问题,开了开口,佣人掀了帘子进了屋,是个声音好听的丫头,给老太太报信,凌家的人到了。
  顿时一炕的人下了炕,佣人给老太太披上大袄,大太太和二太太搀着老太太出屋。
  屋外是个宽阔的院子,十天前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雪,如今院子已经干干净净的一片,他们这方三个会走路的大孩子也围了过来,和几个佣人丫头簇拥着老太太,就迎上了对面凌家一家子簇拥着个小男孩走过来。
  两方面对面,秦老太太其实对方脸还没看清,已经难得语气怀念热情的握着对方一老太太的手。
  “宝莉!”
  “善珍!”
  两个老太太互相唤着少年时手帕交闺蜜的名字,握了手就不松,互相打量着对方,重点便是脸。一致的看到了对方衰老松弛的皮肤脸面,各自心底都想,这个老货。同时也一致的难过起来。
  秦老太太哽咽着说:“你看看你,都老成这样了。”
  凌老太太也哭,握着秦老太太的手更紧了几分:“善珍,你看看你,脸上的皮都皱成这样了!”
  两位老太太不知是缺心眼还是真情实意的伤心,从凌家被护送而来的主角——凌熙然却是捂着嘴小小打了个呵欠,小男孩儿正无聊的犯困。
  一水的人怎么能看着自家的老祖宗这样天寒地冻的在院子里流泪,哗啦啦的都也是眼含热泪的样子,搀着簇拥着两位老太太,劝着她们进了屋。
  凌熙然本是被凌家簇拥着过来,这回到缀了最后。
  他懒洋洋的跟着进了屋,进了屋两位老太太免不了又是一番对往昔的回忆,回忆着就含上热泪。
  一众媳妇便赶紧去劝导两位老太太,等想起来他今日这个主角,凌熙然已经把大衣外套脱了扔地上,红着脸蛋被屋里烧的炕下热气,蒸的昏昏欲睡了。
  “这就是我那小孙子,唤作熙然,熙怡的熙,自然的然。”凌老太太说着,把凌熙然招到炕前。
  她和秦老太太在炕上坐着,炕前分两竖列站着秦、凌两家人,凌家的人看惯了他们这小祖宗的样貌,秦家的人却纷纷目光定在了这男孩脸上几秒。
  秦老太太更是忍不住把他招到跟前,凌熙然乖乖走了过去。
  秦老太太细细打量他,凌熙然脱了外套,里面穿的是白色衬衫罩着咖色的羊绒背心,下面是同色的格子纹呢子裤,裤腿收在一双深棕色的靴子里。这一身可谓摩登潮流,都是西方那一套的行头。
  但比起这一身漂亮的行头,凌熙然的一张小脸更惹人多看几眼。
  “熙然,凌熙然。”秦老太太心中暗自咀嚼这两个字,心想这孩子名字到是起的相当不错。
  她打量起凌熙然那张俊秀单薄的孩子脸,这孩子面皮雪白细嫩,五官眉目清晰秀致,且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他身体羸弱。
  理论上,小孩子还是生的圆润些招人喜欢,偏偏这个凌熙然在这里挺挺拔拔地一站,像是一颗俊秀的小白杨。
  他那点病气就自动的让人转成了对他的怜惜疼爱,这可真是个神奇的气质。
  秦老太太移开目光,笑了:“这孩子,长得可真俊。”
  她一发话,开了头,秦家两位太太也赶紧接了话,不要命的夸赞凌熙然的样貌好看,因为夸赞的是事实,大家说起来不仅没有一点客套的意思,一个个夸得都十分真诚。
  只是夸够了,秦老太太才笑着提了句:“然哥儿看起来比川哥儿还俊呢,我们以前总说川哥儿好看,如今和然哥儿比起来,小川还错了两分吶。”
  凌熙然并不好奇“小川”是谁,只是因为离秦老太太很近,看到这老太太皱巴巴的脸上,在说道小川这个人时,眼中的疼爱可谓深刻。又听老太太说小川好看,这才有了点想法,暗想莫不是个漂亮的小妹妹?
 
  第2章 秦步川与凌熙然(2)
  
  凌老太太对凌熙然这个爹娘不在身边的孙子最是疼爱。
  不仅是她,凌家上下就没有见过不喜欢这孩子的,一家人充分的展示了人的劣根姓。
  对待漂亮的人,人们总是很宽和,更何况凌熙然这孩子不仅漂亮,姓格也很文静内敛,又有些病弱。
  这样一个漂亮文静还病弱的孩子,就更惹人从心底的疼爱怜惜他。
  凌熙然这张脸公正的说,与成年人相比自是没有比较的必要,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可与他一般年龄的男孩相比,却是顶尖的好看。
  这样一个孩子又是凌老太太一手带大,感情可谓深厚,如今乖孙要放在别人家养了,凌老太太是一边和秦老太太寒暄回忆往事一边擦眼泪,感慨完了哭完了,把刚刚简直是能称得上非常懂事孝顺的凌熙然揽了过来。
  对着秦老太太说:“我这个孙子,自小身体不好,爹娘也不在身边。”
  “但若说他可怜,他在我们家却是上上下下宠爱着长大的,不仅他的婶婶们个个都疼爱他,他的哥哥和弟弟妹妹们也都喜爱他。我们家又是不缺钱的,只是这孩子先天不足,身体不是很好,半年前生了场大病,若不是孙天师出手相助,怕是这孩子就要去了!”
  秦老太太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打量凌熙然,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不无一处惹人喜欢,听到凌老太太这样一说,感同身受的觉得这么好看的孩子若是因病去了,那可真是人世间一大损失。
  “孙天师提点有二,一是贵处,二是合八字的贵人,总之一合计,善珍,这孩子我就只能放在你身边养了。善珍啊,熙然我就交给你啦!”
  凌老太太说到最后,眼泪刷拉一下又是两行,众人便一回生二回熟的上前给老太太擦眼泪。
  凌老太太止住了泪,秦老太太也打包票,严肃认真的回老姐妹:“你既然放心把孩子放在我这里,实不相瞒,我也是会养孩子的。我自己四个孩子全养大了不说,现在老了身边也还在养着一个,是个叫步川的男孩,是我三儿子的小儿子,这孩子因为一些缘由由我接了手,他应该和熙然错不了两岁,熙然来了,两个孩子正是互相有个玩伴儿。”
  王宝莉一听,得了保证这才勉强放下了一半的心。
  “那我就拜托你了。”凌老太太握住的孙子的手,握着惊道:“然哥儿,你的手怎么这么热?”
  老太太一说,众人便都去看凌熙然,只见凌熙然人恹恹的红着脸没有什么精神。
  秦老太太去打量他,见他脸上两颊红通通的,就非常有经验的指挥人把凌熙然的呢子大衣捡起来给他披上。说是屋里热气熏着孩子了,又让几个孩子都穿上外衣,带着凌熙然出去透透风。
  凌熙然被他亲哥和秦家的孩子簇拥着出了屋。
  秦家最大的两个男孩看起来比他大两三岁,因为凌熙然长得漂亮,毫不夸张的说是他们见过的最漂亮的孩子,所以都愿意带着他玩。
  凌熙然的哥哥也很宝贝这个弟弟,比凌熙然小的孩子也都稀罕这个漂亮哥哥,凌熙然顿时被孩子们众星捧月的簇拥着逛起来秦家老宅。
  凌熙然刚开始到是开心,从没见过这么多孩子,且个个看起来整洁干净。
  他在家中除了自己亲哥,两个婶婶的孩子都是两三岁还流鼻涕和口水的淘气包,整天挂着串鼻涕实在让他难以生出喜爱之情。
  只是这点新奇和开心来得快走得也很快,凌熙然走了会儿就累了,拉着他哥哥:“哥,我走不动了。”
  凌瑄阳仔细问他:“是累了吗?”
  “累了。”凌熙然点点头。
  凌瑄阳便去问秦家的两个大男孩,这两个男孩看看四周,领着他们一群人进了个院子,是个半旧不新的院子,只有一层。
  屋里有奶妈和丫鬟坐着唠嗑,一见进来一群孩子,认出秦家的少爷小姐,赶紧站起来。
  “小川弟弟在吗?”秦家的大男孩问奶妈。
  奶妈回他:“川少爷出去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来。”
  秦家的这位小少爷和他们秦家的孩子一听,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大男孩又指指凌熙然:“这是凌家的小少爷,他累了,要找个地方坐一坐,休息一会儿,让他进小川弟弟屋子里坐会儿行吗?”
  奶妈在这个院子是有点权力的人,况且都是群小孩子,她也知道这个陌生男孩,凌少爷是怎么回事,就允了,还让小厨房送了温热的牛奶和饼干糖果给他们这群孩子吃。
  凌熙然坐在屋里的大厅沙发上,沙发上摆了许多软软的靠枕,里面还有个屋,应该是卧室。他更想去躺躺床,只看沙发这个小川弟弟就知道是个会享受的小男孩。
  凌熙然坐在了沙发上,一群孩子也挤着坐了沙发,凌熙然不吃牛奶饼干和糖果,要了杯温开水,对亲自送上来的奶妈礼貌的说谢谢。惹得奶妈多看他几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