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军刺(军文) 作者:蘅家二少(上)

字体:[ ]

 
《军刺(军文)》作者:蘅家二少
 
文案
 
叶绝,S大国防生,毕业后分配到L军区某机步师装甲步兵连,中尉副连长。
萧白,Q大学生,大二时参军入伍,目前为我军某特种大队中队长,少校衔,
档案中大部分经历保密,据不靠谱传言其家世很牛,将门虎子。
他们的爱情从不是儿女情长的风花雪月,
那是鲜血洗礼军刀磨砺后的生死与共!
 
强强系军文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军旅
主角:叶绝,萧白 ┃ 配角:各种军人特种兵 ┃ 其它:军文,强强,特种兵,禁忌
 
 
编辑评价:
 
叶绝,国防生出身,毕业后却被分配到鸟不生蛋的大西北边远连队当副连长。本以为再无出头之日的叶绝却在连长的力荐下得到了去特种部队利刃的参选机会。但是特种兵又哪是那么容易当的,没还到训练基地叶绝他们这些备选人员就受到了利刃的“热情接待”。在利刃队长萧白的魔鬼训练下,叶绝这棵幼嫩的小树成材之路艰辛且漫长…… 军队本是个严肃的地方,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作者塑造的主角叶绝可以说是很普通的一名现代军。他即恪守着军人的准则,但是遇到不合理的问题他又会据理力争。他时不时的会内心吐槽一下,同时也会对于未来感到迷茫。人性化的描写,能够拉近与读者的距离。如果再多一些主角之间的激情碰撞,相信本文会更加讨喜。
 
 
  第1章 
 
  “山里的黄昏容易让人想起旧事。”
  叶绝记得这句话是那部曾经走红大江南北火遍长城内外甚至至今还燃烧着不小余热的电视剧里某烂人说过的一句话,他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歪在宿舍那张乱的一塌糊涂的床上,背后枕着不知道是谁送给他的靠枕,嘴里叼着半块西瓜,头顶上的风扇呼呼的吹着,那些潮热的气息就全扑在自己脸上,耳机里那个叫做袁朗的人这么说着话,有点懒散有点好笑的声音,可是却有着无端的气场,其实单就演员来说,叶绝深以为这是个塑造的相当成功的角色。
  可是那时候,自己一边吐着西瓜子一边说了句什么来着,对了,那时候自己笑的特轻浮的说,“真他妈的装逼。”
  可是,如今躺在连队后山半米高的枯草中,叶绝无可遏制的想到了这句话,他懒洋洋的伸着二郎腿,嘴巴里咬着根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茎,咬碎了外面那层薄薄的膜之后会有一股苦涩的汁液顺着牙缝慢慢沁到嗓子眼去,像极了这地方给他的感觉。
  初看的时候,这里是生机勃勃的,每天似乎都会有不一样的机遇,看着训练场上那些跃动的迷彩绿,无尽的青春在燃烧,连绵成浩瀚的火海,甚至有时候真会让人觉得这是所谓的共和国的希望,国家的守卫者。
  可是,当你真的扎根下来,把自己整个人都融入进去,你会发现,这他妈的跟你的想象完全就是两回事情,什么美好,什么梦想,什么未来,那都是他妈的扯淡,完全的扯淡。
  叶绝记得大四毕业分配国防生的时候,他认识的好些人有的分到了很好的单位,或者是前途无量的繁华之地,或者是铁马峥嵘的重点部队,再不济的几个分的也都算是不错了,只有自己被扔到了这个鸟不拉屎驴不下崽的连队来。
  自己刚被分来的时候,火车转汽车,汽车转驴车,转了整整一天半才到了这个祖国大西北的某旮旯角落来,一个地图上都不会标注的某穷困山区。
  也算是成长在大山里的叶绝自问这辈子跑过的山头比不得天上的星星,也比自己那帮歪瓜裂枣的国防生同学走过的路要多了,可是现在呢,他们无限欢腾的各自奔向了前程,只有自己他妈的困守在这个离团部都有一百二十公里路程的狗屁连队里,一个就要基本就没有人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解散的连队,来当什么狗屁副连长。
  回想起大学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多青春啊多朝气啊多有梦想啊,居然真的会相信什么保家卫国之说,居然真的在接受了点军事训练之后无限向往自己未来真正的军旅生涯,是的,那时候自己管这玩意叫什么来着,叫做生涯,想象着一个金戈铁马铁血杀伐的一生,现在看呢,都他妈的是狗屁。
  别说什么革命不分大小,那都他妈的是自欺欺人,他叶绝真是不想在这么个破地方,一年打靶都没几次的破地方浪费了自己的大好青春。
  叶绝伸了伸被脑袋压的发酸的左胳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再次躺下,盯着灰蒙蒙一望没有边际的天空好久,真是阴沉的天啊,连一朵云都没有,整个的像是被泼上了最劣质的墨水,压得人心口都沉甸甸的,这么看着真是让人无限怀念大学时候的天空啊,虽然沙尘也挺多,可好歹那天总是高远的,能让人瞅着点希望。
  西北的风很大,尤其是这种将将入秋的时候,一阵狂风没有征兆的就扫了过来,满山的枯草瑟瑟抖着,一浪接一浪的打过去,没有植被覆盖的地面掀起了大团大团的黄土,密密麻麻的就往人脸上横扫。
  叶绝很是习惯的双手罩住脸,利索的一个后滚翻把自己藏到旁边一块丑陋的巨石后面,大部分的黄土狂风都被挡在了巨石的另一面,叶绝就躲在阴影处紧了紧身上的作训服,把刚吹进嘴里的黄土吐出去之后,他听见迎着风有个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
  “叶连副!叶连副!叶连副!”
  声音早在狂风里拐了调子,但叶绝还是听出来这是刚来的一个新兵蛋子,湖南人刘大康,外号“康子”,其实自己跟他一样也就是个新兵蛋子,可保不准自己是国防生入伍的,出来就是个中尉,所以这才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挂名什么狗屁副连长。
  “吵吵什么啊,吵吵什么啊,叫魂啊?妈的,老子才睡了多大一会儿啊,至于这么叫唤吗,你小子皮痒了是吧?”等风小了,叶绝才挠着后脑勺那几撮不听话的头发骂骂咧咧的出来,当兵还没有小半年,他别的技能没什么提高,部队里这兵痞习气他倒是长进了不老少,骂起人来越是比读大学的时候犀利,要说自己那时候是校群骂联盟的东方不败,自己现在回去了估计怎么着也得是独孤求败的水准。
  “叶、叶连副……”看到叶绝的身影后,康子那双绿豆小眼瞬间圆了两圈,猫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伸手帮叶绝把膝盖上那并不明显的尘土拍了拍,动作语气都极尽谄媚之能事。
  “怎么了啊这是?”叶绝心里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着,这个康子处事相当圆滑,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会儿这么殷勤八成是没什么好事儿。
  “叶连副啊,其实是连长找您来着,”康子还是哈着腰,说话时候时不时抬起眼来小心翼翼地看看叶绝。
  “什么事?”叶绝收了凉呼呼的笑容,换上个正经的表情,想想自己也真是够坑爹了,成天到晚的要在这帮和自己一样的新兵蛋子面前装官腔装领导,真他妈的和自己性子太不合了。
  “刚刚连长来突击检查内务,”康子眼疾手快的帮叶绝把地上横出来的几根断树枝扫开,绿豆眼滴溜溜一转,笑的很不好意思:“我有点东西被连长收走了……”
  这下叶绝停下了脚步,他向来是知道的,这个康子手里有好些不干不净的东西,那都是部队明文禁止不让带的,之前好几次内务检查都被这小子蒙混过关了,这次还居然真被连长给翻着了。
  “什么东西,你看的这么宝贝啊,你之前那中华红塔山的策略行不通了?行不通也找你们班长去啊,找我干什么,”叶绝挑着眉毛,笑的不动声色。
  “这谁不知道,只有您才在连长面前说的上话啊,”康子伸过手来想给叶绝捏捏肩膀,却被他皱着眉头偏了过去,好笑的看着康子,叶绝简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见叶绝没表态,康子有点急了,半张脸凑过去靠近了叶绝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叶连副,您帮我这一次吧,这玩意要是真上交了,我肯定要受处分的,我可不想刚来部队就被赶回去,那样的话我爸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您好人有好报,您就帮帮我吧……”
  叶绝被他缠的实在是烦了,转过身来使劲一甩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康子:“你到底被连长收了什么?”
  “这,这我真不能说,”康子嬉皮笑脸的,不过额头却有几滴冷汗,忽然间他笑的很诡异,慢悠悠的靠过来,咬着叶绝的耳根,声音压得更低了,“叶连副,您之前打了一排的赵诚的事儿可是连长给您压下来的,赵诚都伤成那样了,这事儿要是爆出去了,对您多不好啊。”
  “你——”叶绝一时气结,死死瞪着康子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干黄的皮肉贴在脸颊上,额头上的那几颗小痘痘正往外泛着油光,怎么看怎么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冷冷瞪了这厮半天,叶绝嘴角一挑又笑了起来,“威胁我,啊?”
  “这我哪敢呢,这不是连副您老人家最善良嘛,”康子还是笑,油光光的额头几乎让叶绝有种这人是不是上辈子就泡在油里的错觉。
  “成啊,你等着,我帮你要了试试,先声明,要不要得回来我可不保证,”叶绝眯着眼睛笑的云淡风轻,可心里早把这混蛋扒皮上刑挫骨扬灰一万遍了。
  自己打了赵诚的事情,按理说全连只有自己、连长、指导员和那个被打的倒霉催的知道,刘大康这个黄鼠狼真不知道是哪里得来的消息。
  说起来,自己打赵诚那厮完全是丫自己咎由自取,谁让那欠抽的混蛋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真是抽死一百遍都是轻的,同性恋这么恶心的东西居然有人真敢往自己身上套,真当他初中那三年的武术是白练的啊?!
  妈的,太岁头上动土,找死!
  不过那次自己确实是下手狠了点,听连长说赵诚那傻逼在医院里足足躺了有一个月,想到这,叶绝摇着头笑了起来,很清淡的笑容可却没带一点内疚。
  颠颠的跑到了连长的办公室之后,叶绝就地收拾了一下作训服,把那个老是忘记扣的风纪扣牢牢地扣上,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连长短促有力的声音,叶绝端端正正的走了进去,摆正了一个跨立的姿势,目光却带着戏谑的笑,声音也是轻轻的,“连长。”
  “你小子啊,找我什么事儿啊?”办公桌前的连长将头抬起来,方正的国字脸黑黢黢的,两条浓眉微微一抖,笑容都带着些正直的味道,“我说,不是刘大康那混小子找你来求情吧。”
  “额,”叶绝挠了挠头,立马换上了一个特清爽的笑容,只是眼眉间还有点狡黠,“哪儿能啊,我这不是看大家都休息了连长你还在办公,专程来看看你吗,多注意休息啊,别累坏了身子。”
  “没个正经,”连长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猛的把窗户一把推开,因为背对着叶绝,所以他并不能看到连长的表情,只是觉得这人今天看起来怎么就有种疲倦的感觉,和平时那个呼着大嗓门成天叫唤的连长真不像是一个人。
  连长忽然举起手来指着窗外的训练场,声音沉重:“咱连队建连也有一阵历史了,上甘岭的时候咱也是去过的,后来南边的战场也没少了咱,可就是这几年越来越糟了,我来之前就听说咱们连光顾着搞创收把整个好好的连队都耽误了,兵不成兵将不成将的。”
  叶绝很像接一句其实这连队里根本就没有将,不过他没敢说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连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特无可奈何的瞅着叶绝,“你应该也知道点风声,咱连队就快要被裁撤了吧。”
  叶绝没敢点头也没敢摇头,只是静静地站着,不过脊梁骨挺得更直了一点,一个标准的无可挑剔的跨立姿势。
  连长看了他良久,目光跟火似的简直要把人都烧透了,声音猛的提了个八度,就像当初给这群新兵蛋子主持入连仪式时候一样,“304团五连副连长,叶绝!”
  “到!”叶绝下意识的绷直了腿,立正然后嚷着。
  “想不想当特种兵?”
  “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