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军刺(军文) 作者:蘅家二少(下)

字体:[ ]

第71章 生蛋番外
 
  【袜子篇】
  部队早都先进的跟上时代节奏了,利刃这边儿训练之后的换洗衣服也专门有人给这帮兵痞洗,当然他们的八一大裤衩和袜子是不在包洗番外内的。
  于是啊,就这个袜子和裤衩还有不少传说,据说有的士兵会积攒一个月30双的袜子不洗,据说有的士兵把袜子正过来穿反过来穿又整过来穿又反过来穿,这么正正反反的,一双袜子能穿一个月,还据说有的士兵曾凭借一条一个月没有洗的内裤在某次出任务的时候救过自己一名队友……
  当然,传言大多不靠谱,听听而已不可尽信。
  且说这一天,兵痞们结束了训练都窝在管仲的寝室里打牌,玩的依旧是斗地主,管仲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不负众望的又是输的最惨的那个。
  输了之后自然要有惩罚,张然说让管仲脱光了衣服出去裸奔,孙静鄙夷之,“切,整个基地连飞的苍蝇都是公的,你让他裸奔出去搞基么?你跟他搞基么?”
  张然:“……”
  苏明远摸下巴:“不如让管仲去亲队长一下?”
  众:“你想让管仲九级伤残么亲?”
  苏明远:“……”
  叶绝沉默片刻:“让他帮我们把袜子都洗了?”
  张然:“好啊好啊,内裤能也包了么?”
  管仲:“下次拆弹你在老子前面!”
  张然:“……管哥,我错了TAT。”
  ……
  以上都扯远了点,总之那天管仲誓死反抗终不得,被众兵痞雄赳赳气昂昂的押送到了水房,孙静很体贴的把整个大队最不爱洗袜子的士兵们都叫来,水房里满满的都是盆,盆里黑压压的都是臭袜子。
  孙静手里攥着个沾水的毛巾捂着自己的鼻子嘴巴,走到窗前相当体贴的帮管仲把窗户都关上了。
  管仲内牛满面:“静静,别这样对我……”
  孙静淡定微笑,指着对面的楼说:“亲,我就抱着枪在那里看你哟亲,不要开窗户哟亲。”
  管仲:“……”
  ……
  三个小时之后,利刃的喇叭忽然响起来,胡一杰声嘶力竭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CAO!谁他妈的在水房放生化武器了啊!老子差点被熏死,朱可你死哪儿去了,管仲他娘的晕倒在水房了,赶紧过来救人啊,老子他妈的就要不能呼吸了……”
  【保镖篇】
  虽然利刃的很多任务都是在深山老林里,可也不意味这帮兵痞就得成天窝在草堆树缝里,偶尔的他们还是会有些比较体面的任务。
  比如说,这一次某重要人士来大陆,利刃内被抽调出不少狙击手加几个拔尖的突击手去保护这位重要人士。
  既然是重要人士,去的地方自然也不会是穷乡僻壤,狙击手们还好说,都窝在什么垃圾桶里啊、大厦顶楼啊之类的地方,那几名突击手则要穿着黑西装带着黑墨镜,混在那一帮子彪形大汉里面充当保镖。
  管仲是被拉去凑数的,威风凛凛的跟在重要人士后面,叶绝和赵博文则要隐藏在周围的群众中,一个是明面上的,一个是暗地里的,用叶绝的话说,管仲就是那吸引火力被一枪爆头的货。
  这次的任务说起来也算是最简单的了,因为基本不可能有人突破孙静和苏明远放下的狙击保护圈,他们这几天真的是好吃好喝的过了。
  任务结束的那天,这位重要人士还专门来跟他的保镖合影留念,摄影师快门按下的时候,管仲被叶绝和苏明远推到了第一排,这家伙的大脸就留在了屏幕上,第二天居然还跟这重要人士一起上了报纸。
  回到基地之后,周戎说管仲你小子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便罚这家伙每天做一个小时的特殊训练——整整一个小时对着相机不停换动作。
  当然,那次任务也是有好处的,后来还成就了管小贱一段好姻缘,这是后话了此处不表。
  【轮X篇】
  某日,天气阴晴不定。
  萧白接了上级一个神秘的任务,黑着脸带着利刃众人就上了武直,浩浩荡荡的拉到某市市区内一个废弃的歌舞厅。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遗留下来的歌舞厅了,建筑物很老,大门都破损了,不过那上面还是用铁链子牢牢绑住,使劲踹都很难踹开。
  “?”众兵痞目瞪口呆,实在搞不明白他们队长这是要干吗。
  萧白脸色黑一阵白一阵,沉默半响才说:“上级指示,有歹徒关了一个人质在里面,那个人质……”
  “人质怎么了?”孙静啃着奥利奥问道。
  “人质……中了十香软筋无敌鬮情销魂蚀骨无休无止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勇攀高峰沉醉永久永垂不朽大大大大加长加长加粗加粗变壮变壮夺情丹……”
  萧白一手揉着太阳穴,捏着手里的小纸条,念完之后,脑门上爆出了三条青筋。
  “……”孙静的奥利奥掉在了地上。
  “……”管仲手里的炸弹掉在了地上。
  “……”苏明远的狙击枪掉在了地上。
  “……”叶绝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队长,那个可怜的人质到底叫什么?”孙静捡起奥利奥,吹了一下放进嘴巴里。
  “它叫……”萧白瞅着小纸条,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蘅家二少……”
  “居然是它么,我听说就是它把我和政委他们送走的,”角落里忽然传来幽幽的一声,吴语淡定的站着,笑容清淡目光满是杀气。
  “原来是它啊,就是它让我天天吃奥利奥,吃的人家都蛀牙了哟亲,”孙静哼了一声,翻白眼。
  “卧槽!居然是它吗!尼玛这个狗鬮的货啊,把英明神武的老子硬生生写成了利刃总受啊,尼玛苦逼不解释啊有木有有木有啊亲!”管仲愤慨道。
  “你们都够了……最惨的是我好不好,”叶绝悲愤的捏拳头望天,“听说最初的结局是你们都好好的活着,我却为了保护萧白那厮死了啊,结果这厮最后还娶妻生子升官发财不解释啊亲!”
  众:“……”
  萧白咳嗽一声,缓缓踱来:“是吗,我听说它已经修改结局了,最后的结局是我狠狠干了你三天三夜,然后我们双双死在了床上?”
  众:“……”
  叶绝:“你、你、你、你下流,你猥琐!”
  萧白:“哦,其实三天三夜真的太看不起我了。”
  众:“……”
  孙静:“算了吧,救谁都可以,就蘅家二少这货就算了吧,队长,不如我们撤吧?”
  众:“好主意好主意!”
  于是,利刃的兵痞混蛋都走了,蘅家二少……shi了……
  全文结束,HE大结局
  【开玩笑的亲】
  【圣诞快乐,爱你们╮(╯▽╰)╭】
 
  第72章
 
  第二天的起床哨是周戎亲自吹响的,天还没亮的时候,他就早早地站在了训练场正中央,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万年不变的那套常服了,而是被他珍藏起来的一套作训服。
  这是老式的军装了,跟他一起穿过这身军装的兄弟不是牺牲了就是退伍了,还有几个也跟他差不多,在各自不同的岗位带兵然后退居二线。
  天气早就转暖了,C军区的深山中清晨的风算是柔和又有点凌厉的从山坳子里刮出来,满地的沙尘都被吹起来,迷迷蒙蒙的几乎要迷住所有人的眼。
  周戎负手站立在训练场正中央,看着他的士兵们有条不紊又迅速的集合,一排排整齐的队列几乎是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呈现出来,笔直的像是锋利的军刺。
  他不由地想起很多年前去某国“考察”时,那名胸前挂着一排排耀眼勋章的老人很轻松地说:“中国军人是我见过最注重形式的。”
  那时候的周戎还很年轻,热血又容易冲动,因为某些历史的原因,他并不认为这位盛名在外的老人是在夸奖他们,周戎只是站的很直,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那之后的几天,周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震撼了所有人,他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那群人瞠目结舌,只能给他打出最高分。而周戎只在领取奖章的时候,站在那名老人身前,向他致以最标准的军礼,不卑不亢地说:“如您所见,我们注重的远不止形式。”
  过去的岁月早带着些回忆的痕迹变得枯黄,唯有那些永不磨灭的热血和忠诚沉沉烙印着血一般的红。
  周戎在风中微微眯起眼睛,眼前的这帮士兵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其实也不仅仅只是自己,包括那些曾跟他生死与共的战友,他们有些早就不在了,更有一些的尸骨都找不到了。
  可他们每个人的面孔还是如此鲜活,鲜活到周戎只要睁开眼就能在现下利刃这帮士兵们的脸上看到他们曾经的表情。
  这是国家的战士,人民的守卫者,有些精神就藏在他们心中,像是青松,又像是野草,只要还有一名士兵在,那些精神就永不会磨灭。
  传承,一代又一代;
  燎原,哪怕只有星点的火焰,他们也可燎原。
  眼角忽然有点儿湿,周戎用力甩了甩头,把那些莫名其妙的涌上来的儿女情长通通从脑海中赶走,并不是说这些玩意就有多矫情,至少在现在这个场合它们并不适当。
  利刃的队列排的无比整齐,周戎负手站着,看眼前一派金戈铁马,这个架势并不完全是他要敲山震虎或者给来人一个下马威,因为真没有那个必要,新来的几个人,他清楚知道都不是小角色。
  甚至于其中新来的那个政委,他还很熟悉,贺维泽,33岁的大校,真正的少年英杰一代天骄。
  周戎见过小时候穿着开裆裤的贺维泽,理着精神的小平头,小小年纪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别家的小孩都在军区大院里玩什么官兵抓强盗,弄得满身泥点子,那时候的贺维泽就已经安静地坐在棋室里和他爷爷对弈。
  还是五岁的贺维泽曾说过让不少大人为之震惊的话,那时候有人打趣问小贺维泽,你爷爷和爸爸都这么厉害了,你以后的梦想是什么,年纪尚小的贺维泽回答:“维国之稳,泽以天下。”
  这应该算是贺维泽的爷爷为他这么取名的初衷,不过却也难为了他那么小的年纪却有这样的抱负。
  这是一个和一般的世家子弟不同的“公子爷”,他有野心有能力,想的却比那些单纯为争权夺利的纨绔子弟要长远得多。
  正这么想着,基地门口对着的那个山谷里远远地驶进来几辆军用吉普,牌照还是B军区的,看样子是一路长途跋涉过来的。
  经过了几个关卡后,吉普车扬着一地飞尘漂亮的一个漂移然后稳稳地停在了训练场边上。
  几个人从车上依次下来,其中的三个人走在这一行人的最前面,看肩章由左往右依次是大校、少校和中校。
  周戎站在原地等他们走的近了些之后才带着萧白和胡一杰迎了上去,最左边的那名大校加快两步,赶至周戎面前,敬了个漂亮的军礼,又指着身旁的两个人一一介绍:“周大队长,利刃新任政委贺维泽,一中队队长李闵,二中队副队长周凯峰向您报到!”
  周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很爽朗:“到了就好,你们一路辛苦了。”
  周戎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都扫了一圈,扫到周凯峰的肩章时微微愣了一下,跟资料里不同,周凯峰居然是个中校,他状似无意的回了下头,萧白的表情跟平时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平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