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思公子兮 作者:风储黛

字体:[ ]

 
文案:
简易版:
他献关投降那日,孤城寒雪,天地肃杀。
从一个骄傲的王,一夕沦为阶下之囚,至此,成为那人的禁脔。
 
口水版:
“殿下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都帮我实现?”
“竭尽全力。”
“那好——我要我的大靖,天下无人敢觊觎,我要我的你,天下也无人敢觊觎。”
卫子臻释然而笑,“会的,殿下。”
 
冷情忠犬攻&傲娇美人受
本文小虐怡情,应该没有大虐伤身。
 
跳坑的童鞋,请给作者机会,我深信,即使是第一篇耽美,我也能写好。谢谢大家。
 
内容标签: 强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澧兰、卫子臻 ┃ 配角:君衡、独孤琰、乐轻 ┃ 其它:此生歃血为盟,愿与你,共守白头。
 
 
 
  ☆、献关投降
 
  荒远的孤城横于身后十里。
  索阳被围的第二十七日,城中终于兵尽粮绝,若再一步,恐将易子而食。
  谢澧兰正跪伏在他的身前,虔诚地卑躬屈膝,双手托着索阳四境方圆九城的舆图,在这张图里,索阳将彻底被化入大靖的版图。
  寒雪如笠,倾覆而下。
  病瘦的白衣少年拥着织锦狐裘,但底下纤细的身依稀可见,在瑟瑟战栗。他低着头,看不清眉眼。
  “索阳军主帅,北燕的第十五位皇子,谢澧兰?”
  他听到这个邪恶的如来自炼狱的弑杀之神的声音,低而沉地回道:“是。”
  捧着舆图的双手生了冻疮,他抬起了下颌,清秀的面容芳华绝代,迤逦着一丝惑人的妖色,凤眸里冰凉卓绝的风韵,和凄艳的绝美,似曾相识。
  卫子臻勒马的手收紧了,指甲陷入了肉中。
  一片错愕。
  怎么竟会,如此像?
  谢澧兰仿佛今日才认识眼前的人,他没有想过,这个南征北战杀得大靖四境人人自危、攻无不克的战神,青年白发,漫天白花纷扬如絮,雪与发,似朝暮相倚,且不相逊之。
  他身后,十万靖军肃立。浓云翻墨,雪花如席。
  他说:“本王还有一个条件。你若答应,本王护佑你城中百姓无虞。”
  谢澧兰低眉恭顺地答道:“谢澧兰无一不应。”
  “好。”卫子臻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温度,可他却是笑了,“自今日起,你,是本王的。”
  少年默然,他身后的二十个护卫,眼色悲哀,在落雪里握紧了拳。
  人人都知道大靖的镇北王得了一个新宠,在他拔军回营之前,风声便已不胫而走。
  而那个新宠,也并非无名之人。
  北燕的第一美人。
  风华绝世令人一见便为之心折的谢家十五皇子,谢澧兰。
  而这位美人皇子是被他们家素来冷得像铁的王爷抱进军帐的,谢澧兰温顺地任他施为,正如他答应的那般,成为卫子臻的人,而这些,是天经地义的。
  他被扔在了床榻上。
  卫子臻是个行军打仗的粗人,动作粗鲁,他野蛮地扯落他的野狐大氅,剥落他的亵衣,暖炉的熏烘之中,还是有冰冷的风刺骨地钻入心肺,谢澧兰身子弱,扛不住便咳嗽了起来。
  卫子臻已经吻了下来。
  他抢关夺寨似的架势,毫不吝惜掌下这个恍如烟花一触即碎的少年,粗粝的指尖摁着他的耳后,蛮横地将舌探入谢澧兰的口中。
  床榻吱呀几声,摇落薄薄一层灰屑。
  谢澧兰终究受不住,他开始推拒。
  他的手才抵住卫子臻的胸膛,对方便罢手,迅捷得若收鞘的锋刃,他撑着手臂将谢澧兰困在方寸之境,讥诮地笑道:“不愿意?”
  谢澧兰咳嗽了几声,帘外霜风凄紧,一道又一道飞雪卷入白帐之中。
  他的眼眸渐渐涌出了悲哀,安静地看着风吹着一闪即逝的帘外,指尖凉薄,他轻声道:“将军,你征战无数,可曾有过眷恋的人?”
  卫子臻他寥寥一问逼得心中一紧。
  眷恋的人?
  自然是有的,可他死于北燕,死于北燕人的铁马流戈之下!
  他的目光一寸寸阴冷下来,握着少年纤弱的手腕,似再要使力,便能将其生生捏断。
  谢澧兰吃痛,他不明白卫子臻为何陡然间如此深恨了起来。
  “将军?”他挣扎不脱,大喊道,“你弄痛我了!”
  卫子臻阴鸷的眸逼视下来,散落的一头雪白的发慢慢随其拢上,铺了锦绣满枕。
  “你有眷恋的人?是谁?”声音冰凉刺骨,比外边的寒雪朔风还要令人战战兢兢。
  谢澧兰淡淡地笑了。
  本来就已是绝色,这一笑,刹那间宛如漫山荼蘼绯艳了起来,苍白之中浮出几缕璀璨的薄红。那些人没有说错,他的确美得人间无双。
  可惜,是在他的九殿下再也回不来的人间。
  “人生一世,岂能没有眷恋之人?”谢澧兰浑然无觉身前男人脸色的变化,他怀揣着这样的期待,将狐裘拾起为自己披上,“将军,我所恋所慕之人,是一女子。”
  轰——
  脑中如惊雷坼地,卫子臻猛然退后了几步远。
  他微愣看了榻上的少年一眼,眸光复杂深邃,却在转瞬拂袖而去。
  为什么这个情景如此熟悉?
  三年前,他也是,第一次犯上作乱绑了九殿下,情念太深了,压抑了太久了,而他受不了他的冷落,竟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将他绑到月州城外的画舫里。起初,他只是想亲亲他,想叫他知道,他爱慕他,这么久了,不求接受,但求不至换来如此轻视不屑。
  二十一岁血气方刚的男子,终究没能抵住诱惑,他亲吻着独孤九,却还是脱了他的衣服。
  因为那个少年太美好,太高傲,太俊美,太让人,无法自持。
  他记得那个晚上所有美丽的细节,也记得他一直冷着双眸凝视他,即使被困于他的身下,依旧倔强傲气得让人发疯一样的想要摧折。
  少年冷然道:“我喜欢的是女子。”
  他说,“你以下犯上,若今日我有命出去,来鬮你我君臣,再无余地。”
  卫子臻唯一可以亲近他的机会,他不愿错过,他将他摁倒,虽悲哀而欢喜的,那一晚,彻底占有了他。
  卫子臻没有看到,在他离去之后,榻上的少年笼着衣衫广袖,鄙夷而不屑的冷笑。
  “王爷。”
  身侧的幕僚见他眉目之间恍有颓色,心中不无忧虑,他凑上来在卫子臻身后唤了一声。
  卫子臻揉着额角,疲惫地解了肩上猩红灼眼的披风,交给幕僚原嵇。
  原嵇毕恭毕敬接过手,披风上落了冰屑,他望了望这天色,也不知这场入冬的雪要下到何时方是尽头,便有些茫然,“王爷,索阳既已拿下,下一步我们……”
  转眼即将入夜,卫子臻负手望着无垠莽苍之下飞零卷雪,眼冷了冷,“那些燕人,我一个也不会留。”铠甲下捏住的拳,指尖陷入血肉之中,一片淋漓模糊。
  他的阿九,他一辈子来不及珍惜,来不及为他献上这个天下,他自己爱尤不及,那群北燕人,问谁借的胆子,敢这么对待他,敢这么伤害他。
  “八殿下,卫子臻已经攻下了索阳,今日索阳主帅谢澧兰献关投降,大靖版图再添一城。”
  常侍一字不漏地念着邸报,独孤瑾锁着墨色眉峰,掌扣在黄梨木雕花案几上,咬牙道:“这个蛮人,当真可恨!”
  他侧目望向这个在父皇身边侍候已久的常侍,“他如今正得父皇信任,是我大靖第一个异姓王,此次北征更力克三关……”
  他不掩担忧,常侍却摇头,莫测地笑道:“八殿下无需担忧,自古功高震主,陛下难道会由任他这个异姓王坐到您和几位殿下的头上?先前北燕战事在即,不得已委以重任,暂且放权罢了,这次他若败了自然好说,若大捷归来,陛下也自会削其权、撤其军。殿下且看着好了。”
  说着,那份邸报便被常侍嫌弃地压在了案头。
  独孤瑾自然深谙此理,可惜眼下,大靖百姓民心所向的,正是这位镇北王。
  纵然朝中人对其议论纷纷道路以目,以非议为多,但不少老臣旧部,心里还是十分瞧不起他们锦衣玉食里长大的皇子。
  他那个智慧天纵的九弟倒是个例外,只不过最终却还是死在了燕人手里。
  自从以后,就连父皇看他们兄弟几个眼神,都不大对了。
  并非独孤瑾杞人忧天,实在那蛮子风头太过,锐不可当,其手下的卫家军,更如十殿阎罗所向披靡。
  “所谓强极必辱,情深不寿。”常侍委婉地低着头来,含蓄地笑道,“他两样俱占,殿下在担心什么?”
  就连挥师北上,也不过是为了给九殿下报仇雪恨罢了。
  那么一个满身戾气之人,何愁抓不住他的软肋?
  只消一个动作,便能让他彻底滞留北燕,永不归来。
  独孤瑾看了眼老女干巨猾的常侍,勾住唇角绽了笑意出来,“果然,石老英鉴。”
  石梅子作揖着退了开去,“老臣今日并未来过八皇子府,殿下明鉴。”
  两人都相交莫逆了,又来这些虚的,独孤瑾拂了拂手,笑道:“自然,瑾之今日也未见过石老。”
  石梅子颔首,卷袖从容而去。
  独孤瑾能收到的消息,自然在这之前便先压在了大靖永真帝的龙案之上。
  只不过,永真帝并未批阅,他垂着龙袍,目光悠远地望着殿外的星天。大靖月州的上空,皎月如冰,城阙间繁华万里灯火,而他听说,塞外已是飞雪连绵了,这时节百鸟不行、商道绝迹。
  不知他那个多智早夭的九子,可有觉得,那地下阴寒?可有觉得,那黄泉孤单?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耽美,真的是第一次,作者君看得都很少,然而,因为有这个脑洞,还是提笔写了。
但是,作者君坑品不错,虽然是第一次,大概只能用来练笔,也绝对不会坑的,大家放心跳坑吧。么么哒,每一个进来的都是小天使。
 
  ☆、一笔交易
 
  谢澧兰走出帐外,风雪里,有人燃着篝火,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烤肉香味。
  他将身上雪狐大氅拢得密不透风,举步向人群里走去。
  燃着篝火的几个人,喝酒正欢,没想再多添一个闲人,更何况是谢澧兰?
  有人已经不满了,谢澧兰秀弱地笑了笑,脸色苍白,颇有种风寒侵体的病娇美人之感。
  目光转向夜色深处,火苗舞成翩飞的碎屑。
  黯淡浮光里似乎立着一人,玄蟒紫赯披风,背后披散的发比雪还要凄凉。
  卫子臻在寒风里,一圈一圈解下手上缠着的绷带,利落的一刀划下,手心登时满掌血肉模糊,浑然不觉得疼痛。
  “王爷怎么了?”
  身后今日又有新兵惊疑,因为那个戾气深重的王爷,时常一个人沉默地望着天色,不知所想,可是看起来如此落寞,所以原嵇总会听到营中人窃窃私语。
  原嵇睨了身后之人一眼,“今日是九殿下的死祭,谁也不许靠近王爷。”
  否则那个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原嵇说完这句话,便撂挑子走了。所以只有那新兵一个人看见,那位新来的男宠向他们王爷走近了。
  “将军,我们北燕的风景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