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网配圈撕逼指南之二 巅峰演技 作者:星海拾贝(下)

字体:[ ]

 
 
第51章 访谈
    月中洋葱向剧组提交了《谎言2》的DEMO,这一期制作过程中剧组班底经历了不小的人员变动,原后期三次元突发意外不能跟进,美工也行踪不明,几乎使后续制作陷入停滞。好在时运所向,很快送来两个强力替补——圈子里的金牌后期“蟹柳炒饭”和手绘大触“Beast”。这二人都是《谎言》的超级文粉,原在乌白凤版《谎言》剧组效力,后来乌版坑剧,她俩为补憾恨,主动弃暗投明来到洋葱的剧组,直接帮《谎言》第二期的出剧质量跃升几个台阶。
    谢正衍听DEMO便觉霸气侧漏,剧本编排后期渲染都有神剧架势,CV们的表演也叹为观止。千帆的顾长生比上期更为传神,不愧是曾经笑傲抓圈的攻音大神,嗓子虽然毁了,戏感依然技惊四座。其他的协役龙套也很棒,至于三更弦断……谢正衍很不想夸奖这位JP聚聚,但他显而易见的强大实力却不是反感厌恶能够抹杀的。大约是性格相近吧,他把秦瑞的傲慢骄横霸道狂妄描摹得活灵活现,完全达到了紫茗倾国评价的“人戏合一”境界,相信发剧后又会为粉丝们津津乐道。
    反观他配的苏黎,效果确实超越自己的平均水准,但比起三更弦断的挥洒自如,总觉灵气欠缺,正如角色一样,始终被他压了一头,于是心有不甘怅怅不乐,即便紫茗倾国听完DEMO赞不绝口又狠踩三更,也不能消除令他气馁的理性。事实明摆着,三更弦断就是配得比他好,声音美貌度也更胜一筹,两相对比,还真应了原文里“黑乌鸦冒充金凤凰”的评语。
    洋葱决定再配合广播剧做一个视频供B站使用,将发剧时间推迟到月底。这时一直很关照谢正衍的水月邀请他担任自己策划的访谈节目《CV访谈录》的主持人,这档节目历史悠久,拥有庞大的听众群,能有效提升曝光度增长人气,因而很令谢正衍振奋。可是当天加入节目群后,一些情况却出乎他的意料。
    《CV访谈录》的创始人名叫“赤豆包”,谢正衍没跟她有过直接合作,但听说她在圈内风评极佳,是位礼貌和气又十分敬业的士大夫,所以对她先入为主的很有好感,进群以后主动向她打招呼。赤豆包只回了个笑脸,之后谢正衍一切示好都如泥牛沉海,他顿觉不安,悄悄问水月赤豆包为什么对自己这般冷淡。水月回说:“别管她,你主持的档期都由我负责,没她什么事,她不理就算了,犯不着去套近乎。”
    谢正衍觉出深奥,跑去请教紫茗倾国,获悉的情报令他惶怯。
    “水月和赤豆包快闹崩啦,正在为《CV访谈录》的归属权暗中较劲,赤豆包是狗尾巴草的死党,跟狗贱人一个鼻孔出气,当然讨厌你了。水月请你去当主持人,一是跟赤豆包作对,二是帮衬你,毕竟你俩关系不错嘛,而且你是赤豆包不待见的CV,你走红了还能恶心恶心赤豆包,她既打击了对手又做了人情,一箭双雕,老道得很呢。”
    网配圈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如同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各种争斗暗算往来如梭,不多加提防往往一步一个坑。谢正衍听了紫茗倾国的□□报告,欣喜至少打三折,还动了弃权出局的想法。紫茗倾国教育他混圈必须迎难直上,不入惊人浪,难逢得意鱼,多少大大就是在各方混战中发挥灵活机动才收获渔利成就辉煌,水月和赤豆包二人都空有城府实则荏弱难持,真闹到势不两立也不敢公开撕逼,绝对影响不到他。
    谢正衍一想有理,便既来之则安之在节目组落了脚,几天后就做了一期访谈,受访嘉宾是他的好朋友兰亭,因为做足功课,又事先和兰亭进行了详细沟通,这次访谈非常成功,主持能力也几乎当场获得听众认可。水月极为满意,不再物色其他人选,准备集中精力培养谢正衍,以后就由他来挑大梁。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开局不错中道生变的现象也频仍有之,又过一周,也就是7月24号这天,水月临时通知他明天要做一期访谈。这期访谈本是赤豆包负责策划,可是主持人临时有事不能出席,她本人也突染肺炎住院治疗,节目预告已提前发布,听众也做好了当天到歪歪现场观摩的准备,这种情况下必然无法改期,两位制作人经过一番角力,最终赤豆包妥协让步,把该期的事务交由水月全权安排。
    收到通知后谢正衍叫苦不迭,临阵磨枪还是其次,最要命的是明天的嘉宾是潇潇雨歇,上次卖腐失败,反受奚落,这位同辈便上了他的黑名单,听到他的声音都难受,实在忍不下厌恶去进行面对面的交流采访。
    无奈水月正是用人之时,他怎好意思请辞?看情形此番定是“尴尬人难免尴尬事”,也只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晚上他恶补采访素材,见紫茗倾国现身,马上唤出来抱怨,口气俨然被迫服侍恶棍的良家女,气闷闷有苦无处伸,眼忪忪满脸是悲伤。
    哪知紫茗倾国听到这消息竟然惊喜欲狂,高呼:“小笛!这是天赐的复仇良机呀!正好帮我们狠狠修理愚蟹和三更婊!”
    她乃中抓八卦精英,日常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网络最前沿的撕逼咨询,把握最鸡血的掐架热点,而这两天圈内正发生着一件蔚为可观的大事件——九鸢正借新剧向老对头三更弦断发起挑战。
    “前两天三更和愚蟹的新剧《玉堂春2》出来了,然后九鸢也赶着放出一部他和愚蟹配的红文剧《点朱砂》,也不知是哪边的粉丝先挑事,两家争着在帖子里拉郎配,都说自家和愚蟹的CP感比对家强,我蹲贴一天都快笑死了。明天你就借访谈的机会把这事炒大,保证让三更婊倒大霉,哈哈哈。”
    谢正衍胆子小,可是三更弦断和潇潇雨歇的JP作为更令他恼恨,若能够还以颜色,也不惜冒险一试。
    紫茗倾国最擅谋划此类行动,说:“你不用特意做功课,愚蟹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就是个猪脑袋,对付他我有的是招。今晚替你写个采访稿,你明天拿着它一道题一道题的去跟愚蟹磨,磨得他头脑发晕再使出我教你的必杀技,保管他死得透透的。”
    之后她粗略讲解了方案思路,端的是借火又借刀,杀敌于无形。谢正衍听了大是佩服,斗志昂扬的等待明天洗雪逋负。
    次日节目如期举行,潇潇雨歇准时到场,态度随和礼貌,就是情绪比较木,始终放不太开。谢正衍不信他这么快就忘记先前羞辱过自己,见他装得没事人似的,心里鄙憎更深,也拿出演技跟他周旋,手里有紫茗倾国细针密缕写出的稿子,又得她场外全程遥控,没费多大功夫就将敌人诱入包围圈。
    谢正衍瞅准时机嬉笑发问:“潇潇,对一个出道两年的新人来说你也算很幸运了,跟圈子里众多大前辈都有过合作。比如前两天刚发布的两个剧,《玉堂春》和《点朱砂》,拍档就是三更大大和九鸢聚聚。他俩都是网配圈的资深CV,实力也深受听众肯定,我想知道,你跟两位聚聚合作时会感到紧张与压力吗?”
    潇潇雨歇语调谨慎:“紧张谈不上吧,他俩戏感都很棒,会激励我更努力的配好自己的角色。”
    谢正衍无声冷笑,心想紫茗倾国所料不错,这小子给出的答案跟她预计的一模一样,照此看来接下来的杀手锏也一定能奏效。
   “那么,这两部剧你更喜欢哪一个呢?”
    潇潇雨歇显然没想到会有这种连环杀,足足静了十几秒,谢正衍也跟着紧张,他这问题固然刁钻,但隐藏极大的反噬效应,要是潇潇雨歇来一个乾坤大挪移,自己准被粉丝们扣一口无事生非的锅。
    幸好紫茗倾国有眼光,说这家伙是猪,他还真变不成牛羊鸡犬,想了半天仍给出他们提前预设好的标准答案。
    “两部剧我都喜欢,但更偏爱《玉堂春》里的感情戏,特别是其中一句台词,在剧情结尾受对攻说‘我们都是凡人,不必纠结缘深缘浅,你既倾心相待,我必肝胆相照。’我希望将来能有一个人对我说出同样的话。”
     潇潇雨歇当着上千听众说出这段话时,紫茗倾国在谢正衍的耳机里拍掌大笑,欢呼:“小笛,成了成了!我先去2区看战果,你等我给你发实况!”
     这一晚谢正衍心情无比舒畅,访谈还没结束,潇潇雨歇便如他们所愿被2区抓民狂泼狗血,照着“腹黑新人紧抱三更弦断大腿忘恩负义插刀九鸢”的台本大掐特掐,他的□□三更弦断也顺理成章领到满满一盆翔,“狗男男”、“贱渣组合”的钢印一个接一个盖下来,浑身上下都被人撕了个遍。
     此情此景着实痛快。谢正衍追直播追到12点,看到那些长势茁壮的人参和浓郁滚烫的鸡汤,难掩幸灾乐祸,笑够以后揉着肚皮思量,自己的做法是不是不太道德?可这反思像烟火一闪即逝,因为他转瞬想起这两个人的恶行,尤其是三更弦断,由于在三次元有过亲身接触,对他的反感也更为直观。孔子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对这样的贱人就该痛打落水狗,除暴安良也算行善积德嘛。
     他给自己找到正义合理的立场犹嫌不够,还需要一点舆论支持,于是临睡前敲了敲千帆。
    “老千,粗来,我问你个事。”
     千帆回复:“不接受任何感情咨询,其他随意。”
     谢正衍笑着冲屏幕做鬼脸,打字:“我问你呀,如果有人狠狠整过你,你会开展报复吗?”
    千帆保持率直:“这不是废话嘛?有仇不报非君子,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宁肯打自己的脸也要披皮复出。”
    “哈哈,要是我说的这些人跟乌白凤差不多JP,我报复他们的话不算过分吧?”
    “跟乌白凤同样性质的都算得上人民公敌了,就是没私仇,有机会的话也该为民除害,你说的是谁啊?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谢正衍不想把朋友扯进私人恩怨,一口回绝:“不用啦,我一个人能对付。”
     千帆犯疑:“真的假的?就你那点战斗力,哪儿应付得了大JP,我看你还是小心为上,别随便摸老虎屁股,免得又吃一肚子亏。”
     谢正衍忍不住嘻嘻偷笑,遮掩:“嗯,我会看着办的,这只老虎现在已经栽跟头了,借他狐假虎威的人也遭了报应,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再嚣张了。”
     千帆好奇大老虎是谁,询问两回谢正衍都不肯透露,便笑道:“看来你们这个打虎行动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呀,保密工作做得挺严实。算了,我也不问了,不过要是以后这只老虎再欺负你,你可得告诉我。”
     谢正衍问:“你会帮我教训他吗?”
     他并没有此种想法,但是千帆若能表态,将是极大的心理安慰。
     结果没让他失望,千帆发来“信春哥得永生”表情,承诺:“岂止教训,我会替你拔光他的牙齿,再挂到电线杆子上晾起来,敢欺负我们哑笛小朋友的家伙都杀无赦。”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了挺多,周末就多放一章出来吧
 
 
 
 
 
第52章 出差
    7月26号是定好的《谎言2》发剧日,谢正衍成功报复了三更弦断和潇潇雨歇,把发剧当做双喜临门,谁知人不寻事事寻人,早上王大膘突发指示,命他立刻动身去西安出趟差,说有个客户临时请他们帮忙围个标。
     所谓围标,就是供应商已内定的情况下,甲方碍于相关审核制度,拉着数家公司一起假模假样地走个形式比个稿。在他们这种基本靠人情接单的小广告公司里,类似这种纯粹陪跑的活儿一年能干十几个,各种套路早已熟极而流,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
    只是这种还没开工就知道已然被淘汰的案子实在太消磨意志,一旦想着即将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无非就是浪费着陪客户玩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游戏,虽说是除念大学以外的第二次离家远行,谢正衍也糟心大过新奇,唯一有盼头的是出差地点是西安,或许能借机跟千帆见个面,便在确定出发时间后联系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