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后来居上 作者:醉一剑

字体:[ ]

 
 
    文案:
    你有你的朱砂痣,我有我的白月光【别信】
    这就是个闷骚与变态谈恋爱的故事
 
    两个闷骚男人的爱情“战争”。
    也许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输了。
    只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只有时间知道。
 
    头回写现代文,练笔之作,狗血滔天,土豆烧牛腩,希望炖出来的是美味佳肴,而不是狗屎。
    本文互攻,鞠躬。
    
    第一章
    
    看见裴昭闻揽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穆峥正在跟他的经纪人确认他接下来的行程。
    时间挺晚了,他刚从片场回来,经纪人许文韬匆匆忙忙打电话给他,就约在了这间咖啡馆见面。
    咖啡馆斜对着那家酒店,他们坐在窗边,穆峥放下手里的剧本,一抬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动作一滞,顿时忘了要跟许文韬说什么。
    “怎么了?”许文韬自然看不到背后的情景,见他迟迟没反应,便开口道,“你觉得这部戏怎么样?”
    “不错,”穆峥略低头,轻轻摘下眼镜,抬眼对许文韬笑了笑,“接吧。”
    他稍微有点远视,看书的时候会带上眼镜,平常视力非常好。
    “行,那我就回复李导。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跟祁纬飞S市,得去看看他,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个访谈。”
    “嗯,我知道了。”
    许文韬走了,穆峥仍静静坐着,慢慢喝完了面前那杯咖啡,看着裴昭闻扶着那个裹得严实的女人上了车,片刻后,车开走了。
    穆峥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辆熟悉的桑塔纳消失在视线中,眸中晦暗不明。
    此刻身边再无第二个人,他面上便没有了平常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深沉压抑的气息。
    他的粉丝戏称他为“穆公子”,就是说他这个人气质典雅,且总有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柔。常年衬衣西装的装束,宽肩窄腰长腿,面容俊美,眼眸清澈柔和,唇边笑意清浅,称得上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尤其带着银丝细边眼镜的时候,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更是展露无疑,不像个明星,倒是更像那种运筹帷幄的商业精英,在如今这小鲜肉当道的娱乐圈实属一股清流。
    然而这一刻,仿佛褪去了所有温柔从容的伪装,他的眼神幽深,带着浑然不见底的冷漠阴翳。
    第二天,穆峥上午去片场拍完了电影《归》中他的最后一点戏份,下午去参加许文韬给他指定的一个访谈。
    化妆间里等待的那会儿时间,穆峥眼神在房间里扫了扫,果然看到了墙角桌子上的几份娱乐报。
    最上面那份副版标题赫然写着“小花旦林雅夜会神秘男子,搂腰拥抱极尽亲密”,配图正是裴昭闻脱下西装外套披在那女人身上,搂着她上车那会儿抓拍到的照片。
    裴昭闻才工作两三年,自然开不起什么豪车,这记者对那辆桑塔纳一顿评头论足,继而开始猜测照片中的男人是什么身份。
    圈里人多少都知道林雅是有后台的,她才出道两年的时间,虽然还够不上一线,却已经有了“小花旦”的名头,蹿红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穆峥唇角犹带着笑意,将那页扫过一遍,便转开了目光,迎上来请他去演播厅的工作人员。
    访谈内容乏善可陈,毕竟穆峥还不算大红大紫,真正含金量高的访谈节目不会约他。
    不过台下坐的倒大部分都是真爱粉,互动环节颇为热闹。
    直到最后,主持人问到有没有交往对象,穆峥笑说没有。
    又问择偶标准,这回穆峥倒像是认真想了想,笑容有些无奈:“要说……也不一定需要什么标准吧,也许遇到的时候就会知道,就是这个人没错了。嗯,如果将来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希望对方也能爱我,彼此尊重,坦诚,包容。”
    主持人夸张地感叹了一声:“哇哦,好浪漫,穆公子也真的是很温柔啊。”
    穆峥脸上略有点红,像是腼腆的样子,微笑道:“谢谢。”
    访谈结束后,穆峥被小助理送回了位于世江苑的公寓。《归》已经杀青了,他接下来能有两天的假期。
    七点多的时候,穆峥收拾了一下,开车去了离他的公寓不远的明安小区。
    世江苑有盛辉的股份,住户很多都是盛辉的艺人,治安很好,穆峥遮掩了身形,开的车也很低调,并不担心狗仔偷拍。
    一路进了小区,穆峥将车开到熟悉的公寓楼下,抬头望向七楼,明黄的灯火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
    看来今天裴昭闻回来得挺早。
    开门的时候,穆峥略停了停,继而听到客厅中电视换了个台,先前鼓掌欢呼的声音转成了新闻播报。
    裴昭闻转头看着他,面瘫脸上惯无表情,冷淡的声音道:“来了?”
    穆峥边换鞋边笑了笑:“嗯,明天可以休息。”
    这便是某种心照不宣的暗示。
    裴昭闻站起身,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然而最终只道:“吃饭了么?”
    “吃过了。”
    裴昭闻看着他将脱下的风衣挂在衣架上,姿态从容,身形颀长,衬衣下摆整齐地束进西裤,显得腰身很窄,双腿修长。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了滚,眸中深沉:“我去洗澡。”转身进了卧室。
    穆峥看着他的背影,唇角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他在先前裴昭闻的位置坐了下来,电视声音调小了点,频道往上加了一个。鼓掌欢呼声已经没了,节目接近尾声,主持人正在抒情——正是他下午那个访谈。
    十分钟后,裴昭闻洗完澡正在吹头发,穆峥推门进了浴室,拿过他手里的吹风机,接替了他的动作。
    他的手指修长,缓慢地捋过头皮,那感觉令裴昭闻脊背发麻,几乎瞬间就有了反应。
    穆峥却仍是不紧不慢,他与裴昭闻身量相差无几,举着手臂也并不很累,他的眼神柔和,动作从容,仿佛眼下就只有这一件事值得他专注。
    裴昭闻呼吸却已是乱了,幸而掩盖在吹风机嘈杂的噪声下,不知道穆峥听不听得清。
    片刻后,头发已经吹得半干,穆峥终于有了动作。
    他的手指温热,顺着放开的那一缕发丝,直往下掠过裴昭闻的耳廓,不轻不重地捻过耳后那一片柔嫩肌肤,往下划过动脉。
    ——像是漫不经心,又像是极致刻意的诱惑。
    裴昭闻彻底鬮起,终于忍无可忍地转身,瞬间将穆峥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身下硬热的巨物顶在他小腹,低头咬住了他的脖颈。
    他闻见鼻端清新的柠檬香,声音低哑:“洗过澡了?”
    穆峥仍是温和地笑着,手指缓慢地抚摸着他的后颈,轻笑了声:“嗯。”
    到底没在浴室做下去,两人纠缠着来到卧室,穆峥单手一掀,将裴昭闻推倒在床上,自己却站在他双腿间,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却自上而下,不紧不慢地一颗颗解着衬衣的扣子。
    裴昭闻怔了怔,只当他今天要在上面,倒也没多少抗拒。他两人算是有来有往,只不过穆峥要求的时候不多,不然他绝对没有机会。
    他至今还记得大学那会儿的第一次,穆峥一只手就压得他翻不了身,体力与臂力都惊人的可怕。
    那回可谓十分惨烈,两个人都是初次不说,穆峥又仿佛失控了一般,结束之后,他身上几乎看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尤其那处被折磨过头的地方,险些就要进医院。
    然而自那一次之后,穆峥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失控的情绪。三年过去,这个人唇角温和的弧度从未产生过变化,那一夜纵情激狂仿佛只是他的幻觉。
    裴昭闻心中忽冷忽热,不安的预感正缓慢酝酿,却几乎被体内升腾的欲火烧干了理智。
    穆峥微垂着眼与他对视,卧室暖黄的灯光映照下,那双湛黑的眼眸好像极冷漠,又好像极温柔。
    他的眼睫黑而浓密,裴昭闻的角度看过去,那眼神仿佛格外多情。鼻梁挺直,嘴唇润泽而薄削,是十分好看的形状。
    ——非常适合亲吻。
    他的手指不知何时已像是竞赛般,从下往上,同穆峥一起解着衣扣,两只手在腰腹处相遇,穆峥笑了,握着他手,示意他解开他的西裤。
    裴昭闻呼吸骤然一沉,瞬间懂得了这个暗示,终于不再忍耐,握着穆峥腰身的手臂使力,眨眼间两人便颠倒了位置。
    他一手解开穆峥下身皮带与裤扣,连着内裤扒了下去,一手扣住他后脑,低头去吻那肖想已久的双唇。
    然而那一刻,身下的人却忽然偏开了头。
    裴昭闻瞬间浑身僵硬,那个躲避的动作再明显不过,霎时令他心底酝酿已久的不安情绪倏然炸开。
    然而,待他抬头望去,却只看见穆峥眼中戏谑的笑意,继而抬起头,主动吻上了他。
    裴昭闻任他撬开自己唇齿,舌尖纠缠,粗重的喘息交叠着此起彼伏。手掌握着穆峥鬮起的欲望,熟稔而缓慢地撸动,那物粗长而硬挺,纠结的青筋在他手指的捻动下勃勃跳动。
    穆峥却像是不满足,脚尖蹭开了他浴衣的系带,暗示般曲膝摩挲着他腰侧的肌肤。
    裴昭闻放开了他的嘴唇,一路往下舔吻过他的脖颈,于锁骨处咬了一口。
    那轻微的刺痛感令穆峥笑了起来,喘息着道:“快点干。”
    裴昭闻额角青筋暴跳,热汗顺着他刀锋般的浓眉流入眼中,火辣辣的刺痛,他却全然管不上,润滑剂黏腻地推入鬮口,便有软肉顺服地裹上他的手指。
    一手拍了拍穆峥的臀,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放松。”
    穆峥闻言便将曲起的双腿更加打开,笑看着他的动作,那神态几近冶艳,令裴昭闻半点也移不开目光,一手迅速戴上安全套,扶着穆峥曲起的一腿,将胯间硬到极致的热物推进他身体中。
    进入的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地沉沉喘息一声。
    穆峥闭了闭眼,适应那一瞬间充塞的违和感。裴昭闻看着他微微发红的眼角,与鬓角缓慢淌下的热汗,只觉周遭空气都要燃烧起来。
    他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按压着两人身下的结合处,待得穆峥动了动腰,便又缓慢地将硕大的肉根全部抵进高热的甬道。
    满室只闻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交缠起伏,间或一两声闷哼,黏腻的水声渐起,床榻不可控制地摇晃起来,肉体碰撞的声响愈发激烈,直令人口干舌燥。
    穆峥跪伏在床上,急促粗重的喘息与夹杂的呻吟声全部闷在喉间,偶尔泄露出来,直令身后的动作更加激狂。
    裴昭闻平日看着十分严肃冷漠,然而床上却格外的野,他的双手紧紧握着穆峥腰身,让他没有半点逃脱的余地,偏偏阳根次次顶到最深处,快感如海潮层层堆叠,几乎令人发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