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作者:乐潼莲绛

字体:[ ]

 
文案 
他,一世清华,智计无双,却爱惨了他,为了他瞎了眼,伤了心,变成了残废,他却对他不屑一顾,他死后,甚至掘了他的坟冢。他,桀骜孤冷,御统百万,却恨透了他,他折辱他,不信他,让他成为了全天下的笑柄,他死后,一个机会,他有幸看完了他一生。他,后悔了,愧疚了,可这世上在无白灏睿。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濯煜白灏睿 ┃ 配角:姬乐安洛子敏齐靖翰 ┃ 其它:巨虐,慎入
 
 
  ☆、第一章
 
  骤雨初歇,荒凉的土地上,只孤立着一块墓碑,这还是姬乐安怕白灏睿魂魄无处容身,给他临时修的衣冠冢,其实那人的尸体都没有找到。
  “去,把墓给我砸了,别脏了这块地。”一个身着紫色劲装,面容俊朗冷毅的男人冷冷的说道,这个男人就是濯煜。
  “是。”
  濯煜冷酷的下着命令,一旁的濯一濯二推翻了墓碑,捣了那墓。
  一旁,还站着几个人影,其中那两个如山般的汉子终于不忍,其中一人开口道“老大,算了吧!毕竟人都死了。”
  “雷炎,你难道忘了,他有多居心恶毒,百般算计,是他害了莘儿,毁了梦月,毁了我的家族,我的亲人,他死,我都不会放过他。”濯煜的眼里只有恨意,滔天的恨意。
  白灏睿,你是有多可悲,死,他都不放过你。
  雷炎,石烈在战场上都是一夫当关,杀敌无数的凶将,杀人比切萝卜难不了多少,他们一向信服老大,可是对于这个被他老大深深恨着的白灏睿却只有同情和不忍,刚毅的汉子险些守不住秘密,说出真相。
  一旁的齐靖翰拦住他们,冲他们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说,他是不会信的,只会更恨他。
  如今这个世界没有国家,而是各家族林立。濯家,白家,雷家,石家,齐家,是魔兽世界的五大家族,都有纯粹的兽族血统,被毁灭神兽惊家统领,惊家现任族长惊刹羽,世称羽尊。
  兽族多战乱,羽尊就时常召集五大家族族长,短时高效取得战争的胜利。
  白灏睿是白泽一族族长,兽族中最具智慧的一族,是魔兽大军的军师;濯煜是紫龙一族族长,御统能力极强,被羽尊封帅;雷炎,石烈,战力值武力值高,为兽将;齐家是独角兽一族,治愈系,现任族长齐靖翰。
  当然魔兽一族还有许多分支,毁灭一系最强。
  除魔兽一族外,还有洛族,姬族,百里一族,月族,皇甫一族,药族,神族,魔族……
  几个月后,
  濯煜被羽尊叫去,此时姬乐灵和百里舒史也在。
  一旁还站着齐靖翰,雷炎,石烈,白家现任家主白婕睿,一个美丽智慧的女人。
  还有姬乐安,洛子敏等人,算是白灏睿生前交好的朋友。
  第一次,因为白灏睿,人,到的这么齐。
  “尊,百里大人,缥缈大人。”
  “嗯,今天叫你来是为了白灏睿。”      
  “濯煜,你难道一点都不怀疑,不好奇吗?白灏睿为什么怎么做。”
  濯煜眼里闪过讽刺“还能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他自己,他的家族,真讽刺,他为了这些,竟答应嫁给我。”
  姬乐灵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这样啊,你这样认为啊!他……”
  她与百里舒史对视,“既然这样,就让你看看吧!”
  她那出了一块绯色玉璧“这是灵配,可以让你看到白灏睿的一生,我不屑骗你,你可以相信我。”
  说着,缓缓向玉佩中注入灵力。
  忽然,眼前出现一片镜像。
  这是一间极简陋的屋子,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剩下什么都没有。床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被单,一个身着素衣,五官清秀的少年躺在床上。
  这正是年少时的白灏睿,濯煜看着床上的少年,恍若隔世。
  “哐……哐哐哐”大力的砸门声惊醒了少年,白灏睿睁开了双眼,漂亮深邃的眼睛古井无波,平静的起身开门。
  “呸。”门口身着仆人服饰的男人不耐烦道“怎么这么慢!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
  “抱歉。”白灏睿平静的道歉。
  “快跟我走,家主要见你。”说着就快步到主厅。
  濯煜有些疑惑,一旁的姬乐安用嘲讽的语气“好心”的提醒道“睿的父亲白瀚秋喜欢上一个非兽族的女子,就是睿的母亲,想来那女人也强大,想来是白瀚秋爱惨了她,不顾白泽一族禁令,为他违反规则生了两个孩子,不过也因此难产去世。”
  “对,一个是我,一个就是小灏,我是他的亲姐姐。”白婕睿接道,她接着说“父亲的弟弟白瀚冬接了白家家主的位置,他怕我们姐弟夺了他的位置,从小把我们分开,我常年在外,想来小时候他对小灏也是百般刁难,要不是看中了小灏的智计,想满足他的野心,怕是也把他驱逐了。后来听说小灏接手了白家,以为他可以过得很好,没想到我如今回来,我弟弟连尸骨都没有,濯煜,我不会杀你的,看完真相,你一定会后悔,会生不如死的。”那女子说的哀痛而笃定,美丽的清水眸子狠狠的瞪着他,濯煜不有有些疑惑了,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还有什么真相。
  景象转到了主厅。
  “不知家主叫我来何事?”白灏睿神情淡若。
  “还是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同意的,濯家那么多条人命,怎么能因为您的算计全都白白搭上,不说这样的的计谋我想不到,就算我想到了,也觉对不会这么做。”白灏睿说的有些急切而坚定。
  濯煜倒是怔了好久,怎么会是这样的呢?他不是应该处心积虑想谋划得到濯家的吗?
  白瀚冬倒是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是谁吗?你难道不想让你父亲复活吗?你想想要是你母亲找到你,知道了是你害死了你父亲,而且有救你父亲的办法你都放弃,你猜她还会认你吗?她会恨死你都。”最后一句话说的恶狠狠的。
  白泽无奈苦笑“母亲找不找得到,恨不恨他也无所谓,他都可以接受,可是父亲……”
  “能让我再想想吗?”
  “可以,不过你的时间不多了。”白瀚冬半讽刺半威胁道。
  白灏睿回到了他的小屋。
  几天后,主厅。
  “我答应你,我有办法帮您占领濯家,但请您答应我一个条件。”
  濯煜眼里闪过嘲讽,自己还真是蠢,白灏睿就是白灏睿,他的自私自利永远都不会变。
  “说。”
  “请您不要伤害濯家无辜的人,放过那些老弱妇孺。”
  “你以为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请您答应,不然,就算是因为父亲的事,我也不会帮您出谋划策。”白灏睿说的坚定。
  濯煜的心似乎在因为这句话而慢慢变化。
  白瀚冬眼里闪过一丝暗芒。“我答应你。”
  几个月后,正值中秋。
  濯家人的血染红了满城的金菊,白灏睿震惊的站在濯府门口。
  镜外的濯煜再次看到这一幕,心中又再次涌上了满满的痛苦和恨意。白灏睿,这,都是你的错。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过我的!”白灏睿冲着白瀚冬大吼。
  “啪”白瀚冬反手就给了白灏睿一巴掌,打出几丈远,白灏睿直喷出一口鲜血。“孽障,你也配这么和我说话,留着老弱妇孺,简直妇人之仁,难道要等着濯煜长大了找我报复吗?”
  白瀚冬又踹白灏睿两脚,觉得解了气就走。白灏睿就半趴在地上,看着濯府满目疮痍,遍地鲜血,浑身发冷。
  足足三天,白灏睿就一直呆呆的坐在那。
  第四天,白灏睿慢慢从地上爬起,跪在濯家大门口,磕了三个头。
  “对不起”虽然声音细微沙哑的几乎听不到,但濯煜还是听到了,心中莫名。
  “害你濯家一家惨死的,不是白灏睿,是白瀚冬。我因为这个原因,罢黜了他家主的位置,白瀚冬交由白灏睿处理了,几年后他就暴毙了。但我查过,白灏睿用蛊毒折磨了他几年,才让他死掉,他其实,连仇都帮你报了。”惊刹羽淡淡道。
  “就算主谋不是他,就算他是被情势所逼,他也是害我濯家的关键,就因为他想的计策。况且他几次害莘儿,还通敌叛族,甚至我族人复活后几次谋害,最后为了报复不惜毁了梦月的不都是他吗?”濯煜有些恼羞成怒,甚至口是心非,他就是不想承认,就是不想承认白灏睿是清白的,是无辜的。
  “呵……你看下去就知道了。”姬乐安已经无话可说。
  
 
  ☆、第二章
 
  镜像翻转,五年后。
  七月十五,兽族大典,各族族长都必须参加。
  濯煜记得那就是他回来继承濯家家主日子,也是他和白灏睿第一次遇见的日子,还真是,不愉快啊。
  那一日。
  “睿,你让我查的资料,都查到了,濯煜当时被人救了,老姐说是大姐救的,不过好像心脏落下了些毛病,今天,小羽姐应该会宣布由濯煜重振濯家。”
  “安,我不方便帮忙,麻烦你帮忙,人手和财物我都准备好了,由你的手给他就好,既然是璇主救的,就由姬家的名义给他也顺理成章。”
  “小事,那你怎么办啊!我也算了解他,他绝对会第一个找你报复的 。”
  “他要重振濯家,在没有绝对的能力前,近几年,不会动我,不会动白家。且让他恨着吧!他会崛起的更快的。”
  洗盏更酌,觥筹交错。
  酒意未散白灏睿在羽阁中漫步,恍然,在后园中看到了濯煜,濯煜也一身酒气,那孤独寂寥的影子刺痛了白灏睿的心。
  是他害得他家破人亡。
  白灏睿忍不住,上前。
  “你还好吧!”
  “你是?”
  “我是姬乐安的朋友,我叫秋易睿。”
  “我没事。”
  “陪我喝酒吧!”濯煜把酒递给了白灏睿,就这样一杯杯喝着。
  却没看到不远处一个长相貌美的女子怨毒的看着白灏睿。
  镜像外的濯煜却看到了那女子,那不是莘儿吗?
  难道那天晚上的人不是莘儿。
  而正在喝酒的白灏睿和濯煜都越喝越热,白灏睿还能保持清醒,濯煜却一把抱住了白灏睿。
  “濯煜,濯煜你醒醒…”白灏睿想推开他,却被抱的更紧,随后,白灏睿被濯煜强抱进了屋内。
  镜像外的在一旁怔住,那天晚上的人竟然是白灏睿。
  被强抱进屋内的白灏睿想挣开他却越发没有力气。
  濯煜粗鲁的扯开了白灏睿单薄的衣服,啃咬着白灏睿的薄唇。入口微凉,濯煜忍不住想要的更多。白灏睿渐渐放弃了挣扎,这也算是报复了吧!
  濯煜粗暴的啃咬,白灏睿简单的回应。他想要的更多,他又开始毫无章法的亲吻他的身体,手上下游走,不做他想,看着眼前如白玉般洁白的身体,就是想好好欺负,让他染上颜色。
  被药物和酒催起了□□,濯煜的下身已经涨大,迫切粗暴的在白灏睿身上找着发泄的出口,渐渐的手顺着脊背,摸到腰窝,找往下,摸到臀瓣找到了那狭小的入口。伸进了一根手指,“嗯……”听到了白灏睿没忍住的惊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