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美人应如是 作者:连城雪

字体:[ ]

 
文案:
左煜:哥们,我真没想到你是个男的,不然我撩你干嘛啊?
温浅予:因为你好色。
左煜:成成成,算我流氓成了吧?但我也没把你怎么样,你干吗对我这么大意见?
温浅予:因为你……
左煜:啥?
温浅予:……吃藕:)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煜,温浅予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1
 
在遇见温浅予之前,左煜一直以为:非常漂亮的人姓格都非常好。
    因为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定然得到过很多很多的爱。
    想要星星都有勇士去摘,全然没理由乖张古怪。
    可事实上,最美丽的钻石也最坚硬,最坚硬的又最脆弱。
    它闪着光芒披荆斩棘,不被认真对待,摔到地上却成了尘埃。
    ——
    七月末的上海,正是最炎热浮躁的季节,更不要说举行着aJoy(注①)的场馆附近,简直车如流水马如龙,平日里不怎么有生意的咖啡店里,找个座位都成了困难的事情。
    当太阳升过头顶的时候,又一辆夺目的豪车飞驰而至,停在了店外仅有的停车位上。
    转眼便有个身高腿长的青年走出来,随手把钥匙和钱包一抓,即满身贵气、又不拘小节,正是刚从美国回来的左煜。
    他留学这两年倒是改邪归正,认真拿到学位又进行了些靠谱的投资,若说到从前,那真可谓是典型的游手好闲富二代,最大的兴趣就是喝酒泡吧撩妹子,对游戏、动漫之类的宅文化反而不怎么关注,故而找到咖啡馆内的朋友时,也是满口抱怨:“你丫有病啊,骗我来上海,给我找个这么堵的地儿,我才不想看什么展览。”
    “不是看展览,是我们之前投资的手游上线,我怎么能不叫你来?”等了他半天的年轻男子站起来,满脸坏笑:“别生气,服务员,来杯冰水。”
    “袁海,我那钱是借你的,不是什么投资,趁早还了。”左煜对这个发小十分不信任,忍不住数落道:“就你找的那个破工作室还能赚钱,少做春秋大梦。”
    被唤作袁海的男子啧道:“你小声点儿,我又没说不还。”
    左煜这才瘫在沙发上,满脸懒洋洋:“没别的事我明天就回北京了,你不知道我上海那小姨有多烦,昨天刚下飞机就叫我相亲,我真是……”
    说着他就做了个抓狂的动作。
    袁海看着他长大,知道这家伙不过在外面惹是生非,对家里人要多怂有多怂,故而道:“你敢撕?”
    左煜诚实道:“我没撕,我去了。”
    袁海不如他长得乖帅,乐起来就痞坏痞坏的,追问道:“怎么样?”
    “哼哼。”左煜百无聊赖地笑了一下,定然是嫌丑。
    “活动下午开始,诶,我给你叫两个Showgirl一起吃午饭吧?”袁海整天投机倒把没正事儿。
    “甭了。”左煜拒绝。
    “装什么正人君子啊,离了女人你活得了?”袁海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
    左煜这方面倒不跟哥们装模作样:“不是,不好看。”
    袁海知道他的趣向比较日常,要么喜欢清纯学生妹,要么喜欢冷艳女模特,从来没跟二次元的妹子接触过,所以坏心眼顿时冒出来:“不好看我能叫吗,我能坑你吗?”
    左煜懒得理他,站起身道:“我饿了,去哪儿吃饭?”
    袁海急着推销自己今天为产品请来的“妹子”,摆手道:“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
    ——
    各式各样色泽诱人的日料摆在榻榻米桌上,衬着优雅的灯光和竹香,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宣称着自己美味又昂贵。
    还没倒好时差的左煜的确是饿了,无视损友的劝阻,自顾自地吃得很开心。
    大约三十分钟,外面才传来隐约的交谈声。
    转而便有个蘑菇头的萌妹子拉门进来:“袁总?”
    “快来,等你们半天了。”袁海笑意满满。
    “浅浅,是这里。”萌妹子回头对同伴说完,然后才雀跃地进门,带着满满的青春气息。
    左煜整天都在见各式各样的人,并不是很在意,可是抬头对上另外一个姑娘,还是不禁有点走神。
    她的确是美的,而且那种美,与心理预期的Showgirl不太一样。
    明亮的眼,高挺的鼻,花瓣似的唇点缀在细腻的雪肤上,以至于虽然穿着为恋爱游戏宣传的恶趣味校服,仍旧气质不俗,犹如《洛神赋》中所写“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
    姑娘的声音像羽毛,又有点低:“你们好。”
    “你好。”左煜放下筷子。
    “啊,我叫珂月,这是浅浅。”明显更开朗的萌妹子介绍道。
    她们这种整天在外面玩,靠脸赚钱的女孩不太会用真名,左煜也不介意,还叫来服务员道:“你们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
    “不用了,我吃的不多。”珂月摆手。
    可是那个浅浅却伸手接过菜单,认真地翻阅了起来,她的手指比一般女孩子都要修长,翻纸的模样很赏心悦目。
    左煜问道:“你会弹钢琴吗?”
    浅浅抬眸对视,愣了下才回答:“不会。”
    聪明的人有种特殊的气质,她的眼神灵动,就是副很聪明的样子,似乎不是不明白和富二代们搅在一起会怎样,又或者是看穿了面前男人的心思,继而平淡地说:“我会吹箫。”
    袁海正喝着的清酒立刻喷出来。
    左煜又不是什么老实货,莫名其妙地跟着笑出来,没再多开口。
    ——
    人与人的相处,多半是种资源交换。
    比如姑娘们用自己的美貌,换取名利宠爱。
    由于珂月和袁海很熟悉,整顿饭都吃得还算欢乐愉快。
    但是叫人看不透心思的浅浅却专心解决自己选的帝王蟹,吃饱就坚持回场馆介绍产品,连个微信之类的账号都没有交换。
    “我送你吧?”左煜倒是开始积极。
    “不用了,走着就到。”浅浅背起包,拉着珂月的手便卖着美腿离开,仿佛还在教训朋友什么道理,阳光洒在她的背影上,照的白衬衫的领子和她天鹅般的后颈一片莹润,几乎融化在了微风之中。
    结完账的袁海凑近道:“怎么了,看上了?”
    “看上怎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左煜大言不惭地卖弄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古文知识。
    “淑女……”袁海笑得更贱:“走,先跟哥们办正事去,晚上我帮你安排。”
    左煜怪怪地看着他:“……你现在怎么像个老鸨?”
    “我还不是为你好,我多心疼你啊!”袁海拍了拍左煜的肩膀,露出一口大白牙。
    ——
    拥挤不堪的游戏展台周围全是宅腐玩家和记者们,下午的手游发布会闹得别开生面,却叫讨厌一本正经的左煜疲惫不堪,他坚决拒绝参与,只在VIP座上瞧了会儿热闹。
    负责吸引眼球的姑娘们拿了钱努力办事,一个个笑容甜美,惹的闪光灯不断。
    身材最高挑的浅浅也在微笑,虽然笑得有点假,却不可否认地美丽。
    就像个居心叵测的美人,即便自己心不在焉,也叫裙下之臣心甘情愿。
    ——
    暮色不知不觉笼罩了魔都,高楼缝隙中的天空有些玫瑰色的粉云。
    终于得以自由的左煜停下车坐着看了会儿,才拿起手边袁海临走时给的房卡。
    这个家伙从前根本没好心,有美色早就自己先扑上去了,今天这么殷勤实在可疑。
    而且就这样走进人家的房间,和嫖有什么区别?
    左煜皱起眉头,望向远处灯火辉煌的酒店,心情有点描述不清。
    但他最后还是点起支烟,拿起房卡离开了跑车。
    ——
    注①:aJoy即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是中国最重要的数码娱乐产品展示平台,每年在上海举行,多数游戏、动漫、影视、网络文学厂商都会云集于此。
    作者有话要说:  小老板来啦!
    雷点在文案,不要误入:)
    第一天开文留言发红包
 
  ☆、第2章 02
 
酒店的房间里异常安静,只能听到热水落地隐约的声响。
    哗啦哗啦的动静在有限的空间里回回荡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这声音也消失了。
    片刻之后,紧闭的浴室门哗啦一下打开,走出位漂亮到令人窒息的小美人。
    美人只随意裹着浴巾,洗去脸上精致的化妆品,也洗去了化妆品所勾勒出的过分柔和,反倒显出几分禁欲的英气,只是他快及腰的长发货真价实,湿漉漉地披散着,有股洗发水的干净香气。
    ——男人很少有这么长的头发吧?
    美人站在落地镜前挑眉走神片刻,忽然解开浴巾,打量起镜中修美白皙而青春蓬勃的身体,纯属日常自恋。
    明明胸这么平,喉结也是有的,怎么又有白痴把自己误认为真妹子了呢?
    他傲娇地扭开头:那些只知道看脸的愚蠢直男实在有趣。
    ——
    上海是中国最繁华的金融中心,高级酒店里从来都不乏各色住客。
    仍被蒙在鼓里的左煜满不在乎地走到前台,拿着房卡说道:“帮我给这个房间的小姐打电话,说她有东西忘在活动会场了,现在找我去隔壁的四川火锅店拿。”
    “好的,请问您贵姓?”服务生彬彬有礼。
    “左。”左煜讲完,便转身离去。
    他虽然才二十五岁,但是交过的女朋友、招惹过的异姓,简直数都数不清。
    并非是洁身自好又充满正义感的大好青年,只不过想到还没跟叫浅浅的姑娘讲过几句话,就禽兽不如地登门,实在没什么意思可言。
    更何况,心里也不太希望那么美的人,会因为袁海的钞票,就沦成廉价的玩物。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怜香惜玉吧。
    ——
    正在照镜子的浅浅忽然听到电话响,便走过去接起:“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