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大叔,你好+番外 作者:大江流(下)

字体:[ ]

 
    第51章
    
    霍青海闷头就往老爷子的书房走,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虽然打了霍振宇不后悔,可毕竟是在老宅,还得顾忌着老爷子,他是去请罪的。这不是添火吗?老爷子要知道了,这个年就彻底过不成了。
    一旁的霍青林连忙三步并两步上去扯住了他,好在霍靖宇、霍环宇兄弟俩正下楼,直接拦住了霍青海。
    这边动静这么大,自然惊动了不少人。老爷子的保姆专门过来问,“这是怎么了,乱糟糟的。”林润之、宋雪桥她们也过来了。女人们心细,一眼就瞧见了霍振宇嘴角的血痕,脸上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只是她们都聪明,谁也没有吭声,只是暗自庆幸,霍振宇的妻子今年还是说身体不好,没过来,霍青海的妻子在那边照顾,都没瞧见这一出。
    保姆的声音回荡,第一个被惊醒的却是霍振宇。他被打懵了,这人出身富贵,人生路走得顺当,从小就没挨过打,如今却被儿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了一巴掌,如何能愿意?一反应过来就是暴怒,想冲着霍青海来,但好歹有了霍靖宇压着,一个不赞同的眼神过来,他那句话就堵在了嘴边。
    就差了这一秒,就听霍靖宇大事化小地说,“没什么,好久不见,几个臭小子闹腾开了,告诉老爷子好着呢。”
    保姆也是人精,既然不想让知道,自然知道怎么说,说了声好就进去了。
    可霍靖宇瞧着霍青海,这是一身怒气恨不得把自己烧了,那边霍振宇也不示弱,瞪着霍青海的目光,他相信只要他不管,这父子俩八成还得打起来。他作为老大,其实从头到尾都不赞同霍振宇对待霍青云的态度,当时老爷子心软的时候,他的意思也特别明确,“一点点挫折就要自杀的人,进了霍家也是累赘。”
    只是老爷子岁数大了,对亲情更看重,心软了,害怕霍振宇自此一蹶不振,最终松了口。
    大家都是成了家的兄弟,天南地北一年见不到几次,而且这种事也不能深劝,他是真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他直接道,“老二老三跟我来,你们兄弟劝劝青海。”
    这么一分配,呼啦啦屋子里走的就剩下了几个人。林润之一直给霍麒打眼色,示意让他跟着霍青林走,也掺和掺和兄弟间的事儿,不过霍麒的脚都没动。林润之拿他没办法,只能被宋雪桥给搀扶走了。
    这会儿,这一块就剩下了霍麒和被打了却被当透明人一样的霍青云。霍青海这辈子最恨霍振宇为父不仁,恨陆芙破坏他家,恨霍青云鸠占鹊巢。而这其中,他对霍青云的很最直接,毕竟,这个人是在他死的时候来接替他位置的,这个人抢走了他的全部。
    所以,霍青海逮到了机会,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这会儿霍青云虽然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伤,但实际上却疼得都站不住了,若是只有他爸在这儿,他八成就倒了,可不是这么多人吗?他被霍青海打了多没面子,就那么一时意气,结果错过了告状的好时机。
    如今没了人,他受不住的就坐下了。只是瞧着霍麒不顺眼,“怎么,你也看我的好戏?轮得着谁也轮不到你!我告诉你,这个家是个人都比你有资格!”
    霍麒能在意他这点讥讽?这种话他在霍家听多了。他站在霍青云跟前,不屑道,“不,我只是在看前两天还在我面前替霍青林叫嚣的家伙,告诉我不靠霍家我没有今天的家伙,如今居然一个人跟个死狗一样坐在这里。当一条被用了就扔的狗,出了事亲爸也不敢出手保的霍家人,”他来了句,“很爽吧!”
    还去差姜晏维,胆子倒是不小!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早出手的,霍青云还能蹦跶两天。
    “你!”这是霍青云前几天在秦城讽刺霍麒的时候说的,那时候他被那个叫姜晏维的小破孩骂的狗血喷头,颜面尽失,可却不如这次气愤!凭什么要这么对他?他恨霍青海,恨老爷子,也恨无力反抗的霍振宇。
    霍麒满意的看着他的表情,转身而去,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今年的大年三十,霍家因为这场闹剧而变得沉默起来,虽然还有路路他们这群小孩子热闹的声音,可终究大人们都颇有心事。霍振宇的怒不是假的,霍青海的恨也不是假的,两个人虽然被分开劝导之后,吃饭时已经跟正常无异,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为了瞒着老爷子而已,矛盾压抑了那么久终于爆发,霍家恐怕再也平静不了了。
    霍靖宇脸上忧心忡忡,只是霍环宇是弟弟没法管,小辈们更是没法管,这事儿还得他来。
    霍麒跟几个兄弟都没话说,除了陪路路他们打游戏,就是时不时地跟姜晏维聊天。这小子今天要上天了,完全开启直播状态,吃个苹果给他来段视频,吃个零食也要跟他炫一炫,霍麒则一直戴着耳机,时不时看得嘴角上扬,只觉得这八成是他在霍家过的最愉快的一个年三十。
    路路就特别郁闷,原本就次次输,结果霍麒还不专心,好像他很笨似的,旁边的姐姐都笑话他,最后都彪了,“叔叔你能认真地跟我对战吗?”
    霍麒也挺抱歉,立刻应了下来,结果刚开战姜晏维给他发信息要直播吃冰激凌,好像是从昨天的那个店里买的,姜晏维特别会说话,“你昨天不是想看我吃没来得及吗?我满足你呀!”
    霍麒真是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谁想看他吃冰激凌了?
    不过还是很利索地,毫不留情地,以从没有过的速度,半分钟内尅掉了路路的人物,结束了一场战斗。他拍拍手就站了起来,路路都傻了,在那儿不敢置信地说,“怎么可能?叔叔,再来一局。”
    霍麒等着他家维维呢,哪里愿意陪这小屁孩,招呼了霍青海的闺女小铃铛过来,让她跟路路玩。路路还不干,“叔你怎么不完了,铃铛姐姐不行,我一个手能对付她三个。”然后就听他哎呦一声,霍麒扭头一看,被小铃铛扭了耳朵了。
    他摇摇头,去了院子里,直接点了视频通话。
    姜晏维还挺意外的,一接通就听见他吆呼,“你怎么有空视频了,我以为你今天压根没空理我呢,早上起来四个字四个字的回我,看起来特忙。”
    然后手机镜头晃啊晃,终于定格在姜晏维的脸上,自然也照到了姜晏维那一桌子零食,霍麒就乐了,“还行,就是不方便发信息,你这是都准备吃给我看吧。”
    姜晏维心想又不能脱给你看,只能这么骚扰你,“谁让你不搭理我呢。对了,快点转转镜头,让我也瞧瞧要员住的地方,我都没见识过呢。”
    这要求倒是不稀奇,姜晏维好奇心这么重的人,想看也正常。霍麒很是给面子的拿着手机往身后转了转——这房子院子不小,虽然已经是寒冬,树木都光秃秃的,可依旧能看出布局不错,更何况还有后面半遮半隐下的房子。
    就听见姜晏维在手机里说,“高点高点,举过头顶啊,我看的都是树干,什么也没有。”霍麒是真不想,有点傻,可这小子叫的那叫一个好听,“叔叔叔叔,快点。”他左右瞧了瞧,这会儿外面特别冷,压根没人,这才把手机举了起来,只是绕一圈他是干不出来的,来回晃了晃。
    就这样,拿回来的时候,视频里姜晏维就已经是嘿嘿的表情了,“原来他们住的地方都这样啊,我还以为到处都是警卫呢。我都截图了,年后回去给张芳芳和周晓文显摆去,他俩肯定目瞪口呆。”
    霍麒知道姜晏维跟那俩算损友,提醒他,“小心被群殴。”
    姜晏维得意地说,“算了吧,张芳芳走路都脚疼,她也就是会掐人了,再说,她才懒得掐我呢,她要动手也是周晓文。”
    然后姜晏维就特恬不知耻地说,“咱俩约会,提他俩干什么?不说吃冰激凌吗?”他把冰激凌盒在手里晃荡,“你看好了,这是黄桃的,我最喜欢这个味道了,最不爱吃紫芋的,以后不要买错了。”
    霍麒随意坐在了长椅上,被他逗笑了,问他,“什么约会啊。”
    姜晏维这种撩了就跑的,怎么可能落人口实,他压根就不回答这问题,而是上来挖出超大一勺在霍麒面前晃了晃,然后一口抿在了嘴里。
    霍麒一直盯着他,只见这小子嘴巴嚼了两下,眼睛幸福得都眯起来了,然后就听他嘟囔,“还是这个味,超好吃。”说着又是一勺子送进了嘴里。
    跟个小松鼠似的,一口一口的连停都不停的。间或可能有点凉,还嘶嘶地还跟霍麒介绍,“我妈定这套房子是我的主意,就因为这家店好吃,嘿嘿。”
    霍麒明明不爱这东西,总觉得甜兮兮太腻,可不知道为什么,瞧着这小子倒是食欲起来了,忍不住的,好像口水就有点满了。想吃冰激凌,还想吃眼前的人,倒是成人了,只是还差半年才毕业,霍麒突然觉得,纵然是寒冬里的花园,似乎也有点热,他拽了拽自己的领带。
    姜晏维只顾着吃,哪里发现这个了,他还问,“你们晚上怎么过啊,那么多人,守夜很热闹吧。”
    “其实只是看着热闹而已,”霍麒松口气,慢慢跟他解释,“爷爷每年都有活动,我们得等他回来才吃年夜饭,然后看晚会,男人们聊聊时政,女人们说说八卦,不打牌,不怎么热闹。等着十二点一过就散了,住下也行,回家也成。”其实每次三十晚上都特难熬。
    姜晏维一听就觉得无趣,问他,“你今天自己开车还是坐车来的?”
    “自己。”霍麒隐隐有点预感。果不其然,姜晏维吞掉了最后一大口冰激凌,冰的他嘶嘶的在那儿说,“你绕个道呗,既然生日都第一个了,新年也第一个过来送个祝福吧。”他偷偷说,“我妈和我姥姥姥爷都熬不过十一点,你肯定第一个。”
    霍麒承认,他压根没有任何犹豫就动心了,点点头,“好。”
    于静家。
    姥姥偷偷把门关上,跟忙着调凉菜的于静说,“维维是不是傻了啊,怎么大冬天的吃个冰激凌还嘿嘿嘿的,我开门看了看,就对着手机呢,别冻坏了脑子。”
    于静顿时皱眉,洗了洗手往姜晏维这屋子里走过来,结果推开门一瞧,这小子正看综艺节目呢,可不是笑成了傻瓜了吗?她摇摇头提醒这小子,“把你那堆零食都收了,十八了,你不是八岁,怎么还跟小屁孩似的呢。”
    姜晏维心情超美,冲着他妈谄媚,“妈妈我永远是你的小屁孩!”
    于静自己都忍不住乐了,点头说,“那就再当一天吧。”
    因着有了约定,所以霍麒这个年算是有点着急,等爷爷回来有点着急,吃饭的时候也有点着急,看晚会的时候也一样,好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霍青海和霍振宇身上,生怕他们父子节骨眼上闹起来,除了霍青林和林润之,几乎没人注意他。
    前者压根没说话机会,一直被路路缠着,后者等着看晚会的时候还专门过来,小声地跟他说,“你不愿意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一年就过年和生日两次,这样大家容易有意见。”
    霍麒看了他妈一眼,他知道他妈这都是让他在这个家好好混下去的好建议,可惜听着不那么舒坦,他其实有时候也想问一句,“妈,你能先关心我吗?而不是霍家的规矩。”
    可惜总也找不到机会,譬如现在就不行。
    他点点头就算听了,倒是也没改,干坐着愣等到了十二点,过了年又吃了两个饺子,这才放了行。等着自己开了车,他便不用顾忌了,直接换了方向,在大年三十京城的物业大街上,飞奔到了姜晏维的楼下。
    明明只是见一面,这种感觉去让霍麒觉得心跳加速,他知道,自己被那个小人实在是影响太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