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S者自白 作者:打辩论

字体:[ ]

 
文案: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精英青年,把一个小混混绑架了、每天对他SSSSSS的故事……
充满了错位、颠倒、犯罪的臭气、暗涌的yu望、对生活的不解、对对方的痛恨……才不是;本文所写是比普通更普通的普通,比日常更日常的日常——是个和S完全无关的故事。
 
强调:本文涉及的是和sex无关的单纯暴力,尽管如此相关内容还是做了夸张处理。
像文中这样虐待别人真的会【害死人】的。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沐茶,陆文 ┃ 配角: ┃ 其它:S,精英攻,混混受,监禁,受伤,流血
 
 
 
  ☆、和你一样的人渣
 
作者有话要说:  再说一遍,如果造成了身体或心理的不适,也请不要骂我,付之一笑关上页面就好。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这不是说他没有朋友。足以以生命相托的人还是有那么几个、虽然都不在身边;在课堂上见面会谈笑的点头之交、在课下遇见会约去小酌一杯的酒肉朋友也有一大把,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这世界的感受。
  别误会、他从没想过去死。
  养了黑猫、写着小说、工作两年之后又重回课堂,学费由已经签了雇佣合同的金主一次付清。每天毫无后顾之忧地坐在阶梯教室里、在桌面上敲打金色的钢笔,读着投影屏幕上以外文书写的法条和case……这样的生活就算只是听听,他也觉得足够旁人艳羡。
  几年后会怎样不知道,但现在的他绝对是“人生赢家”。
  随便说“去死”的话实在有些暴殄天物,尽管如此、他却什么都感受不到。
  我啊,要等到临终关怀的体系构建到足够优秀的那一天再去死。
  他这样想。尽管如此,他也什么都感受不到。
  卢梭说,(世上的大部分)人都活在平静的绝望中。非要说的话、他属于既享受那平静、也享受那绝望的那种人。尽管如此,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哦,沐茶,一起吃饭吗?”
  “啊……快递刚才给我打电话,在楼下等着呢,先走了。”
  夕阳有些刺眼,留着柔软刘海的青年抬肘挡了一下,用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门。
  “今天有没有做乖孩子啊。”他朝着空气说,紧接着就咧开了嘴。这说法本来就是从一些不太好的岛国电影里学的,张口说出来还真有那么点尴尬。
  回答他的是喘气的声音。
  稍微觉得有点没趣,他推开虚掩着的卫生间的门。
  不出意料、男人还坐在那里。在地板上。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沐茶笑笑,伸出手来。
  对方偏头闪了一下,但没闪开。
  揪住染成金色的发梢强迫他抬起头,沐茶蹲下来,直冲着那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抽筋剥皮一般的眼神。
  这个男的不过是个混混。
  别惊讶。对、就算已经二十一世纪了,“混混”这种行当还是存在的。如寄生虫一般撵也撵不走、理也理不净,他们在这个城市的犄角旮旯里繁衍滋生,碰见好处就像闻见死肉的乌鸦一样聚集。沐茶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对方正一手掂着球棍,一手拎着油漆罐,脚上只穿了拖鞋,在胡同里逛逛荡荡地走着。
  “诶、你干嘛呢?”双手揣在上衣兜里、沐茶颇带几分轻松之气地问。
  “啊?关你丫什么事。”
  “别这样吗。”胸前别着校徽的青年朝对方手里的油漆桶抬了抬下巴。里面散发出阵阵恶臭,显然盛得不是油漆,“里面装得是什——”
  嗤啦。
  “……么啊。”他的话没能问完。小混混抬起手来,充满腥臭之气的液体瞬间横着飞向空中,胡同里停了一排的机动车一辆没跑,全都遭了殃。
  ”啊——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啊。”嘴上这么说,沐茶脸上却笑得很愉悦。虽然没说、不过对方在干什么他可是很清楚。
  这一片的胡同起源于清代中期,历史价值不说,仅仅从外表看去也有种让人肃然起敬的美丽……不过沐茶很是怀疑,透过铜钱中间那颗孔洞,是不是看什么都只能看到一串数字——值钱、以及不值钱,这世上的东西只有这一种区分,又是否还能感到它原始的美丽呢?
  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古建筑保护局迅速地闭了嘴,政府的红章倏然起落,作为全国优秀企业代表的地产龙头就这样拿到了这片土地的开发许可。接下来就是不怎么有趣的俗套情节了: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当然不可能轻易放弃他们珍若生命的土地,于是考验房地产开发商想象力的时刻到了:拆墙、泼尿、买通媒体、聚众吵闹……明枪不行就使暗箭,反正想到做到,能使的法子都使尽了。
  “开发商出了不少血吧……你这么辛苦,落到你手里的有多少啊?”沐茶饶有兴致地问。“对了,”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他平静地说:“听说最近这附近的猫经常被人杀掉,尸体丢回主人家的院子里,也是你干的吗?”
  “啧,”男人咋了一下舌,往旁边吐了一口痰,“赶紧给我滚蛋!”
  但青年迎着他的面走了上去。
  “你找死啊!”男人抬起手,沐茶的右手却从他两条胳膊间穿了过去,似乎只轻轻推了一下他的侧腹。
  “什么——”
  张大了眼眶。双手张在半空,不敢去捂,连瘫坐的举动也没有,就那样呆呆地站着。
  什嘛啊,沐茶收回手,往后一跳。原来这么轻松就刺进去了啊。刃这么薄的刀,只是cha入个肌肉组织压强果然够了啊。
  “不好意思啊,”他摸了摸后脑,“本来没想扎你的——一时冲动。”
  “你可千万别碰啊。ba出来就大出血了;也别动啊,会加快失血的——”
  男人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穿着单色衬衣、背着皮质后背包的青年一脸淡定地掏出手机,一边掀开翻盖贴在耳朵上,一边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叫救护车。”
  “啊……啊?”
  “骗你的。”抬手。手落。
  沐茶捡起对方扔在地上棒球棒,砰地敲在了对方的后脑上。
  从下肋两寸的地方斜上cha入,刀体不到八厘米不会碰到任何器官,死不了……大概吧——至少百度百科上是这样说的。低眼看着躺在脚底身材瘦长、身体结实的男性。
  如果死了的话,也总有方式处理吧。
  先把男人身体里的折叠刀取了出来——完全是照着youtube上有surgery标签的视频照猫画虎。本来有一万次机会踏向死亡,但男人的运气却似乎不错,处理的过程中没出什么差错;伤口经过缝合,第二天就不再流血了。
  然后把他捆了起来。沐茶先用普通的PET塑料环捆上了他的手腕——就是用来捆电缆的那种,那东西如果不用利器割是绝对不会断的;然后又用在户外用品店里买的攀岩用尼龙绳把他的两手固定在背后;哦对了……打得还是在大学求生社团学到的水手结。
  男人那天晚上醒过来的样子,沐茶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搞笑。
  在意识到自己手脚都被捆着之后,男人还是试图站起来、结果像刚生下来的小狗那样摔得嘴啃泥。接下来、他居然真的像绑架剧里那样大声嚷嚷“你要干什么”……是笨蛋吗,那种事不是再明显不过了吗?
  沐茶眯细了眼睛,把台灯压低下来,照着对方的脸:“我要伤害你。”
  男人和沐茶同岁或者比他略大一点。
  脸长得……沐茶倒是没刻意往长得恶心的人里挑就是了。把脸上的胡子刮了,还是个挺有眼缘的小哥。眼睛,尤其是眼睛,长得还是很有趣的。那种浅浅的不怎么检点的瞳色,不太大的连眼眶都填不满的瞳孔——该说是凶恶好呢,还是促狭好呢。总之能让那样的眼睛发出恐惧的光来就太棒了。
  另外、喉结两侧的弧线和锁骨顺接而成的“之”字形也很漂亮。
  “别害怕,我没那嗜好。”几天以后、沐茶对男人说。
  撩起对方印着反色大骷髅头的衬衫,还顺道瘪了下嘴感慨了下对方的品位,沐茶把正负电极分别贴在他胸口的某处。
  这样就行了吧?他扭开了开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低头发抖,一时无法自控到口水都从嘴角滴到了膝盖上。
  “对不起对不起……”沐茶觉得很有趣,一边忙不迭地调小电量。
  “我cao!你丫不是没内种嗜好吗!”男人大喊 ,大概指得是电极贴的位置。
  “呃……百度百科上说贴这里比较疼啊。”其实百度百科上说贴在下身的某些部位更疼……好在沐茶确实没那嗜好。
  摧毁强大的家伙。他仅仅是这样想罢了。
  在对方吃痛缩起身体的那一刻,确实能感到巨大的快感向自己袭来。
  身体里释放出这样强烈的情感因子已经是四年前了。那时候沐茶还在上大学,喜欢过一个女生;至于其他的刺激……类似追星和身体上对情se演员的向往,那更是不知多久没发生的事了;
  与此相对的、最近几年沐茶发现了,在看电影和漫画的时候,看到男人被折磨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感到很快乐。那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身体里的多巴胺孢子噗地一下爆裂了。
  ——这不是修辞手法,而是切实在沐茶身体里发生的化学反应。像战栗、像电击、像灵光闪现。在某个时间点、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拐、青年仿佛体热难耐地把手指cha进发丛,让酥麻感在自己的器官和血管内慢慢退去。
  虽然岛国那边有所谓sadist的说法,但沐茶却发现自己不是S。证据就是——他受不了对女人下手的场面。那种欺负女人的、周围人津津乐道的片子、只是听到声儿他内心就涌起一阵呕意……恨不得抱住马桶狂吐一番才好。
  女人柔弱又坚强,在这个男人主导的世界上不吝反抗地战斗和生存——欺负那样的人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
  更强的人。必须得是更加自以为是的人才行。
  只有看到比自己强大的男的被窒息、被爆头、被撕裂的时候身体里才会有反应。渐渐地、生活中的任何事都成了那种反应的对比物。
  再优秀的影视文学作品也难以在他胸中掀起波澜,和别人交流思想的时候偶尔还会被感动、有时也会为一瞬的心意相通、惺惺相惜而动容……但那种时刻也越来越少。
  这样下去,就像被关在充满盐水的罐头里渐渐融化的水母……他只能隔着透明的液体看着这个世界,什么也感觉不到。
  当然不甘心就这样一条盲道走到死,青年决定寻求能让自己快乐的方法。
  ……沐茶扭动控制电量的旋扭,“咿”,男人颤抖了一下,压抑住呻yin,深深地低下头去——
  对、他非得真正地伤害别人。还有——
  自沐茶把男人关在这里起已经七天了。这七天里,男人的手机他一直有充电,然而除了催债的短信,没有人任何人联系他;之前的通话记录好歹也翻了一下,用了号码测试软件后他吓了一跳——竟然不是ji女的号码就是骚扰电话、连之前雇佣男人的房地产开发商也不屑拨一拨他的号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