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陌上花开 缓缓归 作者:海中一主

字体:[ ]

 
文案:
各种狗血虐,忠犬,渣攻,残疾受,胡言乱语一锅粥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子骞,秦苍,纪涵志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少年时光
 
    第1章 1
    
    1
    倾盆大雨,冲刷着喧闹的城市,雨点噼里啪啦砸落在车窗上,单调的音符,让人心生落寞。
    温子骞侧首看着窗外,天色已晚,雨中模糊的霓虹,在汽车飞驰中由点成线。七彩斑斓,流光剪影,它们快速的向后飞奔,仿佛汽车静止不动,流动的是那些七彩小灯,点成线,线成片,让人置身在时光穿梭中。
    流动的光影在温子骞蓝色的眼睛中闪烁,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正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穿梭。
    回到什么时候好呢?温子骞想。
    回到六岁之前吧,那时候妈妈还活着,会给他唱歌讲故事,会夸他的眼睛蓝宝石一样美丽,会温柔抚摸他茶色的头发,会在他脸上落下轻轻的吻。
    那时候回家是愉悦的,而不是像现在死气沉沉一般。
    如今,他讨厌回家,他宁愿一个人呆在学校,留在空无一人的宿舍楼里,寂寞的吃一口方便面,也不愿回到家看见一屋子虚情假意的其乐融融。
    然而,就这样虚情假意的其乐融融,也不将他包含在内。
    他皱了皱眉头,十六岁叛逆的少年,把继母和弟弟在嘴里嚼了一遍,比起秀气斯文的相貌,那些心底的污秽话语就显得不堪入耳。
    他无声发泄,然后悄无声息咽进了肚子里,顿时觉得舒坦了许多,然后一张脸又变成了不谙世事,儒雅贵气的少年。
    突然一个急刹,毫无预兆,温子骞在惯性下扑向前方,额头撞在了副驾驶的坐椅上。
    “怎么了?王叔?”温子骞捂着额头,疼的直抽气。
    王伟是温家的老人,给温总开了十几年的车,性格沉稳,处事不惊,所以温老爷才把接温子骞的重任交给了他。
    此刻,王伟却乱了方寸,嘴里一边不停喊“完了完了”,一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温子骞看见老王站在车头,脸色被车灯照的惨白,失魂落魄盯着地面。雨水把他淋成落汤鸡,他却犹如雕像一般僵在原地。
    糟了,撞死人了!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温子骞赶忙开门下车,疾步上前。
    果不其然,一个衣衫破烂的孩子趴在车前一动不动,看着像是一个乞丐。
    王伟哆哆嗦嗦拿出电话准备报警,温子骞用脚试着碰了碰乞丐。
    他没见过死人,所以打心底有些胆怯,他想把这个乞丐翻过来,出于好奇,想确定那人到底死透了没有,然而又没有胆量。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裤腿,吓得他差点惨叫出声。
    乞丐抬起头,看着眼前白衬衣,墨兰色裤子的少年,呢喃道:“饿……我饿……”
    ……
    温家的餐厅灯火辉煌,挑高的屋顶上巨大水晶灯垂落下来,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
    加长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菜肴,各色糕点,水晶杯配美酒。
    温远航坐在主位,即便在家中依旧一身黑色正装西服,面料裁剪都是上层,他才四十二岁,正是男人的黄金时段,气度阅历都展现在他睿智的双眼中,不露喜悲,冷眼旁观,傲然凝视。
    他面色严肃,五官深邃,头发一丝不苟梳在脑后,即便坐着,背脊也是笔直,颇有站如松坐如钟的架势。
    左手坐了现任温太太潘琴,大眼睛双眼皮,鼻梁纤直,嘴唇饱满。温太太今年本命年,三十六岁的女人在精致妆容的映衬下,看着年轻貌美,温婉可人。
    温远航右手第一个位置空着。
    第二个位置坐着二儿子温子熠,继承了母亲好样貌,可惜此刻正紧皱眉头,流露不耐烦的情绪,看着少爷脾气浓重。也是,毕竟他只有十四岁,六点半坐在桌上,一坐就坐了一个多钟头。
    “烦死了,胃都饿痛了,等他回来自己吃呗,多大来头,全家饿着等?”温二少气急被坏的嘟囔。
    潘琴抬眼皮子给儿子使了一个眼色,温二少收了怒气,死鸭子嘴硬倔强道:“本来就是,还不如别回来呢。”本就饥肠辘辘,面对佳肴却只能看不能吃,换做谁都有些气恼。
    潘琴皱眉,心道:死兔崽子,真是教也教不会,当你老子面,就不能装的大度一些么?
    果然,温远航张开嘴,低沉的嗓音严肃道:“那是你大哥的家,不回家,去哪里?”
    温二少缩了缩脖子,心里是害怕这个严肃有余慈祥不足的父亲,憋着一肚子气不说话了。
    第三个位置坐着温家幺女温子暄,别看她刚满十岁,倒是很懂事,明明很饿,却规规矩矩坐着,咽着口水也不吵不闹。
    金边乌木落地摆钟发出清脆的“当当”声,八点整了。
    温远航侧首对站在一旁的管家道:“到哪了?”
    管家赶忙拨通电话,这是今晚第六个电话了。电话通了,管家走到门口,小声的“嗯”“好的”“明白”,然后挂了电话走到温远航右侧,微微弓背,音量恰到好处的汇报:“温爷,受伤的孩子已经安置好了,老王留着照顾,派去的人已经接走了大少爷,估摸着就快到了。”
    温远航点了点头,余光正巧扫见温子熠盯着餐盘里面的牛排舔嘴唇,温子暄砸吧嘴巴咽口水。
    “吃吧。”
    一家之主发话了,大家纷纷拿起刀叉开始享用延迟的晚餐,除了温远航本人。
    温远航端起红酒抿了一小口,便放下杯子继续等,约莫过了一刻钟,就听门外有人道:“大少爷回来了。”
    他回头,就看见温子骞背着书包,一步一个湿脚印走了进来。
    温子骞湿漉漉的头发垂在眼前,他的眼尾微微上挑,眼珠子蓝的望不到底,看人的时候就显得尤其的冷漠,仿佛目光是从飞扬的眼角斜睨而出,满是不削。
    潘琴抬头看了一眼他落汤鸡的造型,对他的眼神非常不满,心想怎的不撞死你呢?想归想,面上却一副慈母形象,放下餐具,用纸巾轻点嘴角,咽下食物后,缓缓道:“赶快去换件衣服下来吃饭,大家等了你两个钟头,刚吃呢。”
    温子熠接嘴道:“我都快被饿死了……”话没说完就被他妈一双锋利无比的眼神镇压了下去。
    温子暄高兴的站起来,跑过去拉着温子骞的手,撒娇道:“大哥怎么才回来,暄暄想你了。”
    温子骞虽然只有十六,身量却是修长,肩平腰窄,翘臀长腿,高了小妹一大截。他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顶,低垂眉眼看着她道:“吃饭去吧。”
    说完,也不和温远航打招呼,径直上了楼。
    “洗了热水澡下来吃饭。”温远航沉声道。
    温子骞走到了转角,俯视围桌而坐的一家人,只觉得刺眼。少年正值叛逆期,心机不深,藏不住喜怒哀乐,于是闷声道:“不吃了!”
    “几点了?还不饿?洗了澡赶紧下来,听到没有?”温远航望着他皱眉道。
    温子骞倒也不怕他爹,直接把眼神回敬了过去,道:“不想吃,我不饿。”
    温远航当年混迹江湖二十余载,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大佬做派那是震耳欲聋,却偏偏拿他这个叛逆的大儿子没有办法。他本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看着大儿子这般目无尊长,火气腾地就窜了起来,道:“不饿是吧,那就别吃。有骨气明天也别吃!”说完还不解恨,侧头对管家道:“告诉所有人,今晚不准给大少爷任何吃的,一口水都不行!”
    温子骞一听,气的两眼冒火,转身头也不回上了楼,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洗了热水澡,让自己暖和起来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干嘛不吃饭呢?干嘛和自己过不去?
    他穿着亚麻色睡衣,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用毛巾搓头发,茶色的头发有些长,一缕一缕垂到了耳根下。
    电脑里面放着他五岁的时候生日宴,妈妈端着一个不算精致,却看着很美味的蛋糕,正对着镜头说:“我的宝贝五岁了,祝愿你健康成长,妈妈爱你。”蛋糕上五根细长的颜色各异的蜡烛烛火轻摇,衬托着女人年轻漂亮的脸蛋。
    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鸣叫,看来妈妈的爱也抵御不了饥饿,少年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有人敲门,他回头看了一眼,走过去开门。屋里铺了浅棕色的长毛地毯,赤脚走在上面柔软而舒服。
    打开门,温子暄小猫一样弯腰勾头,一溜烟从他的胳膊下面穿了过去。
    温子骞掩上门,转过身微笑道:“大晚上不睡觉,又来串门?”
    温子暄看着大哥湛蓝的眼睛,拨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眨巴眨巴眼睛道:“大哥,你真是好看,比那些明星还好看。”
    温子骞走过去,揽着她的肩膀,两人坐到电脑桌前,笑道:“小嘴巴是越来越甜了,说吧,什么事?又想让我帮你做作业?”
    温子暄摇头道:“哪有?我的作业都做完了。”侧头看见屏幕,看见了李佳雪美丽的脸庞,漂亮妩媚的桃花眼,以及与亚洲人面像不符的湛蓝的眼珠。“又在看李姨呀,大哥想妈妈了?”
    温子骞半阖眼眸,落地台灯散发出泛黄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照着根根分明的睫毛,那双眼与屏幕上的女人如出一辙,眼睛狭长眼角微扬,睫毛浓密纤长,漂亮的眼睛轮廓就像精美的盒子装着两颗世间罕有的蓝宝石,就是这双眼,一撇便让人难忘。
    不可一世的温远航也不能例外。
    他只有八分之一的英国血统,来自他的祖爷爷。他的样貌偏向亚洲人,只是五官轮廓被骨子里那一点外来血统精雕细琢了一下,更显得轮廓分明,加上漂亮的眼珠子和茶色的头发,年纪小小的便已经把贵公子的气度渲染的淋淋尽致。
    他轻轻合上笔记本电脑,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很少在家里提李佳雪,他心里明白,这个家里,没有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位置。他看着温子暄纯净的双眼,心里想总有一天你也会长大,你也会懂事,你也会因为世俗的熏染而变得复杂,那时候,你就不会像这样再与我亲近了。
    “找我有事吗?”他转移话题,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讨论下去。
    被他提醒,温子暄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赶忙从睡衣的大兜里掏出来两个蛋糕,献宝似得塞进他的怀里道:“吃吧,好吃得很。”
    温子骞捧着两个挤扁的蛋糕,心里是感动的。他六岁被接回温家时,子暄才刚刚出生,那时候他见不得所有温家的人,尤其是潘琴和她的一双儿女。因为一些琐碎事情,他打过温子熠;因为嫌弃子暄哭声吵闹,他偷偷掐过小婴儿的腿肚子。当然,每次他都会被罚面壁思过,惩罚多了,便从骨子里讨厌这一对兄妹。
    可是从温子暄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开始,便喜欢自己漂亮的大哥。也许是与众不同的眼睛吸引了她,也许是骨子里面相同的血脉相连。不论这个大哥如何冷言冷语,哭过之后她又会不怕南墙往大哥身边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