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替身燃情+番外 作者:domoto1987

字体:[ ]

 
文案:
被人下药算计,却被互相嫌弃的男人救下,继而发生了第一次的关系。他们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向同一条轨道。
曲淼喜欢着双胞胎哥哥曲蓝的保镖唐天予,而蒋卓晨喜欢着曲蓝。
把对方当做他人替身的两个男人,在不知不觉间互相吸引,彼此伤害。在哪一刻,愚蠢的人才会意识到身体的欢愉,早已燃烧成无可替代的爱情?
 
霸道总裁流氓攻(蒋卓晨) X 外表玩世不恭受(曲淼)
攻略渣。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淼,蒋卓晨 ┃ 配角:曲蓝,唐天予,小甘,李浩 ┃ 其它:替身文
   
【作品简评】
遭人人下药算计时,曲淼被互相嫌弃的男人蒋卓晨救下,继而发生了第一次的关系,开始了一场半强迫的替身游戏。但二人单纯的关系很快被一场劫持案打破,并此撕开了伤害的序幕……本文从一段阴错阳差的关系开始,讲述了互为替身的两个人纠缠起伏的爱情。一个是看似玩世不恭实则专情敏感的少爷,一个是霸道又流氓的总裁,故事有温馨更有狗血,爱恨情仇畅快淋漓。为追回所爱,蒋卓晨不惜以命为代价,两人历经曲折,遭遇来自自我与外界的阻挠,最后他们的爱恨将走向何方?
 
 
    第1章
    
    清晨,曲淼的心情原本还算好。昨晚睡得早,做了个不知什么的美梦,连带醒后也神清气爽。只是没想到一打开卧室门,两脚迈出去,他就和从隔壁房间里出来的男人猝不及防地打了个照面。
    “二少爷。”
    穿得整整齐齐的男人并没有因为撞见曲淼而感到尴尬,为了不吵到房里正在酣睡的人,高挑英挺的青年先小心翼翼地关好房门,而后才礼貌地和曲淼打了个招呼。
    这一瞬间,曲淼在睡了一个好觉后的满足感都被碾碎成了渣,他的心脏像被无数双手拉扯蹂躏,让他胸中作痛。
    唐天予为什么会一大早从曲蓝的房间里出来?
    唐天予是曲蓝捡回来的,他是曲蓝的贴身保镖,出入这间屋子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一大早——然而不,根本不是因为一大早的问题。
    每一次,每一次。只要看到这两人在一起,曲淼的心中就充满了酸涩的痛楚。
    那一年,明明是他在那个混乱肮脏的雨巷里发现了像野狗一样落魄褴褛、浑身是伤的少年,是他,先看到了暗夜里那人眼里闪动的倔强和光彩。
    只不过他晚了一步。当曲蓝擦过他的肩,撑着伞,在铺天盖地的雨里走向了十八岁的唐天予。他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察觉他们的人生里有什么即将改变。
    果然,往后的一切在那场雨里都成为了定局。
    是的,他只是,比曲蓝晚了一步。却错过了他原本不该错过的一个人。
    外边天气晴朗,清晨的光辉从走廊尽头照射进来,伴随着微风。曲淼单手插着裤兜,裤兜里的手紧紧一捏,他在风里深呼一口气,压制住心里的窒闷瞟了唐天予一眼:“我哥还没起?”
    七年后,这个人早已从一条野狗变成了曲蓝一个人的狗。当年还略显单薄的身躯,在成人后变得矫健挺拔,加上长得又不错的脸和干练的身手,这些年俘获了不少少女心。
    只可惜这个人的眼中永远只有曲蓝一个人,曲蓝的一切他都照顾得事无巨细。私底下各种他和曲蓝之间的传闻也不是没有——但谁知道真假呢。
    “大少爷还在睡,需要叫他?”那道门外的青年看着两三米外的曲淼。二十四岁的曲淼和曲蓝长得一个模样,而这对双胞胎却向来很好区分。
    曲蓝精明能干,曲淼吊儿郎当。
    前者优雅斯文,后者不羁散漫。
    曲家的事,国外有老爷子,国内则几乎都是大少爷在CAO持。二少爷每天不是无所事事就是在外边和狐朋狗友鬼混。
    一样的脸,不一样的性格和气质,就是两个人穿得一样站在一起也太容易把他们认出来。衣冠楚楚,雍容带笑的那个只会是曲蓝,衣服总是扣不整齐、对不感兴趣的一切漠不关心的那个,自然是曲家二少爷。
    “不用了,我就问问。你起得倒是挺早。”曲淼丢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转身即走。再不走,他脸上的笑就要挂不住。
    好不容易起得早,却竟然出门就碰到糟心的场面。别人不确定曲蓝和唐天予的关系是真是假,他却再清楚不过。不管这两个人到底进行哪种程度,都一样让他嫉妒得难受。
    可是他能怎样。
    他爱曲蓝,这个人是他用自己的生命去爱的亲兄弟。
    他暗恋唐天予,整整七年,从见面的那一眼开始。
    但他永远都是游走在他们之外的那个人,他永远只能看着唐天予把所有的细心体贴温柔给曲蓝。一切美妙的、他向往的都和他无关。就像这一天的好天气,阳光温热,空气清新,他却不能从中呼吸到一丝快意。
    曲蓝找到曲淼的时候,后者正在花园的躺椅上悠闲地躺着晒太阳。曲大少取下盖在曲淼脸上的帽子,底下的人悠然睁开眼睛,见是他,冲他一笑。
    “你竟然起得比我晚,还真是难得啊。”
    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美青年在一起的画面总是赏心悦目,躺椅上的人翻身坐起来,在庭院的光辉中勾下曲蓝的脖子,在曲蓝脸上飞速落下一个快到临近中午的早安吻。他的眼神扫过曲蓝衬衣下的一截脖颈,在那里看到一道艳丽的如蝴蝶的吻痕。
    “我准备搬出去住。”他低垂眼皮,突然在曲蓝耳边说。
    曲蓝怔了一瞬,瞪大眼睛:“搬出去?怎么突然要搬——家里住着哪里不好?”
    阳光灼热,照得曲淼眼皮发烫。
    他慢慢松开曲蓝脖子上的手,仰头望着站在身前的双胞胎兄弟,唇角勾着对方绝不会有的坏坏邪笑,对曲蓝说道:“我就是想试试自己一个人住,要是不习惯我再搬回来就是。”
    但曲蓝不是傻瓜,他并不对这个理由买账。他站在曲淼的面前,他们离得很近,在阳光下他低头就可以把他看得那么清楚仔细,就如同看着自己。但这一刻,曲淼的样子却在光晕里变得莫名模糊。
    他微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曲淼问:“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你想太多了吧,”曲淼揉了一把曲蓝的头发,“在家里住了二十多年,我也想有点一个人的空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稍微分开一下不也挺新鲜的?再说又不是不见面,只是不住在一起而已。
    “房子我已经托人看好了,今天我就搬。”
    “曲淼——”
    曲淼打断了曲蓝,他坚决地对他说:“曲蓝,你又不是离开我就活不下去,我也一样。你照顾我这么多年也该尝试让我断奶了吧,我的奶妈。”
    那语气,没有任何的回环余地。
    人们总是拿曲家的双胞胎比较,能干的曲蓝和纨绔的曲淼。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关系到底有多好。他只是比他早出生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真的像大哥一样把他护着。他要当败家子,他就努力赚钱让他花,他惹了事,他总会给他擦屁股。不管他要什么,上天入地他都想办法给他。
    可是,只有爱的人不能分享,不能抢夺。
    满心的妒忌快要溢出胸腔,曲淼清楚,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所以他只能选择离开,眼不见为净,总会忘记,有一天他能真心实意地笑着祝福。
    曲淼站起来,理了理闲散地扣着的衬衣,曲蓝望着他,眼神复杂,充满了审问、隐隐作痛与担忧。他耸耸肩无声地一笑,给了曲蓝一个深深的拥抱。
    “拜拜,曲蓝。”
    唯有这样,他们之间才能一如既往。
    房子是清晨托朋友找的。一个多小时后对方就给曲淼选好了一套紧邻市中心的小别墅。
    屋子里什么都是现成的,下午曲淼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搬了过去。
    从做决定到搬离曲家一天不到,快得曲淼自己都觉得恍惚。
    
    第2章
    
    2.
    “法国?有什么可玩的?而且我明天要出去办正事。”大半夜,曲淼笨手笨脚地收拾着要出门的行李,行李箱里乱得惨不忍睹,让他有些冒火,“对了你帮我找个佣人过来。”
    那边从扔在床上的视频电话里目睹了一切,最终没能忍住露出了一个还算温和的嘲笑:“家里住得舒舒服服的非要出来‘独立’,你不是自找的吗?”
    曲淼偏头,一把扔了手里的衬衣,冲着那边的人怒道:“谁让你不把佣人给我配好,那不应该是标配吗?我都搬过来一周了!明天你赶紧把人给我安排到位,不然等着我回来收拾你。”
    “曲淼,你真的好难伺候哦,到底曲蓝是你哥还是我是你哥?”对方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得很是好看,“你要女的还是男的?还是女的吧,免得伺候不小心就伺候到你床上去了,那多不好。”
    明明是个一本正经开朗正直的人,却麻溜地说出“伺候到床上”这种话,越发的让曲淼不痛快。他也不收拾了,把箱子关上扔到了墙角,回来坐在床沿,拿着电话对着自己。
    “齐飞,也许这辈子我都不能回去了。”
    屏幕里的青年望着他,顿了顿问:“需要我给你一个拥抱吗?”
    “不需要。”曲淼翻个白眼,继而说,“其实我不如喜欢你。”
    齐飞露齿微笑:“那你又将失恋。”
    “……”
    “算了,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曲淼难道还怕缺人?”
    “放心吧,”齐飞认真地对曲淼说,“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比唐天予让你更喜欢的人。其实唐天予有什么好的?也许只是你没有得到,所以才对他念念不忘。”
    “胡说八道。”骂了一声,曲淼却缓缓笑了,“我要是得到他,一定会好好珍惜,为了他改过自新,积极向上。”
    “那你不就成曲蓝了吗,真难想象你变成那样。”齐飞说,“再说你不过就是败败家罢了,又没干什么坏事,现在这样不好吗?用不着改过自新吧?”
    虽然被说败家,曲淼心里却得到一点难得的安慰,外人多怎么看他他清楚,真心实意地觉得他保持现状就好的人,除了曲蓝就只有齐飞。
    “对了,你说明天要去办正事,要去哪做什么?”
    “有个G市的旅游商业开发,曲蓝这边忙不过来,只好我去看看了。”
    “G市的橡树湾?”齐飞愣了愣,“这项目我知道,私底下想拿下这案子的人可不少啊,而且雷霆集团那边也在着手这事——而且我听说是蒋卓晨亲自在负责,你跟他碰面恐怕是免不了了。”
    闻言,曲淼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张他十分不喜欢的脸。他脸色微沉,哼了声道:“那个阴魂不散的浑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