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泥煤的离婚+番外 作者:瓜霜

字体:[ ]

 
  内容简介:  
    我对方影帝说了离婚但我不想离婚所以我怎么才能让自己依旧是个有夫人士
  方承之X明筑
  事务所江小姐说夫夫之间要坦诚相待,所以我和方影帝说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不要怕伤害我。
  正在床上喝事后咖啡的方影帝想了想说:“我不太喜欢昨天的体位,前天的比较好。”
  相信我,如果不是我现在动都动不了我一定上去给他弹他几个大脑门儿。
  “你不喜欢还哔的我半死还真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为了婚姻和谐。”
  “泥煤的还是离婚吧!”
 
  
 
第1章
  江颜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里面夹着二十六张纸,夫夫各三张个人资料,然后是名下财产经营等状况十二张,报纸刊登的两人采访和抓拍新闻八张。她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在过去的三天里她看了这本资料不下二十次。
  江颜所工作的公司是一个婚姻事务所,当然,这个事务所不是所谓的什么一线牵介绍所,而是和民政局合作的专门为婚姻出现问题的夫妇或者夫夫提供情感咨询和财产分割咨询等后续工作的事务所。
  事务所工作有两个大方向,情感咨询和法务。江颜的工作是负责法务,她遇到过很多人,有的夫妇直接跳过情感咨询走进她的办公室,两人直接拟了一张分配书给自己看,没有法律问题后潇洒签字还能很有风度地握个手。
  也有夫妇从楼下情感咨询室冲上来,妻子红着眼眶站在办公室里要求立马写出财产分配证明其他的一句话都不多说,丈夫在一旁低着头一脸疲惫一言不发。
  年过四十的妻子揪着丈夫的头发哭骂着对方的出轨要求对方净身出户;从高中就在一起的夫夫结婚后熬不过七年之痒,在无数次争吵后一方哭着签了协议定了去民政局的日期后离开,另一个一直面无表情很冷淡的人坐在江颜对面的椅子上捂着脸无声痛哭。
  爱情,所有人都在研究它的保质期到底有多少,婚礼上的誓言,温存时的情话,年轻时恨不得将心剖出给对方看的真诚到底输给了什么?有的人怪时间,怪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但也有人白发苍苍还能坚定地牵着对方的手互相搀扶着走下去。于是有人说不合适,有新来的做情感咨询的女生问:“江姐,为什么当初在一起时不觉得不合适呢,这三个字就抹去了在一起做出的所有努力,”对方顿了顿,想了很久只说出三个字,“好可惜。”
  可惜吗?彼时江颜刚和相恋五年的男友分手,两个人从甜蜜期的你侬我侬到最后异地的争吵不断,男友为了挽回感情辞职来到了她的城市但是到最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没什么用。好像突然之间这段感情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样,又好像很久之前就知道了结果只是他们不甘心不断挣扎而已。
  江颜又一次看了看时间,九点过十分,还有二十分钟。她从抽屉里拿出镜子理了理头发,今天提前半小时起床化了精致的妆,还喷了淡淡的甜橙味香水,毕竟今天的客户不是一般的人,是她喜欢了十年的偶像。
  九点三十二,江颜坐在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只有三个人,江颜看着面前并排坐着的两个人在心里叹了口气,对面左边坐着的男人估计没有人会不认识他。方承之,十六岁出道出演电影《无药》一夜成名,斩获了金柏奖的最佳新人,然后在十年内凭借精湛的演技拿下金柏奖,青松奖和白岩奖的影帝,是史上最年轻的三料影帝。
  至于右边这一位,江颜看了看那个男人,对方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衬衣的领口被随意撤开露出脖子上挂着的一根铂金链子,链子挂着的东西隐在衬衣下面看不太清。江颜没有见过他,也可以说没有任何人见过方承之的枕边人。
  方承之在三年前就承认自己结婚了,当时这个新闻在娱乐头条愣是呆了一个多礼拜,粉丝们哭着喊着不相信,狗仔们天天蹲在他的家,公司和剧组外面就为了抓拍到方夫人的照片,但是最后一张照片都没流露出来。后来有人传说是方夫人是某高官的女儿,高官出面压下的新闻等,一时间又引发了热议。在一个月后方承之和夫人接受了关系很熟的一家杂志的采访,算是正式公布了已婚的消息。采访稿通篇都是文字,没有照片,方夫人也仅仅回答了两个问题,整篇稿子透露出两个信息,一是方夫人是位男士,二是方承之不希望被打扰。除了这些,没有人知道更多的消息了。
  虽然同姓婚姻早在几十年前就合法化了,但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在网上讽刺辱骂,这些方承之都不理会,虽然方夫人的身份如此神秘,但是在热议了半年后,结婚的热度还是降了下来,大家还是讨论着豪门恩怨或者明星分分合合的多角恋。但是身为粉丝的江颜一直很想见见偶像的另一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明筑,二十七岁,资料上说是亿和公司的老总,做电子产品。江颜默默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亿和公司三月新出的产品。她悄悄将手机放回口袋,做了一个深呼吸后打开了手上的文件夹,抬头看着对面的二人露出职业微笑,“方先生,明先生你们好,我是负责你们财产分配以及后续事务的江颜。”
  “。。。。。。那么接下来我和你们说一下你们目前的财产情况,是根据你们的律师提供的资料,如果有异议的话可以随时喊停。”
  “不用念了,我没什么问题。”方承之淡淡开口,右手食指在桌子上无意识地轻轻敲着。
  “什么不用念了!”明筑猛地转头瞪着方承之,“万一你有财产没报呢,或者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财产。”
  “明筑,这方面我不会撒谎,”方承之停了停,轻轻一笑看着明筑,“那就随你吧,江小姐麻烦您念一下。”
  “啊,好的。夫夫名下共同财产有亿和公司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优品娱乐百分之十的股份,A市一元路别墅一幢,S市湖心路别墅一幢,华江路精品房一套,美国洛杉矶别墅一幢,瑞士苏黎世别墅一幢,车子方面是。。。。。。”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江颜念完了放下文件看着方承之,啊有钱人资产就是多,念的她累死了。
  “明筑,有什么问题吗?”方承之侧头看着明筑。
  明筑其实根本没有在听江颜到底在念些什么,他只是在拖时间,也不知道是想让自己想清楚还是让方承之想清楚。
  “没。”
  “那好,江小姐,我的要求我的律师已经和您说过了,明筑要什么都可以,麻烦您尽快拟一份证明出来,我下周就要去A市工作了。”
  “等等,”明筑突然站了起来,“方承之,梧桐路十二号的房子你算了吗?”
  方承之抬头看了看明筑,眨眨眼好像在想些什么,“那是婚前财产明筑你应该清楚。”
  “但我们没有婚前公证。”明筑瞪着圆圆的眼睛,语气有点生气。但是江颜注意到从进门就一直握拳的他拳头渐渐松开了。
  “方承之,要离婚就把那个房子给我,不然免谈!”明筑拿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
  许久,方承之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还是一副冷淡淡的样子,冲江颜点点头也走出了会议室。
  江颜送走方承之后回到办公室悄悄拿出手机上了网,进了方承之的超级话题签了个到,然后打开微信点开方承之官博微信群。
  官方粉丝群一般都是qq大群,只有管理组会另拉小群讨论事情,这个微信群算是一个唠嗑群,给工作组老人聊聊天。
  我是个咸鱼:wuli承之怎么一个多星期没消息了。
  我是个秋田:下周不是要去A市有代言活动嘛,在恒大广场,话说咱们家前线准备好没?
  请叫我大炮:报告首长准备完毕,我的长枪已经蠢蠢欲动。
  我是个秋田:接机礼物呢,我这边前几天把明细发给甜姜了。
  爱的鲍鲍:甜姜说她手上临时接了个大案,我已经和A市应援会联系好了。
  江颜默默看了一会儿,收回手机,抿着嘴在办公室狠狠地跺了几下脚。她签了保密协议,方承之这个事谁都不能说,啊男神的秘密只有我知道这种感觉好激动,可是没办法分享这种激动好憋屈啊!
  下午五点,江颜整理好桌上的资料,她目前专门负责方承之的事,没有别的活,所以闲余时间挺多,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她只好继续看着这几年相关的离婚案子。
  “嘟嘟嘟。”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您好。”
  “您好,是江颜小姐吗?”
  “是的,您哪位?”
  “我是明筑,请问您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找请您吃个饭。”
  江颜愣了愣,随即变得严肃起来,“明先生您好,您知道的,我们这边是秉公办事的,所以如果是对财产方面有什么要求的话您要。。。。。。”
  “啊,不是的,我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不会让你为难的。”
  “那好吧,您继续说。”
  “五点半我过来接你。”
  江颜坐上明筑的车时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今天一天过得实在奇幻。
  “江小姐要听什么歌吗?我不太讲究这个,不太懂。”
  “啊没关系,明总您叫我小江就行了。”江颜默默吞下毕竟您比我大两岁这句话。
  明筑晚上穿着休闲款的西装外套,衬衫衣领还是随意扯开,江颜忍不住往里面瞅了瞅,铂金项链吊着的是戒指吗?毕竟言情剧都这么演。
  前方是红灯,明筑停下车,手支在车窗上撑着下巴,“江小姐在看什么?”
  看江颜迅速坐直的样子明筑笑笑,从衣领里拿出项链,“可惜,不是戒指,是不是你们说的不按剧情走?”
  项链下挂着的是一个银色的挂坠,仔细看好像是一个小房子形状的东西。
  江颜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明总看起来比早上平易近人很多,我还以为您是那种比较,”江颜歪了一下头,思考了一下措辞,“比较外向的人。”
  “你是想说我脾气不好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本来想明总您的身家也许会开个什么超级贵的车超跑什么的。”
  江颜下班的时候依照明筑的消息下了楼,原本以为明筑那种级别的人,又年轻,估计会开个很张扬的跑车啊捷豹什么的,找了两圈没找到,没想到人开了个黑色奥迪在街边停着。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明筑笑了笑,“其实我比较喜欢路虎那种很宽敞的,但是。”
  明筑像是想到了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江颜垂下眼睛也没接话,自己喜欢却没有开,想必是方承之不喜欢吧。
  “到了。”明筑停好车给江颜开了车门。
  看名字是一家法式料理餐厅,两个人跟着服务员进了包间点了菜后又是一阵沉默。江颜看着高酒杯里的红酒从打着旋晃晃荡荡到一番平静,“明总,您要问什么。”
  “方承之对财产分配的要求是什么,这点你是可以说的吧。”
  “方先生的意思是优品娱乐的股份他要,现金方面方先生说各自银行账户的钱各自拿着,其他房产等都可以给您除了梧桐路那一套。”
  明筑听了以后很久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餐桌上的装饰花,他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嗓子涩到说不了话。
  许久,明筑抬起头笑出声,“梧桐路那个房子没有公证就算共有财产,如果方承之再和您联系的话请您转告他我只要梧桐路的房子,其余免谈。”
  明筑叫了代驾将江颜送回家后让代驾直接开到了湖心路的公寓。他和方承之决定离婚后他就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搬出了别墅,嘴上说着因为方承之之后在家有采访所以别墅让给他,其实是自己觉得别墅太大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明明觉得刚刚好,别墅里多一个人都觉得挤,等少了一个人了就开始害怕了。明筑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嘴角勾出一丝嘲讽,自己从来都不是畏手畏脚的人。当年追方承之是这样,现如今也应该如此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