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身患绝症之后 作者:闪电S

字体:[ ]

 
文案:
我是无关紧要的配角,对于所有人都是。
所以我的死亡大概也是无关紧要,不痛不痒吧
 
大波狗血,俗梗,苏
雷点:第一人称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蔚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窗外大雨滂沱,我听着越来越大的雨声,微微有点走神。
    我向来是未雨绸缪的性格,书包里面一直都备着两把雨伞,一把自己用,另外一把则是为宋子卓准备的。
    宋子卓是宋家的大少爷,宋家权势滔天,哪怕身处在这遍地权贵的京都都算得上是顶尖中的顶尖,而宋子卓身为宋家大少爷,万千宠爱于一身,他的身份自然是不用说的金贵无比。
    而我则是宋子卓的跟班,从小跟到大的跟班。
    从我懵懂知事的时候,父亲便常常在我耳边叮嘱,听少爷的话,看好少爷,哄好少爷,保护好少爷,要懂事不要惹少爷生气,不要让少爷伤心,不要让少爷失望……
    父亲口中的少爷自然指的是宋子卓无疑。
    而父亲常对我说的话也几乎三句不离宋子卓。
    父亲似乎从来没意识到,其实我的年纪比宋子卓还要小,而且因为早产的缘故,当年还小的我身体比一向强健的宋子卓虚弱的多。
    在父亲看来,宋子卓比我更需要保护,更需要宠爱。
    我不是没有因为父亲这样的态度伤心委屈过,但是我终究不想从父亲的眼中看到对我的失望,而且这么多年下来,照顾宋子卓几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习以为常之后,其实一切也就没有那么难以让人接受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悲哀。
    不过想这些东西其实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随着年纪渐长,我逐渐学会不再纠结这些事情。
    毕竟我现在的生活都是父亲给的,宋家给的,而父亲和宋家都希望我能照顾好宋子卓,既然如此,将宋子卓当成我的责任,对他尽心尽力也是理所应当,没什么好说的。
    我本以为我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像是一颗亘古不变的的行星,永远绕着宋子卓转动,然后生活便死水一般,再泛不起一丝波澜。
    但是一个月之前,一道晴天霹雳却凭空炸响在了我的生活中。
    当时我拿着医院检查报告,站在京都最好医院的大厅里,大脑里一片空白,茫然无措。
    我从来没想过,骤然发现自己身患绝症,这种八点档里面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有朝一日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刚开始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我看着上面的字,一时间心下一片冰凉,再三确认无误之后,我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我维持着镇定的样子,到了不同的医院做了多次检查,最后终于确定,那份检查报告是正确的,我确实身患绝症。
    而且根据医生所说,我现在的情况,不出意外的话,顶多还有半年时间可活。
    我拿着那份检查报告,回想着医生的话,呆站在医院大厅,茫然的看着人群从我身边来来往往。
    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之类的事情。
    毕竟我现在不过二十岁,死亡什么的听起来离我实在太远。
    却没想到命运会这么戏剧化,让我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等到这样的结果。
    在医院大厅站了半晌,我回过神来,抿了抿唇,然后将检查报告扔到了垃圾箱中。
    我不准备让任何人知道我身患绝症,命不久矣的事情。
    我不想待在苍白冰冷的病房里面,接受着无尽的化疗,然后在绝望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我也不想用自己身患绝症的事实换来众人隐含怜悯的小心对待,不想被别人当成瓷娃娃,当成仿佛有别于大多数人的异类。
    除过这些原因之外,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大抵还因为,回顾已经过去的二十年时光,我的身边好像并没有值得我将这个消息郑重相告的人。
    要知道,这样的消息往往都是要告诉在乎自己的人才有意义。
    可这世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在乎我的人。
    同我最亲近、也是最在乎我的母亲早在五年前便已逝世。
    而父亲再婚之后,前不久刚刚有幸中年得子,完全沉浸在新生命降临的喜悦中,恐怕并不想知道我这个扫兴的消息。
    更何况我觉得,对于父亲来说,哪怕我身患绝症又如何?
    但凡我还有一点力气,只要是宋子卓要求,父亲可能都会想方设法让我从病床上起来,然后去完成宋子卓的要求吧。
    过往的记忆恍惚浮现脑海。
    宋子卓的生日对于宋家来说是隆重的大事,宋家每年都会为他举行生日宴会,广邀各路尊贵人士参加。
    而我作为永远绕着宋子卓转动的跟班,每年都会提前多天为宋子卓精心准备好合适的礼物,然后跟随宋子卓参加他的生日宴会,形影不离的伴他左右,为他应付那些他懒得应酬的人。
    这一切十数年如一日,从未变过。
    直到宋子卓十六岁生日那段时间,我得了一场急病。
    这场病来的突然而猛烈,反反复复,多日未好,使得我不但未来得及为他准备礼物,而且在他生日那天,因为高烧不退,我甚至没有力气从病床上爬起来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我了解宋子卓的性格,因此也知道我这样必然会使他生气,但是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实在不允许我爬起来为他庆生,于是在意识朦胧间,我只想着等到病愈再向他道歉,到时候无论他再怎么任性发脾气,我忍着便是。
    可是我却没想到父亲会突然闯入我的病房,然后不顾我烧的浑身滚烫,神志不清,强行脱下了我的病服,又为我套上了精致却让我不适的礼服,最后搀着浑身无力的我坐上了驶向宋家的车。
    在车上的时候,父亲为我敷上了冰袋。
    额头上的冰凉让我隐约清醒了一点,我半睁着眼睛,看见父亲皱着眉头看着我,对着我叹了口气:“我说过多少次,让你照顾好自己,你却不听。”
    听着这仿佛带着亲昵关心味道的话,我还没来得及感动,便又听到了父亲接下来所说:“你这样会为少爷带来麻烦的,就像今天,少爷找你不见,都发脾气了。你要知道,只有身体健康才能一直守着少爷。”
    心底那一丝感动还未来得及成形便湮灭了,只有一片彻骨寒凉缓缓蔓延。
    恍惚间,我觉得心底的凉意胜过了额上的冰袋,几乎要夺取我全部的温度。
    “少爷找你是需要你,你本该尽责守着少爷的——就算生病。所以这次见到少爷,你可不能因此而对少爷置气。”
    听着父亲的话,我心里一时间竟是不知是何感受了,半晌,我嘶哑着声音,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一句:“你知不知道,我这样烧下去,可能会没命?”
    父亲那边沉默了。
    接下来车里便无人再说话。
    在让人窒息的安静中,我们到了宋宅。
    之后让我觉得无比可笑的是,宋子卓看到我烧的身体虚软无力,需要人搀扶才能站稳的样子,竟是跑过来大声斥责了我:“你都这样了,不去看病还过来干什么?”
    明明他是让我以这副模样站在这里的罪魁祸首,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满心嘲讽,几乎要笑出来。
    他伸出手试着我额头的温度。
    我发现他的手似乎带着一丝颤抖,但是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感觉。
    我怕是真的发烧烧昏了头罢,宋子卓的手怎么会颤抖?倒像是真的因为我而慌张了一般。
    这可是绝无可能的事。
    胡乱想着,我的神智逐渐模糊,思维越来越艰涩,眼帘仿佛重逾千斤,到最后我终是再也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无力的倒了下去,完全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的文刻画人物剧情啊等等都很烂,这篇新文权当练手,纯粹的现耽狗血文希望喜欢这篇文的可以多多冒泡,给我动力o(*////▽////*)q
    第2章 第二章
    
    我清醒过来时已经回到了医院的病房中。
    然后我便得知,我竟然已经昏迷了三天,期间高烧始终不退,幸而最后情况终得好转。
    虽说情况好转,我也清醒了过来,然而这场病所带来的并发症仍是让我在医院足足呆了两个多月。
    自那之后,我虽然病愈,身体状况却是大不如前。
    医生让我平时好好调养身体,无事最好不要进行剧烈运动。
    之后又叹着气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是因为之前我拖着病躯离开医院,导致病情加重,又没能及时返回医院治疗,原本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听罢也只是笑笑,仿佛对此并不在意。
    父亲听到医生的诊断后,开始似乎也觉得有些愧疚,不过见我一副平淡的样子,那点愧疚也便逐渐消退了。
    但是父亲却不知道我心底真实的想法。
    他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来唯独对拳击感兴趣,也不知道我为了能够练习拳击,做了多少努力才将我原本孱弱的身体改造的稍微强健起来。
    然而如今,我却不得不放弃我唯一的爱好。
    想着一个月前我还对拳击师傅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坚持练习拳击,争取能够在以后参加联赛。
    然而如今一切皆成了泡影。
    我的嘴巴里面泛起了一丝苦味。
    这件事发生以后,我的心渐渐凉了,对于父亲总算是不再抱有任何期望。
    但是因为在失去了唯一爱好之后,我便茫然空白了,只觉得天地之大我却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而且宋家毕竟曾经于我有恩,我也做不到立刻抛下宋子卓不管。
    再加上,对于骨血至亲的父亲,我在心底深处终究还是不想让他太过失望。
    所以我决定,在找到我想做的事情之前,还是恢复以前的生活,暂时继续当宋子卓的跟班。
    只是和以前相比,现在这跟班却当的我痛苦无比,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我现在抑制不住心中对宋子卓的反感,所以每当看见他,为他做事,对我来说便是一种折磨。
    要知道以往宋子卓虽然也对我做过不少过分的事情,但是因为我知道我是他的跟班,而且以后可能还会跟着他很久,所以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过难受,我都会尽量劝说自己不要反感他。
    但是这一次我却是再也劝不了自己,看到他我甚至觉得连微笑都勉强。
    于是为了不让他看出什么端倪,我只好努力让自己麻木起来,同时尽量减少与他相处的机会。
    大概我的伪装还算成功,宋子卓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与以往的不同,甚至某日我还听见他同他的朋友交谈,话语间提起我来,他的语气甚是洋洋自得:“我再过分又如何?我那跟班还不是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