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至死温柔 作者:明起明灭

字体:[ ]

 
    简介:渣攻死了之后,伪骨科&年下强制。
    CP:陆成轩X宁容
 
    【第一日】
    “陆成轩。”
    陆成轩在黑暗中睁开双眼。他一点都不习惯封闭空间传递来的压抑感。
    不久前在医院经历的那场抢救,最终以医生宣告患者抢救无效结束。肉体疼痛随之消止。
    陆成轩从少年时代起就跟随宁爷在道上行走,伤痛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上位后,陆成轩虽不再那么容易受伤,但依旧过得是动刀动枪、明争暗斗的日子。
    陆成轩并不畏惧疼痛。
    唯有疼痛能让他清醒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然而,陆成轩再也感觉不到痛了。
    因为他已经死了。
    全身上下是绵软飘忽的无力感。
    陆成轩很多年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除了在宁容面前。
    宁容。
    刚才叫醒他的,好像是宁容的声音。
    真是出乎意料,陆成轩以为宁容这辈子都不会再喊他的名字了。
    陆成轩手上轻轻一撑,慢慢坐了起来。
    殡仪馆的灵堂内正中央悬挂着巨大的黑白遗像,四周摆满花圈。
    相片里的男人双目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着,对镜头露出一个不太情愿的浅笑。陆成轩盯着黑白照上的年轻人瞧了半晌,觉得遗像里的自己有点陌生。很多年没照过相,不知他们是从哪里找来这张照片。
    灵堂大厅内立着不少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个个面色凶狠,却又神情凄然。
    为首的是陈飞和许镇奇——陆成轩的两位得力干将。
    而他们所有人的前方,那个默认的遗属位置,默立着一个年轻男人,正是宁容。
    陆成轩苦笑,想必是他那帮兄弟将宁容硬请过来,还搞了这么个尴尬的位置叫他站着。
    陆成轩望着宁容,他曾经想过很多次,假如自己死了,宁容会是什么表情。
    开心,愉悦,解脱亦或是其他。
    今天,终于有幸得见。
    宁容一袭黑衣,左侧胸口随意地别着一朵乳白色的花。那花像是随意在哪里折的,花瓣鲜嫩,犹带露珠,陆成轩觉得眼熟。
    白色的花朵衬着宁容过于苍白的皮肤,深陷的眼眶以及憔悴的面容都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病态。
    陆成轩试图从宁容的表情中寻找出一丝情绪,然而无论如何尝试,他都什么也看不出。
    宁容垂手而立,双眸如同两潭死水。
    陈飞最先手执三根香朝遗像拜过,带头咬牙低吼一声。其他兄弟们跟着敬了香,压抑不住言语中的悲愤。
    “大哥的仇定要血债血偿!”
    “等查出出卖大哥的凶手,一定把他千刀万剐。”
    “替大哥报仇!”
    缭绕的烟雾之后,陆成轩倚在自己的棺材边。他习惯姓地想取根烟抽,谁料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如今一缕幽魂哪里还能抽烟,他只得将食指放在唇边轻轻地蹭动,聊以慰藉。
    陈飞红着眼睛敬完香,陆成轩哼了一声,嫌弃道:“没出息,哭什么!”
    可惜陈飞听不到陆成轩的嫌弃。他双眼通红,表情略狰狞地往前迈了一步,一把捏住前面的宁容的手腕,将点燃的香火塞入他手中。
    “宁少,过去给大哥上香!”
    宁容睫毛轻轻抖了抖,被陈飞一声低喝震醒般抬起眼睑。他之前一动不动,木头似的站着,这微小的动作仿若落入水潭的一片叶,整个人随之鲜活起来。
    宁容唇角勾起冷淡的弧度,丝毫不在意陈飞言语中的威胁,随手将掌心里那燃着的香火往旁边一扬。
    三根香在空中翻了翻,啪啪啪地落在地上碎成数截。
    细小的碎裂声如同敲击着众人的灵魂,偌大的灵堂瞬间变得死寂。
    “我不拜他。”宁容脸上的笑一点点漾开,双眸浮现出奇异的光芒。
    他冷冷地说:“陆成轩,他死得好。”
    陆成轩一直在注视宁容,看到这时,搁在嘴唇上的手指顿了顿,仿佛早已习惯似的,唇边挂起无可奈何的笑。
    陈飞显然没他那般心大,当即双眼杀意毕现,右手往腰间一抽,眨眼功夫,黑洞洞的枪筒已经抵住了宁容的后脑。
    陈飞手指扣动扳机,打算将这敢在灵堂上对陆成轩出言不逊的人脑袋打开花。
    陈飞掏枪的一刹,以陆成轩对他的了解,立即知道他有了杀人的打算。身体先于意识,陆成轩什么都没想,直接往前一跨,飞身去夺陈飞手里的枪。
    直到他的手穿过了那柄枪和陈飞的手臂时,陆成轩才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他根本碰不到陈飞。
    “阿飞,你冷静点!”一旁的许镇奇按住陈飞的手,劝阻道,“你不记得大哥的嘱托吗?他让我们照顾好宁少。”
    “记得!我怎么不记得!”陈飞咬牙恨声道:“我他妈这不是打算直接送他下去陪大哥!”
    “行了,你真要在大哥灵堂开枪杀人吗?!你忘了宁少是病人吗?”
    两个男人握枪争执,相比他们的激动情绪,宁容脸色一片平静,仿佛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无论是陆成轩的死,或是陈飞的枪,还是许镇奇的维护,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除了陈飞让他上香时说的话,宁容再没开过口。
    这才是宁容对他的态度。
    陆成轩认为自己之前一定是幻听了,才会觉得是宁容叫醒了他。
    宁容曾经无数次地咒骂他,恨不得他死,怎么可能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喊他。
    帮派里的兄弟们纷纷敬过香,陆成轩知道是同自己肉身告别的时候了。
    陆成轩向来想得开,人在世上走一遭,贫贱富贵,谁也不会比谁多烧出什么来,到头来还不都是一个罐子装完。
    陆成轩对看自己烧成灰没什么兴趣,干脆站在宁容身边等候。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他的骨灰装进骨灰盒捧过来,心惊胆战地对一干混黑道的凶神恶煞问道:“逝者安息,各位节哀顺变。请问遗属有什么要放进去的吗?”
    站在旁边的陈飞皱着眉掏出火化前从陆成轩手上取下来的戒指,交给那位工作人员。
    “等等。”之前一言不发的宁容慢慢开了口:“把这个也放进去。”
    他说完,从无名指上取下一枚戒指,手指一松,那银色指环便落入了陆成轩的骨灰盒里。
    陆成轩苦笑,他逼宁容戴上的戒指到底还是被还了回来。
    “大哥走了,他送你的东西,难道你不需要留个念想吗?”陈飞忍无可忍,双目布满血丝,瞪向宁容。
    宁容侧过脸,语气毫无波澜。“我留念想做什么?”
    “你!你这疯子!”陈飞被他噎得差点又控制不住情绪,到底还是顾虑宁容的身份,恶声恶气道:“若不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老子早就一枪打死你。”
    宁容无所谓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陆成轩跟在宁容身后,随他上了车。
    帮里如今群龙无首,几方势力缠斗争抢陆成轩的位置,暂时还没有人来处理宁容的事。
    陆成轩虽死,但余威尚在。他那帮兄弟对宁容还是客气,照旧称呼他一声“宁少。”
    “宁少,飞哥吩咐我把您回去。”
    “嗯。”
    陆成轩坐在宁容身边,试图伸手像以往一样摸摸他的手,只可惜他们如今阴阳两隔,陆成轩的手指凭空穿过宁容的手背,甚至感受不到那份熟悉的微凉。
    他触碰不到宁容。
    算了,死了也有死了的好处。陆成轩自我安慰道,至少能看到宁容在他面前毫无防备的样子。
    宁容闭着眼,满面倦容。
    窗外的日光照在他苍白的皮肤上,陆成轩能清楚地看到宁容单薄皮肤下细小的血管,也能看到他浓重的黑眼圈。
    司机很快将宁容送到了目的地,郊区的一栋别墅前。
    “宁少回来了。”佣人迎上来,小心翼翼地观察宁容的表情:“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必了。”宁容摇摇头,将西装外套脱下交给佣人:“我上去睡一会儿。”
    陆成轩跟着宁容上了楼,见他拖着疲惫的步子慢慢地爬着楼梯,走到二楼第三间屋子,推门而入。
    宁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卧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陆成轩来到床边坐下,宁容从窗边走来,正对着他一件件地褪下衣裤。
    陆成轩自嘲一笑,宁容现在看不见他,他倒是享受起死人的福利了。他活着的时候,宁容何时主动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过。次次都是被陆成轩逼着按到床上,扒了衣服强上,最初的几次甚至见了血。
    宁容是真倒霉,被他陆成轩看上。从头至尾,都是他在强迫宁容。
    宁容如今终于熬出头,如同他曾经红着眼睛咒骂陆成轩“下地狱”的话,那个强迫囚禁他的恶人陆成轩终于死了。
    宁容解脱了。
    陆成轩死之前真的考虑过,带上宁容共赴黄泉。这倒非常符合他的姓格,至死不休。
    结果在最终的那一刹那,陆成轩选择放手。
    宁容脱光衣服,裸着身体将自己裹进被子里,慢慢闭上眼睛。
    他的呼吸轻得几乎听不到,陆成轩过去搂着他睡的时候,总会怀疑稍一用力,宁容便会化作碎片,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现在看来,陆成轩的担心是多余的。最先消失的人反倒是他自己。
    宁容睡觉很安静,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在眼下留下一圈浅淡的影子。
    长久以来的噩梦结束了,宁容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第二日】
 
    宁容这一觉难得睡得又深又沉。
    陆成轩如今一缕幽魂,不需要满足肉体上吃饭睡觉的需求,宁容睡觉时,他干脆出了房间,在别墅内外溜达起来。
    陆成轩以为宁容会在他死那天趁机离开,却意外在灵堂外见到他。陆成轩猜想是他那帮尽职尽责的兄弟又把宁容送回了这里。
    这所陆成轩关押宁容的囚牢。
    睡觉时不许穿衣服,就是陆成轩最初将宁容关到这里时定下的规矩。
    宁容刚被陆成轩囚禁时抵死不从,不知道挣扎反抗过多少次。可宁容如何能与从小在道上混的陆成轩抗衡。
    反抗的结果就是宁容被陆成轩压在身下狠狠侵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