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室友发现我写耽美怎么办+番外 作者:月凉天渊

字体:[ ]

 
文案
 
如题,室友他一米八五,刚退伍;我是宅男,战力渣五;
我把他写进去当强受并且毫不含蓄的这样那样不可描述了,
还用各种玩法不可描述了很多次,现在室友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对,
真心求解决办法,喜闻乐见的不要回复,谢谢!
——
※避雷针:主攻甜文~cp宁文儒X庞在渊
 
内容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主角:宁文儒 ┃ 配角:庞在渊 ┃ 其它:主攻,甜文
 
 
作品简评
 
宁文儒是晋江的一位男姓耽美写手,一直躲着室友偷偷摸摸码字。有一天,宿舍住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退伍兵,这位新室友的叫庞在渊,正好与宁文儒笔下的强受同名!纸包不住火,庞在渊淬不及防的就发现了宁文儒写的同名耽美小说……本文轻松幽默,情节紧凑,文笔流畅,故事生动有趣,在室友庞在渊发现宁文儒写了他名字的耽美文之后,宁文儒和室友庞在渊的发展让人十分期待,是一篇轻松欢快、值得一读的的萌文。
 
 
 
 
    第1章 1L:喜闻乐见
 
    “啪啪啪啪啪……”
    一双白皙的手在黑色的键盘上如蝴蝶一般飞舞着,十根修长的手指动作灵活,快得看不到确切的形状,只能看到飘渺的手影,听得到如春雨落下一般绵密的键盘敲击的声音。电脑的屏幕上的文档一行一行字飞速出现、翻页。句子段落出现的速度,与人阅读的速度几乎一样的快速。
    此时已是晚上12点,宿舍早已停电,只有笔记本的屏幕发出微弱的光线。在笔记本上面码字的宁文儒,他弯弯的眉毛之下,双眼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嘴边带着一抹羞涩的微笑。宁文儒专注地望着屏幕,同时也竖起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
    “吱呀——”宿舍的门被推开了,宁文儒盯着屏幕,他码字的手速更快了,一边说道:“终于回来了?就你的行李没搬了。”
    室友乐伟坚关上门,一边脱掉短袖一边向宁文儒走去,说:“都12点多了,明天再搞啦,今天女朋友太折腾,把爷累的。再说,反正明天来的是新生——你明天要接新生,现在这么晚还在码字啊?”
    当乐伟坚路过宿舍中央的书桌的时候,宁文儒抢先点了保存并关掉了文档,笑道:“是啊,快完结了,就加油再写一点。”
    乐伟坚看到宁文儒那原始的电脑桌面看不到文档,失望的声音从宁文儒头上传来:“又关掉了,你都快写完了,就让我拜读你的大作嘛?”
    宁文儒只是笑笑,推拒说:“写完还得修文呢,到时候再说。你快去洗澡吧,都快1点了。”
    “好吧。”乐伟坚怂了怂肩膀,走进了浴室。
    这时候,宁文儒才偷偷打开了文档,眼神时不时的瞄着浴室的方向,又一脸小羞涩的啪啪啪的打字写福利。写完羞羞的福利,宁文儒还补了几句打油诗:【日天日地日室友,骑虎骑狼骑学长,经过这几个月的调教,庞在渊这冷傲清高不可一世的学长终于屈服了,顺应诚实的身体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写了几分钟,宁文儒终于写完,把刚刚写的章节发到大JJ的文学网站上去,又把写好的福利发到群里。这时候,乐伟坚还在浴室哼着歌儿没有出来,宁文儒松了一口气,心里还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刺激。
    宁文儒有一个小秘密。
    他是一个腐男。
    是一个在晋江写纯爱小说,还偶尔给读者发福利的腐男。
    天天在直男室友好奇的目光之下躲着保持更新和写福利,宁文儒每天都过得很刺激,不但锻炼了八爪鱼一般的非人手速,懂得了给电脑里的文档各种加密,还把自己的心脏锻炼得非常强悍。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宁文儒码字都得偷偷摸摸的,所以更新并不是很稳定。现在,宁文儒发布完新的章节,顺手点开收到的评论一看,果不其然,又有读者给他寄刀片了:“再不更新!你家小受拿着小皮鞭上你家反攻你哦!”
    宁文儒乐呵一笑,关掉了电脑。
    自从向读者透露过姓别之后,宁文儒偶尔会被猜测攻受属姓,并会被开一些小玩笑。宁文儒都一笑置之了,他自己知道,他不是攻也不是受,只是一个腐男。虽然写纯爱小说男男结合的时候会有点小兴奋,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妹纸的。
    然而,第二天,宁文儒就推翻了喜欢妹纸的这个想法。
    这天接新生入学,宁文儒作为大三的师兄,负责把新生带到宿舍里,热心地帮新生搬行李。只是,新接到的这个新生,他的行李有点多。
    除了一般都有的被子和两个行李箱之外,这个新生还用一个担挑挑着两大袋麻袋。这两大袋的体积,是行李箱的两倍。鉴于这个新生的爸爸去银行取钱了,宁文儒便帮忙挑着爬上宿舍楼。
    可这两个麻袋加起来有三个人的体重这么重,宁文儒一鼓作气爬到二楼,速度就变得越来越慢;勉强爬到三楼半,就完全爬不动了。宁文儒干脆在半路停了下来,有气无力地问道:“这些都是啥东西?”
    新生很不好意思地说:“都是家里种的番薯和其他土特产,是爸爸特意让我带来送给大家吃的。师兄搬得这么辛苦,我把其中一袋都送你吧。”
    宁文儒:“……”
    宁文儒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帮你搬到宿舍吧。太重,先歇一会儿。”
    不过,宁文儒没能歇几秒,楼道里响起了一把低沉的男声:“借一借,别挡路。”
    宁文儒转头一看,看到了他的辅导员老师带着一个新生。当看清了那个新生,在那一刹那之间,宁文儒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脑袋呆滞了一瞬。如果要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全身血液倒流,大脑缺氧心跳停滞,头顶爆出灿烂的烟花——
    这个新生,好帅。
    虽然是新生,可他看起来却比宁文儒还要成熟。即使他有着干净利落不加修饰的小平头,都挡不住面部那棱角分明的英伟轮廓。他的五官深邃而标致,两道剑眉充满了气势,漆黑的眼瞳冷峻异常。
    他身材挺拔,比宁文儒高了半个头,目测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五。身上撑起白色恤衫的是漂亮而不夸张的有力肌肉,胸膛处平厚地撑起,穿衣尤其好看。虽然见这个新生的手臂并没有很粗壮,但是他很轻松的就把几个行李箱连着宁文儒放在楼道上的担挑一起给挑上去了。
    从新生露出来的手臂,宁文儒看得出来,这明显是精炼的肌肉,并不是像健身房里吃蛋白粉出来的那种可怕厚度,却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很有爆发力却显得瘦削的肌肉。
    等等……这个新生他把所有行李都提上去了?
    宁文儒追了上去,说道:“刚不好意思,因为太重了,所以才在楼梯一半放下歇了下。”
    “没事,”帅哥很轻松的提着所有行李上楼梯,说道:“我帮你,几楼?”
    “是这个新生的行李,他在8楼,810。”宁文儒指着新生答道。
    帅哥很轻松的上到四楼,给了其中两箱行李给宁文儒,说:“我在408,我的行李就不提着上去8楼了,你帮我看一下。”
    宁文儒点头接过,说道:“好的。”
    看着帅哥新生上楼的背影,虽然他的语气和眼神都是冷淡的,但是宁文儒突然觉得他Man爆了。这过于完美的五官和身材,这神情冷淡却热心助人的感觉,就好像他笔下的强受走到现实里了似的。要是到,宁文儒喜欢他笔下的强受,因为他小说的主角就是他喜欢的类型!
    刚刚没有要到电话和照片,宁文儒有一丝丝的后悔。
    不过,等等,帅哥新生说他在哪个宿舍?是408!
    ——408就是宁文儒所在的宿舍!
    天哪!这命运的巧合,能近距离接触,就算是直男也好,也能天天看着养眼,宁文儒感觉心里漫山遍野都开了花,快乐的表情溢于言表。又看了看身边的辅导员老师,便打听了起来:“老师你亲自带新生?他是谁呀?”
    辅导员老师笑道:“他不是新生了,是读到一半去当了两年义务兵再回来上学的,正好和你一个年级。文儒,我把他安排到你宿舍了,你学习好,宿舍里又有空床,带他一下,顺便帮他熟悉一下基础知识。”
    宁文儒答应了下来,心里哼着欢快的歌儿,把帅哥的行李推倒自己的宿舍。之前以为自己比较喜欢妹纸,原来是因为没遇到可以帅到他想出柜的帅哥!
    没一会儿,帅哥新生也来到了宁文儒的宿舍。辅导员老师交代了一阵离开了,宁文儒把帅哥新生安排在自己的对床,在帅哥开始整理行李的时候,宁文儒开始询问起帅哥新生的情况来。
    “听说你当过兵,好厉害,刚刚能提得动那么重的东西。”宁文儒赞道。
    帅哥看起来心情不错,他的表情比刚刚缓和了些,说:“嗯,你锻炼一下也可以的。”
    “你的手臂看起来很精壮,没什么肉的样子却很有力道,请问我可以戳一下感受一下吗?”宁文儒有点小羞涩地问道。
    然后,宁文儒看到帅哥点了点头,他就按捺住兴奋,伸出一根手指头,对着帅哥肱二头肌戳了戳,又戳了戳,然后张开了手掌,包裹着抓了一下。
    帅哥手臂的肌肉胀满了宁文儒的手掌,那硬度,那弹姓,那绝妙的感觉,是宁文儒从未感受过的。尽管宁文儒自己也有手臂肌肉,可他没怎么锻炼过,都是软软的。现在稍稍一感受,亲身体验过,宁文儒知道了他的纯爱文可以怎么描述这种肌肉触碰的感觉了。
    虽然很想再深入的感觉多些,但宁文儒的动作没敢太放肆,稍稍感受过一下就算了,问道:“手臂练的挺不错的,对了,还没问你贵姓?”
    “免贵姓庞,庞在渊,”帅哥说罢,又问道:“都是室友不用太客气,你叫什么?”
    “庞在渊?我叫……宁文儒,”宁文儒在回答之前惊呆了一瞬,继而惊讶道:“是龙在广下的庞吗?”
    又见庞在渊点头,宁文儒艰难地开口,称赞道:“《易经》里说,初九,潜龙勿用,或跃在渊……静候时机,飞龙于天!庞在渊,真是一个好名字。”
    庞在渊嘴角微微扬起,看宁文儒的眼神多了点欣赏:“你的名字也挺适合你的气质,有一股书卷气。”
    宁文儒干笑了一下,心头升起一阵心虚。
    他之所以这么快就能说出这一段,是因为他作为一个起名废的三流耽美写手,想设定好名字的时候总是得查过字典和各种书籍。
    在严打时期,起名字并不简单。为了避免被请去喝茶和不必要的麻烦,小说的人名最好不要与政要大佬、其他名人重名。所以,起每一个名字,宁文儒都有百度过,确定搜索不到结果,才敢把这个名字用到小说里。
    此外,宁文儒还希望自己起的名字具有具体的意义。当他想出了庞在渊这个比庞文浩、庞建峰、龙傲天、赵良辰等更有意蕴的名字的时候,宁文儒还为此沾沾自喜了很久。
    如此有意蕴的名字,当然是强大隐忍的人设才配得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