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如何诱捕一只炸毛奶狗+番外 作者:水煮虾

字体:[ ]

 
文案:
孟老师小课堂开课了!
教你如何诱捕一只傲娇炸毛无敌可爱的小奶狗王博文!
第一步伪装成熟稳重亲切大哥哥获得好感,然后循序渐进让他习惯有你的生活,之后拼命宠他宠到别人都满足不了小祖宗的要求,最后满载而归并高调向围观群众炫耀自家媳妇儿最可爱。
当然,首先,你得是孟老师才行。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瑞,王博文 ┃ 配角:赵齐,徐展亭,孟珣,钟子期 ┃ 其它:
 
 
 
  ☆、第 1 章
 
  孟瑞又一次遇到了他。
  说遇到应该有些不太合适,在谢氏旗下的精品超市帮忙兼任店长的孟瑞,已经十分的熟悉,总是在临近深夜十二点,脚步匆匆地进来买一个苹果的少年。按理说这样怪异甚至可以说的上讨厌的行为,足以让孟瑞在门口立一个大大大的牌子,用黑色加粗马克笔写着XX白衬衫男与狗禁止入内。
  没错,苹果男总是穿着熨烫服帖、干净整洁的白衬衫,但这在深夜实在是一件非常令人发指的事!无论是谁,在深夜临近关门的店里,看到手里拿着鲜红苹果端详的白衣少年,脸上露出聚精会神认真到诡异的表情,都会被吓到尖叫!
  孟瑞还好,无论怎么说孟瑞都是因为成熟稳重,而被损友戏称为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孟老师,所以他只是惊讶的恩了一声。
  少年听到声响后,回头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孟瑞看着移动恐怖信号源之白衬衫男慢慢地朝他露出了一个略显局促的微笑,没出息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他妈的也太好看了吧。
  这也就是为什么孟瑞即使临近毕业,诸事缠身,却还是在抽空帮谢锦这个见色忘友的二世祖损友运营了一阵谢氏的超市项目之后,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最后却还是答应再接手管理一段时间。甚至在营业时间结束之前,早早的放了店员下班,每天夜里等到十二点,摆出若无其事的平淡表情等着他来买一个苹果,然后回家处理各种事情,忙到凌晨两三点。
  完全是,按照自己审美长出来的样貌。
  孟瑞觉得自己是个无比之straight的男人,但是面对这样的姿色还要维持不动声色真的是无比困难的事情,于是每天摆出一副面瘫脸,然后抽筋一样想着少年看向他有些迷茫的眼神,拿苹果时修长好看的手指,以及会轻轻凑上去闻苹果的模样。
  恩,眼睛像揉碎了一把星星洒在里面一样亮晶晶的,脸白白嫩嫩的,摸上去一定很滑,怪不得每天买苹果一定是偷偷摸摸地回家敷脸。孟瑞暗暗地嗤笑,一个大男人还要拿苹果来敷脸很恶心哎。完全没有觉得一个大男人半夜不睡觉想着另一个男人的皮肤很好摸之类的,还发出花痴一样的傻笑才是件更恶的事好不好?!
  但是孟瑞今天心情不是很愉悦。
  在他已经控制好脸部肌肉摆好日常面瘫脸之后,少年并没有走进来,只是单纯的经过店门口,当时时间为深夜11:43。
  孟瑞累觉不爱地看着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直到零点,苹果男都没有回来买走他今天的苹果。
  孟瑞觉得自己像是和那个故意挑出来的卖相漂亮的苹果一样,孤零零的摆在货架上。
  今天苹果男也没有来。
  孟瑞掰着手指想,已经三天了。
  每天习惯地在临近零点时,把特地挑选的那个卖相和品质都最棒的苹果摆在显眼的位置,但那个应该来买走它们的人,却始终没有来。
  孟瑞依旧每天等到十二点,然后面瘫脸一直回到家里,睡觉,第二天不仅带着黑眼圈,还有一身生人勿进的气息。
  孟瑞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深夜白衬衫苹果男,说不定是小奶狗变成的妖精也不一定。
  要不然自己怎么会破天荒的魂不守舍,要不然他怎么总是在半夜出现,要不然怎么会每天都来只买一个苹果,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好看……
  闭着眼闻苹果的时候低垂的眼睑,睫毛在灯下甚至有根根分明的阴影,睁开时就是比深夜里星星还要闪亮清澈的眼睛,鼻梁很挺,皮肤白的透明,嘴唇薄薄的,润润的光泽,怎么会有男人的嘴唇是润润的啊!
  一向在外冷静自持,被损友嘲笑着喊人生导师孟老师的孟瑞,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维持着这种略微复杂甚至可以被称作为想念的情绪,直到苹果男再次出现。
  少年看起来瘦了一点,裹在白衬衣里的腰线多了些纤细的味道,他毫不知情地专注打量着货架上的苹果,耐心挑选着应该要把哪一只带回家。而且花的时间显然要比之前多了。
  孟瑞不露声色,心里暗自得意,那是自然,每天你买走的那个都是少爷我精挑细选的。然而认真挑选苹果的少年,对坐在吧台里面瘫脸的帅气店长的内心活动却一无所知,所以在孟瑞走过来递给他一袋苹果的时候华丽地愣住了。
  孟瑞心里有些纠结,这样类似于示好的行为他并不擅长,但是每天还是习惯性地挑好苹果装在口袋里,等着他来一起给他。
  少年疑惑的笑了笑,眉眼弯弯的,难为情的抿了抿嘴角,说,你这是,强买强卖?
  傻子,孟瑞心想,不要随便这么没防备的笑。
  但镇定如孟老师,还是那么一瞬间的心动的情况下,挂着一张冷静的面瘫脸,毫无知觉的下意识嗯了一声。然后在看到对方更加疑惑的表情时,赫然收回乱七八糟的心思,微蹙着眉抬手直接把袋子塞到他怀里,说,给你的。
  少年轻轻地侧歪了一下头,抿着嘴眼睛亮亮地看着他问,所以,是要送给我的么?
  恩。孟瑞神情自若的收回手,在少年轻声道谢离开之后,才把视线转向刚才视若无睹的少年不慎遗落在货架上的手机。他抽了张纸巾,擦着白色手机上几乎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淡定地放进大衣口袋里,关了店门。
  大概,明天见得到你吧。
  你说对么。
  孟瑞最讨厌夏天,然后是冬天。
  他是最成熟稳重的性子,见惯了太多场面,偏爱平淡温和的事物,过犹不及。在身边的二世祖朋友们纷纷接手家里的生意忙的不可开交时,他却依仗着商业精英的大哥,对自家公司未来发展毫不担忧,一身轻松的在高校里读着双硕士,研究完商业经济,学学表演。
  他是个闲散性子,经济学界德高望重的导师对他的经济理论研究寄予厚望,曾经的影帝如今的表演系教授也亲口夸过他有演戏的天赋,排除他那个声名在外的大哥的影响,大概,他自己也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这样的天赋和机遇,放在他人身上或许是亟待挖掘的宝藏,对他而言,却没有那么重视,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做完该做的功课和课题,剩下的时间,孟瑞倒是宁愿呆在家里品品茶看看书,闲来无事做几幅小画。
  这样宛如退休老干部一样的生活方式也是被损友们嘲笑着喊孟老师,所以前段时间谢锦忙着追妻,把新开发的高校精超项目拜托给他的时候,也是万分没想到,孟瑞出于情分答应接手,度过初创期之后,居然没嫌麻烦的从夏天一直管理到了冬天。
  孟瑞讨厌夏天,也讨厌冬天,过于冷和热都不在他的舒适区间内。
  但是现在,或许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夏天炎热的日子,苹果男不变的白衬衫就越来越薄,纤细的腰线在剪裁合身的衣服里晃啊晃,晃的孟瑞心脏也跟着一晃一晃的。苹果男换了更清爽的发型,好看的眉眼格外清秀,皮肤看起来好摸的不得了。苹果男穿了黑色的人字拖,连脚趾都干干净净又白白的,看起来特别的青葱特别的小白杨。
  冬天下过雪之后冷,少年不耐寒的早早裹上了长羽绒服,里面穿着白色羊绒衫,整个人窝在毛绒绒的衣服里像童话故事里不谙世事的小王子。眼神那叫一个清澈动人啊,水灵的都能掐出水来了。小手小脸一冻着了就白皙的不像话,呆在室内一会就红扑扑的,再加上挑选苹果的那个认真劲儿,孟瑞脑子里莫名闪过好想抱回家里养的念头。
  所以饶有趣味的等着少年每天来买一个苹果,逐渐习惯了给他预留出最好的那个,甚至在他没有来的日子有些许失落。
  直到今天,装作未曾发觉他遗落了手机,等着明天他来店里找。想象着少年急匆匆赶来跟自己询问是否看见他手机的样子,或者会因为着急带着一身的寒气就跑进来,然后说话时呵出小片的水汽,孟瑞有些期待的觉得大概会很可爱,像跑快了呼哧呼哧的小奶狗。
  睡前,孟瑞照旧躺在床上看书,放在床头柜上少年的手机响了一下,亮起来的屏保是少年扯着嘴角眨眼笑的照片,看起来阳光的的不得了。还有一条未读的微信,“明天的微经课记得来上,你哥说他不……”
  后面的内容因为手机设的密码没有显示完全,孟瑞也没有偷窥他隐私的打算,只是看到微经课三个字,皱着眉想了一下,微观经济学么?
  所以,自己原本以为是哪个教授家的小公子所以才住在学校里的少年,其实是学校大三的学生,而且还刚巧是自己专业的小学弟?
  孟瑞突然觉得,之前百般推脱的给本科生上课的事情,或许可以再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  孟老师:所以媳妇儿你到底为啥每天都来买一个苹果?
小白:喊谁媳妇儿呢?我也是不知道你是sei
孟·追根问底·瑞:所以为啥?×1 为啥?×2 到底为啥?×3
小白:懒得跟你说,你自己想。 ̄へ ̄
孟·脑洞大开·自恋·瑞:来看我的吧。&lt( ̄︶ ̄)&gt
 
  ☆、第2章
 
  王博文你等我一下,这还没上课呢。赵齐跟在他后面喊,哎哎哎,你着什么急呀,九点的课,这才不到七点半,你再走这么快真是要累死我了。
  哎呀我有事,王博文嘟囔了一句,抓着书包带迈开大长腿脚步嗖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不是,你哥说……赵齐一遍气喘吁吁的跟着,一遍碎碎念,你哥说让我看着你好好呆在学校上课的,不准迟到早退,更不准你旷课,你要是又像上次一样跑了我上哪儿找你去,你说我怎么跟你哥交代呀。
  赵齐话还没说完,就看原本飞速前进的王博文停了下来,转身又快速地走到他面前,忍俊不禁的表情,语气慢悠悠的说,哦,怎么交代啊,把你交代给他呗。
  于是碎碎念赵齐吧嗒一下停住了话,张着嘴傻乎乎愣了几秒。
  王博文一副了然于心的得意样子,说,恩,开个玩笑。
  赵齐眼神晃呀晃的,憋了半天才小声说,反正你今天得去上课。
  去呀,谁说我不去了。王博文笑,边走边跟他跟他挥手拜拜,说,我手机昨天落店里了,拿完就去上课行吧。
  甩掉了尾巴,神清气爽的走了没多久就到了超市附近,王博文站在街对面,隔着路两边掉光了叶子的法国梧桐树和路上赶着上课的学生,看到年轻英俊的店长正坐在吧台里,认真的看着一本什么书,手边还放着叠的厚厚的资料。时不时有店员跑过去问他些什么,他抬着头耐心的说着,嘴角挂着客气又礼貌的微笑。
  明明在店里,穿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王博文走到他面前,默默的想,也是不知道穿给谁看的。
  孟瑞今天一改平时的舒适风格,穿了服帖的衬衫和V领毛衣,外边披着黑色的西装款羊毛外套,倒是正经一副绅士装扮。余光瞥到少年走进店里,便故作沉稳继续若无其事地看书,眼神却一直跟着少年慢慢走近吧台。
  他装作不经意地抬起头,刚发现站在面前的少年的样子,压低了嗓音,略带疑惑的恩了一声。
  孟老师刚开始上表演课的时候就知道,他这种故意压低、略显沙哑的声音,特别有磁性,特别撩人。
  少年倒是没什么反应,小手抓着书包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手机好像落这了。
  孟瑞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之后递给他看,笑容温柔的说,是这个吧。
  恩恩,谢谢你啊,还好找到了。王博文拿着手机解了锁,昨天赵齐的微信,是提醒他今天上课,一如既往的叨叨了一些他哥说的话,还有几条微信和一个未知联络人的来电,估计是骚扰电话吧。他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错过他哥的电话,要不然也是不知道怎么对付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