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白莲花与小婊砸+番外 作者:亡沙漏

字体:[ ]

 
  
  第1章 一只被抛弃的Omega
  
  林深第一次见到白沐霖的时候,他正在白沐霖的豪宅中偷窃。
  而白沐霖打开了灯,手里拿着一把6mm口径的镭射手枪。
  林深二话不说双膝跪地,高举双手:“放过我!”
  白沐霖朝他摇了摇头,掉转枪头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泪流满面道:“我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
  林深的内心是奔溃的。
  作为一个职业窃贼,他很清楚如果现在白沐霖开枪自杀的话,自己会摊上什么事儿。
  现在是深更半夜,帝都郊外的庄园豪宅。他踩过点儿,详细调查过庄园的主人,因此对白沐霖这张脸很熟悉。齐肩的金黄色长发,精致到近乎女子的五官,以及眼角那颗标志性的泪痣,都与银河百科上的照片完全吻合。眼前在他面前举枪的,正是白氏基因公司的掌门人,帝国上将程夜的未婚妻,几乎是上流社会典范的Omega——白沐霖。
  但是几个月前程夜外调,白沐霖作为家属陪同前往,照理说,他现在应该在几百光年之外。也正是如此,林深才敢进来偷东西啊!所以白沐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帝都外的房宅中?!还偏偏在他爬窗进来的时候自杀?!
  如果白沐霖死了,他无疑会被认为是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已经够糟糕了,更别提自己还是个Omega!他会被全国通缉,然后送去Omega保护协会,圈养起来给哪个A生孩子!
  所以他赶紧站起来伸出双手:“等等!别!有话好好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白沐霖脱力地在钢琴椅上坐下,垂下拿枪的手,用另一只手擎起酒瓶子往嘴里倒,是86年的拉菲。拉菲有一大半顺着他白皙的下巴往下流,沾湿了他那身酒红色的丝质睡衣。
  林深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白沐霖又颤抖着抬起了枪,这次,他把枪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别!等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能帮你想想办法!”林深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地往他身边走。白沐霖的情绪很不稳定,他没把握光靠嘴炮劝下他,因此打算动手夺枪。
  白沐霖完全没有觉察到他的举动,只是吞着枪笑起来。没笑两声,他就开始疯狂地咳嗽,因为嘴里塞着东西太不舒服了,他只好把枪拿出来,断断续续地说:“你?你能有什么办法!他不要我了,你有什么办法?!”
  林深一听便明白了:“程夜他和你分手?”
  这句话就像一个机关,话一离口,白沐霖就嚎啕大哭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在公众面前总是温和得体的白公子。
  “他带着人回他的房间了……”白沐霖啜泣着说,“他从来都不让我进去的……”
  林深挪到他背后,顺下他的枪藏在身后,嘴上应和:“这么渣!”
  “对啊,”白沐霖做了两次深呼吸,然而还是没能止住自己变尖的哭声:“他……他太渣了,我好气啊……”
  “可是为什么呢?他有没有说理由呢?”
  “理由?他做事从来不跟我商量的,连话都不怎么跟我说,坐在我身边的时候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老半天屁都不放一个……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带别人回房了……”白沐霖说到此处,涕泪横流,伸手在钢琴上乱摸,林深有眼力价地把纸巾递给他。
  白沐霖接过,说了声“谢谢”,又道了句“不好意思”:“让你听见这么粗鲁的言论……可是我真是太气了……”
  说着就开始擤鼻涕。
  林深心想,白沐霖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说个屁字还诚惶诚恐的,怪不得憋死了要自杀。
  他鼓励白沐霖:“生气了就摔东西嘛,不要看不开。天底下两只脚的癞蛤蟆好找,两只脚的Alpha还难找么?”
  白沐霖流着眼泪瞪大了眼睛:“你说的很对,我需要发泄一下……”
  说着打开了钢琴面板,开始弹《悲怆》。
  林深:“……”
  白沐霖纤细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翻飞,演奏出复杂悦耳的古典乐,嘴里则唠唠叨叨向林深叙述着自己的不幸遭遇:“道理我都懂,可程夜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啊!我们从小就订婚了,我那么努力地学做一个好妻子,就是为了有早一日给他生儿育女,他就是我的全世界,可是他对我一直冷得像块石头一样……我以为他就是生来面瘫。面瘫就面瘫吧,反正他瘫着挺帅的,我也不是不知足的人,可是他竟然把人带回自己的住处宿夜……”
  林深震惊于他能一边弹钢琴,一边哭泣着述说渣男往事,既不弹错,说话也不颠三倒四。
  “……我知道我这个人很无趣……性格懦弱胆小,身体也不好,更没有什么远大抱负,只想相夫教子……”白沐霖说到这里,羡艳地看林深一眼,“他应该会喜欢你这种夜里出来抢劫、自立自强的Omega吧。”
  林深目瞪口呆。他其实只是来偷窃的,没想过要打劫,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是头一次听人把抢劫和自立自强联系起来:“你、你不要妄自菲薄……你这么好的Omega,长得漂亮又会弹钢琴,他是眼瞎了才跟别人好!你要有自信,你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根本不一样!”
  白沐霖鼻子一酸:“没有啊,他带回去的,是一个军装背头、假扮成Beta参军的Omega……诶,现在A都喜欢这样的,我学了十年绣花是为了什么啊!我真傻。”
  白沐霖摸到钢琴上方的一个竹篮,把精致的白色绣花杯垫递给林深:“初次见面也没有什么见面礼,送你一个我绣的杯垫吧。”
  林深接过,自惭形秽:这个杯垫比他整个人加起来都还要精致。
  “想不到程将军打仗一流,看人的眼光却烂到家了!”林深拿人手短,此时义愤填膺地帮白沐霖说话,一想到这个痴心的Omega刚才甚至想要自杀,他就正义感爆棚,简直想把程夜掇死。“我跟你说,你不要自寻短见,没有什么伤痛是时间不能治愈的!如果不能,就再织几个杯垫。你想想,你死了有什么好处?你和他是有婚约的吧?你又没有孩子,按照法律,你一死,白家的财产都归了他了!他拿着你的钱和那个军转背头的小三逍遥去,你呢!你骨灰都冷了!你想这样么?!”
  白沐霖赶紧摇摇头:“对,我死了就便宜他了。”
  “他让你这么难受,你要狠狠报复他才对!”林深替他出谋划策。
  “算了吧。”白沐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我现在气都气死了,不想报复他,也不想见他,不想考虑跟他有关的任何事。我就当他死了。”
  “你刚才能这么豁达不就完了么!”林深拍拍他的肩膀,“不过啊,我说的报复,也不仅仅是你对他耍诈,你知道报复贱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么?让自己快乐,变成更美好的自己。我觉得你呀,就是老是关在家里弹钢琴绣花,被Omega保护协会洗脑了,觉得一切都要绕着Alpha转,所以才会落得这种下场。”
  “不是的,我没有被洗脑,是程夜他长得真的很帅……”白沐霖小声辩解。
  “要找长得帅的Alpha还不简单?”林深笑着打了个响指,露出了一颗狡诈的小虎牙。
  ******
  白沐霖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夕阳透过窗帘照在他脸上,让他眼酸。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蓝白条纹的床单上,陌生的房间乱得像狗窝。
  而他赤裸着上身,被人压在身下。
  “啊!!!!!!”白沐霖尖叫。
  林深揉着脑袋坐起身:“你鬼叫什么?!”
  眼见他也光裸着的胸口,白沐霖拢着被子把自己挡住:“你是谁?我怎么会和你睡在一起?”
  林深盯了他三秒钟,翻了个白眼:“白少爷,大家都是Omega啊,而且你的衣服是自己脱的。”
  白沐霖松了口气。他的脑袋针扎一般得疼,可还是在林深的帮助下找回一点记忆。
  昨晚上他开枪自杀之时,林深从天而降,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然后他就酒后驾车,和林深一起进城,在下城区的一家酒吧嗨到打烊。他当时连衣服都没换,穿着那身酒红色睡衣,和一双棕黑色的拖鞋,就这样和林深勾肩搭背走进了酒吧,立刻成为了诸多Alpha狩猎的对象。他头一次被这么多Alpha恭维着、追求着,被赤裸裸的眼神勾引着,感觉自己成了鬮妇,虽然下流却是全世界的女王。于是他跳上舞台,脱了睡衣,一边喝着酒,一边模仿着林深的舞姿,和着燥热的鼓点摇摆腰臀。
  想起全部的白沐霖扶额。
  “感受到了单身的好处?”林深笑道。
  “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这是放荡,不是自由。”白沐霖拧着眉头说。
  林深哈哈大笑把手挂在了他的肩膀上:“没事,你身材可好,A们甚至为了争抢你大打出手。而且这里没有谁认得出你,放心吧。”
  “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我对着这么难听的音乐跳舞,太不体面了。而且我睡前还没有洗澡。”白沐霖面如死灰。
  林深觉得大少爷的世界他果然是不懂。
  白沐霖突然扭头看他:“你昨天来我家做什么?你是贼?”
  林深尴尬地打了个哈哈。大少爷清醒的时候看起来不傻呀,挺精明的,还是喝醉了好玩儿。
  “算了,我除了钱一无所有。”白沐霖下床打开林深的衣柜,勉强挑了件白T恤和牛仔裤。
  林深下床捡起地上的裤子穿上:“你去哪儿,不会又想不开吧?”
  白沐霖不自然地皱了一下眉,然后冷淡道:“我昨天晚上只是喝醉了。”
  林深嬉皮笑脸:“哦哦。”
  白沐霖的耳朵尖红了,看上去还有点生气:“我说真的。”
  林深一本正经:“嗯嗯。”
  “我现在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派对,”白沐霖勉力维持着自己的矜持和端庄,“不必担心我。”
  “是有自助餐的那种么?”林深眼睛一亮,“带我去吧!我穷到没有饭吃!”
  
  第2章 冤家路窄
  
  白沐霖参加的慈善派对,珠光宝气,名流云集。宫廷般豪奢的大厅里,着正装与晚礼服的贵族们擎着红酒三五成群,在林深眼里他们可都是钱。他在人群中像花蝴蝶一样穿梭来去,与随便什么人都能扯上两句,离开时带走他们的项链、胸针、钻石耳环,不一会儿就赚得盆满钵满。
  不料这时有人不识相地在背后说:“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林深扭头,是一位穿着花哨的花花公子,看起来笑得十分轻浮。
  “谢谢,不用了。”林深莞尔一笑,推辞得干脆利落。
  然而当两人擦身而过时,林深脚下一绊,扑进他怀里。
  “看来你的确不适合跳舞,站不稳的花蝴蝶。”花花公子搂着他的腰在他耳旁轻声道。
  林深气恼地推开了他的手,加快脚步离开了舞池,一边走一边展露出笑意。
  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名表,半分钟以前还戴在花花公子的手腕上。
  然后他又摸出来一张银行卡,花花公子藏在衣服内袋里。
  啊,他要发财了。
  虽然出卖了一点色相,但他是个多么好的贼骨头啊!
  林深兴高采烈地回到白沐霖身边,不住地往嘴里塞着蛋糕,顺道从拖着托盘的侍从手上拿一杯酒。见身旁的白沐霖呷着红酒,时不时看看手表,殷勤地递上一块甜点:“来来来,天大的事儿先补点脂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