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掐完,滚! 作者:小子影

字体:[ ]

 
文案:
两人从互掐,到互助最后滚床单的故事。
梁萧知道这个人不是苏浩 
梁萧知道苏浩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岩琦秋城笑笑 你要开枪打死我? 
妈的,老子不舍得打死你但可以打残你
 
本文三观极正 1V1 保证HE!
前面有点伤感,后面会甜回来哒 
 
避雷:
1.有催眠记忆梗,一方被坏人催眠忘记自己是谁,受坏人指使回来报复。
2.有狗血,金手指。
这文是我的朱砂痣,谢绝人身鸡汤
 
内容标签:强强 民国旧影 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萧,苏浩 ┃ 配角:张牧之,刘念,田中樱子 ┃ 其它:
 
    
    第1章 攻心计
    
    上海沦陷后仿佛一个孤岛般的上海租界,依然锦绣繁华,控制着中国东部大部分的金融和进出口生意;依然是鱼龙混杂,为了地盘,黄金,荣誉,女人争夺,拼杀。那些在上海沦陷的时候,不愿不肯离开上海的老爷少爷们;为了种种的目的和纠结继续潇洒的生活着。
    梁萧就是其中一个,这个书香世家的小公子,年少留英医学博士归国,弃医从文接管父亲书馆,而后又弃文从商,短短四年借助英国使馆的支持与新娶娇妻刘家的背景,气死母亲,流放大哥,强占朋友家产,在上海租界年轻一辈中无人可望其项背。
    日本占领上海的第三年春天,晚间刘念从外面回来,拿着手中的情报非常不安,佣人小桃说梁萧在书房时,她敲门进去。梁萧盘腿坐在靠近窗口的蒲团上,手上拿着一本原版医书认真看着。梁公馆在英租界,位置很好,坐在书房窗口正好可以看到黄浦江的夜景。
    梁萧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冲刘念笑笑。拿起一旁的书签夹好,将书小心的放到一边:“张牧之从他导师那里借来的织田浩一的外科手札。织田浩一是近年来日本外科第一人,天才型的医者,好书得来不易,弄脏的话张牧之估计又要扬言把我做成标本在仁和医院展览。”
    刘念敷衍一笑,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看刘念脸色不对,梁萧站起来,走去沙发边:“什么事?你这么严肃。”
    刘念把手中的情报还有请柬一起递给梁萧,“明堂遇刺,日本人派来的新任商会会长岩崎秋城,十天后到任。这是请柬。”
    梁萧沉吟片刻,没想到已经决定辞去商会会长去苏州避居的明堂还是难逃一劫:“他们真是赶尽杀绝,这个岩崎秋城是又什么人,没听说过,有背景资料吗?”
    刘念有些局促的把手中的照片递给梁萧,只是简单的一眼,梁萧整个人都怔住了。
    阿浩?
    梁萧有些粗暴的拿过岩崎秋城的照片,僵硬的抬起头望了刘念一眼。
    刘念摇摇头,“田中千野的干儿子,早稻田大学毕业。很深的军方背景。”刘念停了停,她考虑下面的话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最终还是狠下心来直中要害:“军统北平站上个月被连根拔起就是他的杰作。明堂的死应该也是他的作品。”
    “阿浩他不会这样的,是不是……”梁萧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是不是有苦衷?”
    刘念立刻将梁萧打断,“梁萧,别自欺欺人,他不是苏浩,披着苏浩的皮囊而已,借助苏浩以前的身份更方便行事。”
    刘念还想说,苏浩在爆炸中牺牲了,尸骨无存,整栋别墅荡然无存,地面都被炸出一个大洞,我们的人一直在外围守着,绝无生还的可能。
    但这些梁萧都知道,她不忍心再说一次。
    “……”照片中的人跟阿浩太像,阿浩的眼睛很漂亮,双眼皮但层次不深,睫毛很长,鼻子直挺,唇线柔和,平日里总爱板着脸,看着非常严肃,可一旦笑起来又显得特别清秀。现在那双眼睛仿佛梦魇一般笼罩着自己,梁萧抬手扶住一旁沙发靠背。
    刘念看梁萧的反应,伸出手想将岩崎秋城的照片从梁萧手中拿回,可拽了两次都没拿回,轻叹一口气:“他和阿浩只是像,阿浩的眉形不像他这般有菱角,额骨和下巴都稍有不同。”
    梁萧摇摇头,苦笑:“有几分像?”
    “九分。”刘念老实回答。
    一阵沉默。
    接着刘念放缓口气,试图引导梁萧走出现在的状态:“梁萧,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样的人,再先进的技术也做不到,你是医生,你知道的对吧。”她一直盯着梁萧的反应。
    梁萧只是抿抿嘴没有发声。
    刘念继续柔声道:“当年田中千惠不也一样没有做到,而且破绽还是你找到的,不是么?”刘念一语中的,宛若迎头的冷水浇下,让梁萧一个激灵,低头看了一眼岩崎秋城的照片,而后伸手将照片还给刘念。
    梁萧问:“你们打算怎么做?”
    “两边给我们的任务是都按兵不动,上面都持观望态度。”上面的人一定也是怀疑的,尤其是军统方面,当面报告的时候刘念考虑到梁萧,将苏浩的死因和具体事件稍作修改,杨文山的性格应该不会轻易相信,甄别这个岩琦秋城应该是下一步指令。
    梁萧皱眉:“请让我静静。”刘念没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身离开。
    刘念刚出房门,梁萧便坐到沙发上,胸口有郁气压在那里,梁萧抬手用力揉着。
    梁萧知道日本人就是要看自己方寸大乱。阿浩回不来了,他比谁都清楚。当年仓皇之中他是亲自去翻查的爆炸废墟,那个田中千惠本想和叫梁萧的人同归于尽的地方。最后只找到了一个佩戴男戒的断指。苏浩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的梁家别馆。梁萧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那戒指是自己送给苏浩和汪茜的情侣戒,他绝不会认错。胸口的浊气越压越厚,梁萧靠到沙发上,轻合双眼,试图睡去打断自己的思路,赶快睡去,偏却久久无法真正入睡,他很想给自己找点安神的药吃,奈何脑子浑浑噩噩眼皮似有千金重。更加没有抬手的力气。迷迷糊糊间脑中闪过种种旧事。
    十岁的梁萧拉着爸爸的手不肯松开:“爸爸,为什么一定要送我去英国,英国那么远,我不想去,苏浩说他高中毕业,苏伯伯才送他去日本。”
    梁忠坤的脸被太阳照的惨白:“萧儿,去英国好好读书,明伯伯常去英国,他会时常去看你的。你哥哥不也去苏州学习画画了么,爸爸不是不要你,只是希望你们好好学习,每年假期你都可以回来,爸爸会想你的。”
    “妈妈为什么不来送我?”
    “孩子船要开了,一路小心。”
    “爸,妈就这样整天整天的在别馆里清修,就抽不出一点时间去英国看看我么,我都快两年没见过她了。”十六岁的梁萧,眉宇间略显英气。
    “你妈妈,几年前受伤后就潜心礼佛。走吧,我们去苏州看你大哥。”
    “妈,我回国了,来看看你,你好吗,我们回家去住好不好,这里太偏僻。”
    “我的儿子,想死妈妈了。你爸他在外有别人,我真是想死很久了,一直牵挂着你们。我不会回家的,为了顾及他的名声我没有声张,孩子多来看看妈妈。”
    “大哥,济世救国有很多种办法,你为什么要选择最危险的一种?”
    梁言笑笑:“这是最快捷,最有效的一种。”
    “萧儿,你怎么了两天没有回来,警察局刚才还有人打电话来问你到家没?”
    “她是谁?我亲眼看到她把病毒注射到投靠别馆的难民身上。”
    梁忠坤大惊:“萧儿,你怎么会去别馆,算了,不重要。当没看到,这个你管不了。爸爸为了你和言儿的安全,忍气吞声了二十几年。去英国吧,回去吧,好吧萧儿?爸爸只盼着你可以平安的娶妻生子。”
    “我妈呢?”
    “佩云在你十岁时那场意外已经死了,这个女人是田中千惠,我在日本留洋认识的。当年她只身一人来中国,无处安身,我便给他别馆暂住,谁知道她居然改头换面,鸠占鹊巢。”
    梁萧不敢相信:“是她杀了妈妈,又假扮成妈妈”
    “萧儿,我可以去见佩云了。待你成家立业,一定带着孩子来看我们。一定!”梁忠坤期盼的看着梁萧。
    “梁萧,回英国吧。上海不适合你。”苏浩绝决的道。
    “爸,苏浩!”梁萧猛然坐起。看到周围的环境,愣了很久,才记起自己在书房中。双手搓了搓脸,拿起一件外套出门。
    岩崎秋城其实比约定早到了几天,他没惊动任何人,甚至连军部也是一样,在暗处观察对手,无疑是最全面的。到上海的任务太多,义父田中千野还特意嘱咐他小心对付一个人,梁萧。
    说起这个梁萧,比起周佛海,明堂,军统上海站,还真排不上名号,只是义父特意嘱咐,岩琦秋城便特别上心,据说当年亲生父亲在上海配合义父的妹妹田中千惠做前期渗透工作时,梁家,苏家都从中作梗,那么这个梁萧也算是自己的仇人之一。
    当踏上上海的土地,岩崎秋城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心,闪过几丝慌乱,那抹无比契合的熟悉让他感到陌生而恐惧。独自走在街上,看似漫无目的,却不由自主地控制着脚步的风向。夜风寒冷,岩崎秋城穿着过膝风衣,站在佩云书店外,看着里面灯光初暖,几名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围在桌边,嘻嘻哈哈笑成一团。一个人影从眼前绕过,岩崎秋城惊慌地按住心底的疑问,身体却忍不住大大地退后一步,他突然看到了自己即将面对的敌人。
    梁萧已经习惯隔三岔五地来佩云书店坐坐,这里面有着自己最亲密的两个亲人的回忆,他们却都不再被这纷纷扰扰的乱世所打搅。
    上海沦陷之后,梁萧就把这家书店转让给教育局一个朋友的女儿开着,这样就算自己真的有天身遭不测,也能保住妈妈的心血和与苏浩美好回忆。梁萧今天的心境已经无法平静的入睡,想出来透透气,走着走着竟已经走到书店门口。
    书店管理员已经习惯了梁萧每次的到来都安静地坐在角落。
    梁萧魂不守舍的随意翻开一本杂书,好久也不见他翻过一页。
    “梁先生。”江蓝牡是个安静的女孩子,是复旦大学的学生。来这家书店打工也是为了勤工俭学: “你的咖啡。”梁萧每次来都喝咖啡,黑咖啡,黑得象如今上海的天,苦的如黄连一般。糖和牛奶放在旁边,从来没有见他用过。不知谁说过,喝黑咖啡的人,心比咖啡还要苦。江蓝牡不明白这个在上海有着绝世繁华的男子,他的苦来自何方。
    梁萧冲她淡淡一笑,继续低头看书,透着新墨的书上写着“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雉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立,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那时候年纪还小,大嫂读着这首诗就爱不释手,非要明伯父也到山上去买房子,说是也要成群的牛羊,可是上海一马平川哪里有山?为此大嫂还闷闷不乐了好久,最后自己去英国,临行前大嫂送给自己的也是这首诗。温婉如玉的大嫂是怎么走上这条不归路的,梁萧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从小喜欢爬高下底的苏浩为什么多年后会成为双面间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