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暗恋对象想睡我+番外 作者:顾颜笙

字体:[ ]

 
文案:
纠结指数:☆
 
秦阳怎么都没想明白自己放着凹凸有致的妹子不看,会去关注一个跟他一样平胸的汉子,汉子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身手好,球技好,长得帅一点,成绩比自己好一点罢了。
当发现顾宇是自己的暗恋对象的时候,秦阳是无措的,自己不正常,不希望将他也带入歧途,但突然有一天那个暗恋对象却对他说说,阳阳,我想睡你……
怎么办!暗恋对象想睡我!在线等!急!
 
阅读指南:本文说白了,就是两个互相暗恋的家伙看谁先告白而已。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宇,秦阳 ┃ 配角:汪洋,李青,武若彤 ┃ 其它:HE,甜文,青春,热血,家庭
    
 
    第一卷:同桌的你
    第1章 路灯杆子
    
    秦阳提着老妈给的辣椒酱走在去小舅家的路上,酷暑的天气即便到了晚上路上也是人来人往,灯火辉煌。
    小舅家跟秦阳他们家隔着几条街,走过去也不算远。小舅妈怀着孩子,最近想辣椒想的紧,秦阳听人说过什么酸儿辣女,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
    小舅比老妈小了十岁,结婚又晚,媳妇也小他好几岁,小舅姥姥都宝贝的不行,这不一怀上全家就都当国宝一样伺候着。
    姥姥在小舅妈怀孕的消息确认了以后就搬到小舅家住了,整天说着注意事项,小舅妈要吃辣姥姥也不放心外头卖的,说是人家加了苏丹红,刚好老妈会做姥姥就鼓动老妈做了一些。
    这不才做好就被姥姥催着给小舅妈家送过去。
    秦阳走的不快,时不时还吹两声口哨,频频引得马路两边小姑娘侧目,哪来的小混混,长得可真帅!不过秦阳可不是什么小混混,正儿八经一个根正苗红小青年。
    秦阳站在丁字路口等着行人的红灯变绿,脚下磕磕啦啦的踢着一块小石头,红绿灯哔哔的响,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倒计时。
    还有30秒,29,28,27……
    “我去!”
    秦阳被人撞了一下,撞在了他的肩上,撞得太突然他差点就把手里提着的辣椒酱甩到了马路中间。等他站稳,那撞了他的人已经逼停了几辆车跑到了马路对面。
    “不好意思啊。”
    那人对着秦阳这边喊了一声,秦阳什么也没听清,生了气的司机们把喇叭按的乱响一通,太吵。声音落下那人也跑远了,秦阳看了那人一眼,哟还跟他顺路呢。
    那人带着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秦阳根本没看清他的脸,只觉得那人瘦的厉害,就像他旁边的路灯杆子,细长,并且笔直。
    路灯变绿,秦阳跟着零星的几个过马路的路人往马路那头走去,他过马路的样子很奇怪,一会走到行人这边,一会又走到行人的另一边。
    上了对面的人行道,秦阳呼出一口气。气还没顺通,他又被人撞了,差点一头撞在红绿灯的杆子上,细长,并且笔直的路灯杆子。
    “卧槽啊。”秦阳自觉主动的秃噜一句,为什么这么倒霉,被撞的总是自己,马路上的人明明还有别人。
    “妈的!长没长眼睛!”
    这次的人比较多,秦阳粗略看了一眼,有四个。说话了的那个是个小个子,像是历史书里鸦片战争那一块里边的配图,干瘦,还有些枯黄,都快成骷髅了。
    秦阳搓了搓胳膊。
    骷髅头刚骂完就被人一巴掌拍到了后脑勺上,他弓着腰用手捂着后脑勺,跟在那几个人后边跑。
    “你给我小心点!”那骷髅一边跑一边回头冲着秦阳比着中指,不过他说什么秦阳依旧因为马路上太吵没听见。
    秦阳能看出来,这几个人是这一片的混混,看着他们跑开的方向,秦阳啧一声,又他妈顺路的。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点了,秦阳不得不加快了速度往小舅舅家走去。
    小舅家隔壁是一所学校,这学校在秦阳看来也是奇葩,小学初中高中包圆了,秦阳之前还跟汪洋吐槽过,你咋不把幼儿园学前班也包了呢。
    想着有一个孩子从小学一年级体检到高三毕业体检有可能遇见同一个医生,他没忍住,笑了。
    进了电梯,电梯里有一个人,女的,年龄也不大的样子,楼层按了10,蓝幽幽的光像是往外散发着寒气,小舅家在八楼,秦阳按了八就靠墙角站在不动了。
    电梯嗡嗡嗡的上升,秦阳有些头皮发麻,叮的一声,电梯停了,门也开了,秦阳直起身体就往外走。
    “哎哎哎,你干嘛。”那女的开口叫住了秦阳,一手还按着电梯按钮。
    “啊?”还能干嘛,出电梯啊,秦阳心里这么想。
    “这是三楼。”那女的继续说,脸上带了点笑,那是努力忍住想要大笑出声的表情。
    “啊!”秦阳有些尴尬,把迈出电梯的那条腿又撤了回来,那女的这才松了手,脸都憋的有些发红。
    “谢谢啊。”秦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声音有些小,也不知道那女的听见了没有。
    “哎,不用谢,以后要是说话,可别像刚才那样了,一个脚在外头一个脚在里的,多危险啊,哎你到了。”
    “嗯,再见。”秦阳头也不回的匆匆说了再见。
    秦阳把辣椒酱送到了小舅家,小舅妈已经睡了,不过秦阳准备走的时候小舅妈又醒了,闻着味就跑到厨房要用辣椒酱夹馒头吃,姥姥拦不住,最后妥协说只能吃一个,然后就跑去给榨鲜果汁去了。
    秦阳看着小舅妈,这可比刚嫁给小舅的时候……胖多了啊。
    不光是肚子圆了。
    “秦……阳啊,多……唔谢了啊,这么晚了,呃……今天就住下吧。”小舅妈口齿不清的跟秦阳表达自己的意思,中途还打了一个嗝。
    “不晚,才十点半,我回去又不远,小舅,辣椒酱吃完了给家里打电话,我在送过来。”秦阳笑着说。
    “没问题。走吧,那小舅送你下去。”小舅嘴角噙着一丝笑。
    “姥姥我走啦。”
    “哎,阳阳要走了啊,那快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啊。”姥姥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
    “嗯,姥姥再见,小舅妈再见啊。”
    秦阳跟小舅进了电梯,依旧是靠在角落站着。
    “秦阳啊,你……”小舅笑的眼睛都眯住了。
    “小舅!”秦阳恶狠狠的喊住小舅。
    “哈哈哈,得得,我不说。”小舅扬扬手,能看得出来他忍笑忍的辛苦。
    电梯到了一楼,秦阳说了声小舅再见就飞一般的窜了出去。小舅在电梯里扶着墙笑的一脸泪花。
    出了小区大门,秦阳走在马路上,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震,秦阳拿出手机,是老妈的。
    “喂妈,嗯在路上了马上到,你跟我爸就先睡吧,我带了钥匙的,嗯拜。”
    挂了电话,秦阳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一手插着兜,哼着歌往回走。
    小舅家隔壁的那所学校一出门左手最尽头是学校自行车停放处,一到晚上黑乎乎的什么看不清,秦阳不止一次吐槽这学校抠门抠的要死,连个破灯泡都舍不得安。
    “跑啊,小兔崽子!”
    秦阳走到一片黑的门口,听到了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放假期间都锁着的大铁门门此刻半开着,劣质的锁子挂在粗壮的铁链上还在晃悠。
    “没一个好东西。”秦阳小声嘟囔,继续手插着口袋往回走。
    顾宇缩在角落里,抱着头,一对四,他打不过他们,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少受点伤。
    “我让你跑!丫不是挺能跑么!CAO!”
    顾宇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只是觉得浑身都没了知觉,已经疼麻木了吧。
    隐隐约约听见了警笛声,围殴顾宇的人做贼心虚胆子也不够肥,又下了狠脚踹向了他的肚子,随后从另一边跑了。
    顾宇缩在地上,脑子里嗡嗡作响,身上疼的他止不住的大喘气。有人往这边靠近,还开着手机的手电筒,刺眼的光照到顾宇脸上,顾宇艰难的抬起胳膊挡住眼睛。
    “啧。”秦阳啧一声,这人让人揍得不轻,他走过去蹲在顾宇身边,没有强光照在脸上顾宇放下了手,就着昏暗的光,秦阳看见了一双漆黑的眼睛,带着一点防备的漆黑的眼睛。
    “手机放哪了。”半天没得到顾宇的回答,秦阳伸手往他兜里摸去。疼得厉害的顾宇在那人手摸进他口袋的时候僵了僵。
    手机找的倒也顺利,还好没有放到奇怪的地方,秦阳把手里的老人机塞到顾宇手里,“哥们儿,我走了,你保重。”
    顾宇躺在地上,看着那人的背影越来越远,那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嗡嗡直响。
    顾宇是被疼醒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疼,哪都疼,像是被人踩踏过……顾宇扯了扯破了的嘴角,可不就是刚被踩踏过么。
    顾宇按亮了手机,比瓶盖大两圈的手机屏幕显示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他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咬着牙准备回家。
    真他妈狼狈。
    顾宇家在老式居民楼里,六层的楼没有电梯,顾宇家还在顶楼。那是他爸爸留下的所有财产之一,他爸爸净身出户。
    走走歇歇的终于爬到了家门口,顾宇坐在楼梯口歇了能有十分钟,才从门口一盆破了的花盆底下摸出了自己的钥匙。
    开门的手都疼的在发抖。
    开了门顾宇僵在门口,半张着嘴,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正亲的火热,那女的是顾宇的妈妈,李青,她只穿着一身内衣,头发挽在脑后,露出的脖子胸前有点点红痕。
    顾宇的眼睛有些刺疼。
    李青只在看见顾宇的一瞬间表情有些惊讶外就再也没看他一眼,继续搂着那男人的脖子在他嘴上亲来亲去,那男人从头到尾看顾宇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屑,只是在顾宇开了门以后对李青的动作就更是露骨与下流。
    顾宇咬了咬牙,侧着身从门口挤进去,他听见了那男人从喉咙里发出的一声冷哼,不过听见了又能怎么样?当着他妈的面揍他一顿吗?
    顾宇进了自己的房间,门被他狠狠地摔上,发出嘭的一声响。他脱了鞋把自己摔到床上,顿时疼的龇牙咧嘴又一下子跳了起来。
    坐在床沿上,顾宇脱了身上已经辩不出颜色的T恤,观察着身上的伤,他房间里没有大镜子,确切的说是连镜子也没有,家里除了他妈妈的卧室有大镜子外就剩下卫生间里了。
    不过想一想外边的情形,顾宇就只想窝在自己这不大的空间里。起身关上窗户,外边一片漆黑,能在窗户玻璃上照出自己的影子,他背对着窗户,吃力的扭着身体。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李青站在门外,头发披散,不过肩上披着一条毛巾被,李青只是站在那里,也不说话。顾宇不理她,依旧自顾自的扭着身体,想看清背上的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