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指腹为侵 作者:叶微青

字体:[ ]

 
    文案
    【强强】
    【剧情线】复仇宅斗,偶尔会有激烈冲突,没有很坏的人但也没有圣母。正剧,所有人智商在线,包括配角。不苏不爽不爱情最高论。
    【爱情线】受把攻勾引了,可逃掉后发现怀有崽子,换脸换身份摆脱以前,但又被找到,攻君变着法子(有强硬也有小温柔)让人回来。不是强上而后变忠犬的梗,攻君从头冷到尾有手段。攻受都渣,绝配。听说冰山和诱受最搭哟。
    【排雷】主受,受背叛了爱情,所以叶子认为在感情上有报复资格的只是攻。但攻君比较狠,所以感情上让受占相对优势,攻君先喜欢上。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生子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奕扬(柏律),谢隽廷 ┃ 配角:柏宸 ┃ 其它:生子,情有独钟,双生子
    第一章 美人受
    第1章 .
    
    今天依旧是毫不例外地凌晨醒来,墙上的钟摆指向五点多。
    他是那种一旦醒来便眼睛都合不严密的人,从不贪睡。透过半合的眼睑,看向窗外,外面的景象已然透出一点儿天明的光亮。
    他又觉得左手隐隐作痛,低头看了看自己腕部,那里有一圈细小的印记,只是因为腕表戴久了取下来便留下轻微红痕,可他有时恍惚地觉得那是带着血丝的勒痕。
    八年了。时间的确可以抹掉一切,但并没有人想象中那么轻而易举,又不是一碗下肚就可以忘掉所有的孟婆汤。
    虽说这些年的光阴足够磨砺一个人,让他早已没有当初的惊惧、恐慌、不知所措这些负面又软弱的情绪,遇见任何事都已经能从容自如,但曾经的屈辱和磨难总像根针一样,时不时冒出来,冷不防地扎你一下。
    他穿好衣服走出去,客厅的桌子上堆满了纸,传真机的指示灯闪了闪,看来又收到一封新文件,他拿起来一看,从第一行看到最后一行,然后又徐徐放下,表情平静从容。
    盥洗室的镜子印出他的脸,现在这张脸看着已经无比习惯。可没人知道在最初那阵子,他其实每每不适应,有时候半夜起来,无意间瞥到镜子甚至都会被无端惊吓一遭——毕竟那是一张全然陌生的面庞。
    不过仔细辨认,这张脸还是有很多原来的痕迹,毕竟底子在那。他的眼尾原本就跟细长丝毫不挂钩,反而像蝶翼一样宽宽地往上扫,导致某些时候容易给人一种柔和的错觉。是的,那些都是错觉。毕竟,一个真正温柔善良的人,会选择咬牙潜伏并谋划整整八年只为酣畅淋漓复仇?不会。
    八年前,他何其低微,连复仇的资本都没有。
    逃出来后,为了能有今天,第一步便是将自己的容貌做了改变,也必须改变。
    一小时后,早晨七点。他穿着熨烫得极好的衬衣,将准备好的早餐一样样端上餐桌,衬衣微硬的立领之下是容光焕发的面庞。这些准备就绪后,他才去另一间小卧室叫醒孩子。
    虽说是医生,但他身上从来没有血的味道或消毒水的味道,那些不太好闻的气息似乎怎么都染不到他身上,大抵是因为有洁癖的缘故吧。、他的手、身上总有一点点很清淡的皂香,好闻。每次叫孩子起床,一被摸到面颊,小朋友闻着味道就自发从梦里醒来。
    嘤嘤咛咛地醒来,一睁眼意识还没完全清醒就撒娇,用脑袋、面颊去蹭他温暖的掌心。
    蹭了一会儿后也不必他再多说一句话,孩子自己就知道翻身起床,趿着拖鞋去盥洗室刷牙洗脸。
    点点现在已经七岁了不再是调皮的熊孩子,正上小学一年级。他把点点训练得很好,让孩子从小就有时间观念,所以七点半一到,点点就洗漱完毕并且穿戴整齐地坐在了餐桌前,用十分钟时间吃完早餐,自己背上书包拿好饭盒,就跟爸爸一起下楼。
    他目送孩子坐上校车,等校车远去后他再开着自己的车去医院。
    大多数情况下他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接送孩子。
    —
    “程医生,这是昨晚值班的病案记录表,您看一下,确认无误后帮忙签个字吧。”护士边走边说,隔老远就开始喊他的名字。
    他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文件。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新名字,不会再像一开始那样总要愣一下才能反应过来,甚至有时候别人都叫了好几遍都没能及时回应。
    他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错漏后很快签了字,末了交代一句,“通知下去,十五分钟后三楼会议室开会。”
    护士点点头,合上文件夹离开。
    十分钟后会议室的人都到齐,级别高一点的找到自己位置坐着,级别不够的就站着旁听,会议桌中间那个位置又是空的——谢棠又迟到。
    他看着那个空出来的位置沉思片刻,回过神,很快就专注地进入状态。一小时后,会议结束,大家有秩序地拿着文件离开,这时,衣着光鲜的谢大少爷才姗姗来迟。
    谢棠那张很受欢迎的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笑容,但随意散漫,跟这种严肃郑重的场合格格不入,他知道自己迟到了但并没有一点急切或歉意,气定神闲地走到程奕扬身边,“还没有吃早餐吧,一起。”
    每次例会谢棠都是快结束了才过来,点儿掐得非常准。
    “你干脆别来这边工作,去别的清闲部门养鸽子比较好。”他看了谢棠一眼。
    不过谢棠毫不在意,一是脸皮厚二是次数太多已经没感觉。
    “我不喜欢浪费时间,与其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还不如让我多睡一会儿,这样或许能在手术台上撑得更久呢。”
    谢棠这人,不守规矩有时候也不大正经,但到底还是大世家的人,家教严苛,谢棠父亲一早就有让小儿子从医的想法,便谢棠十五岁就开始接触医学并主修,修完五年的基础后立刻飞去了欧洲,又留学五年。十年学医到底是不能鬼混过关的,所以肚子里多少还是有点东西的。
    不来开会,迟到早退,抽烟喝酒,医院很多规矩他都违反,但院长可舍不得开除他,一是谢家面子太大他们心甘情愿买账,二是谢棠的资历的确足够拔尖。当初谢棠过来时院长还感到有点受宠若惊,处处顺着哄着绝不会指责半句,全院上下大概也就程医生敢不买谢棠的账。
    程奕扬拿他没办法,也不想得罪谢家,确切地说,他是不想被谢家盯上。在人前不得不多说谢棠一两句,但对方不听,他也不会追究,只是理好了自己的文件,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谢棠一步不落地跟上,“前几天你跟人打听我的事,据说还问了好多呢,哟,程医生,你不是一向不食人间烟火嘛,怎么突然对我有兴趣啦?”
    医院大部分女姓都是谢棠的脑残粉,有点什么事和八卦都会跟他讲,毫无*可言。
    程奕扬还是一副淡漠的样子,“你是我下属,上级去了解下属的身家背景不是很正常的么。”
    “是很正常,但是,我刚进来的时候你怎么不来了解,非等到现在?这就有点不正常了,”谢棠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挑挑眉,打趣道,“你以前不愿意理我,现在有兴趣?”
    程奕扬自然听出那话里的调侃意味,干脆回答道:“就算是又怎样,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谢棠嘴角的弧度一再扩大,“不过呢,我想问你,对我的兴趣究竟到哪一步,嗯……就像我对你一样吗?”最后那句话说得极其轻佻,加之声音刻意的低沉,□□的意味浓郁极了。
    像我对你一样?
    程奕扬有点想打人,但终究是没理会。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进去,把谢棠挡在门外。但谢棠飞速地把脚往门里一卡,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程奕扬的手腕,“跟我上.床吧,我绝对是个很温柔的情人,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程奕扬用力踢过去,把谢棠卡在门缝里的那只脚踢走,利落地关上门。
    咔嚓,反锁。
    谢棠不生气,但还是不死心地继续拍门,又说了些什么话,大抵也是劝和哄一类的。程奕扬权当没听见。
    五分钟后,终于安静了。
    
    第二章 美人受
    第2章 .
    
    男人大多是*的动物。谢棠之所以这么耐姓地纠.缠追求,还是因为想跟他上.床。
    一个月前医院组织度假,温泉酒店,谢棠全权包下了整个场。那天晚上太热闹太无可拒绝,程奕扬被人多灌了几杯。
    有些醉意的程奕扬提前撤了,烦躁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完立刻睡觉,脑袋昏昏沉沉的门就忘了反锁。谢棠就住他对门,当然是事先刻意安排的,彼时程奕扬还不知道。当时谢棠一回来,就那么试着一开,门居然可以打开,他再自然不过地走了进来,一开始他的确只是想看看程奕扬,再逗弄一下,但进门后发现自己挖到宝。
    对方穿着宽松的睡衣,面颊透出一层薄红,领口也敞开一块,隐约地露出白皙的锁骨,上下起伏着。躺在床上的人正微微地喘息……整个房间静谧地只听那种压抑的喘息,很克制,但又克制不住——十分美妙。
    其实很多人假醉也能做出这般情态,谢棠在国外的时候也没少见过那些鲜嫩的美少年如此引诱,但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前者见多了只能让人兴趣索然,但后者……这么说吧,之前他喜欢过迟恒,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被对方那种极罕见的、不经意间才能流露出的情态所吸引。让人感觉,这种媚态除了这个人,其他人都没有,就算想模仿没法像正主这样惟妙惟肖。
    谢棠比一般人脑子转的快,寻常人如果未曾亲眼所见生子血淋淋的画面哪会往那方面猜测,但他前后一联系再想想迟恒一下子就能想到那上头去,程奕扬肯定也是,他孩子就是他自己生的。
    那天晚上谢棠有点发愣,心脏一直砰砰乱跳,但却未有什么行动,当然不是因为道德感的约束,纯粹是因为那时候刺.激太大还没反应过来。
    他轻手轻脚地过去,在床边坐下,仔细欣赏。
    平日里高冷得难以接近的人,现在毫无抵抗地躺在床上,头发凌乱,丝丝缕缕地黏在发汗的额头上。眉心蹙着,紧阖的眼睫随着呼吸一颤一颤,嘴唇微微张开,不知是因为被酒精烧得慌还是室内空调开得太高,嘴唇外围的皮肤有些干涩,颜色是很淡很淡的红,但里面却是粉嫩的,还沾了些透明的唾液。紧阖的牙关此刻开了一条小缝,似乎可以窥见蜷缩在里面的舌头。
    谢棠的喉结上下滑了滑,伸出手,轻轻抚上程奕扬的脸颊。
    细腻得如同羊脂一样的肌肤,微微发烫,当真就像一块温玉。
    很难想象,在脸上动过那么多刀子的人,却没有在皮肤上留下一点痕迹。
    所以,他们没有人能猜到程奕扬是整过的。
    被手指碰到脸颊的那一刻,程奕扬抖了一下,眉头皱得更紧,但并没有醒过来,于是谢棠不怕死地从脸颊一直摸到嘴唇,另一只手试图从领口探进去。
    掌心底下那令人爱不释手的触感,他的呼吸微微粗重起来,觉得自己都快要有反应了,甚至忍不住想,妈的,要是能被这个人用嘴服侍,死一次都值了。
    程奕扬似乎有些难受,挣动的幅度大了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谢棠看着他微微颤抖并且又打开了一点的嘴唇,色迷心窍地把手指稍稍探进去,不过只能碰到牙齿,没法深入。不知道程奕扬是做了噩梦还是怎么的,非常难受地把脸偏了过去,不让对方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