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清白日光+番外 作者:它在烧

字体:[ ]

 
文案:
属性不明。
校园文,鸡飞狗跳鸡毛蒜皮的日常流水账。
温情向甜文。
没啥剧情,平淡如水。
 
原名《白日光》,老让人联想到白月光,所以更名为《清白日光》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一 ┃ 配角:路人甲 ┃ 其它:
 
 
 
第1章 1
  八月日光白。
  碧绿的原野,聒噪的蝉鸣,热烘烘的风都被隔在窗外,高铁车厢内的冷气吹得人一个哆嗦。
  陆一被邻座身材垂直与水平方向几乎等距的球形大爷挤到了车窗边。大爷呼噜震天,一个人顶一个乐队,陆一敢怒不敢言,两条大长腿蜷着无处安放,只能耷拉着眼睛发微信。
  汪玉:“陆神已经走了?不在宿舍?”
  陆一:“集训结束当然走了。”
  汪玉:“走得神速,本来袁威还说咱一块吃个饭呢。”
  陆一:“下次吧,我要去真州找我发小。”
  这句刚发完,手机一震,又来了新消息,正是他发小高远航。这货估计还在上课,偷偷摸摸地只发了几个字:“到哪了?”
  “还有半小时到,儿子速来接驾。”
  “你爸爸中午来不了,今天老严来教室了。”
  这句之后那头没动静了,估摸着是老师路过,高远航此刻在教室里装模作样好好听课,没动手机。
  陆一感觉大腿有点麻,不得不在有限的空间里重新折叠自己的下肢,这么一动,上车前喝的奶茶作祟,舒缓的下半身立刻叫嚣着尿急,陆一掀起眼皮看一眼隔壁大爷,自认为嗓门没人家呼噜大,所谓你永远叫不醒真睡的大爷,只能默默又换了个坐姿。
  “老严你懂的。[捂脸]”高远航终于回了。
  高远航正在搞数学竞赛的集训,老严是他们学校的带队老师,人如其名特别严。陆一昨天信息学竞赛一结束,今天一早就打包了行李跑路,去隔壁真州找高远航玩,然而高远航参加的数学集训才开始没几天,白天全在讲课,怎么都没法脱身。
  陆一跟高远航小的时候住在一栋单元楼里,两家关系不错,常常串门。高远航只比他大一岁,从小一块玩泥巴,革命情谊十分深厚。后来高远航父母工作调动,一家搬去了真州,两家联系虽然少了些,陆一和高远航却没疏远。眼下是高一升高二的暑假,陆一本来在真州邻市参加信息学竞赛集训,昨天考核才结束,一早就踏上了找高远航的路程。
  可惜眼下不巧,高远航参加的数学集训并未结束,还在奥赛题里苦苦挣扎。又过了十分钟,陆一手机才又响了:“你先找地方住,我晚上翘掉自习找你。想玩什么?”
  广播开始播报停站点,邻座大爷挪挪身子,看着有点像要醒的样子。陆一顾不上回复,连忙跟大爷说:“您好,方便让个座我去下卫生间吗?”
  然而大爷鼻子里又哼出一串呼噜。
  陆一绝望地坐回去,心想:“我现在可他妈真是个水做的男人了。膀胱一戳都能漏了。”
  “我先去宾馆,玩什么碰面再说。”水做的男人团在座位上,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跳跃,“你几点能出来?”
  “行,保持联系。”
  手上的游戏不知道玩了多少局,列车还有五分钟到站,大爷终于卡点醒了,陆一迅速收拾了自己的背包站起身,等到邻座大爷一坐正,腿与前排座椅间多了一条窄缝,便长腿一跨,几乎是跳到了走道里,奔着卫生间就去了。
  陆一就这么个毛病,有点屋里横,对着越亲近的人越直接,越不带脑子,对着不熟的人,提句要求可能都要他命。
  真州尚不算酷暑难当,只是陆一先前集训天天窝在机房,已经习惯了16度空调下穿着外套码代码的日子,今天猛然打破生物钟,在烈日下就有些难受了。还没走几步路已经一身汗。
  好在出了车站打的还算方便,他一头栽进出租车回到预定的宾馆才算得救。
  大中午的日头越发的毒,陆一感觉那太阳光白得刺眼,索性连窗帘都拉上了,拿着自己的电脑写起自己写的小程序开始debug。
  陆一专注其中,房间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不知不觉天色转暗,他脖子一阵酸,仰头看了会天花板,看看时间,下楼打的去了离真中不远的一家网吧,给高远航甩了个定位。
  真中是真州不错的一所学校,现在放暑假,只有省里安排来数学集训的学生在,来自全省数十个学校,一两百来号人。白天讲课,晚上做题,说严格呢,课程是紧,说宽松呢,确实没全日制学习管得那么多。
  高远航旁边坐着他集训期间的舍友,李非珉。这会是晚饭时间,一半人去食堂小窗口吃了,一半人还在教室里,要么吃小卖部里买来的零食,要么从学校后门铁栏拿了外卖,弄得大教室里乌烟瘴气。
  高远航有点着急,但是今天老严在,他也不敢明目张胆逃掉晚自习。
  李非珉撑着头,拿根牙签,扎着水果杯里的甜瓜,也不吃,扎得甜瓜千疮百孔。前面一个妹子捧着习题册带着三分害羞来问题目。
  今天第二个来问题的妹子。妈的,招蜂引蝶李大神不是白叫的。从来都无人问津的高远航愤愤地想。
  李非珉叼着牙签看了一眼,说:“上午不是讲过这种题型吗?”
  妹子不好意思道:“上午没听明白啊,老师讲太快了。”
  “讲得挺详细的啊。”李非珉皱眉,“这都听不明白还参加什么数学集训啊?来当分母衬托我们吗?”
  妹子噎住了。
  李非珉拿起笔画了一道辅助线,说:“这总该明白了吧?”
  “明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明白,妹子把习题册一抽,转身走到一直探头往这看的几个女生中间,几个女生安慰地拍拍她。
  “啧啧啧,李大神,注孤生啊你这。”高远航看一眼还叼着牙签的李非珉。脸是张红颜祸水的脸,说话总是这么的不中听。
  “老来问,我有点烦。”李非珉挠挠头道:“你一下午都在那扭来扭去,椅子上有针吗?”
  “我基友来了,在郭汉路的网吧呢,想翘课找他。”
  “那你去呗,今天题目不难,一会就能做完。”
  “老严来了啊! ”
  李非珉懂了。老严一向特别抓纪律,去年集训的时候有人晚上出去跟人打架,闹得很大,跟学校家长都不好交代,所以今年严格把关,没有老师批准,不允许晚上出去瞎溜达。
  “想出去还不简单。”李非珉忽然站起身,说,“等我十分钟。”
  “怎么就发烧了?”老严将信将疑地把手贴了下李非珉额头,果然滚烫的。
  “可能是昨晚开了一晚上空调,着凉了。”高远航扶着看着有点虚的李非珉正色道。
  “严老师,我有点难受。”
  “你们真是!说了不要开一晚上空调!一个个大小伙子的,非把空调打那么低,夏天当冬天过,你不发烧谁发烧?”老严环顾办公室,还真没带退烧药。
  李非珉适时的做出要干呕的样子。
  老严连忙站起来把纸篓踢到李非珉脚下。
  “你要吐吗?”高远航问。
  李非珉连连摆手,一直捂着嘴,往办公室外跑。
  高远航和老严也忙着跟过去,看着李非珉冲进卫生间。才前后脚功夫就看见李非珉往水池里不知道吐了些什么糊糊烂烂的东西。
  老严有点轻微洁癖,一叠声地往后退,不敢看。
  “不好意思啊严老师。”李非珉嘴唇通红,双臂抱着肚子。高远航走过去开了水龙头冲。
  “这么严重那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不用,我让高远航陪我去就行,教室里还那么多同学呢。”
  “老师我去吧,正好我晚上作业也做得差不多了。”
  “能行吗你们俩?”
  李非珉虚弱地靠着高远航:“老师,我早点打完点滴就回来写作业。”
  “有事打我电话。”老严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去医院,看着李非珉一直捂着肚子走到楼梯拐角,这才有些担忧地先回教室看自习了。
  “李神驾轻就熟啊!”高远航赞叹道,“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
  李非珉一直维持着恹恹的表情走到校门拐角,这才挺直腰板把一直抱着的一罐开了口的八宝粥扔进垃圾桶,在裤兜里掏一掏,还有一袋温热的暖宝宝。
  “大夏天的裤兜里放这个还真难受。”李非珉回头,“你去找你基友?”
  “谢谢你帮忙,你去哪?”
  “不知道啊,我就是不想在教室待着。”李非珉想了想,“我随便找个地方晃一晃,你要回去的话就喊我,咱们会和了一起走。”
  “这多不好意思啊。”高远航迟疑道,“一块玩呗,我们本来也就约了打游戏,加你一个也不多。”
  “你们玩啥啊?”
  “你想玩什么?基本都能玩。”高远航想了下说,“我基友玩游戏挺厉害的。”
  两个人往跟陆一约定好的方向走,高远航简单介绍了陆一跟他的关系:“小时候我们住上下楼,从小玩到大的,就是上高中了在不同市上学,只有假期才能碰面。”
  “他哪的啊?”
  “阳城,诶?跟你一个地方啊我才想起来,你不也是阳城的?他是一中的。”
  李非珉笑:“我也是一中的。”
  “那更方便了。”高远航惊讶于这个巧合,“说不定你们还认识。陆一,你听说过吗?”
  “搞信息竞赛的那个?”
  “对对对!”高远航一拍手掌,“你们真认识啊?”
  “不认识。”李非珉回忆了一些传闻,说:“我们一中两个校区,他高一估计在另一个校区。我只是听说他信息竞赛拿奖挺厉害的,没碰过面。”
  “嗨!他就是偏科!数学物理信息学,完全大神,但是吧,语文其烂无比,小学水平。”
  苏省高考只看语数英三门总分,理科的话选修的物化只有ABC的等级,作为辅助门槛,陆一这种严重偏科型选手就很吃亏。阳城中考是九门成绩的总分,陆一在语文政治历史全线崩溃的时候,完全靠自己的数理化把自己扛到一中录取线还是很不容易的,只是分班的时候因为总分刚刚好达线,分到了择校生和国际班所在的另一个校区。
  所以两个人虽然是同一个高中,但也并不认识,只是校园新闻播报里偶尔会提及陆一信息学竞赛获奖,所以李非珉多少有点耳闻。
  眼下两人说着话就到了网吧,陆一发来微信说定的是包厢,柜台里的老板睁只眼闭只眼,没查身份证,抽着烟甩了个手牌示意他们往里走。
  说是包厢,其实只是薄木板阻断了一下,隔音效果完全没有。
  李非珉穿着件薄外套,把帽子扣到头上,一路跟着高远航往里走,听见不时有房间里传来的脏话。
  门一开,一眼看见一个挺白的男生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表情肃穆按着鼠标。
  “靠!爸爸我来了!”高远航乐呵呵坐到陆一旁边,挥手让李非珉带上门进来,“怎么也不欢迎一下!”
  陆一回头看见还有高个儿帅哥,问高远航:“你朋友?”
  说着这话,鼠标点击却没停,李非珉走过去,看见屏幕的瞬间有点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