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绝代系草 作者:肥兔爱吃橙(下)

字体:[ ]

 
第181章 这次是真和谐
  “你手机怎么了啊?没电了?”林允琛看了王鲲鹏一眼,紧忙转移了话题。觉得自己在这样的时候居然还能如此为他的情敌着想,也真是够雷锋的。
  推开季洋,一屁股坐在窗下的椅子上。刚要对他宝贝儿说话不作数的行为展开一番批斗,但批斗没出来,一声痛呼却先败了气势。
  “哎呦我去……”林允琛抬起屁古,用两根手指头捻起了一串儿钥匙,举到面前,盯着这一串儿乱糟糟的钥匙,“你想谋杀亲夫啊?扎死我了!”
  “谁让你自己眼瞎,看都不看就往上坐!我裤兜太松,掉出来了。”季洋伸手要拿过来。
  “你等会儿……”林允琛却忽然按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
  林允琛推开了季洋,将在面前晃悠的那把车钥匙捏在了手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会有这种感觉,只是看着这把钥匙在自己面前晃悠,这感觉又相当强烈——这车钥匙可够大啊,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可能是这两天里吧,所有接触的词、事儿都跟警匪片儿似的,以至于他自己,也稀里糊涂地演上了,入戏还挺快。
  轻轻捏了捏,更觉得里面有问题……这钥匙的塑料柄里面,不是空的啊!
  “怎么了?”季洋被他这皱着眉神秘兮兮的样子给忽悠到了,也紧张起来。
  “虚……”林允琛握紧了钥匙,用嘴型儿说了一句,“刀片儿……”
  “干什么啊……”季洋拉开书桌的抽屉,扔了一把剪纸刀给他。
  林允琛用双脚滑着地板,直接连人带椅子地滑到书桌边,把钥匙放在书桌上,开始了撬钥匙的浩大工程。
  “你干什么啊?人家撬锁头,你……”
  季洋的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林允琛一个噤声的手势给堵住了。
  林允琛弄得一本正经的,季洋也不好拆他的台,虽然觉得他的行为很奇怪,但还是强迫自己回到了被他忽悠的状态。一脸严肃地、认真地看着他……
  林允琛轻轻撬开了钥匙的塑料柄,顿时,俩人儿的眼睛都睁大了……
  只见这塑料柄里的,不只是钥匙的一截,还有一个很小很薄的圆形东西。从它的金属质地来看,绝对不是这钥匙柄里本身带的。
  “这……”
  “嘘……”林允琛又做了个手势,堵住了季洋的话。
  然后……非常谨慎且轻声地,将钥匙柄又重新合上了。
  从卫衣兜里逃出自己的手机,打了几个字地给季洋——
  陈煜干的。我是跟踪陈煜的车才找到这儿的,他窃听了你。
  “卧槽……”季洋真是被这几个字儿给惊着了。
  早就知道陈煜玩儿得脏,但也的确没往这方面想。毕竟以正常人的思维,谁也不会做这么变态的事儿啊!
  就像谁也不会拍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情敌在床上的视频……陈煜不是正常人,倒使得这两件事,变得相当正常且易于接受了。
  季洋很快便接受了林允琛的这个判定,打了几个字给他:“怎么办?”
  “就当没有,该聊聊,别打草惊蛇,我有打算。”林允琛又打了一行字给他。
  “你们俩干嘛呢?有什么事儿非要今天说?暗戳戳的,也太不地道了吧?”王鲲鹏见这俩人儿当着他的面儿弄上文字游戏了,哪能不觉得别扭?你俩要说什么,出去说也行啊,干嘛当我面儿弄得这么惨兮兮?要不我出去?
  “私房话呗!”季洋把手机扔给了林允琛,笑道,“行了,你找也找着了,看到我没事儿,放心了吧?快回去吧,天儿不早了!”
  “我干嘛回去?我才不回去!你俩一起睡,我不放心!”
  “草……”季洋一膝盖顶他腿上,道,“收起你那些肮脏龌龊的想法儿,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只会下半身思考?赶紧给老子滚蛋!”
  “我不滚!我就要留在这儿!”林允琛跳床,趴在王鲲鹏身边儿就耍起了无赖。
  季洋一看他又犯了混,就知道自己拿他没办法了。就算拎着林允琛的衣领将他给扔出去,林允琛还是得赖在门口儿直敲门,弄得整栋楼都知道了!
  “行行行,你爱留就留!我去找床被子打地铺,你和鲲鹏睡床,我自个儿睡地铺!看什么看?没那么多被褥,地上没你的地儿!”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可以,最好给我再弄床被子,我不想跟王鲲鹏该一双。”
  “矫情你妹!没有!”季洋一脸嫌弃地推门而出。
  林允琛一来,整个儿气氛都变了。咋也伤感不起来、咋也严肃不起来。这小子,天生混世魔王的料,到哪儿哪儿被他搅乱!
  “异形儿”,林允琛拍了拍王鲲鹏,道,“对不住啦,我知道你不想跟我睡,但我也实在不能奉献出我宝贝儿,你就委屈一下!”
  王鲲鹏也被他弄得有些无语,笑了笑。看了他片刻,却是认真起来:“你对季洋好点儿,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明明是恐吓的话,但说得也没什么恐吓的意味儿,好像就只是一个肯定的陈述而已。
  “还用你说……”林允琛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依旧笑得相当友善。
  他吧,原本就不怎么讨厌王鲲鹏,那些个嫌弃都是用嘴说的,都只是对情敌本能地敌视而已,却是不太过心。打心底里没什么对抗感。可能是因为,能在王鲲鹏的身上找到子明的影子,总觉得鲲鹏对季洋的感情,就像子明对他一样。所以他反而很能理解这种说不出口的恐惧和守护。
  瞧不上是真的,理解和体谅,却也是真的。
  所以此时看到王鲲鹏落难,心里是不舒服的。
  只是越是可怜王鲲鹏,越是不愿把气氛弄得苦大仇深。他希望给王鲲鹏留有些尊严,不想让王鲲鹏在情敌——也就是他的面前,变成一只可怜虫、一只弱鸡。
  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就好,这样王鲲鹏的心里反而能舒坦些。
  不过王鲲鹏却是不上道儿,非得把气氛弄尴尬了。
  “林允琛,你这人挺好的,其实我不讨厌你。一直以来,我对你的敌视,只是因为嫉妒。嫉妒你有本事追到洋子、嫉妒洋子这么喜欢你。说实话,我有想过要把洋子抢回来,而且愿望还挺强烈。而且……真的为此而做了点儿事。现在想想,那事情做得有些后悔……”
  王鲲鹏觉得,既然现在有机会和林允琛说,自然要帮洋子说清楚:“陈煜喜欢你,你知道吧?”
  林允琛点点头,道:“你和陈煜的事情我也知道。但你可千万别恨我啊,我又不喜欢陈煜,是他自己送上门儿来。我和你可没仇,并不是你身边的人我都要抢,爷没那闲心!”
  “我知道”,王鲲鹏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要听好了。陈煜拍了你和洋子在床上的视频,用以要挟我,当然,一定也还有别的用处。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你记着,陈煜手里有你和洋子的视频,还有几张以此逼迫我摆拍的照片,这两样儿东西,你一定要想办法拿回来。一旦这些传出去——尤其是你和洋子的视频,洋子这辈子,可就毁了。”
  林允琛听了,暗暗骂了一声娘。骂的自然是陈煜。
  视频真的是陈煜拍的,这次是耳听为实,不是自己的妄自猜测;再加上刚才看到的窃听器,一切事情可就再明白不过。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证据,绝不是他自作多情冤枉了陈煜。
  “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季洋。”林允琛拍了拍王鲲鹏的肩膀,非常友善地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保护他?你怎么保护他?你招惹的事,已经让他受到了伤害”,王鲲鹏却并不友善,“林允琛,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一直都是洋子在迁就你?洋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最了解,如果不是真把一个人爱惨了,他是绝不会容忍被人压着的,有什么理由都不行。他也从不会对谁没办法、从不会什么都由着这个人……可他对你却行。林允琛,洋子爱你,绝对比你爱他多。”
  “哦,这我知道。怎么,你又嫉妒了呗?”
  我知道季洋迁就我、我知道他为我做了很多退让,但我并不赞同你最后的结论。只不过,我自己知道我有多爱他就行了,这种事儿,没必要和你争论。
  “这次是羡慕”,王鲲鹏道,“我知道,洋子一定把我的事情都和你说了。现在在你面前,我也没什么面子可言。我不能再保护洋子了,就算哪天你真欺负了他、真让他伤心了,我也没办法。人死后有没有魂灵,谁知道呢?或许真是人死如灯灭。我能做的,也就只是现在恐吓你几句。往后的事,还是要你们活着的人各凭良心……”
  “洋子对你够份儿了,绝无什么亏欠。可你对洋子……林允琛,我希望你别做昧良心的事儿。洋子想跟你走一辈子,但他这人吧……”王鲲鹏笑笑,眼底里满是喜欢,“心里实在有很多异想天开的浪漫想法儿,不管这个社会怎么样、不管对方怎么想,认准了,就抱着这一念头一根筋……”
 
 
第182章 王鲲鹏去自首了
  “林允琛,如果你不这么想呢,你早点儿抽身,尽量找个好一点的理由,抽得干净利落一些、漂亮一些,别让洋子太伤心,这就是……对得起他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洋子有这样的想法儿,是洋子太有勇气、是洋子太好了,但这世上,到底还是庸庸碌碌的普通人居多。不能要求林允琛也如洋子这般,有天人一样的胆量。
  他也没什么理由逼迫林允琛一定要陪着洋子一辈子。
  如果林允琛不愿意,那就做得体面,别有什么脏事儿出来,早一点、干干净净地分了,就很好。
  “我说你这一句句跟交代遗言似的,干嘛呢?寒碜谁呢?季洋能真让你被判死刑?我能真让你被判死刑?你放心,我们有的是方法救你。别特么苦大仇深的叽歪了,把爷心情儿都给整毁了!”
  卧槽……他可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能和他的情敌躺在一张床上,感天动地地说着我不会让你死。这可真是个千古奇谈了!
  “还有”,林允琛也不和他开玩笑了,道,“你知道我和你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么?你怂,我不怂。你啊,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妥协劲儿,你觉得我如果不想和季洋过一辈子,这不是我的错,毕竟社会大环境摆在这儿嘛,是不是?但我觉得,如果我不想和季洋过一辈子,那就是人渣儿!我从不把你认为重要的那些因素放在眼里。我喜欢他、我认真和他谈恋爱,那就是奔着一辈子去的,就这么简单。”
  “规则是什么?”林允琛不屑地冷笑一声,“规则,只是懦夫的准则。而强者,制定规则。在我这儿,只和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谈恋爱、只和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过一辈子,这就是规则。”
  王鲲鹏看着林允琛,眼里、心里,都是震惊的……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非常轻松地说出想和林允琛过一辈子的季洋……他们两个,竟然如此相像。
  所有该当困难的事情,在他们的心里,却从不是真正的困扰。
  喜欢、相爱、一生相伴……这些道理如此简单,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时候,是不是他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呢?那些常年混迹于圈子里的人,反倒不如这两个算不得圈子内的人,活得清醒通透。他们……竟然都是懦夫。
  其实都是懦夫啊!
  把那些不合理的、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规则当做了准则,被它困得死死的。自己做了蠢事,却还到处悲痛埋怨这天地的不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