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你好,找找先生 作者:桃之幺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童话故事,也是雪狼与兔,狼找找和白丢丢的故事。
 
白丢丢觉得雪狼先生特别帅气,于是想方设法将他拐回了家。
狼昭觉得蠢兔子太蠢了,蠢着蠢着就让他上了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狼昭,白丢丢 ┃ 配角: ┃ 其它:童话,甜文
 
 
 
第1章 小雪,宜拐狼
  一、拐回家
  “你看起来跟我很像。”两只耳朵的小不点围着一只雪白的庞然大物兴奋道。
  庞然大物并不想搭理这只小不点,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假寐。
  第一天,小不点揪了揪自己耳朵,“要不要来我家?我家特别暖。”
  第二天,小不点又来了,“你这样睡会着凉的,你看你毛毛都掉了。”
  第三天,小不点继续劝说到道:“你看,我们的毛发都一样,一定很合得来。”
  这样连续了一个月,小不点比划着小手兴奋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了!你是萨摩对不对!你们都那么白,毛都那么蓬松。”
  庞然大物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睛是漂亮的灰蓝色,小不点咽了咽口水,他不会说他当初就是被那对眼睛吸引住了,“兔子,我不是狗。”
  大爪子呼地一下盖住了他的耳朵,“我是狼。”
  兔子嘴巴裂成了三瓣,耳朵在强压下动了动。声音真好听,原来真的有雪白色的狼啊,拐回家里一定特别好!
  二、一半
  “我有一个很大的梳毛梳,我可以帮你梳毛。”
  “我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我可以分你一半。”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玫瑰花田,我可以每天送给你一朵。”
  “我有很多很多的胡萝卜,你…你要是喜欢……我…也是可以分你一半的。”
  “有肉吗?”
  “什么?”兔子一瞬间有点呆,他还以为他睡着了呢。
  “有肉的话。”雪狼声音很低沉,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卖蠢的兔子,“我就跟你回去。”
  肉?兔子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嘴巴一咧。
  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白毛,乖巧地坐在雪狼的面前,“你看我行不行?”
  三、迷路
  兔子懊恼地揪着耳朵,心虚地瞅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雪狼。
  “我…我们好像迷路了。”
  雪狼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诶,你去哪?”兔子着急了,跟在雪狼的身后一路小跑,“你别走呀,你答应了要跟我回家的,我…我一定能找到的。”
  雪地很滑,经过一个下坡的时候,他脚下一打滑瞬间变成了一个球咕噜咕噜地滚在了雪狼身后。
  雪狼转头用爪子抵住滚过来的小雪球,低头咬住他的耳朵。
  “别吃我…我不好吃的……”兔子的眼睛越来越红,觉得自己蠢透了,怎么会迷路呢?明明自己一路撒了松子做标记的。
  雪狼沉默不语,就这样咬着他的耳朵走了一段路,嘴一张,兔子一个屁墩就坐在了雪地上。
  但是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被摔疼的尾巴,傻乎乎地露出一对门牙,看着眼前熟悉的房子。
  雪狼慢条斯理道:“兔子,是你迷路了,不是我们。”
  ***
  松鼠:今天吃的好饱,嗝。
  四、找找
  “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兔子推开门,抖了抖毛上的雪花,把壁炉点了起来。
  “狼。”雪狼像是巡视自己领地一般,灰蓝色的眼睛打量着被兔子夸出花儿的房子,懒洋洋地回道。
  “那…那我叫你大白狼好不好!”兔子很开心,这样的话,就跟他的名字有一个字一样了呢。
  雪狼静默了一会儿,“……狼昭。”
  雪狼的声音很低沉,兔子动了动耳朵,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名字,高兴坏了,“找?!”
  他直接在床上蹦了起来,一不小心栽到了趴在床边雪狼的背上,从一堆白毛毛里抬起来头,兴奋道:“我叫白丢丢!”
  雪狼:“……”
  “狼先生,那我以后叫你狼找找好不好,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
  兔子顺着他雪白的皮毛滑了下来,又忍不住伸爪摸了摸,手感真好,拐回来真的不亏。
  雪狼:“……”一爪子呼上了白丢丢的耳朵,心想还是别跟一只白痴兔子计较了吧,有点丢狼。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甜甜的童话故事,不拟人,cp:狼x兔。
  每天晚上在微博睡前掉落。=3=
  微博ID:码字的桃之幺
  童话故事,肯定有不科学的地方,答应我,不要深究。MUA
 
 
第2章 番外·高考特别版
  高考特别剧场版(上)
  “唉。”
  雪狼难得地伸出爪子揉了揉兔子的脑袋以示安慰。
  白丢丢蹭了蹭头顶温暖的爪子,“狼先生,万一我考不好怎么办?”
  “不怕。”灰蓝色的目光褪去冰冷后是像大海一样的沉稳。
  “狼先生,你也考过试吗?”
  狼昭想起了族里每只狼崽必过的试炼,点点头。
  “会不会很难?”白丢丢担心地抱住了雪狼的前爪,仿佛在安慰过去的他。
  狼昭低头用舌头捋平了兔子头顶的呆毛,“考过了就不怕了。”
  “是这样吗?”白丢丢似懂非懂地揪着自己的耳朵。
  “那狼先生,你会陪着我吗?”白丢丢期待地看着狼昭。
  半晌,狼头轻轻地点了一下,这么蠢的兔子,不陪着怕是要丢了。
  高考特别剧场版(中)
  白丢丢对着试卷咽了咽口水。
  又咽了咽口水。
  同考场的兔子已经忍不住了,四下都是咔擦咔嚓的声音。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白丢丢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就对上一对灰蓝色的眼睛。
  白丢丢唇瓣一咧,定下了心,回头看着试卷上的数字认真地计算起来。
  摆弄着旁边拿来算数的胡萝卜,白丢丢的耳朵坚定地立了起来,他答应过狼先生的,一定一颗胡萝卜都不能吃。
  高考特别版(下)
  兔子一族的考场外,许多家长都在等候着,虽然已经有兔子被吓得快要哭了出声,腿都转筋了还是坚持地等着考场内自家的兔崽子。
  狼昭假寐的地方明显留出了一圈的空白,只有初生兔崽不畏狼的小兔子怯声道:“叔叔,你是不是大白狗?”
  旁边的兔奶奶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上了年纪,话说得慢,哆哆嗦嗦半天也没能阻止小孙女向狼叔叔问问题。
  狼昭掀了掀眼皮,没说话却也没跟胆大包天的小母兔计较。
  只是不耐烦地舔了舔爪子,也不知道蠢兔子考得怎么样了。
  之前被巡考员顶着威压礼貌地请离考场窗边的狼昭此刻有些焦躁。
  殊不知他这个行为,让周围的一圈兔子因为害怕疯狂抖动的尾巴瞬间都僵住了。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考试结束铃终于响了起来。
  第一个冲出考场的就是白丢丢,他开心地跑向守在考场外的狼昭,“狼先生,我考完了!”
  狼昭“嗯”了一声,伸出大舌头舔了舔他被墨汁染黑的一撮绒毛。
  白丢丢傻笑,脑子被试卷冲击得还有些晕乎,“狼先生,我答应你的做到了,我一个胡萝卜都没吃。”
  周围终于有兔子顾不上畏惧雪狼,问着自家小崽子考试情况。
  有兔子说,还可以。
  有的兔子哭丧着脸说,几乎要吃光所有的胡萝卜了。
  有的兔子说,虽然没吃几根胡萝卜,但是好像题目做错了。
  兔子家长们安慰着自家的小崽子们,努力过了就好。
  狼昭咬住扑腾半天也没上来的白丢丢,把他甩到了自己的背上,“回家了。”
  一步一步走出兔子们的聚集处,还在上幼稚园的小兔子再次鼓起勇气打了声招呼,“大白狗叔叔再见。”
  这一次兔子奶奶没有再出声,而是慈蔼地看着任凭白丢丢弄乱自己颈部毛发的狼昭,推了推老花镜。一想到其实这个大家伙跟她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就不再害怕了。
  兔奶奶转头给自己刚从考场出来的小孙子擦了擦汗。
  “找找找找,晚上要吃胡萝卜大餐。”
  “找找找找,你答应我的,要带我去莫里斯山谷,那里听说有很漂亮的玫瑰花田。”
  “找找找找,我还想去你家看一看……”
  夕阳在他们的皮毛上镀了一层温柔的光芒。
  你听,连狼先生的声音都显得格外的温柔呢。
  “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与正文无关,当时写给要高考的小宝贝们的=v=
 
 
第3章 大雪,宜同居
  五、负责
  白丢丢执意要把一半的床让给他。
  狼昭倒不是因为断奶后再未和别人同睡过而拒绝的,只是他打量着眼前的床,他真要睡上去了,怕是半夜这床就得塌。
  白丢丢沮丧地耷拉着耳朵,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借着月色,看着床边皮毛上镀上一层月华的狼昭,他总觉得像是把人拐骗回来又不负责了一样。
  妈妈说过,不负责任的兔兔不是好公兔。
  想着想着,白丢丢眼睛突然一亮,嘴巴一咧,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当下就抱着胡萝卜抱枕美美地睡了过去。
  床边趴在白丢丢专门翻出来的兔毛垫上的狼昭突然睁开了狭长的双眼,灰蓝色的眸子落在了美美地坠入梦乡的兔子身上。
  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兔子到底知不知道他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狼昭起身,推开门在四周巡视了一圈,将这栋房子都打上自己的气息和标记。
  今晚的月色很美,显得镇子格外的安宁,至于远处的那几双偷鸡摸狗的眼睛早就在闻见不能惹的味道时就闻风逃窜了。
  六、称呼
  狼昭以为以白丢丢的脑容量,补偿的办法大概就是请他吃顿好吃的。
  他还在想该如何跟他说狼是不吃胡萝卜的。
  只是没想到,或许是兔毛垫太过于柔软了,一向警觉的狼昭睡到天光大亮,一睁眼白丢丢已经不见了,狼昭连根兔子毛都没摸着。
  他面无表情地走到阳台上咬下了几片薄荷叶。
  恶狠狠地嚼了两下,还说有兔子肉吃,骗狼呢?
  狼昭推开门打算循着白丢丢的味道找过去。
  门一开却被一群小动物围观了。
  “哇,姐姐你看,他好白。”
  “毛色这么像,是不是小白的亲戚?”
  “这小伙子长得真精神。”
  “不像是兔子吧?你说,像不像西蒙?”
  “萨摩耶吗?好像有一点像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