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后哥 作者:一把西瓜刀

字体:[ ]

 
文案:
顾铭小时候命不太好,刚一出生亲爹就出车祸了,留下他妈和他这个小拖油瓶相依为命。在顾铭九岁那年,他妈给他找了一个后爸,后爸人不错,就是也带着一个小拖油瓶简思义。
顾铭掐指一算那简思义就是他后哥了。
 
外冷内热哥哥x傻逼精分弟弟
 
伪兄弟,轻松校园文
绝不弃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铭;简思义 ┃ 配角:刘志远;赵佳合 ┃ 其它:校园;兄弟文;轻松向
 
 
 
第1章 后哥
 
第一章 
  “顾铭,我刚看见你妈在校门口,又被找家长啊?”
  顾铭一出班门就听见陈豪冲大喊,笑得一脸猥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幸灾乐祸。
  顾铭一挥手,“放屁,我妈今天是去接我吃饭去了。”
  陈豪还是冲着他傻笑,腿微微曲着,两个手虚搭在前面。
  顾铭知道又是那个破笑话,不想提这茬,话风一转,问他,“你又回来干嘛?”
  陈豪说作业忘了。
  顾铭听完就笑,“忘就忘了呗,像你真的会写似的。”
  陈豪冲他摆摆手,“懂屁,起码是个态度,走你吧,晚了你妈又呲你。”
  顾铭一听就忍不住想,反正晚不晚都呲,但是还是加快了脚步。
  三小学风散漫,放学路上都是些疯疯打打的,一路上尽往他身上撞。
  顾铭一到校门口就看见了他妈周蕙推着她那女式自行车在校门口等着他。
  果然还是挨了一顿呲,“天天念叨着下馆子,真下馆子又拖拖拉拉的。”
  顾铭一边熟练的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一边嘟嘟囔囔道:“我们语文老师就喜欢拖,你又不是不知道。”
  周蕙自行车后面的座打顾铭幼儿园起时就有,顾铭一直坐到了现在四年级。
  顾铭又想起了陈豪他们以前说的话,不安分的一直拱,拱得车直晃悠。
  “拱什么拱啊?”周蕙忍不住抱怨道
  “妈。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买个自行车啊?”顾铭道。
  “等你脚能碰着俩蹬子再说。”
  “早就能碰着了,也不给我买。”顾铭嘟囔了一声。
  自打顾铭上了二年级起,稍微有了那么点大小孩的意识起,就一直嫌弃他妈这后座。
  特想像五六年级的那些小孩一样能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呼一下的冲过来冲过去多拉风。
  尤其是上回坐他妈后座上被陈豪他们看见后,以后几乎每次看见他,那群二百五都会滑稽地冲他模仿一个乖宝宝坐坐好的动作。这对于四年级的小刺头顾铭,无异于是一个重大耻辱。
  幸好周蕙不经常接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自己走回家。
  要不然早跳车了。
  周蕙也不喜欢带着顾铭。
  小时候还行,现在带着累不说还讨不了好。
  周蕙一路蹬下来,后背都汗湿了。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顾铭还没等车停稳就跳下来,简直一秒就不想在车上多待。
  周蕙看一脸不爽的顾铭,想自己兢兢业业地蹬了一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得对着顾铭说,“嘿,把你给能的。”
  顾铭打小就没有爸爸,一直是他妈带着他。
  他爸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据说是开货车的时候疲劳驾驶,连人带货一起开河里去了。算是自找的,别说什么抚恤金了,人家是看在他们家孤儿寡母,怕把人逼死了的份上才连货钱都没敢让赔。
  顾铭刚出生的时候母子俩日子过得是有点坎坷,不过好歹也算是过来了。现下顾铭除了没爹之外,其他也没啥特别的。现在没爹的海了去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最多也就班主任多问一句,反正顾铭从小到大也没觉得有什么。
  就是邻居有时候有闲话,什么张大妈李大妈,有时候以为顾铭小不懂事,也不背着,当着小孩面就说三道四。
  可惜顾铭不是一般小孩,要搁倚天屠龙记里面就是魔教教主的命。熊不说,关键是还特别有煽动性。一熊熊一窝,见天领着一帮小孩上房揭瓦,谁说他,他就上谁家捣乱。
  周蕙心里都知道,也是护得一手好短,久而久之也街坊四邻都拿顾铭这小兔崽子没办法。
  没爹就没爹呗。
  轮到你们这群王八蛋指指点点。
  顾铭就这样度过了他虽然没爹但是依然吵吵闹闹的大半童年。
  不过,在他这童年尾声,他妈又给他找了一个后爹。
  后爹名叫简大海。以前带着礼物,来见过顾铭几次。
  顾铭一开始叫他简叔叔后来慢慢的就改口了。
  顾铭心大,想着反正他也没爹,叫谁不是叫呢?
  后来听说他后爹还有个儿子叫简思义。
  顾铭心里一琢磨,嘿,那他就又有了一个后哥了。
  他心里面其实一直都想有个兄弟,他们班大胖就有一个更胖的亲哥。
  他们三小学风差,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学生是寻常事。
  大胖亲哥读五年级,在他们三年级的一帮小豆芽里,形象显得格外伟岸。有他罩着,学校里面没谁敢欺负大胖。
  可当他走进饭店,第一眼看见简思义,他就忍不住有点失望。
  简思义一点都不胖也不壮,大抵也就比顾铭高小半个头。
  感觉又瘦又弱,感觉大胖他哥伸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推一大跟头。
  顾铭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戳在那里半天没说话。
  周蕙捅了他一下,让他叫人。
  把顾铭弄得挺心烦,心想得了,冲着那小半个头的高度我就叫一声吧,于是就不轻不愿的叫了一声“爸”和“哥。”
  简大海倒是挺高兴的,就是他那后哥简思义竟然看起来比他还不轻不愿,说了一句嗯就没后话。
  顾铭爱折腾,打小就是熊孩子群体中的灵魂人物。在大人们面前也不怕生,人机灵,有种小大人的感觉。总之顾铭在大人小孩堆里都没受过冷遇,这会儿看简思义不搭理他,心里一合计,不搭理我拉倒,我也不搭理你,我一辈子也不搭理你。
  顾铭只觉得他这个后哥十分不是个东西。
  更更让顾铭没想到的是,简思义对周蕙也那么冷淡,就叫了一声阿姨好。
  他都叫简大海爸了,就换了一句阿姨啊?
  顾铭生气了,替她妈不值。
  可这声阿姨好仿佛一声认可似的,顾铭觉得他妈的眉目突然间有些温柔起来了。
  顾铭愤怒了,对他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明明是他们娘俩吃亏了啊?
  凭什么啊?
  顾铭七想八想,最终有了一个盖棺定论: 反正周蕙对简思义比对自己好多了。简思义冷着脸她都高兴,反而自己这个亲儿子就跟个小白菜似的。
  顾铭想要是有一天他妈也对他这么好…
  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那他不得被吓死。
  顾铭觉得自己挺大度的,他妈对他温柔就不必了,别管他那么多就好了。
  短暂的认亲环节结束后,简大海看起来挺高兴的,脸上的褶子缝好像都藏着笑,指着顾铭对简思义说,“思义,这是你弟弟顾铭。”
  又像是发现了什么,笑说,“呦,我才发现,顾名思义,这名取得,好,有缘分。”
  那时不学无术的顾铭还不知道顾名思义是什么意思,自然也不知道这一句话居然像是一句预言似得,奠定了他和简思义彼此纠葛的一生。
  顾铭念叨着下馆子念叨两个月,这回下馆子了,真就放开了吃。
  不管是求而不得的自行车还是与想象完全不同的后哥抑或是后来之事,都丝毫没有影响到顾铭吃饭和唠嗑。
  小嘴吧唧吧唧的,谁说句什么都能插句嘴。
  相较而言,简思义就内敛很多,周蕙问什么,他答什么,不问就闷着头。
  简思义的眼睫毛打小就又长又密又翘,跟把小扇子似的。
  低头的时候像个小姑娘,一抬头又是眉目英挺,周蕙看着由衷地感叹一句,“这小孩生得真好。”
  简大海充其量算是浓眉大眼,光靠他一人肯定生不出这么周正的孩子,由此可见简思义的亲妈王一水长得有多好。
  王一水是生得好,不过大概她一生的运气都分给了这张脸。
  王一水打小成绩就好,长得又漂亮,读书多,眼界好,就是奔着将来考北京去的。
  本来都考上了,可她弟临着去北京的前一晚,出事了。
  出车祸了,腿给压断了,在急救房里等着救命呢。
  王一水还能怎么办呢?撕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在爹妈厂里做一个小出纳,最后嫁给了普通工人简大海。
  后来生了儿子简思义,也认命了,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只把满心的希望寄托在简思义身上。
  简思义打出生起就不闹腾,坐的住。小时候王一水就给他拿古诗背,他也不哭也不闹,他妈让他学什么,他就踏踏实实地学,别的小孩都去玩,他也不去,就自己在房间里一遍一遍的读。
  简思义读书背书王一水也不用盯,这孩子简直太省心了。
  王一水有时候去给的简思义送牛奶,送水果,看看简思义的古诗,摸摸他的头。
  然后王一水就把目光望向窗外。
  年幼的简思义也不知道自己的妈,透过那扇小窗在看什么。
  王一水当时是真死心了。
  谁知机会错过了十几年又眷顾她了。
  厂里有个去北京进修的机会,主任是她一个表亲,知道王一水不容易,也不甘心,就把机会给她了。
  王一水一门心思想走,可奈何孩子还小,从婆家到娘家没一个人同意,甚至还和婆婆撕破了脸。
  “去就离婚,以后再别回来了!”这句话是简思义他奶奶,简大海他妈扯着喉咙喊出来的。
  王一水对简大海肯定是有感情的,毕竟当年她们家发生那么大的事之后,简大海对她们家真是没话说。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王一水也知道简大海和自己确实不是一路人。
  走不走?王一水问自己。
 
 
第2章 写作业
 
 
第二章 
  王一水是个有魄力的女人,到底还是决定要离婚。可她一回头看见简思义躲在门外偷偷地哭,
  王一水的心就像是被人掰开了一样的疼。
  简思义那年才四岁。
  简大海是个善良老实的男人,不忍心问孩子要爸爸还是要妈妈这个太过残忍的问题,但是看着抱着王一水腿不放的简思义还是明白了。
  简思义的舅舅王一鸣那场车祸之后,腿瘸了,也知道这些年自己的姐不容易。他这个残废的拖累的弟弟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背着自己的爹妈给姐姐买一张北京的火车票。
  王一水还是走了,带着简思义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简思义他奶奶带着一帮人去火车站抢孩子,可撒泼打滚也还是晚了一步。
  王一水一个女人还带着小孩,在偌大的北京城打拼谈何容易。王一水能吃苦,没日没夜的打拼,好不容易事业算是小有起色,命运的打击又如约而至。
  王一水在简思义七岁那年被查出来胃癌。晚期。
  饶是坚韧如王一水,在拿着体检单那一刻也是禁不住悲从中来,母子俩在医院里抱头痛哭。
  王一水又带着简思义回来了。当年离婚时,两家人已经把脸皮撕破,王一水也没脸再把孩子给送回去,无奈之下只能把孩子托付给弟弟王一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