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听说铁树要开花 作者:醉知酒浓

字体:[ ]

 
文案:
顾执都不太敢抬眼去看季安知的表情,“反正——反正我读书那会儿也不认识你,我过得挺那啥的。”
 
何止是那啥,除了负距离接触,亲亲摸摸的男男女女他少吗?可他一个都提不起兴趣啊!就因为他发现自己不仅不是直男而且还对一般男孩儿也提不起兴趣啊!妈的他容易吗他。
 
季安知眼神无辜,“那你现在对我,可不能始乱终弃了。”
顾执石化了几秒,悻悻地笑了笑,“不会的,不会的。”
偏偏季安知要跟他钻牛角尖,“那你承认你以前对人都是始乱终弃了?”
顾执瞪圆了眼镜,“哪有!以前那都是好聚好散!安安温玉明不都是这样吗!”
季安知满意地笑了笑,“没事,以后我替你们收了这孽障让他不能为祸人间。”
 
通知:
闷骚霸道高岭之花攻 VS 精分话唠逗比自强受
PS:不是父子文!儿子是攻自带的!不是生子文!(排雷)你们不能因为我们老攻自带的儿子年纪大了点就想歪哈。
算主受文~强强!不是娘炮受!是逗比主动勾人受!好了接下来自行想象吧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安知,顾执 ┃ 配角:季余,杜择明 ┃ 其它:强强,耽美,宠文,逗比,爽文
 
 
 
第1章 季
  白斐然拿着电话略微慌忙地走进来,朝着埋头批文件的季安知说:“季总,小余少爷的电话。”
  “有事就说。”季安知即使是听到儿子季余的名字,头也没抬起来过,显然,对这个儿子,他并不是太关心。
  白斐然推了推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无可奈何,只能拿起电话当着季安知的面儿打开手机的扬声器,“季余少爷,季总现在在开会,您有事的话可以交待我。”
  显然对方对季安知和白斐然的套路十分清楚,在电话里嗤笑了一声,“开会?他一年四季天天开会,真搞笑。”
  白斐然望了一眼依旧稳如泰山的季安知,只能耐着性子问这位季家的皇太孙,“少爷有事吗?”
  季余不高兴的轻哼,“学校让请家长,告诉他,爱来不来。”
  十分利索的挂断了白斐然的电话,这个“他”,当然就是指这位季安知季总了。
  季安知不动声色地又翻了一页文件,似乎十分专注的在考虑手上的这个案子要如何处理,丝毫没有要理会这个,来自于儿子说的要请家长的电话。
  白斐然看了眼手机屏幕,要提醒季总吗?就算提醒,季总多半也是不会去的。往年请家长这种事也不少,多是已经退休闲赋在家的季老爷子去的。不提醒的话……这季余少爷和季总两人的父子关系一天天的冷下去,他对季老爷子那边也不好交差。
  白特助只觉得自己没有比今天这种情况更悲催的局面了。简直是,进退两难。
  清了清嗓子,尽可能压低声音不吵到季总,“季总,少爷学校请家长——您是去还是?”
  等了一分钟,沉默。
  白斐然颔首,算是汇报完毕。天知道他每天到底都在经历些什么。
  没想到刚要转身,季安知就皱着眉头目光锐利的看着白斐然,“我记得去年这种事的时候我就说过,一概扔给他爷爷处理。”
  所谓的他爷爷,自然是指季余的爷爷,季安知的爹。
  这父子俩对彼此的称呼当真是亲生的。
  白斐然被那锐利的目光盯得有些忐忑,他摸了一下鼻尖出的薄汗,“可……老爷子现在还在住院。”
  季安知愣了愣。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文件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从前年老太太,季安知的妈妈因病过世以后,季老爷子的身体也不大好了,所以时不时地在医院住院疗养,季老爷子再无暇照看公司,下面那个小王八蛋,哦不,季余,也才刚高一,整个季氏的重担压在他季安知身上,作为季家顶梁柱,自然只能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看季安知似乎,好像,貌似,实在犹豫要不要去参加阔别十七年哦不,首次作为季余少爷的家长去学校的事时,白斐然赶紧趁热打铁,“季总,要不我现在去备车?”
  季安知想了想,他虽然不喜欢这个白来的儿子,但是自己不喜欢女人,将来大概也不会有孩子,也就意味着,季余迟早要接他的班,既然迟早都要有人来分担他的重担,不如早点享受得好,恩,是时候跟季余培养一下上下级感情了。
  “备车吧。”
  当白斐然还在感动老板终于知道关心一下自己的儿子培养一下父子之情的时候,如果知道季安知这女干商的打算,定是要气得扇自己一巴掌打醒自己内心的小天真。
  这季余少爷什么情况,白斐然也不是不知道,从小到大读书就没让家里清净过,自己跟着季安知做了十来年,从知道季余少爷起,一年不请个五六回家长天都要下红雨。
  以前季老爷子精神头还不错,年年都去学校,去一次就大手一挥给学校东捐一个图书室西捐一个宿舍楼,亏得季安知在前线殚精竭虑的为季氏创收盈利,后面季老爷子和季余少爷简直不遗余力的花着季安知的血汗钱。偏偏季余少爷从来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小学打架闹事骂老师一路风风火火闯到高中。
  这季家的小王八蛋哦不,小混世魔王季余的大名,真是英名远播。所以季安知的圈子里,没人敢跟季安知提这个小少爷的英勇事迹,别人家有孩子,多少都要夸夸孩子聪明啊成绩好啊,走到季安知这面前,尴尬得不行,不知道夸什么好,憋了半天只能干巴巴地说,小少爷长得好,肖父,肖父。
  季安知从来对季余都是不屑一顾的。自然对于别人的阿谀奉承,也是不屑一顾的。
  ……
  季安知万万没想到当他抵达 A 市第一高中校长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热血沸腾地被周围教师架住还使劲儿蹦哒的年轻人,除却那满嘴骂骂咧咧瞪得目红耳赤的样子,模样倒是好看的紧,俊俏清秀,肤白齿红。
  咳。
  再看看旁边一脸懵逼的季余,他儿子。
  本以为儿子季余是和这个好像是老师的人在打架,却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被人架着,还丝毫不示弱,“你们这些高三的有本事欺负个高一的小孩子有意思么!有种冲小爷我来!来啊!诶你们别拉着我,我是家长!我帮季余揍人不行?季余你这小子傻在那儿干啥?揍他们啊!这一架小爷支持你!呸,现在的小孩子个个不学好了是吧?成天在学校笑人家没妈没爹很好玩儿是吧?知不知道这样多伤孩子的心?啊?你们这些老师都是助纣为虐! 得,你们不教他们做人,你们倒是放开小爷我,让我来,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被架着的年轻人倒是放连珠炮似的瞪着对面三五个缩在墙角的学生模样的人,那几个学生面前还围着几个老师,生怕自己学校的学生出什么事。
  笑话,这可是市一中的特别班级,非富即贵的,哪一个被伤着了能好摆平的?
  “这位先生,您到底是季余同学的什么人?”校长也是吓得不轻,捂着心脏尽量不牵动自己的情绪。
  季余终于回神过来,刚被顾执的那骨子狠劲儿给吓住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家,家长。”
  校长能不知道季余的情况?人头上一个爸一个爷爷,啥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年轻家长了?
  校长瞪了一眼季余,“季余同学,您别这儿跟着添乱了行吗?”
  本来也就是个校内学生打架闹事的事,这个自称是季余家长的人来学校没谈多久直接跟着那伙闹事的学生打起来了,幸亏拆得快,不然还不得出事?
  “诶什么叫添乱啊,校长,您是校长吧?季余都说我是家长了你们怎么还不信呢,真是家长。哦,就不兴家长给孩子出头的?”
  白斐然远远的瞧见这画面,真是一个劲爆。这年头有认干爹干爷爷的,没见过认儿子的,关键是……这季余少爷的亲爹还在这儿呢。白斐然默默地擦了擦汗。
  校长气得不行,哼了一声。转头就看到了白斐然,白斐然旁边一身气场冷淡的人,赫然就是季安知了,掩下心中的诧异,“季先生来了?”
  白斐然和校长都是老熟人了,每年跟着季老爷子来给季余擦屁股次数也不少,连忙迎上去握住校长的手,“是的,这就是我们季总,校长,您看今天这事……”
  校长擦了擦汗,示意旁边的老师都让开一些,给季安知腾了个位置,只听说这位年轻有为的季总从不参与儿子教养事宜,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了什么风了,看来这可麻烦了。
  季安知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站在顾执旁边的季余,十分霸气的往那椅子上一坐,俨然一看,还以为他是校长。
  校长干巴巴的笑了一声,“是这样的,季余同学在学校和这几个学生打起来了,原因我们已经问过了,就是小孩子之间的口角之争,只是……这几个学生是高三年级的,其中一个伤得还挺严重的,已经送到医院去了,说是骨折,所以我就让季余同学请家长来学校协商一下这……”
  季安知抬起右手打断校长冗长的陈述,眼神一个示意让白斐然拿包过来,“说吧,赔多少。”
  季余第一次在学校看到季安知,那亮起的小眼神一瞬间就被季安知的话给打得暗淡无光。顾执把季余的眼神尽收眼底,挣开几个老师的束缚走到季安知跟前,挡住他要掏钱的架势,“你是季余他谁?”
  这口气,倒是不小。
  白斐然跟看怪物似的看顾执,这人谁?是一中的老师能不知道季余的背景?有胆子这么跟季安知说话?
  季安知抬眼,面无表情。
  顾执也不顾自己刚才出手闹那一阵,乱糟糟的头发和面红耳赤的样子,五好青年说教起来头头是道,“你说你怎么当人家家长的,啊?来了就赔钱,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季余是富二代啊?这也太好宰了!你睁大你那眼珠子看清楚,季余也受伤了!”
  白斐然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看季余,“小余少爷你没事吧?”
  正要撩他衣服,季余痛得龇牙咧嘴的,又万般忍着的样子打开白斐然的手,“不用,没事!”
  顾执看季余那模样,简直是一时间正义使者化身,“校长我觉得你要想摆平这事儿,建议把季余也拉到医院验伤。而且什么口角之争啊我呸,你也说的出口,我可听季余说了,那几个高三的王八羔子说季余没爹没妈,没人管,就是个野种,这些话是学校该教的?也不知道老师和家长都干什么吃的!就这样的学生,高考也别参加了,回家种地地好,省得以后出了社会也是个浪费粮食的货色!”
  对面的几个高三孩子听了也火了,“CAO·你·麻痹,你他妈说的啥玩意儿呢!有种打一架,啊?!”
  顾执捞起袖子邪笑两声,偏还有点贱,“来啊来啊,小爷我奉陪!”
  一时间场面一度混乱。
  几个教导主任和体育老师使出浑身力气去控制场面。顾执趁乱溜到季余身旁,“小鲫鱼,这人你谁啊?能 hold 住后面的事儿吗?”
  季余望了望天,“能……吧?”
  根据活了十六年的经验来看,季安知摆不平的事,好像还没有。
  顾执二话不说拉着季余就跑。笑话,他今天豁出去了揍了几个一中的小霸王,等家长找上门来他不得玩儿完?!不跑,傻啊!
  等众人堪堪控制住局面,发现当事人季余和帮凶顾执双双消失。
  季安知就这么一直看着顾执闹那一出,机灵地趁乱带走季余,干得不错,嘴角扬起一抹不已察觉的弧度。
  “人呢?不好,季余,季余同学不见了!”
  季安知换了只手撑着下巴,略微抬头,“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你们学校的老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