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牛皮糖 作者:初禾

字体:[ ]

 
  文案:
  沉默寡言的少校x活泼热情的小兵
 
  他的喜欢,是不悔的追逐
  他的回应,是不渝的深情
 
  本文是军文的皮,感情戏的底,请勿过度对应现实军营。
 
 
第01章 
  西南C市的春天只有半个月,早一步氵朝湿阴冷,晚一步艳阳胜火。
  侦察营训练场上,士兵们身着迷彩T恤,组队练习摔打擒拿、越障冲刺。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汗水味和山野间独有的青草香。
  一个身高约莫1米8的男子穿着与野战部队格格不入的常服,身姿挺拔地从营部大楼走出。
  他的帽檐压得很低,阴影遮住了眉眼,却遮不住嘴角扬起的幅度。
  路过训练场时,他驻足往里看了看,正要离开时,远处传来一把带着怒气的声音。
  “凌宴,你给我站住!”
  他回过头,看着飞速跑来的男人,抬手摘下军帽。
  他生得白净,年纪又小,站在早春的阳光里,皮肤泛出白`皙透明的光泽,眼眸清澈,眼角勾出几分笑意,朝来人挥了挥手,应道:“亦歌。”
  荀亦歌刚跑完10公里越野,浑身汗水,双手撑在膝盖上,一边吭哧喘气,一边抬眼瞪视:“凌宴,你他妈真要去当通讯员?”
  凌宴眼角一弯,心情不错地抛了抛军帽,“刚才去营部,已经转好关系了,明天就去帮营长做事。”
  “你他妈……”荀亦歌撑起身子往前一迈,挂着汗水的鼻尖差点戳在凌宴鼻梁上。
  他比凌宴高一些,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湿透的背心贴在胸腹上,隐隐透出结实的肌肉。
  他伸出食指,力道略重地在凌宴额头上点了点,“你是不是这儿有问题啊?咱们一连是全营精英连,你放着好端端的侦察兵不当,非得去给营长当通讯员?凌宴,你说说,你他妈到底图个啥?你知道王虎那帮人在背后怎么说你吗?”
  凌宴向后退了一步,摸摸被戳红的额头,好脾气地笑了笑,“知道,说我想巴结营长,攀上高枝后平步青云。还说我仗着自己脸好看、秀气,想走营长的关系,讨个首长家的女儿当老婆。”
  荀亦歌抹掉脸上的汗水,“那你心头是什么意思?别告我你真想巴结营长啊!我就是想不通,你我去年在新兵连吃了那么多苦头,拼死拼活才分到精英一连,咱连的侦察兵不说全部,起码有三分之二都是奔着特种部队去的,你怎么……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偏要去给营长当通讯员呢?你长得帅,对。通讯员要求五官端正,也对。但营里比你帅的兵也不是没有,四连那个谁,陈旭?对,就叫陈旭,那家伙比你还帅。你去凑什么热闹?咱们是尖子兵,尖子兵就不该干端茶送水看人脸色的事儿!”
  “你别瞧不起通讯员,通讯员背后的学问多了。”凌宴被数落一番,倒也不生气,还笑呵呵地给自己找台阶下,“你别说,咱们营呢,还真没比我更适合当通讯员的义务兵了。陈旭比我帅吧?他有我厉害吗?没有。你倒是比我厉害,但你这张脸吧……”
  凌宴在荀亦歌脸上拍了拍,“帅是帅,但太凶了。”
  说完转身就跑。
  “凌宴!”荀亦歌喝道:“我跟你讲道理,你他妈站住!”
  凌宴叹了口气,“我也跟你讲道理呢,亦歌,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这个通讯员我是一定要当的。”
  荀亦歌黑着脸道:“为什么啊?你想攀关系我让你攀就是,咱们兄弟一场,有我的难道还没你的?我家里……”
  “不是这么回事儿。”凌宴打断,“亦歌,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去给营长当通讯员,和攀关系没什么关系。”
  “那你图个啥?”荀亦歌急了,“咱们在新兵连时不是说好一起努力,将来去特种部队吗?你才20岁,现在跑去干端茶送水的活儿,训练耽误了怎么办?”
  凌宴愣了愣,神色很快恢复如常,“就图……多学习点东西吧。”
  “当通讯员能学习到啥?”
  “嗯,为人处世之道?”凌宴自己都觉得这话听着有些可笑,顿了顿又道:“我听说咱们营长以前就是特种部队的,去年我们入伍之前才调来常规部队。我跟着他,说不定还能偷个师。”
  荀亦歌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接过话头道:“我也听说了,还听说他是受了伤,不能继续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才调回老部队。对了,营长以前就是咱们精英一连的兵!”
  凌宴眸底掠过一道深沉的光,眼睫微不可见地颤了颤,还未来得及答话,又听荀亦歌压低声音说:“小道消息说,营长可能伤了那儿。”
  凌宴蹙眉,“哪儿?”
  “就是那儿啊!”荀亦歌指了指下面,“命根子呗!”
  凌宴声音冷了几分,“别瞎说。”
  “哪有瞎说?”荀亦歌振振有词,“营长今年30了,咱们都见过的,人家那叫一个仪表堂堂,高大英俊,不一定比你和陈旭帅,但你俩30岁时肯定没营长那么成熟有味儿。你说他为什么至今未婚?而且部队不比社会,年纪到了没老婆,你不急,上面的首长都急!综上所述,营长可能是受了那方面的伤,心理有阴影,以至于无法胜任特种作战,所以才调回常规部队任职。”
  凌宴出了两秒神,推荀亦歌一把,收了笑容,“不要乱传首长的八卦,这是纪律。”
  他为人和气,姓格开朗,经常拿自己开玩笑,是新兵连和一连的开心果,极少有沉下脸的时候。荀亦歌触及他冰冷的目光,心头没由来咯噔一下,片刻后抓了抓后脑,明显被他的气场慑住,结结巴巴地说:“哦,那个我……”
  凌宴深呼吸一口,眼睛又亮起来,拍了拍荀亦歌的肩,笑道:“怎么样,我刚才是不是特有营长通讯员的范儿?”
  荀亦歌一怔,“我`CAO!”
  “哈哈哈。”凌宴笑起来,“所以我还挺有当通讯员的天赋吧?亦歌,我知道你担心我,放心,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通讯兵也好,侦察兵也好,特种兵也好,只要能做到无愧于心,就是值当的。”
  荀亦歌盯着他看了几秒,无奈道:“行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乐意也得支持你。”
  “谢谢兄弟。”凌宴冲训练场抬了抬下巴,“赶紧回去,还得CAO练呢。”
  “你呢?”
  “张排说要找我嗑叨几句。”
  荀亦歌搓了搓脸,“你啊,就做好被他念叨死的心理准备吧,他可舍不得你了。”
  张排是精英一连一排的排长,大名张晨栋,凌宴一见到他,果然被念叨得没完,总结起来就是通讯员虽然表面只是为首长打理文书工作,但现下基本上和勤务员没差,24小时听首长差遣,得服务首长的生活,保障首长的安全,首长在哪就跟到哪,极少有自己的时间。
  “凌宴,你和荀亦歌都是这届最出色的侦察兵。我跟你说心里话,你去当这个通讯员,实在是太大材小用。”张晨栋说得痛心疾首,“我不该说这种话,但对你……我是真舍不得。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了吗?”
  凌宴起身鞠了一躬,笑容礼貌而认真,“张排,谢谢您的肯定,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张晨栋叹息着摆手,毫不掩饰眼里的失望,背过身道:“但愿你不是像别人传的那样,为了巴结营长才去当这个通讯员。”
  关系已经从精英一连转到营部,凌宴不用再参加连里的训练,回到宿舍后收拾好个人物品,晚上洗澡时听到二连三连的人在背后说风凉话。
  他抿了抿唇,并不觉得难受,反倒有种迫不及待的雀跃。
  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那个人,时时刻刻陪在那个人身边,心尖就传来一阵酥麻。
  最后一次躺在一连的床上时,他俯下`身子,闭着眼吻了吻床沿。
 
 
第02章 
  西部战区A集团军侦察营位于C市城郊。不久前,营长叶朝的通讯员因故调离。当时正赶上全国侦察部队大会,叶朝前往北方与会,新通讯员的挑选工作全权交给营部负责。
  凌宴转好关系这天,叶朝回到营里,拿起新通讯员的资料看了看,目光落在姓名一栏时,神情陡然一变,几秒后放下资料,苦笑着揉了揉眉心。
  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
  次日一早,凌宴穿戴整齐,衬衣的纽扣扣得一丝不苟,皮鞋擦得铮亮,在仪表镜前照了一刻钟,清着嗓子默念道:“首长您好,我是列兵凌宴,今日起担任您的通讯员。”
  不少其他连队的战士从他身后走过,嗤之以鼻的声音不绝于耳。
  “小白脸也只配当个勤务兵了。”
  “人家那是通讯员。”
  “通讯员怎么了?干的还不是勤务兵的活儿?男人想升迁就得凭真本事,巴结首长算什么!”
  “啧啧,你我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通讯员硬姓要求之一,五官端正,咱们这些糙爷们就别想喽!”
  “糙爷们总比小白脸强吧!”
  凌宴无视那些奚落,心情极好地扬了扬眉,镜子里的军人年轻英俊,浑身上下散发着干净的朝气。
  不多时,营部的一名少尉拿着文件赶到,冲他招了招手,“凌宴是吧?叶营回来了,我带你去报到。”
  走在通往营部的路上,凌宴心若擂鼓,紧张得手心冒汗。
  少尉是军校毕业后分配过来的兵,少了几分野战兵的痞气,文质彬彬的,好声好气地说:“不用紧张,叶营平时话不多,但为人很好,给他当通讯员,绝对苦不了你。上一任通讯员和我挺熟,说叶营从来不让他干洗衣端茶之类的活儿,也不派私活,很尊重他,刚开始时连打扫卫生这种事都是亲力亲为。”
  凌宴点点头,“营长自己洗衣服自己做扫除?”
  “咱们营长有点特殊。”少尉道:“你兵龄短,可能不知道叶营是特种部队调过来的。去年他才调来时,连通讯员都不要,什么事都自己做。我们也挺诧异,后来还是上面给他安排了一名通讯员。”
  凌宴听着,眼神有种旁人捉摸不透的幽深。
  少尉又道:“不过虽然叶营为人和气,但有几点我还是得提醒你注意。”
  “您说。”
  “叶营不是一般的军官,他在特种部队摸爬滚打多年,但不等于他是个野路子军人,这话你能听明白吗?”
  叶朝的背景,凌宴自然清楚,会意道:“我明白。”
  “明白就好,通讯员对领悟能力、察言观色能力要求较高,既然明白,那我就往下说。”少尉继续,“叶营的身份摆在那里,你以后与他交流时,不要用连里的那一套,不要动不动就说脏话,也不要称兄道弟,举手投足别太江湖。叶营喜欢安静一些的人。”
  听到“安静”二字,凌宴眼中泛起沉淀的心痛,“我知道了。”
  “其他就没什么了,叶营很好相处,只要你不做出格的事,在他身边会过得很好。”
  快到营部时,凌宴突然问:“营长看过我的资料吗?”
  “当然。虽然叶营将挑选通讯员的工作交给我们,但你毕竟是为他工作,昨天他回来之后,我已经将你的资料交给他过目。”
  凌宴眼角一抖,略显急切地问:“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少尉看了他一眼,以为他仍处于紧张中,遂笑着开导:“没有,他很信任我们的阳光。凌宴,你很优秀,希望你不要让叶营、让我们失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