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糖二代(娱乐圈) 作者:莫里/弃妇A(下)

字体:[ ]

 
第七十章 
  别看剧本落在纸上只有短短几页, 但真正拍起来却要耗费很长时间。
  广告镜头非常琐碎, 校园日常生活是由一个个小场景组成的。为了节省换场的时间,剧本拍摄并不是按照时间顺序和逻辑顺序进行, 而是把一个场景下发生的事情集中在一起拍摄。
  第一个拍摄地点是在教室, 邱秋在这里有好几幕戏。负责群演的副导演把所有学生叫进教室里, 依次拍了读书、自习、听讲、课间休息等镜头,邱秋永远处于画面上最显眼的角落, 即使周围人都被镜头模糊了, 他也是最清晰的那个。
  很多学生们都是第一次上镜,紧张的不得了, 镜头一扫过来, 就忍不住做小动作, 导演一连拍了好几条才勉强通过。
  邱秋其实也没什么拍摄经验,好在广告没有台词,避免了因为口误造成的NG,他只需要在镜头前表现的帅帅的美美的就够了。
  其实邱秋觉得广告里有些场景特别莫名其妙……
  比如有一幕, 邱秋手里拿着课本倚靠在教室的窗前看书。阳光(补光灯)从外面照射进来, 洒在少年的身上, 微风(造风机)从窗外吹入,吹起白色的纱帘。少年的身影在纱帘中若隐若现,脸上的表情恬静淡然。
  这简单的一幕居然拍了一个小时,摄像机左照右照近照远照,邱秋真是搞不懂了,风这么大、日照这么强烈, 男主角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看书吗?
  华翔说他不解风情,这个场景颇具漫画美感,没看到旁边围观的女生都脸红红的?
  邱秋偷偷看了一圈,那些女孩子一对上他的眼睛,便像小麻雀似得飞快散开了。这群小麻雀飞了几米之后,又重新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你说他刚才究竟是在看哪个女生”。
  邱秋说:“华翔,你好懂女孩子啊。”
  “那是,老子我演的就是小花旦,当然要深入研究女孩子的心理状态。”
  “你还研究过她们?”
  华翔炫耀的拨弄自己的齐肩长发:“我初中的时候还被送去女校读了一个月书呢!”
  “……???”
  “你那么惊讶干什么,我发育晚,头发又长,穿上小裙子根本没人看得出来我是男生。”
  真是了不起,邱秋佩服的想。
  原来自己身旁有个女装大佬。
  在教室内拍的最后一场是广告中的重头戏,邱秋背着书包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室中,他在位子上坐下,意外从课桌里发现了一封印着唇印的情书。
  这一场也是要拆分成七八个镜头从不同的角度来拍,华翔坐在场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一遍遍的踏进教室,一遍遍的翻出那封情书,一遍遍的表现出惊讶。
  华翔本来以为拍广告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才会吵着来参观,哪想到这么无聊又这么耗费时间。
  没话找话,他问站在旁边的王瑶:“瑶瑶姐……?我能这么叫你吧?这套化妆品如果面对高中生的话,女生家长看到这个广告,会不会认为是宣扬早恋啊?”
  王瑶无辜极了:“我们这怎么是宣扬早恋了?——最后一幕写的很清楚,男主角在走廊上捡到了那只唇膏,没有追上去而是继续往自己的方向前进,说明男主角最终选择了好好学习,没有选择搞对象啊!”
  “……”华翔觉得这位姐姐可真狡猾啊。
  中午经过短暂的休息后,下午继续拍摄,不过地点换到了走廊,拍摄整则广告的最后一幕:主人公和一个女生擦肩而过,女生的唇膏掉在地上,他拿起来看了看,回头再找人时,少女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
  这一幕拍起来颇耗费时间,因为周围的其他学生总是不按照副导演的指挥去做,明明他们只要充当背景打闹、快走就好了,可很多人笑的僵硬,走路也一顺边。
  等到终于拍完这一幕后,王瑶又有了新灵感,她和导演讨论了一阵,然后把邱秋叫到面前:“邱秋,一会儿再拍一幕,你捡起唇膏后,拧开闻闻,然后做出心旷神怡的表情。咱们这款唇膏是带有果香的,很自然,不是那种劣质的香精味道。”
  邱秋自然没有异议。
  结果等开拍时,出了点小状况。
  ——邱秋低头闻唇膏的时候没掌握好距离,唇膏直接怼到了他的鼻头上。
  所有人:“……”
  邱秋又茫然又羞耻的抬头看向导演,在特写镜头里,他的鼻尖上清晰的留下了唇膏顶部凹刻的桃心形状。粉粉的桃心压在圆圆的鼻尖上,邱秋完全不知道这时的自己有多傻,又有可爱。
  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的最欢的就是华翔,直接从椅子上笑到地上,跪在那里直不起腰。
  邱秋好绝望啊,现在钻到地缝里还来不来得及?
  王瑶乐不可支,正笑着呢,郑总的微信发来了。
  郑总欲盖弥彰的问她,小王啊你们拍摄进度怎么样。
  王瑶赶快说很好极好非常好,男主角特别有灵性,配合度很高,画面效果很好,现场气氛很热烈,大家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王瑶特地录了个小视频,把辛勤工作的工作人员、青春洋溢的群演、兢兢业业的邱秋、还有笑点特别低的华翔都拍了下来。
  郑总点开视频看了又看,他看到华翔夸张捶地的模样,心中戚戚:这位总裁夫人真是清纯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啊……
  ……
  越到下午,天色越阴,夏天的雷雨说来就来,不知何时就会下起雨来。王瑶赶快催着摄制组加快进城,这场地他们只租了一天,要是今天拍不完明天又要多一笔花销。
  好在下午需要拍摄的内容不多,大家打起精神紧赶慢赶,终于赶在下午四点多顺利收工。彼时已经有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来了,工作人员忙着收设备,那些来当群演的小同学们也都四散回家,倒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女生围在邱秋身边,红着脸请他签名合影。
  邱秋这还是第一次遇到“粉丝”,应对起来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没过一会儿就渐渐摸索出来了和“粉丝”相处的门道,签名合影都有求必应。
  有个女孩子问他:“能拥抱一下吗?”说着已经张开了手臂。
  邱秋为难起来,他现在可是有夫之夫,随随便便和女孩子们拥抱影响不好。
  他实事求是的说:“对不起啊,我对象会吃醋的。”
  女孩子们一听,摆出可怜的表情。“就抱一下啦……”“我们不会吃你豆腐的!”“你对象心眼好小呀~”
  邱秋板起脸纠正她们:“他不是心眼小,而是我占得面积太大了。”
  他最听不得别人说干爹坏话,一句都不行……不,半句都不行!
  他说的如此义正辞严,女孩子们毕竟年纪小,见偶像一生气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几个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颤巍巍的道了歉,抱着签名赶快走了。
  旁观了全程的华翔恨铁不成钢的教育他:“你怎么对女孩子这么凶啊!”
  “我哪里凶了?我只是在讲道理而已。”邱秋又恢复了原本软绵绵的腔调。
  华翔算是看明白了,只要不牵扯到傅瑞恩,邱秋就特别好说话,若是牵扯到了,小兔子也是会护食的!
  因为有这段插曲,他们两人在教学楼里耽误了不少时间。天空忽然闪过一道闪电,炸雷响起,大雨说下就下。
  俩人都没带伞,挤在学校教学楼的入口,仰头望着倾盆而下的大雨。
  “要不打车吧?”华翔提议。
  邱秋想了想:“我看再等等,雷阵雨应该一会儿就结束了。”
  于是两颗小白菜并排坐在教学楼门口,抱着腿发呆,心中盼望着老天看眼,把漏掉的天空赶快补好。
  光是呆坐多没劲啊,两颗小白菜开始找话题聊天。
  邱秋问他:“对了,李哥怎么突然住你家了?你那天心急火燎的就走了,也没解释清楚。”
  一提这事华翔就心烦,挑三拣四的把事情复述了一遍,抱怨起来:“你说我妈是不是《变形计》看多了?养了二十年的好儿子,说送人就送人!”
  邱秋不知道怎么劝他才好,两个人都是朋友,他说谁的坏话都不好:“……反正就一个月,忍忍吧。”
  “一个月?我现在连一周都忍不下去了!一想到回家要见到李先生就烦,妈的,再逼老子,老子就离家出走!”华翔中二病犯了,想起一出是一出。
  “咦?你、你不要冲动啊……”
  华翔转头看着自己的小伙伴,语气深沉的问他:“秋贼,像你这样的好孩子,是不是从来没想过离家出走啊?”
  邱秋老实的摇头:“我的书又多又沉,要是离家出走的话我还得雇个三轮车……”
  “要不我也雇个三轮车吧?”华翔眼前一亮,“带上我的PS2,带上我的VR,我的三台电脑,还有我这季度新买的衣服!”他振臂高呼,“老子要去西藏流浪!”
  “……我觉得你这不是流浪,你这是浪。”
  “呸呸呸,你丫才浪呢。”
  邱秋红着脸没吭声,因为华翔微妙的说中了。
  两人正聊着天,忽然华翔止住了话头,飞快的站起身,踮起脚尖不住的往雨幕深处望。他大惊的指着远处一个小小的白点,叫到:“秋贼,你看那是个嘛!”
  邱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密密的雨幕当中,一只体型消瘦、浑身沾满泥浆的动物正向他们走来。
  那只动物骨架很大,应该是狗,可看着却极其瘦弱。它耷拉着头,尾巴紧紧夹在两只后腿之间,只有尾巴尖翘起来一点点,像是不愿沾到地上的雨水。
  它溜边走着,半边身子在教学楼的房檐下,半边身子暴露在雨中,屋檐下的雨比外面稍微小一点——也仅是“稍微”,那只可怜的流浪狗浑身都湿透了,精疲力竭。即使看到有两个人类站在教学楼门口,它也没有在意,而是慢慢的踏上了楼梯,找了个角落,疲惫的趴下来。
  华翔特别喜欢狗,第一时间冲过去看它。
  这只狗有着非常厚实的长毛,看不出来原色,上面已经完全被泥浆覆盖,打结成一缕一缕的,它有两只翘翘的小耳朵,嘴巴尖尖的,想必干净的时候十分机敏可爱。它趴在那里,见人来了,有气无力的摆了摆尾巴,却没有站起身,而是懒散的把下巴搭在前腿上,满眼忧伤的看向雨幕之外。
  “它应该是走丢的……好可怜啊。”邱秋眼尖的在它脖子上发现了一只项圈,只是那项圈上没有狗牌,光秃秃的。他兜里放着几块小饼干,都是刚刚女孩子们塞给他的,他拆了一包放到狗狗面前,狗闻到实物的味道,即使是毫无营养的饼干,它都吃的头也不抬,仿佛怕被人抢光一样,没几秒就吃干净了。
  吃了东西之后,狗有了力气,华翔伸手摸摸它的脑袋,它先是舔了舔他的手,然后主动起身,在华翔怀里拱来拱去的蹭。它个子大,华翔又被蹲稳,被它一蹭就蹭倒了,那狗很是腻人,两只前爪踩在他胸口,低下头吧嗒吧嗒的舔他的脸。
  华翔一身昂贵的衣服很快就花了,脏兮兮的沾满了泥印,可是华翔一点都不嫌弃,反而抱着狗狗的脖子,亲昵的揉着它的脑袋和脖子。
  看着怀中这只脏兮兮的长毛大狗,华翔心里一动,扬声说:“我要养它!”
  他从小就想养狗,可华妈妈对狗毛过敏,实在无法接受。现在好不容易一人独居了,当然要养条狗度过漫漫长夜!
  ——至于家里那个有洁癖的李先生,who他妈care啊!
  ……
  与此同时,郑总看着王瑶发到他手机上的拍摄视频,很有共享精神的打算把它分享给其他几位副总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