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月月夜系列 作者:木人金

字体:[ ]

包括四个短篇——
七月月夜之(十年)美强
七月月夜之(与鬼王有约)
七月月夜之(凶人)
七月月夜之(极道天师)
 
 
 
  ☆、七月月夜之(十年)美强
 
  今夜的月亮极圆极亮,街上早已没了行走的行人。
  
  没有关严实的窗户,被微风吹得吱吱作响。
  
  叮铃-------叮铃--------叮铃
  
  窗边挂著一个小小的风铃,也随著风而叮铃作响。
  
  辛枭把屋内的灯全部打开,特别是客厅的灯,亮得刺眼。他坐在从意大利买回来的真皮沙发上,双手不自觉的抓紧衣角。
  
  在整间豪华又不失格调的客厅里,吊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麽清晰。
  
  滴答--滴答---
  
  一分一秒,时间的流逝在这个房间里变得那麽具体,随著指针一秒一秒的移动,辛枭在颤抖。
  
  辛枭是个穷小子,但他的爱人很有钱,自然,这个房子是他的爱人为他买的。
  
  辛枭的爱人独占欲很强,别人多看辛枭一眼,他会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人的视线。
  
  他有轻微的洁癖,辛枭的喜欢东西到处乱丢,但他不会发脾气,只会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他的工作很繁忙,常常忙到忘了吃饭,但他会每天提醒辛枭按时吃饭,关於辛枭再小的事他也会记得。
  
  总的来说,辛枭的爱人是个掌控欲很强的男人。
  
  辛枭也是男人,但在辛枭没遇见他的时候,辛枭是个正常的异性恋。
  
  辛枭被男人的锲而不舍而打动,和当时在一起的女朋友分了手,和男人在一起。
  
  咯吱-----
  
  雕花的大门从外打开,有冷冽的风从门外吹进室内。
  
  辛枭颤抖得更厉害。
  
  门外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间,远处隐约出现了一个光点。
  
  辛枭将腿放上沙发,整个人抱住双膝,眼里流露出掩不住的恐惧。
  只见门外的光点越来越近,转眼之间,就到了门口。是个人型的光晕,光晕渐渐变淡,直至形成一个实体。
  
  是一个男人。
  
  男人长得身强体壮,身材比例异常完美,一丝不苟的头发,严肃正直的眉眼。穿著正统西服的男人浑身散发出一股禁欲色彩。
  
  [我回来了。]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沈醇厚。
  
  辛枭在男人一踏进房间时,身体就止不住的抖动,眼看男人越走越近,离他也越来越近,辛枭整个人被逼退到了沙发一角。
  
  [韩………野………欢………迎回来………]辛枭牙齿打颤的回道。
  
  [枭,你还是怕我吗?]韩野英挺的眉皱起,整个人散发著无型的气势。
  
  [没有的事………韩野,我好想你………]辛枭咬咬牙,鼓起勇气上前抱住了韩野。
  
  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没有脉搏的,没有心跳的………身体。
  
  韩野接住人,自嘲的说道:[也是,哪有人会不怕鬼的?]
  
  他垂下眼,顿了会,似乎做了莫大的决定,沈声说:[不过,很快我就会走了。]
  
  辛枭呼吸著韩野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听到这话,猛的抬起头。
  
  [你要去哪?]
  
  [上面说,已经轮到了我。]
  
  [轮到你什麽?投胎吗?]辛枭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又慢慢松开。[那……………真是太好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韩野低下头去亲辛枭的眼睛,辛枭细长卷翘的睫毛扫弄到他的唇。
  
  [我放不下你。我……………]
  
  辛枭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抵住韩野要说的话,[没有了你,我同样能生活得很好,我们不该再这样纠缠不清,你早该去了。]
  
  辛枭的声音柔柔的,说出的话却刺得韩野身子略微一抖。
  
  [我知道了。枭,你早该有个新生活,是我一直在缠著你,是我一直放不下,是我一直不愿意离开……………我不想看见别人碰你,不想看见别人和你在一起,我……………]
  
  [嘘------韩野,别说了。这是我们最後一次见面吗?]
  
  韩野满眼的忧伤,欲言又止道:[是。我走了你会有更好的人来爱你,你可以慢慢忘记我。]
  
  辛枭眨了眨眼,凑上前去吻那个一直停不了的嘴。
  
  韩野的舌头也没有温度,同样带著强烈的血腥味。
  
  辛枭的手灵巧的解开韩野的领带。酒红色的领带,是他亲自为他系上的。
  
  舌头滑到韩野坚毅的下巴,润湿的舌尖围著喉结打转。
  
  [枭………]韩野光是被辛枭触碰,就已经受不了的直接张开双腿将人夹在腿中间。
  
  [韩野,你的身体还是那麽敏感。]辛枭纤细的手指一个用力,直接扯开了他的衬衫,张口直接袭上暗红色的*头。
  
  所幸的是,这具身体弹性尚存,虽然没有生前的活力,但仍然完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结实饱满的胸肌,肌理分明的腹肌,矫健有力的长腿………任何一点都能让人疯狂。
  
  [嗯………啊……………]韩野的鼻音很重,哼出来的声音沈著诱人。
  
  西裤被脱了下来,很快,内裤也被扒光了。
  
  韩野将手指舔湿,尝试的自己去扩张,只插到第2根时,就忍不住的朝辛枭说道:[枭,快来,我现在就要你!]
  
  韩野在争取,哪一个正常人愿意和一个没有温度没有心跳的鬼做爱?即使他们曾今爱得轰轰烈烈。
  
  只见辛枭抿唇笑了下,把韩野的双腿掰得更开,对准了*口缓缓的插入。
  
  [枭………!枭………!]韩野阳刚的脸反差性极大的带著泪水,从眼角一直滑过脸颊,快速的滴落到沙发上。
  
  他不甘心,他死了,他留辛枭一个人,他就要再也见不到辛枭了!
  
  [枭,我不甘心,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我………啊………]韩野夹紧辛枭的腰,摇著脑袋泪眼迷蒙的说道。
  
  身下的男人已经完全打破禁欲的形象,为他疯狂,为他痴迷。
  辛枭轻轻把韩野的泪擦干净,感受著分身在紧致的甬道里的快感,咬牙说道:[你想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随著辛枭重重的一击,韩野战栗得绷直了身体。
  
  不……………
  
  [啊-------!!!]
  
  韩野眼前白光一片,射出清水一般的东西。
  
  他的身体沈迷在余韵中,心里却回响著一个声音:不………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辛枭还没射,张口咬住韩野宽厚的肩膀,腰间使著大力,就是最後几个冲刺。
  
  韩野皱著眉头,他已经死了,身体的感觉都是很微弱的,几乎是靠著灵识去感受。
  
  但即使如此,他也觉得辛枭是不是快把他的肩膀撕开一片肉。
  
  [枭………]韩野紧闭著眼,感觉到身体里最後一个重击,有液体在体内喷涌而出。
  
  辛枭趴在韩野身上,气息有些不稳。
  
  谁都没有再说话,彼此都知道,这是最後一次。
  
  今天,是所有错误的终结。
  
  韩野看著近在咫尺的辛枭。
  
  白皙透明到可见青筋的皮肤,淡粉的嘴唇,漂亮的凤眼,精致的下巴,这个人今後就是别人的了。
  
  感觉到身体内部的躁动,韩野闭上眼,狠狠吸了一口气。
  
  [枭,快起来。]轻轻推著身上的人。
  
  辛枭撑起双手,凤眼定定的看著韩野,就没了动作。
  
  [枭,让我起来,我要………]韩野咬牙,他说不出口。
  
  辛枭仍然不顾韩野的扭动,甚至双手禁锢住韩野挣扎的双臂。
  
  韩野迷恋的眼神一直看著辛枭,黝黑的瞳孔突然紧缩了下。
  
  [枭!快起来,让我起来!再不快点,我就、我就……………]韩野开始不顾一切的挣脱。
  
  他不要,不要让辛枭看见!
  
  辛枭纤细却又结实的身躯死死的压在韩野身上,他用尽全力压制住想要起身逃离的男人。
  
  此时,韩野英俊的脸开始扭曲,速度慢得像电影慢镜头一般,平时犀利的眼睛,漂亮的黑瞳就这麽突然爆开!
  
  犹如分界线一般,半张脸皮就这麽一点点犹如被硫酸腐化、溶解,露出其中血红的肌肉组织。然後是原本有漂亮肌肉的胸膛,一直延伸到下半身。
  
  空气中弥漫著浓郁的血腥,和强烈的腐臭气味。
  
  韩野空洞的眼眶里盈满了眼泪,他用手去遮辛枭的眼睛,但当他那双被玻璃划到深可见骨的、丑陋不堪的手就要碰到辛枭的脸时,他转移目标,趁著辛枭还在震惊中的间隙,猛的推开了身上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