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本羊不好惹(十二妖精系列/出书版)作者:梨花烟雨

字体:[ ]

 
  (出书版)【十二妖精系列之】《本羊不好惹》梨花(梨花烟雨)
  番外《羊在家中》
  文案:
  太好了!百味羊一下凡间就看到有告示征西席耶,那是……要在西边屋子编席子吗?
  哈!这个他拿手,西屋东屋都没差!
  啥?还要会吹箫?
  这江府主人的西席条件也太奇怪了吧。
  不过幸好,韩湘子前辈都说他的技艺能让人陶醉其中呢,担任这西席应该不成问题了!
  江瀚满头黑线,搞半天,这小美人是来应征西席,不是应征小妾……
  好吧,既然你不愿当小妾那也就不勉强你了。
  不过,你既然不当我小妾,干嘛跑到青楼来卖笑啊?
  啥?是被人拐来卖了身还帮人数钱?
  这辈子没听到这么可爱好笑的事情,笑得江瀚气都岔了。
  还笑?!
  逼急了我,本羊可是不好惹的!
  楔 子
  白雾蔼蔼,祥云缭绕,奇花异草遍布其中,神木仙石亦随处可寻——这个恍如人间仙境般的地方,叫做雾隐山。
  一千年前,有十二只来自四面八方的妖精到了这雾隐山中,他们都看出这雾隐山中灵气充足,是个灵脉汇聚、有利修行的好地方。为了能独占雾隐灵脉,十二只妖精是大打出手,直战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妖精们的这一战整整打了五百年时光,耗去了不知多少道行。而一群方外妖精更是趁此时机一举入侵,企图将他们赶尽杀绝,将这座仙山占为已有。
  十二只妖精先是各自为战,可在五百年大战中都损耗不小的他们纷纷不敌对手,险些被打得魂飞魄散;就在这紧要关头,他们悟出了「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的道理,同心协力尽弃前嫌,终于在十二妖联手之下,勉强杀退了敌人。从此之后,他们便以兄弟相称,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十二妖的修为也在一齐抗击天劫的努力下,日益精进,早已是远胜当年。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他们便可成为妖仙了。而这最后一步就是,答出上届妖仙给他们示下的问题——
  一块大约有谷场般大的光滑山石上,齐齐坐着在民间传说中被称为「十二生肖」的妖精们,他们此刻正是为了讨论如何对付妖仙大人们示下的问题而聚集在一起。
  讨论虽然热火朝天,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正当领头的黄牛老大感到十分无奈的时候,一张宣纸晃晃悠悠的被一阵轻风带了下来。
  顿时,十二只妖精脸上的嘻笑之色被凝重取代,十二妖拾起那张纸后却发现,纸上只有七个字:
  问世间情为何物?
  山谷中一下子陷入了沉寂,良久,猴子精才重重哼出一声:「问……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什么鬼题,不是说成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断绝七情六欲吗?」
  黄牛白了他一眼:「不许对上仙出的题不敬。」只是他心里也觉得颇为奇怪,这题出的有些早了不说,而且也的确很不合常理,论理不是应该问一些修炼秘术或者飞仙后的打算吗?但是不管怎么奇怪,题既然已经出了,他们就应该尽心尽力的作答才是。
  「众位兄弟,既然上仙已经示下,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不是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了,当务之急是寻找出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我们现在就回去,用五妖鬼搬运法搬来一些人间典籍,五天内一定要找到标准答案。」
  众妖精一起回应,一个个用还不太熟练的步子走了回去——
  * * * * *
  与此同时,雾隐山下,一对俊俏男子正相偎在一起,漫声吟唱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曲子,唱完了,个子较矮的一个起身来到湖边一块大石上,只看了一眼就惊呼道:「郝哥,怎么你方才写的那幅字不见了?就是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的上联。啊,讨厌,一定是刚才那阵该死的风刮走的,这下一句可千万别丢了。」他珍重捧起下联,那上边赫然七个俊逸有力的大字:「直教人生死相许。」
  * * * * *
  这五日里,十二只妖精为了那对「情」字的体悟,翻遍了人间的典籍,然而五日后重聚,众妖却都仍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之下,为了寻求各自对「情」的体悟,十二妖终于还是决定前往人间,各自修行。临别时,十二个兄弟在白云里依依惜别,相约于五年之后在雾隐山下重聚。并且约定:在人间除非到了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否则不许使用法术,自然也不许用法术联络其他妖精。这个约定,全是为了躲避上届妖仙的耳目;因为妖界规矩,为免祸乱人间,所有妖精皆是不许在人间界出没的,若有妖精犯事,一旦现行,必将被毁去千年道行,更有可能被打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一阵风吹来,十二只妖精互相拱手作别,伴随着十二道金光闪过,雾隐山十二妖的传奇爱情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羊妖百味算是十二妖中的乖宝宝了,他性情温顺言语柔和,为人行事体贴入微,因此大家都很喜欢他,就是胆子不大,一遇见隔壁山上那只狼妖,就丢脸的望风而逃,为此,其他十名妖精没少给他和白薯上教育课。
  为什么是和白薯一起上呢,因为白薯的胆子比百味还小,每次遇见隔壁山上那只狸猫精,他吓得连逃跑的本能都忘了,还是人家狸猫公子性格好,经常面带腼腆之色地叼着白薯把他给送回来。
  只不过百味的胆子小是小,但时间长了,妖精们都知道这小羊儿其实是外柔内刚型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况下,啥都好说好商量,一旦惹怒了他,那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在对战那些方外妖精的时候,他就曾因为好朋友猪妖被打成重伤而大发神威,生生把那些方外妖精给打得形神俱灭。
  百味其实不是很喜欢接受新事物的人,只不过这次下山寻找答案,大家都十分积极踊跃,他也不好意思提出反对意见,和十一个伙伴在云端分别后,他陷入了苦恼之中。
  暗道这人世间虽然有自己的许多子孙,但是羊圈里恐怕不会产生什么「问世间情为何物」的答案吧,要得到这个答案,看来只能到人类中寻找,只是……
  百味叹了口气,他很害怕人类,当初,在他还没进入修炼途径的时候,因为嘴巴馋,曾经一路吃草吃到了一户人家的后院,结果差点儿被人家给宰杀了,若不是师傅在云端里看到将他救出,只怕现在几个轮回都经过了呢。
  但事到如今,害怕也是没有用的。
  百味在漫无目的的驾了一圈云彩之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祥云的强烈要求下降落云头,开始了他的人间之行。
  走出降落的林子,再走一段山道,就看见一条极为壮阔的大江,百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纱衣,觉得真不如自己一身白毛的时候好看,但这时候没办法了,一是到了人间,就不许显露原形;二是如果显露原形,这渡江的船恐怕不会载一只巨大的羊过河。因此百味望着江边半晌,最后只有随着人流上了船。
  他没有银钱的观念,但因为长的一副绝美面孔,说话又软糯动听,船家惟恐是哪个得罪不起的人养的小倌銮童,耍脾气独自出来的,因此也没认真要钱,轻易的就让百味进了金陵城。
  金陵自古繁华,乃六朝古都,富商巨贾,显赫贵族,自然都不在少数,但若是问起这金陵城中第一家,就连外乡人都知道是地处城北的江氏家族,其家族的掌权人江瀚年纪虽轻,却不仅是这金陵城中第一人,就算放眼天下,也是排名在前十位的大富商大人物。
  正因为如此,所有人在看到那几乎每条街都有的一张告示:「聘德高望重,学问深厚之老儒为西席,有意者请至江府面谈」时,没有人白痴地问出「是哪个江府」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问题,当然,金陵城绝不止一个江府,但敢用这种嚣张口气说话的,除了江瀚执掌的江府外,再无其他。
  百味认真地研究着其中一张告示,一边在嘴里喃喃自语:「德高望重,学问深厚的老儒,嗯,我已经一千多年了,应该够老,够老就够德高望重,至于学问,虽然我不怎么样,但这些天翻那些典籍和传奇小说,应该也长了不少。再说这个西席,嗯,是请编席子的人吗?这个我拿手啊,雾隐山上那片芦苇荡就是我负责的,那些家伙的洞里,都有我编出来的席子藤椅藤桌啊。只不过编席子为什么要找学问深厚的老儒呢?难道这就是有钱人家的规矩?真是太奇怪了。」
  他看看左右没人,于是壮了壮胆子,上前将那张告示揭下,心想:既然没有人揭,那我就揭了吧,西席,哦,对了,一定是人家要求你在西屋里编席子,哎呀,西屋东屋倒没有关系,就算露天编也是很正常的啊,嗯,只要这个屋子后院有茂密丰盛的草园就行了。
  怀着美好的向往,百味在众多如同看见疯子般的眼神中一路打听着来到了江府。
  守门的家丁一看见他,就露出会心的笑容。百味还不等亮出告示,就被他们热情的给请了进去,弄得小羊十分不好意思,心想人间也是有好人的,看看这家的家丁多善解人意啊,对待一个编席子的也笑容满面。
  一路遇见了许多仆人,看见他们都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不等百味开口询问就告诉他往哪里走。这让百味十分吃惊,心想一千多年没来人间,算卦之术竟然发展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我还没开口呢,她们就都知道我往哪里走,这和妖精仙神有什么分别,可怕,太可怕了,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看出了我羊妖的身份,告诉我的道儿都是宰羊的地方。
  想到这里,百味就有些犹豫了,暗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冒险呢。正踌躇间,忽听一个喘着气的声音响起道:「哎呀我的妈呀,谢天谢地,可总算来了一个绝色的,这回爷要还是不满意,我可也没法子了。」随着话音,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百味几眼,便呵呵笑道:「小灵儿来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如今一见,才知世间果然有这绝代的佳人。」
  他拉起百味的手,亲热地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没有人护送着你过来?」
  百味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我……我叫百味,这个……来这儿应征还……还要有人护送吗?」
  「呵呵呵,当然不是了,只不过那些人都有人护送的。」青年哈哈地笑,给人十分亲切的感觉:「百味百味,好名字啊,人生百味,你一个名字就占全了。别说,也许就是你这种洒脱坚强的作风爷才会喜欢,哎呀,说实在的,挑了十几天,我真的都黔驴技穷了,唉,当人奴仆的日子不好过啊,尤其是你摊上个特别挑剔的主人。」
  百味心想这家真严格,挑个编席子的也要他们那个挑剔的爷亲自过目。只不过他对眼前的青年很有好感,便丢了脑海中的疑问,含笑问道:「大哥你叫什么名字?一旦我被选上,我们就是在一起的人了,到时候还要请你多照顾照顾我。」百味因为从那些传奇小说上看了些笼络人的情节,自己初入人间便开始有样学样。
  却听那青年笑道:「我叫乔果,百味啊,你不用怕,咱们爷虽然严厉些,不苟言笑些,做事狠了些,但是对自己人,还算是很宽厚的,你好好地服侍,以你的容貌,将来赏钱会很丰厚的了,爷不是那小气的人。」
  百味心想太好了,我不要赏钱,如果那个爷对我编的席子满意,能分给我一块草园就好了。只不过这话现在不敢出口,怕被人识破羊妖的身份。
  匆听乔果又问他道:「对了,你会吹箫吗?技术如何?」
  百味又是一愣,心想这编席子还得会吹箫?难道是考验我手指的灵活度,于是连忙答道:「会啊,我吹得很好。连前辈都曾经评价说我的技艺能让人陶醉其中呢。」他本来想说韩湘子前辈,但想到如此一来,岂不又要暴露自己妖精的身份,因此便隐瞒了。
  而他也的确是会吹箫的,当日八仙中的韩湘子下凡降落雾隐山时,见他在芦苇荡边编席,十指如飞姿势优美,自觉有缘,便教了他几首箫曲,这一直是百味颇为自豪的事情。
  「好好,太好了。」乔果一边兴奋地笑着,一边拉着百味进了一间厅子。
  只见上首座上坐着一个锦衣玉带的男人,乔果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他便抬头看了百味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点头道:「好吧,就是他了,今晚试试手段,若凑合,明日便付他银子,把这事儿定了吧。」说完也不待百味说话,便径自拂袖进了后屋。
  这男人委实英俊无比,百味自认为在入妖前也见过不少男人,其中也有一些被誉为美男子的男人,但和这人一比,却全都失了颜色气势,那人完美而深刻的五官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周身那股冷漠气概,竟颇有几分霸主枭雄的味道,一下子就让小羊差点儿吓得跪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