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蛇传(十二妖精系列/出书版) 作者:梨花烟雨

字体:[ ]

 
  (出书版)【十二妖精系列之】《黑蛇传》 梨花(梨花烟雨)
  番外《向小舍的生日》
 
  内容简介
  好不容易他们蛇族才出了他这么尾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美艳动人的千年老蛇妖,而他最想达成的,不是飞仙,不是证悟,而是谈上一场惊天地泣鬼神日月可鉴的……爱情!
  所以当他一眼看上这个连笑都不笑一个、浑身散发冷硬气息的男人中的男人时,他立刻就决定了——非让这棵万年铁树为他黑蛇妖开花不可!
  饶是向天涯的精神力坚如钢铁,他也不得不屈服于这只妖孽的祸害,这妖孽绝对是上天派下来灭亡他的!
  啊!他错了——其妖孽程度,不只要灭他,根本是来灭他整个杀手谷的!
  可是有件事情很奇怪啊,为什么每次在危难之际,这祸害总是在场耍妖孽,还能次次化险为夷呢?
  不管了!就算是酷酷的形象被这妖孽彻底破坏了,也不想摆脱他了,愿意啊他愿意,就让他这百炼钢为这小蛇彻底化成绕指柔吧!
 
  楔子
  白雾蔼蔼,祥云缭绕,奇花异草遍布其中,神木仙石亦随处可寻——这个恍如人间仙境般的地方,叫做雾隐山。
  一千年前,有十二只来自四面八方的妖精到了这雾隐山中,他们都看出这雾隐山中灵气充足,是个灵脉汇聚、有利修行的好地方。为了能独占雾隐灵脉,十二只妖精是大打出手,直战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妖精们的这一战整整打了五百年时光,耗去了不知多少道行。而一群方外妖精更是趁此时机一举入侵,企图将他们赶尽杀绝,将这座仙山占为己有。
  十二只妖精先是各自为战,可在五百年大战中都损耗不小的他们纷纷不敌对手,险些被打得魂飞魄散。就在这紧要关头,他们悟出了「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的道理,同心协力尽弃前嫌,终于在十二妖联手之下,勉强杀退了敌人。从此之后,他们便以兄弟相称,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十二妖的修为也在一齐抗击天劫的努力下,日益精进,早已是远胜当年。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他们便可成为妖仙了。而这最后一步就是,答出上界妖仙给他们示下的问题——
  一块大约有谷场般大的光滑山石上,齐齐坐着在民间传说中被称为「十二生肖」的妖精们,他们此刻正是为了讨论如何对付妖仙大人们示下的问题而聚集在一起。
  讨论虽然热火朝天,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正当领头的黄牛老大感到十分无奈的时候,一张宣纸晃晃悠悠的被一阵轻风带了下来。
  顿时,十二只妖精脸上的嘻笑之色被凝重取代,十二妖拾起那张纸后却发现,纸上只有七个字:
  问世间情为何物?
  山谷中一下子陷入了沉寂,良久,猴子精才重重哼出一声:「问……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什么鬼题,不是说成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断绝七情六欲吗?」
  黄牛白了他一眼:「不许对上仙出的题不敬。」只是他心里也觉得颇为奇怪,这题出的有些早了不说,而且也的确很不合常理。论理不是应该问一些修炼秘术或者飞仙后的打算吗?但是不管怎么奇怪,题既然已经出了,他们就应该尽心尽力的作答才是。
  「众位兄弟,既然上仙已经示下,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不是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了,当务之急是寻找出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我们现在就回去,用五妖鬼搬运法搬来一些人间典籍,五天内一定要找到标准答案。」
  众妖精一起回应,一个个用还不太熟练的步子走了回去。
  与此同时,雾隐山下,一对俊俏男子正相偎在一起,漫声吟唱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曲子,唱完了,个子较矮的一个起身来到湖边一块大石上,只看了一眼就惊呼道:「郝哥,怎么你方才写的那幅字不见了?就是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的上联。啊,讨厌,一定是刚才那阵该死的风刮走的,这下一句可千万别丢了。」他珍重捧起下联,那上边赫然七个俊逸有力的大字:「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五日里,十二只妖精为了那对「情」字的体悟,翻遍了人间的典籍,然而五日后重聚,众妖却都仍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之下,为了寻求各自对「情」的体悟,十二妖终于还是决定前往人间,各自修行。
  临别时,十二个兄弟在白云里依依惜别,相约于五年之后在雾隐山下重聚。并且约定:在人间除非到了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否则不许使用法术,自然也不许用法术联络其他妖精。
  这个约定,全是为了躲避上界妖仙的耳目。因为妖界规矩,为免祸乱人间,所有妖精皆是不许在人间界出没的,若有妖精犯事,一旦现行,必将被毁去千年道行,更有可能被打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一阵风吹来,十二只妖精互相拱手作别,伴随着十二道金光闪过,雾隐山十二妖的传奇爱情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连绵起伏的山林中,那些冬季落光了的叶子如今重新鲜活起来,枝头上密密麻麻发出的新绿叶子,显得格外清翠可爱。
  忽然一阵急雨,伴着—阵狂风,漫卷了整个山林。风雨过后,那些枝枝叶叶越发的翠绿欲滴。
  「咚」的一声,半空中—件庞然大物,以快捷无比的速度重重摔在了地上。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有大碗口粗细的黑蛇。
  「哎哟……」
  一声软糯动听到了极点的呻吟声响起,接着地上的黑蛇妖娆的扭了几下腰肢,然后似乎是想站起来,不过很可惜,他很快的就又趴在地上。
  「唉,还是变成人形方便一些啊。」
  黑蛇紧紧的盘住了身子,然后高高昂起头,结果因为身体太长,他的大蛇脑袋一下子碰到了树干上,霎时间树上便下了一小阵的雨点,尽数砸在他身上。
  「讨厌,连你这棵树也欺负我,早知道刚才下云的时候不应该呼风唤雨了。」黑蛇喃喃的抱怨,然后将尾巴尖支住下颌:「到底要叫什么名字好呢?一定要起一个让所有的男人听见了就心痒痒的名字,我才好从中挑一个最优秀的男人,和他体会一把情为何物啊。」
  他轻轻的甩了甩脑袋,又自言自语道:「到底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嗯,一定要有一双冷冽如秋潭般的眼睛,那样看他为我迷醉的时候才有成就感。嗯,还要有伟岸的身躯供我依靠,并且应该有不错的武功,这样我将来若撩拨到了不得的人物,他也好替我出头。嗯,相貌当然不用说了,白娘子喜欢许仙那样没用的俊俏男人,我黑公子当然要喜欢英俊粗犷的汉子,这样他才不会识破我妖精的身份,就算有个法海,也不能挑拨我们。没错,就是这样,哼哼,如果真能找到自己心爱的人,体会那人间至乐,飞仙又算得了什么?不对啊,等等,我刚刚不是在想名字吗?黑蛇啊黑蛇,你连名字还没有起好呢,连人形都没变成,怎么勾引男人啊。
  「什么样的名字才勾引人呢?嗯,香字……一缕勾魂香,让多少英雄铁汉都化作绕指柔,嗯,没错,就要这个香字。那么另一个字呢?当然是蛇,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
  黑蛇精得意的笑了起来,然后瞬间又变了脸色:「不好不好,这香蛇似乎怪怪的,改一个同音字吧,香舍,让我看中的男人醉在我的温柔乡中不能舍弃,没错,就叫这个名字,嘿嘿,在山上被那些家伙叫臭蛇叫惯了,哼哼,如今我把自己叫香蛇,看看谁还敢反对。」
  话音刚落,忽听旁边的树梢上有轻轻的响声,黑蛇抬头看了一眼,不觉眼前一亮。
  只见从树梢上旋风般落下—个男子,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斗笠下一张英俊冷漠之极的脸孔。他淡淡的看了一眼黑蛇精,目光闪了几闪,忽然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哎……」总算黑蛇精及时的想起了自己现在还是条蛇,如果开口说话,很可能把这位帅哥吓死。他着急的扭了扭腰肢,拼命舒展了身子要追上去。
  蓑衣人忽然站定,一只手放到腰畔的剑柄上,一股凌厉杀气立刻笼罩了方圆几百尺的林子,几只正从此处经过的倒楣鸟儿扑棱棱掉了下来。它们呆了几下,甩了甩脑袋想继续飞上高空,结果要震动翅膀的时候才发现翅膀根本就被沉重的空气压得抬不起来。
  黑蛇精也吓得打了一个激灵,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继续上前,那个蓑衣人绝对会—剑将自己的脑袋劈下来。虽然有法力,他并不怕这个男人,但这样极品的货色,世间能有几个,一旦伤了或者杀了多可惜啊。
  黑蛇精暗暗恨自己的动作慢,如果早点变回人形不就好了,面对自己那样的美人,他就不信蓑衣人会不起怜香惜玉之心。
  蓑衣人冷笑一声,他的声音其实是低沉好听的,但其中的冷酷意味还是让刚淋了自己制造出来的雨水的黑蛇精打了个寒颤。
  不过谢天谢地,那人终究还是没有拔出腰畔的佩剑,他飞身而起,在树梢上几个起落,便没了影子。
  黑蛇精赶紧喝了一声:「变……」转眼间,一条硕大的黑蛇就变成了一名风情万种婀娜妩媚之极的美男子。
  「哎哟……救命啊……哎哟……救命啊……」香舍用最动听的声音含惊带怕的娇滴滴喊了半天,他敢用脑袋发誓,那个蓑衣人即便已经去了十几里远,也肯定能听到。因为他一看就知道是绝顶高手,而自己又稍微的用了一点法力。
  既然如此,那个男人应该没有理由拒绝这么可爱动听的呼救声,等到他再回转,自己便可以顺理成章的以身相许了。没错,就是这样。黑蛇精香舍毫不否认他对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是一见钟情。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男人的定力,费力气喊了半天,除了引来几只饿狼黑熊外,那男人连影子都没见。
  「气死我了,不解风情的呆木头,我诅咒他出了林子就跌到一堆狗屎上去。」香舍愤愤起身,边朝着那些狼和黑熊瞪了一眼:「去去去,本蛇精祖宗今天心情不好,没时间打发你们,识相的赶紧滚开,否则降道天火将你们都烧成烤肉。」
  此语一出,那些饿狼黑熊都如遭大赦,夹着尾巴抱着脑袋逃窜而去。
  香舍在那里发了半天牢骚,最后也只好一扭一扭的离去,一边还自言自语道:「不行,这样扭虽然挺勾引人的,但腰都快断了,唉,长了一千年,骨头都硬了,想我黑蛇精在一千年前,那可是蛇族中的美人蛇,唉,岁月不饶人啊。」他说着说着,便习惯性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刚要拿手做楚楚可怜状抹去,忽然又想起这是在无人的山里,不由得低声骂道:「笨蛋,在这里表演给谁看啊,白白浪费了两滴眼泪。」
  出山向东行过十几里,便是一座热闹的大城市。彼时日正当空,城门前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黑蛇精好奇的探头左看右看,发现来往之人并不需要出示什么证件,那些守城官军也不盘查,这才高高兴兴的扭着身子进了城门。
  身后传来几个官兵带着笑的议论:「嘿,看这小姐儿浪的,那腰就像水蛇儿似的,啧啧,看的我心里就起了痒痒。」「就是就是,你光顾着看她的腰,还没瞧见她那脸吧。啧啧,那才叫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尤其那双桃花眼,仿佛就是两弯儿蜜水似的,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媚眼如丝,就是媚眼如丝,嘿嘿,真他妈的带劲。」
  黑蛇精兴高采烈的听着,想了想又不服气,到底还是扭了回来,不怀好意的笑道:「军爷们真爱开玩笑,我明明是七尺男儿,怎的将我认成女人。还有哦,我今天纠正你们一个普遍性的认识错误,你们往往说什么水蛇腰水蛇腰,来形容人的腰肢纤细柔软,其实这个是错误的,旱蛇的腰可一点儿都不比水蛇差,无论是草蛇蝮蛇响尾蛇眼镜蛇银环蛇梅花蛇,所有所有旱蛇在草地上游动起来,都要比水蛇又快又灵活呢。」他说完,就咯咯笑着,扭着腰肢愉快的离开了。
  身后传来嗤笑声:「男人?别扯淡了,肯定是女扮男装,还想瞒过我吴三登的眼睛,哼哼……」香舍耸了耸肩,心想都一千多年了,人类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认定了的事情不管错对,都要一条道儿走到黑。
  大街上人来人往,想找到先前那个一见钟情的男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香舍算来算去,只能算到他在这个城市之内。他虽是得道的妖精,但如今算的却是自己用了心思的人,便不能更进一步了。
  「算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啊,白娘子的经验有些是有一定道理的。」香舍叹息,左右望了望:「嗯,不知道这里的客栈酒楼里有没有老鼠肉卖,呀,不行,好歹那只笨老鼠也是我的朋友,吃他的子孙有些不够义气,算了,如果有烧麻雀,也是很美味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