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妻(十二妖精系列/出书版) 作者:梨花烟雨

字体:[ ]

 
  (出书版)【十二妖精系列之】《鼠妻》梨花(梨花烟雨)
  番外
  文案:
  老鼠成了精也还是老鼠!
  白薯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只不忘本的好老鼠。
  看吧!他修炼千年都还没忘了大米的美味呢!
  这次来人间……唔,先不管那什么情为何物的升仙问题,喂饱自己的肚子,好好吃上一顿大米才是头等大事啊!
  冯夜白看着眼前的小白薯,心中的温柔无须言表,管他是什么人,他的小白薯谁也别想欺负!
  什么?他是妖精?
  他的小白薯就算是妖精也是最美丽最可爱最善良的小妖精!
  冯夜白看着手抱修妖秘笈、苦着张脸哀号的小白薯,在心里又加了句:当然也是最迷糊的小妖精……
  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会漏看了这个呢?!
  修妖秘笈有曰:飞仙之前,无论雌雄妖精,俱有受孕能力--
  呜……他居然怀孕了……
  楔子
  白雾蔼蔼,祥云缭绕,奇花异草遍布其中,神木仙食亦随处可循──这个恍如人间仙境般的地方,叫做雾隐山。
  一千年前,有十二只来自四面八方的妖精到了这雾隐山中,他们都看出这雾隐山中灵气充足,是个灵脉汇聚、有利修行的好地方。为了能独占雾隐灵脉,十二只妖精是大打出手,直战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妖精们的这一战整整打了五百年时光,耗去不知多少道行。而一群方外妖精更是趁此时机一举入侵,企图将他们赶尽杀绝,将这座仙山占为己有。
  十二只妖精先是各自为战,可在五百年大战中都损耗不小的他们纷纷不敌对手,险些被打得魂飞魄散。就在这紧要关头,他们悟出了「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的道理,同心协力尽弃前嫌,终于在十二妖联手之下,勉强杀退了敌人。从此之后,他们便以兄弟相称,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十二妖的修为也在一齐抗击天劫的努力下,日益精进,早已是远胜当年。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他们便可以成为妖仙了。而这最后一步就是,答出上界妖仙们给他们示下的问题──
  一块大约有谷场般大的光滑山石上,齐齐坐着在民间传说中被称为「十二生肖」的妖精们,他们此刻正是为了讨论如何对付妖仙大人们示下的问题而聚集在一起。
  讨论虽然热火朝天,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正当领头的黄年老大感到十分无奈的时候,一张宣纸晃晃悠悠的被一阵清风带了下来。
  顿时,十二只妖精脸上的嬉笑之色被凝重取代,十二妖拾起那张纸后却发现,纸上只有七个字:
  问世间情为何物?
  山谷中一下子陷入了沉寂,良久,猴子精才重重哼出一声:「问……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什么鬼题,不是说成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断绝七情六欲吗?」
  黄牛白了他一眼:「不许对上仙出的题不敬。」只是他心里也觉得颇为奇怪,这题出的有些早了不说,而且也的确很不合常理。论理不是应该问一些修炼秘术或者飞先后的打算吗?但是不管怎么奇怪,题既然已经出了,他们就应该尽心尽力的作答才是。
  「众位兄弟,既然上仙已经示下,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不是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了,当务之急是寻找出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我们现在就回去,用五妖鬼搬运法搬来一些人间典籍,五天内一定要找到标准答案。」
  众妖精一起回应,一个个用还不太熟练的步子走了回去。
  与此同时,雾隐山下,一对俊俏男子正相偎在一起,漫声吟唱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曲子。唱完了,个子较矮的一个起身来到湖边一块大石上,只看了一眼就惊呼道:「郝哥,怎么你方才写的那幅字不见了?就是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的上联。啊,讨厌,一定是刚才那阵该死的风刮走的,这下一句可千万别丢了。」他珍重的捧起下联,那上边赫然七个俊逸有力的大字:「直叫人生死相许。」
  这五日里,十二只妖精为了那对「情」字的体悟,翻遍了人间的典籍,然而五日后重聚,众妖却都仍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之下,为了寻求各自对「情」的体悟,十二妖终于还是决定前往人间,各自修行。
  临别时,十二个兄弟在白云里依依惜别,相约于五年之后在雾隐山下重聚。并且约定:在人间除非到了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否则不许使用法术,自然也不许用法术联络其他妖精。
  这个约定,全是为了躲避上界妖仙的耳目。因为妖界规矩,为免祸乱人间,所有妖精皆是不许在人间界出没的,若有妖精犯事,一旦现行,必将被毁去千年道行,更有可能被打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一阵风吹来,十二只妖精互相拱手作别,伴随着十二道金光闪过,雾隐山十二妖的传奇爱情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深夜的街道上,没有了白日里的喧闹,显得分外的冷清。
  月黑风高夜,实在是作案的好时机!
  昏暗的角落里,白薯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街对面的米铺,口水横流。老天知道,他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吃过白花花的大米了,没想到今天晚上随便那么一降落,竟然就降落在一间米铺的附近,这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他的最好礼物啊。
  哼哼,修炼法则里说过不许伤害生灵,可是没说不许偷米吃。
  白薯得意的钻了妖精修炼法则的一个空子。
  其实他很不想用这个偷字,好歹他也是一只妖精,怎么可以用「偷」这种严重损坏妖精形象的词呢?可是……虽说他在修炼到二百年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辟谷期,根本不用吃东西,如今也只是因为馋虫作祟才打算作案,但……除了偷字,似乎也没有别的词能形容他的行为了。
  左右望望,在确定附近没有猫后,白薯迅速地冲到米铺的墙边蹲下,发挥与生俱来的本能开始盗洞。边挖还边抱怨:妈的,这人类的两只手挖起洞来怎么这么别扭啊,根本没有自己的两只前爪子好用,妈的,我挖我挖我挖挖挖……
  挖了许久,白薯累得一身大汗淋漓,可眼前的墙砖竟然还是纹丝不动,只有砖下茶杯大小的一堆土,证明白薯刚才确实有很努力的工作过。
  「这是谁家的米铺,妈的,造这么结实干什么?」白薯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挽起袖子。
  只要一想起米铺里那白花花的大米,他就忍不住自己的口水。此刻即便前头是豺狼虎豹挡道他也会冲杀过去,更何况这小小的一堵墙?哼!
  「那个……我能问一下,你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吗?」身后响起一个带笑的低沉声音,那醇厚的嗓音就如同千年前他在皇宫里偷喝的那坛贡酒般,让人直醉了进去。不过现在白薯可没有空理会这把好听的声音,当务之急是要吃米,吃大米!
  「你没看见我在忙着打洞吗?」白薯头也不回地答,我挖我挖我挖挖挖。
  「打洞?」身后的声音似乎愣了一下:「我能再问一下,你打洞要干什么吗?」
  奇怪,不记得自己吩咐过谁要在这里打洞吧?冯夜白纳闷地想,更何况这大半夜的,辛勤如冯夜白,也已到了需要歇息的时辰,他不觉得眼前这位会比他还要勤快……
  但,如果说这人是要偷米的话,用这种方法,是不是……稍嫌愚蠢了一些?
  「打洞干什么?你白痴啊,当然是偷米了。」白薯大怒,哪儿来的这么只蠢老鼠,竟然连老鼠打洞偷米的本事都给忘了!
  一时间,他忘记自己已经是人,听的也是人类的语言,还以为身后是自己的同类,忍不住谆谆教导道:「快,过来帮忙,我来教你打洞搬米,真是的,你这样没用的鼠仔没饿死还真奇怪。快快,过来帮忙,这墙砖他妈的太结实了,这两只爪子也忒不好用。」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准备看看身后这同伴的体格如何。
  回过头得白薯眼见地上没有老鼠,只有一道影子,被月光拖的老长,他顿时就被惊得心里「怦」的一声响;完了完了,妈的,怎么竟然忘记自己现在是人了呢?被抓到了。得赶紧逃走才行!
  凭着老鼠所特有的机灵劲儿,白薯立刻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位……哦……是兄台,那个……今夜月白风清,正适合挖墙角取乐,兄台是否也要加入呢?只是……那个……只是我家里还有事情,请容我先告退了。」还好还好,一千年的修炼并没有磨去自己身为老鼠的油滑本性。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你可不是说在挖墙角取乐,你说的是什么呢?嗯,好像是说偷米,而且还力邀我帮忙是吧?」男子好整以暇地摇着扇子,说不出一股潇洒味道。只是男子这副摇扇的模样,在这夜里,就显得格外的多余了。
  「大哥,你……你饶了我吧……我也是……我也是饿的发昏……我……我上有八十岁的高堂老母,下有妻儿老小,她们……可都等着我拿米回去救命啊。」一招不行,白薯眼珠一转,立刻想起在山上翻阅传奇小说时,小偷们被抓住时通用的告饶语,连忙照搬过来,一边还抹了抹眼角。
  冯夜白闻言哈哈一笑:「拜托,用口水抹眼角这招我三岁就用来骗我娘给我买糖吃了。还八十岁的高堂老母,你几岁了?最多不超过十八吧?你娘不会是六十岁才生的你吧?小兄弟,撒谎不打草稿是不行的。」
  冯夜白被白薯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美人有趣的紧,让他多日来疲惫的身心都感到轻松愉快了许多。
  白薯却被冯夜白的笑声气得胸中血气上涌,冲口而出道:「你哪只眼睛看得我才十八?你鼠爷我早满千岁了你信不信?」
  「早满千岁?小兄弟,难不成你还想说自己是个妖精?」冯夜白嘻嘻笑着,摆明了一副「你就算说你是妖精我也不信」的模样。
  这句「难不成你还想说自己是个妖精?」却提醒了白薯,他心道糟糕,自己气急之下竟将真话溜了出来,幸亏眼前这个家伙自恃聪明,根本不信,否则岂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鼠精泪满襟吗?
  眼珠子一转,白薯立刻换了换模样。
  「唉,大哥,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你为什么就生得那么聪明呢?」白薯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无奈却又崇拜的神色,据说人类最喜欢听好话,希望这个人类不要例外才好。
  事实证明,喜欢拍马屁的确是大多数人的劣根性,且越是聪明的人就越喜欢听好话。不同的是,有的人知道什么话该认真,什么话该一笑而过;有的人却不知道,所以跟斗跌了一个又一个却不知悔改。
  而冯白夜显然不属于后者,只不过面对这么美丽可爱的一个男孩子,心里难免有些痒痒,虽然不能立刻兽性大发扑到人家身上逞一番痛快,但是逗弄逗弄总不为过吧?兴趣一上来,他早把自己今夜要去春盈楼解决一下「性趣」的事情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算了,你跟我过来。」他拉着白薯来到米店的大门前,看着他不明白的眼神,疑惑道:「你不是要偷米吗?咱们只要把锁破开,就可以进去了。呵呵,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小偷,竟然想在墙角挖洞,当自己是老鼠吗?」
  白薯心道:我本来就是老鼠。嘴里却发出凄惨的嚎叫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我发誓再也不敢偷米吃了,你饶了我吧,呜呜呜……」没等喊完,被冯夜白一把捂住嘴巴,恨恨道:「偷个米你也要昭告天下,难道你怕人家不把我们当过街老鼠一样喊打吗?」说完趁着白薯挣扎点头无暇注意他手中的小动作,另一手悄悄取出钥匙将锁头打开,又将钥匙藏起,得意道:「好了,我们进去,让你偷个够。」
  白薯顿时一脸崇拜的看向他,心想:看来这两只前爪化成人类的手,虽然不能打洞,但是却可以做更高级的开锁行为,嗯,也是很划算的买卖啊,应该多号召一些晚辈修炼,最起码要修炼成能幻化人形,那样全天下的米铺都可以任我们自由进出,到时候,那些米铺就都是老鼠的天下了。
  「你傻笑什么,还不进去?」冯夜白推了推白薯一把,这个美少年虽然面相不错,可惜脑子似乎不太好使,自己把门打开,他半捧米没拿到手,却像已经把米铺搬空了似的傻笑个不停。
  白薯醒过神来,「吱」的一声欢叫便闪电般窜了进去,用两只手从堆在地上的高高米山中捧起一把米就生啃起来,吓得冯夜白连忙拍开他的手,怒斥道:「你想噎死吗?饿疯了也不是这种吃法!生米也敢吞。吐出来,快给我吐出来。」说完拼命替他拍肩,见他誓死不肯吐出口中的米,不由得更加用力,拍的又急又狠,一边担忧叫道:「不要命了吗?快给我吐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