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傅,啵一个+番外 作者:柳倌棺

字体:[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作品简介: 
【特别提醒,请勿相信蛇精病作者君的任何题外话】 
凤离——呆萌的蠢货外加后来傲娇的小性子 
楚云逸——腹黑的性格总的来说很听话的 
君昊——很好养的,快把他领走 
沈清寒——妈蛋,你是怎么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 
齐翎——这个饭桶我们不要理他 
云裳——比凤离还要傻蠢透顶的呆子 
作者——无敌的性格,您值得拥有,点击下方收藏本书你将把我带回家…… 
  
 
内容标签:耽美,欢喜冤家,养成,至死不渝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离、凤渊 ┃ 配角:叶挽霜、齐翎、君昊、御轩、沈清寒 ┃ 其它:无德才女闯江湖、魔王之宠、还有天使守护你
 
 
 
  ☆、楔子
 
  老实说凤离真的很后悔,在朝(zhao)渊雪域里救了一个粉嫩粉嫩的臭小子,其实看起来臭小子的卖相也是挺乖、挺不错的啊。为何长大以后会变成一个大恶魔。
 
  为了祭奠一下那个在朝(zhao)渊雪域救回来的臭小子,他以自己的姓给他取名为:凤渊。
 
  他倾全身的解数,将所有的武功教给了凤渊,到头来,凤渊却是用他所教的武功来对付他。
 
  的确,没有他的日子身边的确是苦闷无比,但总是好过一批人带着斧头和棍子怒火冲冲的闯进他的大门大嚷着把凤渊交出来。但总好过自己的床上不会出现第二个人。但总好过莫名其妙的自己的剑上就出现了传说中的鬼画符。
 
  但是,他承认,没有了臭小子的生活。会很寂寞、会很空虚。
 
  “师傅,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不喜欢!”
 
  “呜呜呜。师傅,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待我呢……”
 
  “额……渊儿别哭,师傅错了,师傅错了-_-|||”
 
  ☆、第一章
 
  凤离吹了吹手背上的雪,然后猛的抬头,流落在风中的银发飞舞。右手的两根手指紧紧拉住了箭尾,轻松的就克服手捉弓的摩擦力,翩然一射。
 
  在箭飞速射出去的瞬间,准确无误的射入了一只正在追逐野鹿的猛虎。顿时一阵兽吼响彻整个朝渊之地。凤离眯了眯眸子,收起了弓,“这年头人都被剥削的差不多了,何况一只野鹿呢。”
 
  暗叹一声,便准备转身离去。忽然一阵哭声吸引住他的全部注意力。向四处一望,没有人。该不会是撞见了鬼吧?说不出诡异感让凤离抓紧了弓箭。加快了离开朝渊雪域,其实他刚走出去几步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因为哭声越来越大了。
 
  忍无可忍的凤离,又抬起了手中的弓箭,“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此捣乱?!”
 
  一双小手突然自后方围到了他的腰前,“救我……救我……”
 
  额?凤离反应不过来的怔了一下,然后将身后的小鬼扯到了身前,看到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鬼时,有些惊讶的闭不上口了。
 
  他精致的小脸未沾脂粉,却因为四处是冰天雪地而将双颊冻的通红,一双剪水秋眸清澈见底又不失妩媚,但带着说不清的恐惧,似乎能够将他小小的身体贯穿,小巧精致的鼻子,轻薄如蝶翼、却有着红色光泽的小嘴。整个五官搭配起来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作品,就连身为凤天城里第一美男的凤离,也只能自叹不如,只可惜面前这个人还是个孩子,若是长大了……
 
  “小妹妹,莫怕。我带你回家吧。”凤离轻柔的牵起她的手。
 
  “……我,我是男的……”
 
  凤渊猛地一个激灵,抽抽嘴角,“好,小弟弟。我带你回家好吗?”
 
  “……我,我不小了,我十一岁了!”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和刚才那副柔弱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完全相反。
 
  凤离想了想自己的岁数,自己才十九岁,好像叫他小弟弟还真的不太合礼,“那……那你说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
 
  凤离诧异的重复了一遍,“你没有名字?”难道是漂泊在外面的流浪儿?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娃,想来自己也是无亲无故的,而遇见了一个比自己身世更加凄惨的人,凤离不由得心中一软,“那……那我做你师傅,从今以后跟着我可好?”
 
  “当真?”
 
  “……当真。”不过怎么感觉上当了。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好,快起来。”眼见着小凤渊在自己眼前跪下,那个激动的不言而喻啊,貌似全然忘了自己姓什么的样子。
 
  自此以后凤离就有了一个徒弟,名叫凤渊。为了纪念在朝渊雪域救下他而取下的。
 
  只要谈起凤渊,凤天城里的百姓就会纷纷的提起菜刀,叉腰大骂,“他偷了我家的鸡!”
 
  “还有我家的鹅!”
 
  “还有……还有我们家的夜壶……”
 
  众人纷纷向最后一个人投去疑惑的目光,至于凤渊偷这些是干嘛的呢?
 
  *“师傅,我回来了。”
 
  距离救凤渊回来的日子已经有半年多了,凤离越发感觉这臭小子脾气古怪,偏偏还奈何不了他。
 
  这不,凤渊将脏兮兮的两只手往自己身上的蓝色锦袍上蹭了蹭,然后咧着嘴,唇齿间露出一根泛黄的小野草。正兴冲冲地要在桌上上风卷残云一顿呢,凤离伸出手拦住了他。
 
  “你今天又惹了什么祸,先说出来,让我面对众人有个心理准备……”
 
  “闯祸?”凤渊狡黠的呲了呲牙,“没有哦,我今天很乖的。没有拿别人的东西玩,只是去王二家参观房屋布置的时候,觉得他家的夜壶太臭,一脚踢飞了而已~”
 
  “你!你你你……我……”
 
  “师傅,你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我来保护你,先吃饭,先吃饭。”
 
  “凤渊!!!你给我过来!”凤离气喘吁吁的指着干净的地面,忍无可忍的吼道。
 
  不妙,师傅要发怒了。
 
  凤渊飞快的将筷子一扔,走了过去,双腿软软的跪了下来,两只手扒住凤离的衣角,一泡眼泪一泡鼻涕的蹭,“师傅,你也知道我出身不好……我身世可怜……就只有师傅你一个亲人了,我知道师傅是舍不得打我的,如果你真的要打我的话,能不能先让我吃完饭……我好饿啊,师傅~”
 
  凤离抖了抖手,气急攻心的撰紧拳头,“这是你第一百零一次这样说了,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臭小子!给我罚跪一天!”
 
  “不要啊,师傅!!!不要啊~”凤渊凄惨的拉住他的脚,凤离想走,竟然还被牵制住。再回头,凤渊已是眸中泪光的闪烁着,轻颤着唱出一首童谣,“师傅……,世上只有师傅好,没师傅的孩纸像根草……离开了师傅的温暖……幸福跑光光……”
 
  “额……”凤离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渊儿,我们生活的再不济,也不能去抢别人的东西啊,你以后是要继承我的衣钵,成为一个万人景仰的剑客,现在这样子,哎……起来吧。”
 
  凤渊吸了两下鼻涕,又泪雨绸缪的唱道,“世上只有师傅好……有师傅的孩子象个宝……有了师傅的教导……快乐一大堆~”
 
  “噗,你这臭小子。快点吃吧,吃完了给我练功。”
 
  “哦?今天教我些什么啊?”凤渊亮晶晶的睁着眸子。
 
  “教你……”凤离想了想,天天教他武功也是不好的,还是适当的遏制一下,免得他又去打家劫舍的。于是凤离清了清嗓子,装作很镇定的说道,“师傅今天教你三字经。”
 
  ☆、第二章
 
  “哐啷”一声,凤渊整个人从椅子上跌倒了,还撒了一地的饭菜,好不容易爬起来,立即跑到凤离面前,“师父,你……你说什么。”
 
  “额……”凤离怕他听不清楚,于是特意的加大了声音,“我说,师父今天教你念三字经。”
 
  “可。可是……那个我早就会念了啊。”凤渊急得快哭了。
 
  这回轮到凤离尴尬了,于是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渊儿,你到底是哪家的孩子,这么猴精猴精的……”
 
  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凤离就发现了凤渊天赋异禀,学武只用平常人三分之一的时间便能领会其中精髓,而且习字是大户人家才能有的资格,凤离早年也是个皇亲贵族,只不过如今落寞了,还好习得一身高强武力和知识,日子倒也过得说得过去。
 
  难不成这小子也同他一样,是个富家子弟。可是又陷入了贫境?
 
  “呵呵,我当然是师父家的孩子啦,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凤渊!不要扯开话题,告诉师父,你究竟叫什么,是什么地方的人。”凤离准备这一次一下探查个清楚,也免得此次都弄得尴尬。
 
  凤渊默默的闭上双眼,脑中一片血腥呈现,使得他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师父……您不要逼我……我真的,真的不想说……”
 
  凤离却不吃他这一套,只知道自己如果在心软下去,可能永远问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