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随身空间之王优 作者:地狱独行者

字体:[ ]

 
 
【文案】
王优出生在一个偏远落后的小山村,自小父母双亡,跟着叔叔一家生活,不受待见。十六岁那年救了因家族恩怨而落难至此的北辰毅,从此人生发生翻天覆地额变化、、、、
北辰毅醒来时看见一个天使般的人儿在给自己包扎伤口,从此被他放在了心尖上,所有的柔情只为他绽放、、、、、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情有独钟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优,北辰毅┃ 配角:王季,柳忠,吴建 ┃ 其它:双性生子,随身空间
 
  ☆、第1章 救人
 
王优坐在断崖下的河边呆呆的望着天空,心中是一片苦涩,自己自小父母双亡,跟着叔叔一家生活,尽管叔叔他们对自己不好,可自己还是很感激他们的,毕竟叔叔养大了自己。可没想到婶婶竟会强迫自己嫁给村长家的无赖儿子,说是堂弟读书没钱,可小季自小学习不好,叔叔已经决定下学期不让他读书了,怎么还要学费呢?
    王优看了一下快下山的太阳,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去婶婶又要骂自己了,于是王优匆匆起身准备回去。可他一起身就看见一个大物体从河的上游飘下来,出于好奇,王优走过去用长棍子把那东西弄上岸来,自己衣服也弄湿了,可王优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发现那个物体是个人。
    王优把他翻过来一看,发现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他解开男子的衣服发现他衣服上有血迹,身上有伤口,而且很重。王优起身向四周看了一下,把男子扶起来往自己常去的山洞方向走去。
    山洞面积不大,里面很整齐,这是王优的秘密基地,每次在叔叔家受了委屈,他都会来这里独自舔伤口。山洞很隐秘,。来到山洞里,王优先把男子放到铺了稻草的地上,又帮男子脱了衣服,看见他胸口处有一个很大伤口,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王优不知道这是被什么所伤,手边又没有药,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他灵光一闪,想起自己空间里的灵泉有治愈伤口的作用。
    王优从山洞里消失,进到空间(空间是奶奶死前留给王优的一块玉佩里的,一次王优做事手不小心手上血沾到玉佩上出现的,为了这空间王优还担惊受拍了好久),王优找了一只碗来到灵泉边装满灵泉又出来了,把水喂给男子喝。喂完水后,王优想了想又进空间拿了个大点的东西装满水,还拿了空间原本就有的药出来,王优用灵泉给男子洗了洗伤口,又给他敷上了不知道什么效果的药。王优本来不想用药的,但看他伤得那么重,又想空间里的药肯定不会有害,就又给他用了。
    做完一切后,王优走到洞口看了看天,太阳已经完全下山,自己再不回家一定会挨骂还没饭吃。其实饭有没有吃都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没吃过饱饭,况且自己有空间,不会饿着,就是怕叔叔婶婶发脾气骂人。王优看了看地上的男子,进空间拿了一些水果和自己做的馒头放在男子身边,希望他醒来时能吃点果腹。
    王优走到家门口时听见里面传来声声地骂人的话语,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后面传来声音。
    “优优,怎么了,你婶婶又骂你了”说话的是一个60多岁慈祥的老太太。王优转身一看见是李奶奶,答道:“没什么,可能我回来晚了,好多事情没做,婶婶有点生气了”李奶奶对王优很好,经常接济吃不饱的王优。
    李奶奶听了王优的话没再说什么话,只是再次摇摇头。王优只又说:“那李奶奶我先进去了。”李奶奶看着王优进去的身影又再次的摇摇头,心想:“可怜的孩子,父母双亡,又摊上了这么个叔叔。那王守财吞了哥哥的家财还这么对待哥哥唯一的孩子,哎,是要遭天打雷劈哟”
    王优进院子还没几步,就被洪桂英看见了,洪桂英劈天盖地的就是一阵骂,“你这死丧门星又死哪里玩去了,这么晚了不知道回家做饭,就知道等着我伺候,你怎么不跟你那短命的爸妈去死呢?这样也省的拖累我们家、、、、”
    王优听着几乎每天都要听几遍的骂声已经麻木了,也不理她的骂,只一心去做事。洪桂英见那丧门星不理自己又是一阵气,想再骂,可转念又想到晚上要说的话,又忍住了。心想:哼,等拿到了钱,还怕收拾不了那丧门星。
    晚饭时,王优拿着个破碗盛了小半碗饭坐在一旁吃着,王优几乎没上过饭桌吃饭,每次都是在一旁吃。看了看吃着饭的侄子,王守财放下筷子,冷声的说:“我已经跟村长商量好了,中秋过了,你与李刚就把亲成了。”
    王优听了叔叔的话,惊悚的抬起头说:“叔叔我不是说过我不嫁的吗,你不是答应我说会拒绝村长的吗,为什么又要我与李刚成亲呢?”
 
  ☆、第2章 无题(捉虫)
 
洪桂英一听王优的话,‘啪’的把饭碗往饭桌上一放,站起来对着王优就是一阵骂:“你这个丧门星,你一个双性子你不嫁人,你想怎么样,你拖累的我们家还不够吗,整天就只知道吃不做事、、、”洪桂英还想再骂,被王守财制止了。王守财看着侄子,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日子已经定好,就在8月18日,嫁不嫁由不得你。”
    听着叔叔冷漠的声音,王优是真的怕了,怕叔叔把自己嫁给那个无赖李刚,村里人谁不知道他是一个好色,整天无所事事、好吃来做又偷鸡摸狗又好惹是生非的人 ,自己如果嫁给他,以后就没活路了。于是王优壮着胆子第一次反抗叔叔:“我是不会嫁的。”说完就快速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在断崖村,像王优这样的双性子不在少数,据老人家说断崖村的祖先就是一个双性子,而且在断崖村双性子是要嫁人的,他们在户口上写的也是女性。
    晚上王优躺在床上转转难眠,一方面害怕叔叔逼迫自己嫁给李刚,另一方面又有点担心在山洞里的男子。王优知道叔叔他们是真的想要把自己嫁给李刚以换取礼金,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地方,离开这个令人痛苦伤心的地方,可自己没钱不认识路,对外面完全陌生。最后王优沮丧地想,如果叔叔真的逼自己的话,大不了自己往空间里躲,一辈子不出来总行吧。
    第二天天没亮王优就醒了,反正睡不觉,王优索性起来把自己要做的事做完,趁早就去山洞看一看那男子醒了没。
    来到山洞看到男子还没醒,王优解开男子的衣服,看样子那药的效果比较好,伤口比起昨天来看已经好多了。见有效果王优又进空间装了一些灵泉和拿了一些昨天的药,王优把灵泉给男子喝了,又给伤口用灵泉洗一下,然后拿过药来上药。就在王优上药时,北辰毅醒了,他一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天使般的人儿在小心仔细认真给自己上药,北辰毅没有出声打扰,而是静静的看着他,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人这样认真单纯的对自己了。
    上完药王优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深邃黝黑的双眼,那双眼睛就想要把他吸进去一样,看了好一会王优才回过神,脸上一红,支支吾吾的说:“你、、你醒、、醒了,好些,、些了吗?”
    北辰毅看着一脸羞涩,脸红如胭脂的人儿,心中莫名的就是一阵从没有过的柔软:“已经好多了,是你救了我吗?”
    “恩,你是我从断崖河边救上来的。”王优的声音很轻,要不是北辰毅耳朵伶俐,差点就要听不到了。
    听了他的话,北辰毅想起身,可由于伤得太重,起了一半又跌了下去。王优见此赶紧的把他扶起来并着急担忧的说:“你要干什么,我帮你做,你躺着好好休息吧。”
    北辰毅知道自己伤得重,真的起不来,就躺下说:“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断崖村,你现在在的地方是断崖河边的一个小山洞。”说完,王优一想,又歉意的道:“对不起,不能把你带回家,我跟叔叔生活,如果把你带回家,叔叔他们肯定会生气骂人,还会把你丢出家门,我只能把放在这了,对不起。”说完,把头买到胸口不敢看北辰毅。
    北辰毅听完王优的话有点好奇他为什么要跟叔叔生活,但没问出来,只是温柔的看着王优说:“没事,我还得感谢你救了我呢,我叫北辰毅,你呢,叫什么?”北辰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儿不自觉温柔,总是忍不住的想要把自己最温柔的一面呈献给他。如果让他的手下见到自己如此温柔对一个人。肯定会惊讶的眼睛都掉下来吧,可就是忍不住啊。
    “啊,不用不用,这是应该的。”说完王优抬头看了一下北辰毅,又迅速的低下去说:“我叫王优,你可以叫我优优”。
    “呵呵,好啊,以后我就叫你优优”
    听着北辰毅的优优二字王优眼泪就流出来了,从奶奶死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亲热的叫自己优优了。擦完泪,王优对北辰毅说:“你饿了吗,这里有点水果和馒头,你要吃点吗?”
    王优刚说完,北辰毅的肚子就应景的响了,北辰毅尴尬的点点头。
 
  ☆、第3章 无题
 
馒头是王优昨天从空间拿出来的,已经 又冷又硬了,不过由于面粉等材料是王优在空间种出来的,又是用灵泉揉得面,所以即使又冷又硬,北辰毅也吃得很香,觉得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馒头。
    王优见北辰毅已经比昨天好多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又怕婶婶骂,所以就想早点回去:“那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下午再来看你。”
    北辰毅见天使人儿要走,心里挺不愿意的,可又不好开口要他留下来,就只能看着他缓缓离去的背影,心里却在想,一定要把这天使人儿留在自己身边,再不让他离开自己。
    王优回到家时叔叔他们都不在,井边堆了一堆的脏衣服,知道这是留给自己洗的。 在王优正准备打水洗衣服时,院子里的门被推开了,王优转身一看见是李刚,吓了一跳,警戒的看着李刚说:“你有什么事?”
    李刚看着漂亮的王优色眯眯的说:“来看一下我未过门的新娘啊。”\边说边猥琐的向着王优走去。
    王优见他这样,很害怕,可只能壮着胆子色厉内荏的说:“你给我出去,不然我叫人了。”
    李刚却根本不怕王优这样说,现在村中谁不知道他王优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就算是有人来了他也不怕,自己的妻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敢多管闲事。再说了自己老爸是村长,舅舅是镇上派出所的所长,谁敢得罪自己。李刚走到王优身边,一把抱住王优:“老婆,让你老公我亲一个吧。”说着就对着王优娇嫩的红唇亲去。
    王优见李刚张着满口黄牙的大血嘴亲向自己,心里又害怕又惶恐,只能拼命的反抗,奈何太过纤细娇小没力气,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尽力的挣扎,尽量不让李刚亲到自己。
    李刚见王优如此的反抗,心里不痛快了,想他李刚作为断崖村村长的唯一的儿子,在断崖村那个姑娘双性子没被自己占过便宜,从来就没谁敢如此的反抗过,他王优不过是一个死了父母的双性子,竟敢如此的不识好歹,要不是看他长得漂亮,自己还不屑于玩呢。
    越想越气,李刚对着王优就是一个耳光:“你他妈的一个死了父母的双性子有什么好清高的。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老子还不屑亲你呢。你叔叔已经拿了我家的钱,把你卖给我李家了,你迟早是我李家的人,亲你几下怎么了,还敢给老子反抗,你现在不给我亲,等你进了我李家的门,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着又向王优亲去。
    王优听了李刚的话又气又怕,虽然叔叔昨天的语气是肯定不会拒绝婚事,可王优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叔叔能拒绝。可刚刚李刚的话却完全打破了王优最后的希望。如果叔叔收了村长家的礼金的话,婚事就已成定局,无法改变了。绝望的王优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和勇气,一把推开李刚:“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