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好大一颗蛋 作者:一尺红绫

字体:[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章节:共 7 章,最新章节:第 7 章
备注:
     六重天韶晨仙君本体乃是修炼千年的白狐一枚,据说长相妖孽,但是却放浪不堪,那六重天的仙女儿们个个都被他伤了心,所以决定群起围之,上门讨伐,非要他选择一个。结果硬是逼得韶晨仙君不得已元神离体,留了一副空壳给那帮怨女。
 
   又说九重天的昴日星君下了一颗蛋,总神皆叹。这年头什么都不奇怪,不信?咱天庭唯一的一只大公鸡都能下蛋了。娃都比他爹高了。管家清福四处辟谣。咱家君上下的不是蛋,咱家少君是颗花生。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昴日,韶晨 ┃ 配角:毕宿,奎宿,娄宿,管家清福,侍童华舒,昴日母亲 ┃ 其它:金乌,后羿,妲己,孙悟空
==================
 
  ☆、第 1 章
 
  正文
  天庭之上,云雾缭绕,给人以虚幻的感觉。渐渐地,朦胧的雾退去了,几根百丈巨柱巍然耸立。柱子上刻有金色的盘龙图案,就如活物蠢蠢欲动,在柱子上向上盘绕。仿佛随时都会冲出来仰天长啸一般。数十根柱子尽头,有一座若隐若现的巨殿。近看,巨殿金光流转,在云雾中散发着金光。无论是谁,在巨殿面前,都有一种双膝跪地,朝拜一般的冲动!
  “天胡!哈哈哈哈”恩?是谁,在这严肃的时候搓麻。
  视线一转,只见离大殿不远处,好吧。是较远处一荷花池中央的凉亭内,一人?神?仙?坐在一张四方石桌前正仰头夸张的大笑着:“哈哈哈哈哈,居然是天胡,你们三个看什么看。赶紧把东西都交出来,快快快。”
  毕宿撇撇嘴道:“昴日瞧你笑的,鸡嘴儿都快现形了,不就几颗花生。给你就是了。”
  “可不是么,来来来给你给你。”一旁奎宿抓起手旁一把花生给他,“不打了不打了,打了大半宿倦了。回宫歇息了。”
  推开麻将毕宿站起身打个哈欠,奎宿也应和着准备离开,看着对面的娄宿还盯着昴日的天胡若有所思便问“娄金想什么呢,我们都要回宫了,你也赶紧回吧。”
  娄宿抬眼不知为什么怜悯的看向乐着收拾战利品的昴日道:“凡间自古有一个说法,都说凡天胡者必有灾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昴*你可当心啊”
  “......”
  “......”
  “......”
  他们都知道这娄宿缺根筋,打从他还没封神就缺,只是这都几百年了还没改过来,瞬时间毕宿和奎宿以闪电般的速度左右开弓拽着昴日双手不让他冲过去啄死那缺根筋的娄宿。
  毕宿恨铁不成钢的大喊:“娄金你个蠢狗,还不快跑。”
  娄宿看着昴日瞪着鸡眼鸡毛都快竖起来恨不得挠死他的样子,立马招来飞云,夹着自己的狗尾巴飞走了。
  (到这里肯定有看官会疑问,“他们是神仙啊,神仙也要睡觉的吗?”傑傑傑,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你说咱都大半年没睡觉了,能不困吗——咳,开玩笑开玩笑。实际上这里是作者故意安排的,神仙啥的,必须得睡。不然我们的昴日星君可就没工作啦~那不是闲的蛋疼么。)
  光明宫。昴日一脸晦气的回到自己的宫殿里,边走边恨恨的吃着手里赢来的花生
  “娄金这混账,居然敢咒我的天胡,本星君才不信凡间那套,不过是凡人愚不可及的嫉妒心传出来的谣言罢了...啊...”啪叽一声,只见昴日呈大字型摔倒在自家二进门那里,好巧不巧,一块儿青砖就不知怎的躺在那儿,我们可怜的昴日星官额头正中目标,霎时仙血长流。
  管家清福听见动静急急忙忙赶出来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一口噗嗤憋在嘴里怎么也不敢笑出来,跟在身后的侍童提着灯亦是双肩不停的抖啊抖。
  “君上这是怎么了,怎的这么不小心。”转身接着呵斥侍童“你也是,明知君上夜里眼睛识物不清,怎的不随身边候着!想来是不愿待在这光明宫了是吗?”侍童赶紧跪下认错。
  “罢了罢了,是我不让他跟着的,今日与娄宿他们一道也没他什么事,这二进什么时候有的门坎。还有这块青砖又是从何而来。”昴日本就不喜身边有人随侍,所以光明宫只有一名侍童,不像别的宫里侍童多的分不清谁是谁。
  抬手覆额上,发现手中还拽着最后一枚花生,还染上了自己的血。随手扔到一旁花坛里。突然远处一道青光极速落下,瞬间附上那颗花生,快得没有任何人发现它的存在,有如昙花一现。
  清福恭恭身“回君上,这二进打从建宫起便有门坎,这枚青砖,早先您说心月星君给您捎来不少琉璃菊种子。要将那莲池改修成花坛,这青砖许是整修时不小心落下的。君上若觉气恼,清福这便去寻那工匠来。”
  “......”昴日无语的用神力去了额上伤口。老管家清福自自小就跟在身边照应他,当年封神任职后毅然从母亲那跟随到现在的光明宫,对他来说异如长辈。他自然不会为这点小事就让他跑一趟。何况自己回来便已是丑时,现在这一折腾快到寅时了。再过不久他就要去啼晓了。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说罢整理一下衣摆,回房打盹去了。
  时近卯时,昴日晃悠悠出了宫门。招来飞云,一路朝司晨台驾去,猛然迎面火红一团正急匆匆靠近,仔细一看中间是一只有着三只脚的黑鸦,是金乌。
  笑道:“日神,卯时未到,何必如此着急。”
  日神一个猛刹停下,旋身化为人身,只见原本威风凛凛的黑鸦变成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男孩的模样,圆呼呼的小脸因赶路泛着潮红,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唯一不相称的是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下面挂着两个黑色的大黑眼圈。
  日神一边呼喘一边道:“昴日星君,你怎还在这里,虽说卯时未到,但是你离那司晨台可还有些距离,时辰报怠了当心着玉帝降你的罪。”
  昴日不知从哪掏出一把碧玉折扇,“刷”一声扇开覆在面上,仅露出的两只眼睛调侃的看着金乌
  “啧啧啧,不劳日神费心,本星君省得。倒是日神你。。莫不是昨儿个夜里又与那后羿“打”起来了?瞧瞧这黑眼圈。哟哟,日神你俩可悠着点。”
  日神原本潮红的脸顿时像可以渗出血一般。
  “一派胡言,本,本神不同你闲,闲扯了。卯时就到了。”说完再次化成金乌遁走了。
  昴日看着逃也似的日神,笑的直不起腰。“哈哈哈,这小子太好逗了,哈哈,哎哟喂我的腰。”笑完扶着笑软的腰继续慢悠悠飞向司晨台。
  微微的清风吹过天庭各个角落,谁也不知道在光明宫刚翻修好的花坛里,一颗沾了神血的花生正静静的发生着变化。
 
  ☆、第 2 章
 
  当后羿和日神再次打完一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天,昴日星君照旧是打了大半宿麻将后睡眠不足的捏着碧玉扇摇晃着准备出门,忽然眼角闪过一道金光,新翻修的花坛里已经开出小小花苞的琉璃菊丛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耸动,沙沙作响。昴日大觉奇怪,垫着脚尖悄悄走过去打算探个究竟。
  “难不成是广寒宫那馋嘴兔子跑我这儿来辣嘴摧花?”昴日正想着,管家跟出来看见自家君上正跟个贼似得朝花坛探头探脑,莫名其妙走到边上喊“君上这是做甚么呢!”
  昴日顿时一蹦三尺,惊魂未定的用碧玉扇指着花丛道:“问问门侍,今日那玉兔是不是窜进、”话音未落,突然花丛中一阵婴儿啼哭以贯穿宫门之势而来。
  昴日看着管家清福呆了,管家清福看着自家君上也呆了。
  闻声而来的侍童看见的便是老管家和微张着嘴的君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久久也不愿分开的情况。
  哭声一阵接一阵的不停,侍童华舒不得已打破现场诡异的气氛,恭恭身唤“君上?”
  昴日一下回神,转头再次看向花坛,花丛中一个粉嘟嘟肉呼呼的小胖男婴什么都没穿,正张扬挥舞着四肢哭闹。
  “这。这这这这谁家的破孩子,往我光明宫扔,当我昴日星君是收破烂的吗。”昴日气的全身头发都竖起来扯着嗓子冲天怒喊,荡气回肠的响彻整个光明宫内外。
  老管家不愧有个老字,稍稍回神走去将那还在哭泣只是声音微弱了不少的婴孩抱起,仔细探了探他的神识。
  “唔?咦?啊!”清福发出阵阵惊异。
  昴日气急败坏的看着他怀里的男婴,问“清福你探出来了吗,这是谁家的破孩儿!”
  清福抬起头看向自家君上,眼神。。。很怪异,有一丝奇怪,有一丝高兴,还有一丝愤慨?
  昴日皱皱眉,觉得老管家的眼神有问题,很有问题。
  “回君上,这破。。咳!这孩子,这孩子是君上您的!”清福咳了咳放出了骇人听闻的话。
  昴日只觉得平地轰隆隆四处炸响,好似雷公拿着他那大榔锤在他头顶不住的锤。
  “一派胡言!清福你是不是看本星君平日里好说话就胆敢与本星君开这等荒谬的玩笑?!真当本星君不敢责罚与你!” 
  清福扑通一声抱着怀里的孩子跪下,旁边的华舒看昴日好似真的发怒了也跟着跪了下来。虽然他完全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君上息怒,老奴已经探过多次,这男婴确确实实有属于君上的神气,不过。。。”清福一阵迟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不过什么,快说!”“不过这孩子本体很是奇怪,按理说,君上乃鸡神,这孩子若真是君上的,那必定本体也该同君上一般,可是。。这孩子的本体确是。。。。。”
  昴日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他虽然整日夜半归宿,但却不是在外放浪形骸,平日不过同几个老友喝喝酒搓搓麻,天上仙姑神女虽多。可他自小被母亲带大,后又直接被玉帝封了星君赐了宫殿掌管司晨。莫说去一夜风流,就是那仙姑神女的裙带衣袖都没摸着一寸。
  “确是什么啊,清福你能不能不要吞吞吐吐!”
  清福抖着手将怀里婴孩高举,大声道:“确是,一颗花生啊!”啊.啊.啊.
  静~~
  昴日看着举在面前不停挥舞藕臂的婴孩,颤抖着双唇怎么也发不出一个音,脑子里只不停有一句话闪过
  “清福说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个花生,我的孩子是花生,花生。花生。花生。。”
  这时一直跪在旁边看热闹的华舒终于开口了“君上,卯时已到。您啼晓恐是迟了~”
  一整天昴日都心神不宁,虽然今日啼晓误了时辰,但玉帝念在是初犯,便不再追究,昴日迈着虚浮的步伐出了金銮大殿,连飞云都忘了招。就这样一步一神游的往自己光明宫走去。
  刚到宫门便听见里面一阵喧闹,仔细一听,是清福和华舒在吵嚷这什么,信步跨入,行至二进的时候突然脑中精光一闪。模糊想起某天某夜在这二进发生的某事。
  记忆开始哗哗倒退,麻将,天胡,花生,二进,青砖,神气。叮~记忆定格,
  “凡间自古有一个说法,都说凡天胡者必有灾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昴*你可当心啊,当心啊,当心啊~”
  猛然间想起了那夜娄宿说的话,想起自己回宫后摔倒流血,想起了手上的花生。还有那时沾上的自己的神血。锤额,这就对上了,为什么那孩子有自己的神气,又为什么,他的本体是颗花生!“哎,娄宿你个乌鸦嘴,这乌龙搞大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