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蛇蝎美人(魔道系列3)作者:风树

字体:[ ]

 
魔道Ⅲ---蛇蝎美人
 
    没想到你的身体这麽美?!
  
    男人如同媚惑般的声音不时回绕在耳边,仿佛催眠般让他瓦解心防,点点滴滴的被他吞噬。
 
    他第一的掠夺便摧毁了他所有的自尊,这个狂妄如火的男人,以征服他的身体为乐,无情的掠夺似乎已是他的兴趣,在他眼里,他大概什麽都不是,只不过是个泄欲的工具,直到他对自己的身体厌倦。
 
    在他无情的掠夺中,他竟然还感到无尽的快乐,他一定是疯了,他的心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征服了,可是那将是无尽无边的痛苦,让他永远沈没在黑暗的深渊。
 
    这一切,何时才能结束……
 
……………………………………………………………………………………………………………………………………………………………………………………………
 
    充满- yín -荡的房间内,不时传来- yín -荡的呻吟声与喘气声,春意的气氛让整个房间都暧昧无比。
 
    “唔……好,好舒服……啊──”女人终於忍不住的喘喊出来,“火,火……”这个完美的男人,比火焰还要狂热,让她的身体燃烧不已。
 
    “喝!”男人再次用力一挺,狠狠的*插之後,便自顾自的退了出来,“真是没劲。”
 
    “呃?”女人欲火未净的看著他,“火,火帝尊,我还没有满足,请再给我……嗯……”女人- yín -荡的扒上他的胸膛。
 
    火焰狠狠的甩开女人如同八爪章鱼似的手:“你走吧!”
 
    “呃?这怎麽可以?我还没有够呢?”奇曼是沙曼沙大天使的徒弟,亦是现在天界五大祭师中的水祭师,地位非常尊贵,可惜,在火焰面前的她仍然挫败无疑。
 
    “呵呵~”火焰粗鲁的抬起她的下巴,“为什麽?奇曼,我来告诉你,你的身体太没味道了,我的宠物可比你好多了。”想起那美妙的身躯,他便一阵勺热。
 
    “火帝尊,你,你怎麽可以这麽说?”要知道,在天界,她奇曼可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他居然说她的身体没味道,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怎麽?生气了?”火焰眯起火红的眸子,性感的唇瓣让奇曼迷惑不已。
 
    “怎,怎麽会!?”这个男人,他的一切,她都疯狂的爱著啊!
 
    “出去,我累了。”
 
    “是。”
 
    奇曼眷恋的看了他一眼,便更衣离开。
 
    待奇曼离开,火焰才举起手,口中默念著什麽,接著,一具纤细却布满伤痕的身躯便出现在他怀里。
 
    轻轻的拨开那遮住脸部的乌黑发丝,露出的是一张完全封闭的人皮面具,只露出了眼睛,嘴巴和鼻子,没错,那是他的杰作,因为他不想看到丑陋的东西,虽然没有见过那张脸,但是传闻他是丑人,他便不能冒这个险,因此,他位他带上了这个。
 
    “真是不听话!”火焰轻轻舔著怀中人儿流血的伤口,那是被猛兽所伤的。
 
    这麽美丽的身体,他也不舍得这麽对待,可是谁让这个奴隶不听话,总是喜欢和他唱反调,还喜欢用他那美丽得身体勾引人,都怪他自己。
 
    “唔嗯……”胸前那无道深深的爪痕让绝无痛苦的呻吟。
 
    火焰拉开他胸前的衣襟,不由触起眉头。
 
    不是说过不要造成会留下疤痕的伤口吗?那东西又不听话了,还是说……连它都对自己的宠物感兴趣了。
 
    伤口好深!
 
    火焰有些恼火的将绝无狠狠的丢到床上,好似绝无的伤都该怪绝无似的。
 
    “啊……”被重重的一丢,让绝无痛的不得不苏醒过来,顿时呕出一口鲜血,浑身的疼痛让他感到疲惫之极,他艰难的半睁著眼,露出两道金色的眸光。
 
    “你不该忤逆我的。”都怪他忤逆了自己,才会让那完美的身躯受伤,然後变的丑恶。
 
    “我……”他不过是为了救一个小妖精,没想到自己就变成这样了。
 
    “你什麽?你还想为自己辩解?”
 
    “不……”他的声音比文字还轻,几乎让人听不见,绝无再次无力的合上双眸,身体的血液正在一点点流失,现在的他已经是平凡的人类,像这种伤,他根本挺不住,而且,他的肋骨好像也……断了吧!?
 
    “跟我道歉。”火焰坐到他身边,带著命令的口吻说。
 
    道歉?哈哈~~他可不认为自己做错什麽,为什麽要向他道歉?虽然已是毫无尊严可言,但是他可没有胡涂,他不会因为爱他而什麽都听他的。
 
    “怎麽?打算不道歉?”可恶!
 
    “……”
 
    绝无撇开头的动作让火焰的怒火一下子上升,火红的发,如同火焰般仿佛要燃烧起来,他毫不怜惜的狠狠握拳打上绝无胸前的伤口,顿时,所有的疼痛一下子直冲满门,让绝无睁大金色的眸子,那种空洞的让人心碎,他连喊的机会都没有便昏死了过去。
 
    鲜红的血不断的从伤口涌出,让火焰猛的回过神,他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再看看绝无那可怕的伤口。
 
    “该死的!”火焰猛地抱起绝无的身躯,“醒过来,绝无!”
 
    绝无已毫无反应,呼吸正在慢慢减弱,仿佛马上便会消失,这个念头让火焰顿时一阵心悸。
 
    消失吗?绝无会消失?
 
    不行,不论如何他都不允许!
 
    ………………………………………………………………………………
 
    绝无已经是个凡人,而且是个被禁忌的身体,因此天界的治愈术对他不但没用,还会要他的命,火大之下,火焰只好答应包扎伤口便好。
 
    “你为什麽这麽对他?”风之天使维尼艾一边忙著替绝无疗伤,一边责问火焰,“这五百年来,他都快被你折磨到不成人形了,要不是有我在,恐怕他早就一命呜呼了,你既然要这麽对他,当初又为什麽要从火刑台将他抢下来,你真是太残忍了。”
 
    “哼!当初是因为绝冥求我的关系。”
 
    维尼艾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就算如此,你又为什麽不放他自由?”
 
    “他的身体很美。”
 
    “就因为如此你就把他限制在了自己身边?”维尼艾叹了口气,“那你干麻折磨他?”
 
    “他太丑了。”
 
    “你实在很讨厌!”维尼艾终於处理好一切,“他的肋骨断了你知道吗?还有胸前的伤非常严重,他一个凡人受了圣兽的伤,你没想过後果吗?”他居然让自己的圣兽来对一个凡人体罚,难道他不知道圣兽的爪子是多麽利害吗?他们是无所谓,但是人类不同,连他都不知道绝无会如何。
 
    “呃?”他的确没想过,“他……”火焰脸色一阵青。
 
    “哼!”知道错了吧!?
 
    “他会怎样?”
 
    “我也不知道,若是三个月之後,他的伤口未见好转,那他就不行了。”这个家夥,无论什麽都先做了再想,真不知道他脑袋里装的是什麽。
 
    “可恶!”那只该死的东西。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照顾他,别再折磨他了,他已经经受不住了。”重重的叹了口气,随著一阵清风,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火焰来到绝无身边,定定的看著绝无,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想看看面具下面的脸的念头。
 
    奇怪,我是怎麽了?真是著了魔吗?
 
    五百年来,他每天都在要绝无的身体,总是折磨著他,可是绝无却从来没有怨言,虽然喜欢忤逆他,但对他却从来没有恨意,他到底在想什麽?为什麽自己这麽对他,他都毫无怨言?难道是没有了感觉吗?
 
    想起刚才他那空洞的眼眸,心里又是一阵心悸,那是他千年来都未曾有过的情绪。
 
    当初救了他,却因为他的长的丑陋而想折磨他,之後竟然发现他的身体是如此美丽,他掠夺了他五百年,却没有一天对那具身体感到厌烦的,为什麽?
 
    是因为他的身体吗?
 
    不,他很确定不是的,可是心底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到底是什麽?
 
    “绝无,你到底对我施了什麽魔法,让我如此迷惑。”他是从火焰中出生的,没有父母,没有任何亲人,唯一的只有那看著他出声的天帝,他认为自己没有感情,可是现在他却为了绝无心悸!?
 
    轻轻的抚上那抱著伤口的白纱,火焰顿时感到後悔!?天哪!他怎麽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