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民公园三号线 作者:五生

字体:[ ]

 
 
文案
一个男人约到一只吸血鬼。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吸血鬼 ┃ 配角: ┃ 其它:血族契约、非你不可
==================
 
  ☆、(上)
 
  每个周一、周三、周五以及每月十七号晚上,我都会去人民公园。
  你知道,人民公园是个好地方。草木旺盛,湖光山色,游人众多,不收门票。如果碰巧十七号是周一、周三或者周五,我就会在人民公园一处长椅上坐下,静候良人。当然你一定也知道,街头巷尾人民公园约到的partner,档次参差不齐,远比不得泡吧,全场任选,极品纵横。不过显然,本人更喜欢在这处僻静地方完成这一具有极大随机性的游戏——
  不论对方是什么人,我都会跟着走,或者带着其走。这是我的游戏规则。
  好在十七号是周一、周三、周五的几率与十七号正好是周二、周四和双休的几率相差不多,因此这么久以来,除却未发福的中年男人、离家出走的少年、染着黄色头发的坏小子、长相好身材好不常见的极品等等诸如此类看对眼的,只遇到几个较为挑战规则的对象——喝到烂醉在路灯下打手枪的醉鬼、年过七十的老头、脏兮兮的流浪汉。
  我不喜欢醉鬼同醉鬼做︳爱,看着他连枪都把不准又于心不忍,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只得帮他打出来。无奈这位partner实在不合格,倒在路边呼呼大睡,我便在一旁守了一夜——不论什么人,都要满一夜,我可没有犯规。
  七十岁的老头着实勉强,不管是我上他还是他上我,画面都缺乏美感。待我勉强帮他打出来之后就再没硬起来,倒是老头殷勤的对我又手又口,把我全身亲亲舔舔︳弄了一遍。
  至于那个流浪汉,在宾馆里洗了干净倒也能入眼,好在凶猛至极,事情过了几天我还双腿打颤。
  你问什么是partner?哦,就是炮|友的意思,两两相望一拍即合,共同寻求身体和灵魂的伊甸园——就是为了干,这样懂了么?
  做︳爱是让人上瘾的事。与不同人做︳爱,感受不同的尺寸粗度大小,体验不同的人生——难道不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么?
  总之我这样想。
  对于我这样一个男人——三十二岁,样貌虽不是好看的惊人,放在人群里也算打眼,每周去健身房,肌肉流畅从不生病,工作体面有车有房——基本完成了人生追求,有吃有喝还能有大把的时间来人民公园看老年人练剑遛鸟打太极,不时再上上︳床交换生命精华与人生体验——真是身心愉悦。
  今天是这个月的十七号,周五。等待partner的夜晚时光。
  这排靠近厕所的长椅并非我的专属据点,很多来打发寂寞的男人或者以此挣钱的男孩都在这里,有时甚至性急的来不及去开房,直接就跑进厕所开干。我的长椅在最左边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有效的避免高峰期胡乱凑对的混乱情形——我不喜欢这么着急的做︳爱。
  现在是初秋,天气有些冷。我七点钟就来到了这里,穿着一件黑色薄风衣,手里握着一杯热咖啡。风衣和脚上的牛皮鞋是外国货,穿着舒适价格适中。你要知道衣服是名片,太高档或太低端都不可以。档次低了别人不会跟你走,太高了又会产生距离感——这可不是谬论。
  周五是一个让人愉悦的日子。每逢这晚,酒吧公园任何一个地方都热闹非凡,不开心的大醉一场,开心的干个整夜,没人会不尽兴,反正接下来两天闲暇。当然,十七号的周五也让我愉悦,这代表如果运气好的话,我可以干到天亮,如果运气更好的话,明天白天还可以接着在床上干一炮。
  咖啡是街角买的,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牌子。你知道,在外面喝咖啡从不是为了打起精神,而是为了让别人看起来你这个人很有档次。想必之下,我更喜欢在家里喝速溶,又方便又有奶味。
  以前有一阵子我很喜欢一款巧克力球,里面加了奶油夹心。我连吃了好几个月,导致那几个月的口味都偏甜,十七号找伴时找的也都是年龄小的男孩。有个男孩,不过十四岁的样子,学生证还是附近中学的,和他进行人生交流时,我不时感慨“吃水不忘挖井人”,心想到底是谁把这小孩调|教的这么有滋有味。
  不过那之后,我就很少和小男孩做︳爱。刚知道春宵好的小孩都跟中毒一般,只缠着你不停念叨“要”,头一次还觉得新鲜,多了身体就受不了。毕竟三十多岁的人了,纵欲不得。活到现在当然知道,身体最重要。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老头子就是马上风死的。老头子是有些能耐,做生意挣大钱,足够他吃喝玩乐,可惜一辈子就泡在了女人堆里。常在河边摸瓜,自然会湿了鞋,莫名多了一个我。亲妈是什么我根本没见过,倒是老头子三天两头往家里带小妈。隔壁屋里哼哼唧唧乱叫,我就在自个屋看书写作业。估摸着是当爹的太滥情,把儿子的桃花都摧残光了,我对女人没点兴致。但我是个孝子,即便刚发育时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也没把这话告诉老头子。当时还想着二十多岁结婚生个孩子给老头子乐呵乐呵,只是老头子不仗义,还没等我找个女人,他就死在了女人床上。你看,如今我都奔四十了,还是自己一个人。
  八点一刻。周围来去走了好几对,光那个常驻卖︳身小男孩,都在厕所干了三炮了。
  那小孩今年也就十七八,在这得守了一年多。刚来时不会接客,还是夏天,在那干楞一晚上不会拉人,光让蚊子咬一身包。大老远站在那边直看我,我实在被盯的看不下去,招手让他过来。小孩跑过来半天不会说话,还是我先问他多少钱。小孩红着脸说,五十一炮,一百全套。那晚上我就光顾了他的开门生意,带人去开了房,完了给他五百。小孩也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说实话,我不喜欢嫖︳娼(原谅我找不到更具有尊重意味的词)。做︳爱是件如此单纯美好的事情,怎么能和金钱扯上关系。因此相比较给男孩捧场,我更喜欢随机游戏——好在随后男孩逐渐也能接到客人,无需我再提供慈善心。但每次随机,不管在上在下,每次开房我都主动付账,包里也准备好润滑剂与避孕套——他人满足我的需求,总归是件我占便宜的事情。
  八点半。
  别以为我只是在絮絮叨叨,我同时也在等待,随时注意附近动态——除却走了的和厕所里的,我身边长椅上一对难舍难分,再远些也有几个落单的——只是没有入眼的罢了。后面丛林也有窸窸窣窣和喘息声,我不喜欢野合,席地幕天自然有些情趣,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想尝试。
  我确实已经年纪大了。生活中规中矩千篇一律,除却难得的哪个十七号夜晚,每月任何有趣的地方——连恋爱都提不起劲。
  恋爱啊,多么让人疲惫。
  两个人要相遇相识相知相恋,还要相互适应磨合,再者要接受各种冲击与考验,费时费力费心费脑,更费情感——所以你看,partner是多么美妙的存在。
  说到恋爱,我第一次喜欢人是中学时期。那孩子名字我都想不起来,样子也模糊了,可有的细节却记得特别清晰。他是学习委员,话少,催我交作业……我说,给我亲口,我就交。那孩子就红着脸,一副被人欺负的委屈样子,差点哭了……当然后来还是在一起了,被我亲了不知多少口。
  我没和他做|爱,那时总想着,我是真爱他,以后是要在一起一辈子——你看,这就是傻。换成现在或者二十多岁,我二话不说立马把人办了。
  毕业之后分手……原因是什么我记不起来了。后来我恋爱过很多次,有不少恋人,再没有过这种清汤寡水的。大概到现在我依然记得他,就是因为没把人弄上床——这话说的我像个情感骗子——我没骗过任何人,恋爱就是认真恋爱,逛街吃饭约会看电影做|爱,又温馨又感人。再后来就累了,不是我累,就是别人累,好在我是个从不争吵的人,只是后来才发现冷漠比争吵更可怕——当然换成现在我依旧不会去争吵。
  至于为什么和他分手……
  “为什么呢?”突然有人说。
  我扭头,长椅不知何时坐了一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 多谢关照。
 
  ☆、(中)
 
  
  “为什么呢?”他又问。他也转过头,无奈天色太暗,我只得看个大概——大概就够了,面相莫约三十,长相绝好气质极佳——今天运气很好。
  “您不要误会。”他耸耸肩,“我并没有其他意图。”
  “什么?”我愣了愣,随即感到有些奇怪。
  “我只是好奇您与您的恋人为何分手,并没有其他意图。”他补充,“单纯的好奇而已。”
  我有些诧异,自己似乎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
  “您别害怕。”面前这个男人善意的解释,“我能看到别人心里的想法,无意中看到您正在思考的东西比较有趣,就坐了下来。”
  “哦。”我了然。人民公园这种人多了去了,拿个小板凳在那一坐,十块二十块给你看看手摸摸骨。这种事情信其有不信则无,谋生而已,当然有些人确实有不同于常人的能力。
  “和您想的是不太一样的。”他笑了笑,想了两秒说,“类别不同。”
  我揉了揉眉心,隐约觉得今天上︳床有些困难。我要的是partner,不是一个有些能耐的算命神棍。
  面前的神棍一副了然模样,点头说:“我只是好奇您分手的原因罢了,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
  “忘记了。”我叹气。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有常年不洗澡的、常年不睡觉的、每顿饭都要豆浆加咖啡、做︳爱一定要先祷告,有我这样固定来公园的,当然也有面前这种。
  我实在是个有礼貌教养的人。
  “好吧,您这样想我也没关系。”他坐姿随意,一身黑色,紧身长裤衬得腰身纤细有力,系扣单衣露出锁骨,脖颈修长,五官精致,黑色碎发搭在额头——在酒吧都难得的极品——还是个神棍,“只是您真的想不起分手理由了么?”
  “真想不起来。”我又叹气。
  “真是可惜。”他也叹了口说,“那一定是个非常普通的原因。”
  我沉默不语并安慰自己,有这么一个极品相伴,不上︳床也行。
  心情终于好了些。
  “感情就是这样。”他说,“总是会归于平淡,最后连个分开的借口都没有。”
  我弯嘴笑了笑,这人倒有些意思,大晚上讨论情感问题。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他突然说。
  “什么?”无事殷勤,非女干即盗,我瞬间提高警惕。
  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极富男人味的笑:“别害怕,交易而已。”
  我承认我是个好色的人,一见这个笑,立马缴械投降:“说吧。”
  “我不再偷看您的想法,”他黑色的眼眸在夜色里闪闪发亮,“我们交换一个秘密。”
  “秘密?”我皱眉,“什么样的秘密?”
  “只有你知道。”他想了想,又说,“或者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已经死了的。”
  “听起来很像死亡交易。”我笑,这个人确实有意思,“如果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我就要死了?”
  虽然有意思,但让我汗毛竖立。面对一个来历不明有“特异功能”的人提出的这种问题,抱歉,电影里给了太多案例,和同一个结果。
  “我说了您不用害怕。”他神态认真,“我是不会伤害您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