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之契 作者:飘舞的紫色雪(下)

字体:[ ]

 
  ☆、苍之卷·15
 
  另一方面,光明的圣玛丽亚还是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
  对于亚鲁迪斯和莱伊是同性情侣的微词,在一周之后便渐渐平息了下去,都道是人言可畏,但接触之下其他人并没有发现这两名转学生有什么恶劣的地方,何况长相好看,待人礼貌,学习成绩又是优等生,亚鲁迪斯还在剑道方面有着让人艳羡的天赋。
  那些起先话说得难听的同学也不好意思地来向两人道歉,亚鲁迪斯冷着脸爱理不理,莱伊则大度地接受了。所以现在的校园生活平静了许多,不会走在路上总有人在背后对他们指指点点,见个面打个招呼也显得很自然。
  “你对他们太温柔了,小家伙!”亚鲁迪斯就忍不住说他。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莱伊只是笑笑,让数落他的人没了脾气。
  罢了罢了,亚鲁迪斯无奈地叹气,如果是莱伊觉得喜欢的话,他怎样都好。
  正说着,忽然有隔壁班级的同学朝这边走了过来,神色看起来有些匆忙,“是莱伊君么?”
  “是我,什么事?”莱伊奇怪地问。
  “那个,能麻烦把这封信转交给校长大人吗?这几天我去办公室一直找不到人……”对方边说边塞了一封书信过来,“你是他的孩子可以回家带给他吧,就是这样,打扰了!”
  莱伊没来得及插话学生已经走掉了,无计可施之下莱伊只好把信收了起来。
  低头看着信封上“克洛德校长签收”的落款,莱伊不由地叹了口气。
  这已经,是第五封了吧。
  老实说,莱伊已经一个多周没有见到克洛德先生了。克洛德出差从来没有告之去向和归来日期的习惯,好歹也是一校之长,这样动不动就玩失踪实在让人有点头疼。那天克洛德匆匆安排了他和亚鲁的转班之后就离开了家,到现在也没有半点音讯。
  眼见莱伊的神情有些黯然,亚鲁迪斯知道小家伙的心底是有些难受的。
  那个男人对于莱伊而言便相当于半个父亲,就算克洛德离开的时间比他在家的时间要多许多,莱伊对他的依赖和敬爱却是超过任何人。想到这里,亚鲁迪斯觉得他多少可以明白克洛德对莱伊隐瞒冥皇身份的理由,他根本不想把莱伊卷进与自己相关的事情。
  克洛德憎恨着冥皇这个身份,那种恨意,强烈到可怕的程度。
  然而那时候,克洛德却连夜召唤了魔凤凰赶去赤国阻止了他和凯撒的对决,又在回来之后连面都不见地接着离开,甚至不让他告诉莱伊自己去过的事实。
  克洛德,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
  在亚鲁迪斯沉默不语的同时,一旁的兰迪好奇地凑了上来,“又是委托转交的信件啊,我也是到处都找不到人。克洛德校长,难不成最近很忙?”
  莱伊没有回应,倒是亚鲁迪斯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好像,挺关心他的事。”
  兰迪的表情微微一怔,好在这时候预备的铃声响了起来。亚鲁迪斯起身回自己的座位,在经过兰迪身边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视线扫了他一眼。
  兰迪莫名的感觉,那双冰蓝色的眸中似乎有一丝警告的寒意。
  下堂课是体能训练课,莱伊由于身体原因被批准了免修体育课程的资格,这让亚鲁迪斯有些为难,最后被莱伊笑着一句“你不是想逃课再被留级一次吧?”给说了出去。无奈之下亚鲁迪斯只好照办,心里抱怨学生身份什么的真是碍事够了。
  教室里很快只剩下了莱伊一人,莱伊坐了一会儿呆的无聊便去了顶楼的天台。
  站在高处,能够清晰地看到下方操场上学生们运动活跃的身影。莱伊知道,亚鲁一定是这群新人之中最耀眼的那个。想到这里心情不禁变的愉快,莱伊在人群中寻找起亚鲁的身影,这个专心的家伙一定没注意到楼顶上正有人在偷看他。
  这堂课进行的是球类练习,说白了就是将球击中一个个划定的目标点。
  亚鲁,在哪里呢?
  莱伊眯起了眼睛努力地寻找,右边的眼睛却突然开始疼痛起来。
  幽暗的黑吞噬了琥珀的色彩,莱伊看到了虚无之眼所映照出的一幕画面。
  那投掷的球因为速度太快竟然飞出护栏径直冲向了外面,而与此同时,楼下一名从操场边经过的女生在低头专注地看着一本书,丝毫没有注意到飞来的球正朝她砸了过来。
  这只眼睛所看到的,是在未来某个时间发生的事情。
  “危险——”莱伊下意识地奔到护栏边朝着楼下的女生大喊一声。
  就在这一刻,身下趴伏的那排护栏猛地传来嘎吱一声,莱伊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倾的身体便失去平衡径直朝前倒去。而那名看书的女生因为听到响声抬头,正看到楼上的少年从天台掉落的画面,禁不住呆立在原地捂住口发出了一声尖叫。
  而与此同时,那本来应该带来灭门之灾的球,从女生的身边飞过,撞到墙上弹了开去。
  这是怎么回事?从空中坠落的时候,莱伊满脑子里却充斥着这个疑问。
  虚无之眼看到的未来,被改变了。
  未及细想急速的气流卷过耳际,从高高的顶楼掉下来必然会摔得粉身碎骨。
  却在坠地的前一刻莱伊只感到身体落入了谁人的怀抱里,剧烈的冲击力下大脑嗡的炸开一片。朦胧之间耳边传来他焦急的呼唤,“莱伊?没事吧莱伊?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说罢亚鲁迪斯抱起少年扭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剩下一群同学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该说是有人突然从天台上掉下来的事情更可怕,还是亚鲁迪斯为何能够接住莱伊的事情更诡异呢?因为在刚才所有同学的注意力都被女生的尖叫吸引过去的时候,亚鲁迪斯明明还站在他们身后的。从操场距离教学楼起码有几百米的距离,他又是如何出现在哪个地方。
  可惜议论没有持续多久便被老师压了下来,因为两位当事人都已经消失的没影了。
  “人都走了,还在看什么哪?”身旁的同伴拍了失神的兰迪一掌,而兰迪这才缓缓地收回了视线,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没什么,还真是危险。如果不是被人接住的话……”
  一边说着兰迪回头,刚才身后涌动的那股强大的灵力已经消失了。
  尽管只是短暂的一刹那,但身上羽族的血统还是让兰迪察觉到了它的来源。是龙族的,而且是纯血的龙族,千真万确是从那已经离开的人体内爆发出来的。
  亚鲁迪斯,并不是普通的人类。
作者有话要说:  
 
  ☆、苍之卷·16
 
  校医院的病床上,亚鲁迪斯闷闷地坐在莱伊身边,脸上的神情难看的很。
  尽管医生反复说只是头部受到了轻微震荡,加上部分皮下组织受损没有什么大碍,但亚鲁迪斯还是放心不下。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他依然觉得心脏被揪紧了一般堵的发闷,如果那个时候他再晚来一步,如果不是恰巧他就在附近……
  亚鲁迪斯抬头看向莱伊,小家伙似乎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病房内的空气愈发凝滞了几分,亚鲁迪斯突然一把抓住了莱伊的手腕,“我说——”
  莱伊当时为什么会攀到围栏边上?为什么会对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喊危险?
  这件事太奇怪了,奇怪到让亚鲁迪斯根本想不清楚它的前因后果。
  被握住的手腕力道有些大,莱伊忍不住皱了下眉,“亚鲁,疼……”
  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想事情而忘了收敛手上的力气,亚鲁迪斯慌忙松了手。眼见白皙的手腕上落了一道通红的抓痕,尴尬之余亚鲁迪斯不好再提起刚才的疑问,只能够把嘴边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抱歉,我……有点激动了。”
  这时候医生敲门让亚鲁迪斯出去嘱咐一点病人的事情,逮着了这个机会的亚鲁迪斯赶紧站起来随医生走了出去,临走时俯身摸了摸莱伊的脸颊,“别想了,好好休息。”
  房间的门被轻轻地带上了,莱伊低头,捂住了右边的眼睛。
  当手掌放下,琥珀色的瞳孔已化为了幽暗的黑,虚无之眼看着那只有他一人能够看到的神。多日不见,那张阴惨惨的瘦削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吓人。不过,从那两排露出的雪白牙齿推测,这位喜怒无常的大人此时的心情不算太坏。
  “召唤我想要问我什么?”他以很随便的坐姿在窗台边坐下来。
  这大概是莱伊唯一欣赏欧西里斯的地方,他足够坦率,从来不说废话。
  “虚无之眼看到的未来,可以被改变么?”莱伊问。
  “可以。”欧西里斯回答,语气是漫不经心的。
  “代价是什么?”莱伊继续问。
  “这可说不准。”欧西里斯好像突然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一般,那张骷髅状的脸庞因为兴奋而扭动起来,“听说过古时期盛行的炼金术么,那里面的所有炼成遵循着一条贯穿宇宙世界的法则——等价交换。以此相类比,虚无之眼看到的未来并非不可改变,但那个被改变的未来将会以等同的代价返还给改变它的人自身。”
  说到这里,欧西里斯看着病床上的莱伊幽然一笑,“便也是,你躺在这里的理由了。”
  莱伊不说话了,脑海中回忆起刚才那件事的前因后果。是他用眼睛看到了那个女孩被球砸中的画面,所以会攀到护栏边喊住她,进而使得她躲过了这一劫。但是,如果他不是因此而攀上护栏的话,如何可能失足掉下天台呢……
  这便是,他试图改变虚无之眼看到的未来,所付出的代价么。
  “反应意外的很平静嘛,就没有什么还想问我么?”欧西里斯从旁观察着莱伊的反应,戏谑的口吻像是对此有些不满。他之前并没有提起过,虚无之眼最大的禁忌。
  ——可以窥视天机,但绝对,不可以逆天改命。
  这一次被飞来的球砸中并不会死人,所以莱伊也被亚鲁接住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如果他不吸取教训的话。下一次,他未必会有这么幸运。
  终于,沉默片刻后莱伊抬起了头,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虚无之神,“最后一个问题。”
  欧西里斯欣然点头,这位不太一样的血脉者会提出怎样的疑问,他很好奇。大凡人类经历过这次的事件会有两种反应。一者是逃避,对虚无之眼产生本能的恐惧而拒绝再使用。一者是绝望,不相信他的警告然后在一次次失败中妥协,最终任由虚无之眼摆布。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可以让这场由他开启的游戏玩得更尽兴一些。
  在欧西里斯的注视下,莱伊开口了,“我想知道,如果代价是死亡。你是否,会做出与我相同的选择?”
  平静的没有起伏的声音,不属于他预想之中的任何一个问题。
  ——如果代价是死亡,你是否,会做出与我相同的选择?
  “呵呵,哈哈哈……”突然就变的低沉可怕的笑声,让那张瞬间变的狰狞的面孔看起来宛如魔鬼。欧西里斯突然便大笑起来,笑声肆意而浸透着无尽的疯狂。然后,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掐住了莱伊的脖子,明明是虚无之物,却让莱伊觉得一阵窒息。
  “你要明白,凭一个人类去挑衅神的下场。”欧西里斯邪笑道。
  手指在缓慢地收紧,莱伊咳嗽着,那双倔强的眼睛却死死地回望着面前的神,嘴角扬起一抹虚弱的笑意,“你是在害怕么……害怕知道那个答案……”
  “这世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欧西里斯吼道,不过最终,他放开了莱伊。
  这的确是一个让他无可辩驳的问题,因为它的答案是属于未来的,那个凭他虚无之神的力量也看不到的未来。莱伊和他都活着,那个以死亡为代价的选择也只是一个假设。
  这是一个双向不确定的疑问,唯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有可能知道答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