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珠 作者:大假发

字体:[ ]

 
 
陈廷华,一个普通的乡间少年,在误吞入一颗玉珠后,身边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都市修真文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廷华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
 
混账老爹欠了一屁股债后跑了,十三岁的陈廷华要靠着卖手工编织的草编养家糊口。好不容易开始有了盼头,祸害老爹又回来了!被他爹抓去挖宝贝的陈廷华意外的吞了龙珠,结果被冻死了,后竟又死而复生。没等陈廷华弄清楚怎么回事,又有一连串的离奇事情接踵而来……
作为都市修真文,作者却以主角在乡村的生活作为开始,将简单质朴的乡村生活描写的绘声绘色,处处都透露出生活的气息,并逐渐铺展开陈廷华的修真之路。主角陈廷华的神奇遭遇与平凡的生活琐事相互交错,为不同寻常的修真生活增添了些许亲切的气息。
 
  ☆、2第 1 章
 
h省z市潢川县
    “大家好,请跟我往这边走,这里就是我们潢川县的降龙殿。相传在一千年前,有一只蛟龙落在了潢川县,这条蛟龙法力非常高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蛟龙呢,每年都要求这里的老百姓给他献上两个童男童女做为贡品。一旦没献上,就降下大雨,引发山洪水灾。老百姓是苦不堪言。后来,天上降下来了一个神仙,把这条蛟龙斩杀了,然后又用一件宝物将这蛟龙的尸体镇压在这里,才护得这一方水土平安。为了纪念这个事,老百姓后来就在蛟龙被杀的地方建了个降龙柱,在后来,又在这个降龙柱的基础上,大家盖了个降龙殿,以前这边还有道观寺庙,后来因为多次战乱,这些建筑物基本都已经被毁了,这个降龙殿也是八十年代,由政府出资重新修建的。”导游小姐正口沫横飞的介绍着所谓的降龙殿。
    她身后的游客也是一边听一边拍照,还有几个人摸着殿里那根所谓的降龙柱,还摆了几个造型。
    陈廷华一边听导游胡侃,一边手脚利索的将他编织的那些草编一一摆到了塑料布上,把一元一个的小木牌子立起来,等着生意上门。
    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在开发旅游资源,他们这潢川县没什么知名景点,风景还算是秀丽。市旅游局不知怎么从哪里听说的,他们村这边以前有个降龙殿,据说是几百年盖的,便大笔一挥,把这个地方也纳入了开发的景点。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陈廷华很清楚,导游侃的所谓降龙殿的历史,几乎全是假的,这降龙殿根本没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据说是明末的时候盖的,而且这降龙殿也不是毁于战乱,而是毁于几十年前的那场动乱中。被那些热血冲昏了头的年轻人,拆了,烧了,几乎什么也没剩下。当年砸毁这降龙殿的时候,地基和梁柱还被他们村给拿走,盖村委会去了,据说可都是好木料。不过现在那些木头也不知被谁给弄走了。
    当然这些话,他们这些村民自然是不会跟游客说的,游客们来这里是想看个风景,顺便听点美丽浪漫的传说,换个心情。而且自从这里开发成景点后,村里不少人都弄起了家庭旅馆,或者农家乐之类的旅游项目。几年下来,村里的小学也盖起来了,土路也修成了沥青路,可是比以前方便太多了。
    陈廷华摊上的草编很是不错,编的物件活灵活现的,引来不少人驻足询问。他这价钱也不贵,小的五毛钱,大的一块钱一个,加上陈廷华只有十一二岁,游客一看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摆摊赚钱,也就没怎么还价,你买一个,我拿两个的,没一会儿功夫,就把陈廷华摊上的东西给买了一多半去。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陈廷华一边编着新的草编,一边盘算着上午赚的钱,今天的生意很不错,一个上午卖了三十多只草编,这就是三十多块钱。只不过这三十里面有十五得贡献给景区,算是进场费。不过他还是净赚了十五,而且这才一个上午呢,下午怎么说也还能再卖一些。
    到了傍晚,陈廷华一脸满足的将地上的塑料布折起收好,早上摆的草编竟已全数卖完。交完进场费后,陈廷华攥着手中那些零钱,满脸红光的朝村头的肉铺跑去。
    在肉铺那边挑挑拣拣了半天,终于选定了一块肥油颇多的猪肉,一斤多一点,七块三。小贩抹了零头,七块。陈廷华美滋滋的拎着这猪肉就回去了。
    因为景区的开发,陈家庄大部分人家日子过的都挺富裕,房子也都翻盖成了两三层的小楼,只有陈廷华家还是那几间破烂平房,在一片小楼里看起来也是格外的晃眼。
    “爷,我回来了,你看我买的啥?”陈廷华说着,晃了下手中的猪肉。
    “咋买这个了,这么贵。还买这么多,买个两三块钱的就中了,尝个肉味,这么多,天也热了,搁不了多久。”陈老二颇有些心疼的看着那一大块肉。“我饭都做好了。”语气中很是有些抱怨。
    “没事,吃不完,那就先把肉放俺大姑奶家的冰箱里。爷,你放心,就这么一点肉,根本就不够吃,小思他们都能吃着咧。”说着,陈廷华钻进了厨房。陈老二的饭做的很是简单,也就是七八个大馒头,一锅稠稠的玉米粥,一大盘芥菜丝,一大盘土豆丝,还有三个煮鸡蛋,这是陈老二专门给他们三个小的留的。
    陈廷华看了看堂屋的大表,已经七点半了,小思他们马上就该回来了,想着,急忙切了半个冬瓜,泡了粉条,肉在油锅里嗤啦一声响,没一会儿,满院子里都是肉香。
    等到陈廷思,陈廷秋进家门的时候,陈廷华的冬瓜粉条炖肉刚出锅。陈廷思和陈廷秋是对双胞胎,两个小家伙嗅到肉香,眼睛就是一亮。“哥,今天吃肉啊!”
    “是啊。快去洗手,洗完了赶快吃饭,做作业。”陈廷华拍了两个正准备动手抓馒头的小家伙一把,将他们赶到一边洗手。
    陈廷思一把从兜里掏出几张脏兮兮的钱,献宝一样的递给了陈廷华,“哥,这是我和小秋今天捡饮料瓶卖的钱,你收好。”
    陈廷华接过去,从中又抽出两张来,递给陈廷思,“拿着,这是你和小秋明天的饭钱。这几天市里好像办了个啥花会,景区游客多了不少,我明天得早点去摆摊,占个好位,就不给你们做饭了。”
    “中。”陈廷思刚接到手里,就听他哥继续唠叨道:“还有,这些钱你和小秋都要去买饭吃,不准给我饿肚子省下来,你敢一顿不吃,我就把大黑送人。”大黑是他们家的狗,极通灵性,家里人怎么呵斥打骂它,都是极为温顺,一点不动,任你折腾,可要是有生人敢靠近陈家,那大黑可绝对不是吃素的,有事没事还会自己逮几只老鼠开荤。陈廷思平日里几乎把大黑当自己的小弟看,每次家里吃肉,都会偷偷摸摸留几块肉给大黑,天冷了还会带到自己的屋里去睡。所以用大黑来要挟陈廷思,那绝对是一掐一个准。
    陈家几个月也难得吃一次肉,这一大盆子菜,几个人吃的是满脸通红,最后剩的菜汤更是被陈廷秋倒到自己的粥碗里,搅搅喝了。陈廷思拿着块馒头,将菜盆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确定没有剩下一点油星,才满足的将那口馒头塞嘴里。一顿饭吃完,菜盘子吃的是锃明刷亮,几乎不用刷了,陈廷华看的却是心酸无比。景区的那些饭店,天天往馊水桶里倒的肉菜不知有多少。他弟弟连这么一点肉菜汁都不舍得放过,总有一天,他要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绝对不让弟弟和爷爷这样苛刻自己。
    吃罢饭,陈廷华就将两个小的赶到屋里去做作业了,等到陈廷华洗过碗,陈老二已经去睡了。老头儿年龄大了,身体也差了,精神头总是不太好。
    陈廷华借着弟弟们学习的灯光继续编草编,一边编,一边听他那两个弟弟给他背诵课文,时不时的还指出他们背错的地方。陈家几个小孩里,要说谁最聪明,那就属陈廷华了。只可惜他前几年就辍学了。虽说辍了学,可陈廷华也会经常去废品收购站找点初中的教材,辅导书来看。陈廷华人聪明又勤奋,虽说是自学,可程度也是相当的不错,哪怕现在直接让他去初三,那程度也是能跟得上的。
    等到两个小家伙睡去,陈廷华将他今天赚的钱放到了那个他最宝贝的铁制饼干盒里。按说这些钱放银行才算稳妥,可他们家除了村里人的钱之外,还欠了银行一大笔钱。这钱若是存银行里,陈廷华担心会被银行给强制执行了,也就没敢放银行去。
    陈廷华一门心思的就想把欠村里那些人的钱给还了。那几家债主也实在是太过凶悍。第一次过来要债的时候,是见什么拿什么,搜的是干干净净。至于银行的钱,陈廷华并不打算还,这钱本也不是他借的。
    其实银行这个大债主也向法院那边申请过强制执行,可是来了后,就见陈家家徒四壁,干看了半天也没辙。
    因为陈家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村里那些债主也没法收走房子。算是给陈家老小留了个窝。这房子虽说抵押给银行了,银行这边却是没法强制执行的。陈廷华还专门打听过相关的法律条款。据说是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公民名下只有一套住房的时候,就算他欠了银行的钱,他名下的这套房子也是不能被强制执行的,如果这房子抵押了,倒是可以被银行卖掉,但是也有个例外,当这个公民是低保户且无法自行解决住宿问题的,这房子就只能让对方住着了。欠钱的人早已跑路,剩下一屋子老人小孩,一分收入也无,真被撵出去了,就没地方住了,再说这房子就算是拿去卖了,也没多少钱。法院那边也就顺势摊手了。
    陈廷华的打算是,把村里这几家的债给还上。至于银行的钱,就留给那真正的债务人——他爹去还好了。反正这钱也不是他向银行借的,父债子还已经被法律废除了,只可惜村里人不承认这个,陈廷华也只打算替他爹还完村里的这些欠账,再多就没可能。
    盒子里的钱什么面值的几乎都有,陈廷华数了一遍又一遍,一共是一万三千四百二十七块。家里欠了人家十万三,已经还了四万七,算上这一万三,还差四万多,就能把村里那些帐都还清了。如果天天都是今天这种收入就好了,一天能净赚五六十块,要不了几年就能把债都还上,等到债全还完了,自己再攒两年钱,说不定还能重新进学校,混个高中文凭,再学点技术,回头再盖个新房。怀着对未来的期望,陈廷华慢慢沉入了黑甜乡。
    第二天,陈廷华早早的就去了景区,占了个不错的位置,开始卖他的草编。今天的生意比昨天还要好些,没到下午三点,带来的这些草编就已经卖光了。
    兜里揣着钱,陈廷华一路小跑回家,连身体都觉得轻了许多。他还不知道,家里这才稍稍平静的日子马上就要再起波澜。
    快到家的时候陈廷华就见家门口站着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像是要翻墙。陈廷华急忙大喊一声。那人一哆嗦,扭过头来。陈廷华一看,眼中顿时冒出火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把整个陈家都拖到泥沼里的罪魁祸首,他亲爹陈南山。
 
  ☆、3第 2 章
 
“小华回来了,快给爸开门。”陈南山一脸惊喜的扭过身,伸手就要拍向陈廷华的脑袋,陈廷华却往后退了一步,黑着脸问:“你来俺家有啥事?”
    “说啥呢!啥是恁家,这是俺家,你个龟孙咋这样跟恁爹说话。”陈南山脸一沉,一抬脚就朝着陈廷华身上踹了过去。
    陈廷华可不会乖乖的站着挨打,往后退了几步,冷笑道:“你回来的正好,我去叫陈老虎他们,这些日子他们可是常来要你还钱呢。”
    陈南山瞬间哑了,没过一会儿又扯着脸干笑道:“小华,恁爷去哪儿咧?我去地里咋没看到恁爷?”
    陈廷华离了五六米远,一脸厌恶道,“俺爷出去干活了。你回来干啥了?”陈家那两亩地早就租给了别人,种地是个辛苦活,累死累活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陈老二干脆就把地租出去,只留了两分地,种点自家吃的菜。村委会又帮忙给陈老二联系了一个不错的活,在景区打扫打扫卫生,一个月也有个三四百块的收入。对这个家来说,实在算是非常重要的一份收入了,陈老二是相当的珍惜,每天天还不亮就出门去。本来陈老二这年龄也是该在家里享清福了,结果因为陈南山欠的这一屁股债,老头也只能辛辛苦苦的出去干活赚钱还债,养孙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