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断尾+番外 作者:坡莲池/倦枕厌夜

字体:[ ]

 
 
 
 
  《断尾》作者:坡莲池/倦枕厌夜
 
  ※龙王第四子帝傲曾经砍断了一只(小心眼的)狐妖的尾巴……
  ※古代,龙X狐狸,阴狠受,温馨甜蜜宠溺,HE。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太巧了。
  ※你猜文案可不可信。
  ※《掌上明珠》系列文。本文延续了作者的各种恶趣味。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帝傲,姬晏彻  ┃ 其它:别相信文案,掌上明珠
 
 
  1.
 
  残阳泣血。
  万灵山下的七星潭本是一处灵气充沛的宝地,数月前却被一群凶恶的妖魔霸占。
  它们强行夺去了镇守此地的山神的内丹,并将其残忍杀害。
  天界派兵数次,不想这些魔物却是有些道行的,几次三番,天兵们竟都是有去无回,纷纷做了魔族的饵物。更过分的是这些魔物把天兵的尸体扔到天门外围。那些天兵各个死状惨烈。
  此际正是魔族蠢蠢欲动,屡番挑衅天庭之时。
  天帝震怒,派出武将帝傲亲自下凡除魔。
  这位少将军的真身乃一条玄色巨龙,是龙王的第四个儿子。他幼时便离家拜入寒青真人门下,未及成年已随师尊斩杀百余妖魔,杀伐果断,可谓天界有史以来最年少英勇的武将。
  由他出马果然立竿见影。
  眼见原本嚣张的妖魔们此刻见势不妙,纷纷化形逃散。帝傲身影一闪,手中方天画戟劈砍挥动,不动声色地追上一只又一只魔物,将其一一截杀。
  血染碧池,满地残肢。
  “啊——”又是一声凄厉哀嚎,伴着重物坠地之声。
  在场的最后一只魔族亦被拦腰斩断,神魂俱碎。
  帝傲沉默着站在原地,环视四周,被他冰冷视线扫到的天兵心中皆是一紧。之后,帝傲看都不再看地上的尸体们,仿佛那都是些不值得他在意的蜉蝣蝼蚁。
  收戟,踏着那些尸体走出战场。
  脚步稳健而残酷。
  他的身影高大健硕,背负方天戟,面上常年覆着一张黑色面具,身上铠甲溅染了魔族血迹,整个人就仿佛刚刚从修罗场走出来的战神一般,透着种森冷狂暴的杀戮之气。
  离帝傲最近的天兵看着他的模样,也不知是敬是怕,竟双腿微抖,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明明知道这位少将军和他们同阵营,他们正该为这次大胜而欢欣鼓舞,偏偏帝傲身上煞气太重,他走过的地方,士兵皆不自觉地垂下头,噤若寒蝉,不敢与其对视。
  在场众人此刻面上不说,心里却不约而同想道:连魔族见他都要闻风丧胆,恐怕这人才是魔族眼中当之无愧的大魔头吧。
  微风吹过,风中皆是腥气。
  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魔族尸骸,想到杀场中男人沉默挥戟的背影——哪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天兵也不由发憷心寒。
  魔族的尸体乃不祥之物,需要尽快处理掉。
  帝傲留了十余名天兵清理战场后,回天庭复命。
  守门将士有四人,离着老远便见帝傲带兵行来,其中一人不屑地“嗤”了一声。
  另一人瞥了这位同伴一眼,奇道:“怎么了?”
  当先那人道:“瞧他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戴着面具,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毫无礼教——也不过是沾了他父亲龙王的光罢了……”
  ——帝傲事事随其师尊,处事不拘小节,不管是阵前斩妖除魔,还是日常交际,皆不懂变通,也因此明里暗里得罪了天界不少人。只因他家世强大,无人愿意为了这个招惹整个龙族,加上他自身屡立战功,所以始终没人奈何得了他。
  又一人插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龙王陛下有九个儿子,可没见到其他儿子如四龙子这般受天帝重视。况且,这次围剿魔族如果不是帝傲将军出战,还不知又要损失多少无辜天兵天将。”
  “切,说得好像天界就他这么一位将军了似的。”
  两人争论来去,谁也辩不过谁。
  眼见队伍越走越近,在一旁始终沉默的队长终于忍不住,怒道:“好大的胆子,敢私下议论仙君天将,你们是嫌日子太清闲了是吗?”
  “……”那两位守将顿时噤声。
  这些争执对话虽然细微却并没有逃过帝傲的耳力。
  不过他早就听惯了别人在背后如此议论,并不以为意。
  倒是这一路上其他仙君窃窃私语的另一事更让帝傲在意些,说的是最近天庭出了个自甘堕落的叛徒,在阵前相助魔族,害得数千天兵仙逝。而这叛徒不是别人,正是帝傲的师尊:寒青真人!
  帝傲自然是不信这些话的。他自幼师从寒青真人,样样以其为榜样,深知此人意念坚决,道心稳固,就算拼着神消魂散也不可能自坠成魔,这其中,必是另有隐情。
  感受着那些人毫无善意,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帝傲双拳紧握,不由再度加快脚步……
  之后的事情有些出乎众仙预料。
  他们只知帝傲述职完毕,寻至寒青真人的时候,寒青真人已经被送上了斩仙台。
  眼看着那柄高悬于空的斩仙斧即将落下:从此,仙根断,神魂灭,上穷碧落下黄泉,再无寒青其人。
  帝傲低啸一声,于千钧一发之际化为玄龙,强闯斩仙台,打伤一众天兵天将后,将寒青真人救走。
  帝傲个性桀骜难驯,唯独敬重师尊寒青真人,对其唯命是从,这在仙界也是远近皆知的事情。
  不过,还从来没有谁敢违抗天帝命令,私闯斩仙台,更别提伤人后救走囚犯了。
  帝傲独自返回天庭后,立刻便被上了缚龙索,压至刑殿。
  司掌刑罚的仙君高坐宝殿中,声音冰冷:“帝傲,你把寒青真人藏到哪里去了?”
  帝傲跪在殿中,不语:“……”
  仙君眉头皱起,道:“我知你感念师恩,可寒青真人已被魔物附体,失了神志,更涉及和魔族勾结,危害天界。你虽犯下过错,却并不至无可挽回,现在把寒青真人交出来,还可抵你些许罪过。”
  帝傲依旧不答。
  仙君知劝他也是无果,略一摇头,声音再度沉了下来:“罪子帝傲,你可知自己此番鲁莽举动触犯了多少天规戒律?”
  帝傲头微垂,背脊挺得笔直,沉默。
  “……”
  掌管刑殿的仙君将人遣下,挥笔把其罪状一一记录呈给天帝。
  很快,天命下达:
  龙子帝傲,私劫囚犯,伤同僚,顶撞仙君,触犯天条,冥顽不灵。然念其降魔有功,功过相抵,故去其一角,逐出龙族,以作惩戒。
  寒青真人失道心,自坠魔道,叛逃天庭,即日起除其仙籍,见即杀无赦。
  ……
  当日,龙傲便被锁于降龙柱上,现出原身。
  龙角乃是龙族身上最坚硬的部分,而成年龙族的龙角根部更是粗硕庞大,非要持续磨锯上一天一夜放可彻底使其断离。
  其中刻骨疼痛自是难以言说,而除去肉体上的痛苦,失去龙角对龙族来说更是十分折损颜面的事情。
  负责行刑的天君将神力灌入手中特制的刀具中。
  一日一夜的折磨龙傲始终咬牙忍耐,默不作声,到最后,连施刑的天君都不由佩服起这条黑龙的坚韧强硬。
  唯有龙角自根部被斩落的瞬间,悲愤的龙啸声自他喉间低低逸出。
  ……
  自此,世间再无高高在上的龙族四殿下。
  
 
  2.
 
  帝傲依着记忆寻至万灵山。
  他在返回天庭前,曾把昏迷的寒青真人藏在七星潭旁的一处洞穴中。
  那里刚刚发生过一场仙魔大战,萧杀之气未散,普通妖族不敢靠近,而在场所有魔族更是被帝傲带兵一一斩灭,就算有所遗漏,顾忌到附近可能还有天兵巡视,必然也不敢现身,算是一处绝佳的藏身之所。
  为了以防万一,帝傲在山洞外布了数个阵法,起防御和遮掩效果,并给寒青真人留下一枚龙珠。那龙珠自他出生起就存在于他体内,随着他不断修炼,实力增强,龙珠内的灵气也日渐充沛,几乎可以抵上他半身修为。
  寒青真人体内灵力混乱,这龙珠用来给他防身自是再好不过,就算真有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敢来打山洞中人的主意,也可抵上一会儿,拖至帝傲赶回来。
  因为急着赶去见师父,帝傲不待身上伤势愈合便匆忙动身。
  这一路他既要加紧赶路,又要避开天庭耳目,实在费神费力,此刻就快要见到寒青真人,帝傲强压下心中喜悦,再度御风念诀加快速度。
  “师父,再等等我……”帝傲默念。
  随着距离洞口越来越近,帝傲心中忽然泛起警觉。
  这附近怎么多了丝妖气?仿佛刚刚有人在这里战斗过……
  “……”帝傲心内一阵不安。
  果然,当他赶至水潭边,离了老远,便看到寒青真人正被一个陌生的身影拖到洞口外。
  寒青真人面色青紫,腹部被人划开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几乎染红了他半个身子。
  帝傲看到师父被人害得如此凄惨,胸中怒意汹涌。
  那妖怪背对着帝傲,一手掐着寒青真人的脖颈,另一条手臂慢慢抬起,五根修长手指并拢,指甲忽然暴涨,变得狭长而锋利,刀锋般逼向寒青真人。
  千钧一发之际,帝傲大声喝道:“住手!”同时召出自己的武器方天戟,愤力击向那妖怪。
  可惜狡猾的妖怪早就感受到帝傲的气息,有所防备,当下不慌不忙地提着寒青真人的身体向后掠了数十尺,恰好避开帝傲的攻击。
  帝傲一击不成,凶狠地看向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妖怪——是只有些道行的狐妖。
  那狐妖身材高挑,生了张极艳丽狂狷的脸孔,一双凤眸微弯,似笑非笑,唇角轻勾,欲语还休地看着帝傲,配着那头直垂至地的银丝,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美感。
  邪魅惑人。
  果然是妖魔。
  帝傲冷冷看着狐妖,不为所动。
  “呵呵。”狐妖见帝傲没有中自己的魅术,倒也不以为意,依旧懒洋洋地打量着帝傲。他视线邪肆地扫过帝傲的身躯,最后又仔细盯着帝傲那张面具看了半天。
  “……”狐妖双眸微眯,回忆起刚刚帝傲使用的那把武器,面色徒然一变,声音有些嘶哑,“原来是你……”
  帝傲皱眉,道:“你认识我?”
  “哈,”狐妖又笑了笑,笑声中难掩恨意,“当然是认识的。四殿下威名远播,妖族中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在下和殿下也才一段时日不见而已,四殿下该不会就这么忘了在下吧?”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咬牙切齿。
  帝傲盯着狐妖看了片刻,他平生所见妖魔鬼怪数以万计,怎么可能个个都记得?当下不愿再多想,冷哼一声,道:“你不过是区区一只狐妖,还不配让本殿记住,既然知道本殿的厉害,还不赶紧把手上的人放开,若你敢伤他分毫,我必千百倍还你身上!”
  狐妖听了这话,目光微闪,五指不由收紧,他声音阴测测的,不怀好意地把手插入寒青真人伤口中,漫不经心道:“看来这魔物对四殿下很重要呢……那四殿下可要给在下说仔细了点,是不许我这样伤他,还是不许这样伤他呢?”一边问,狐妖的手指一边在寒青真人的腹中恶意搅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