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惩罚军服番外:将军的诚实 作者:风弄

字体:[ ]

 
内容简介
包含三个全新特典故事——《将军的诚实》《熊熊战争》《将军的生日》
原本只是科学部例行的精神剂抗药性训练,令人意外的是,年轻的凌卫将军,对这种会影响人类理性思维的药剂,甚至没有一丁点最基本的抵抗力!
腼腆害羞的小白兔,在药效作用下,竟摇身一变,成了天底下最诚实的诱人小色兔。
“吻我。”
“凌涵,我可以脱掉你的衣服吗?”
“嗯……想从背后做……”
心口一致的大实话,一句比一句更劲爆,让人鼻血狂飙,热血贲张。
面对突如其来的性福,平日里比冰山还冷静的凌涵中将,终于无法自制,彻底地——爆!发!了!
=================
 
(一)《将军的诚实》
常胜星的军部大楼里,如常响起铿锵有力的脚步声。
“原本在您就职日后就应该进行,但当时出了突发状况,将军的身体需要休养,所以一直延迟到现在。”奈尔林跟在凌卫身后,一板一眼地做着汇报。
从后面看,将军穿着全套高级将领军服的背影线条令人赏心悦目,如果换了跟随的是警卫官凌谦,只怕早就眼睛发亮,肚里打着别的小主意了。
而如果换了其他人,面对全联邦人气最高的军中重权人物,任谁都会有点掌心小冒汗,心脏小悸动。
只有奈尔林,从最开始到现在,都能一直用这种古板得令人无语的语调和态度在凌卫身边工作。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大概就是奈尔林能一直保住凌卫将军亲随秘书这叫人眼红到死的优差的原因吧?
有两个醋意翻腾起来堪比星际海洋风暴的弟弟,凌卫绝对不希望身边再跟一个花痴秘书。
而奈尔林的死板,正合凌卫谈论工作时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性格。
“精神剂的抗药性训练?”凌卫微微皱眉,但并没有停下往前走的脚步。
“是的。将军是军部的灵魂,每一道军令都关乎联邦军部的安危,从这方面说,必须严格防范将军的理智被药物所控制。”奈尔林用背书般的语气回答,“精神剂的抗药性训练,就是为此而设定的标准程序之一。”
“这么说,是我职责内必须去做的事?”
“您理解得完全正确,将军。”
“什么时候开始?要进行多长时间?”
“科学部已经准备好了,二十分钟后就可以开始。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奈尔林早有准备地回答。
凌卫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行程表。
显然,他忠心耿耿的秘书早把这个项目放进了今天的行程里,否则以他繁忙的工作量,不会接下来两个小时没有别的安排。
身居高位者都有让别人等待的权力,但并不等于就一定会使用,比如凌卫,成为将军后他在工作上几乎从未出现不按约定时间出现的情况。
这次也不例外。
十五分钟后,他就领着秘书奈尔林,沉静威严地出现在科学部。
科学部的人员们诚惶诚恐地接待,凌卫轻轻挥动一下手臂,示意大家不必拘束----也不必太多奉承之词。
他只给这次训练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会对我使用哪种精神剂?”凌卫单刀直入地发问。
“将军第一次做抗药性训练,按照规定只能使用效果为两星级的精神剂。”眼前所有穿着白大褂的科学部研究人员里,这个四十来岁的名叫高峰的男人,似乎是一个领头的。
针对凌卫的问题,他非常有科学严谨精神地,立即叫人把药剂取过来,让将军亲自过目。
装载药剂的合金箱子大小比得上一般的公文箱,高峰在上面验证了指纹,箱子在轻微的电子声中流畅打开,露出里面精致得有些过分的药剂,和三维立体显示的药性说明书。
高峰大概用了五分钟对里面的成分做了说明,一番话里有大量不管是凌卫还是奈尔林都不懂的医学名词。
最后,他总结地说,“威尔泰精神剂,会压抑人大脑中的理性部分,一般人注射后,会有很大几率出现冲动性决定。当然,您现在所做的训练,正是为了帮助您的身体在将来遇到类似作用的药剂时,不会被药物所控制。”
凌卫点了点头。
目光斜斜往下,扫了一眼镶嵌在箱子中央,被透明玻璃装着的淡青色药剂。
表情沉着。
没人任何人看出他心里的些微不安。
作为掌管着联邦军部大权的将军,他对这一类的训练早有耳闻,说到底,此刻让他不太舒服的并不是精神剂本身,而是和药剂一起静静躺在合金箱子里,充满冰冷金属感的军用注射针。
这冷冰冰的尖锐物,扎入皮肤时带来的刺痛感,会直接把他领向最不想回忆的梦魇。
在凌卫看来,哪怕货真价实地挨一枪,也比被注射针尖扎入自己手臂的血管要来得感觉好。
“必须用注射的方式吗?”
听见凌卫的问题,高峰有些惊讶地看了看他。
将军问得很淡然,但凭借科学家天然的敏感,他感觉到将军对注射器似乎存在某种恐惧。
作为军人的表率,却害怕这种小东西?真是不可思议。
“口服的话,效果会出现比较大的偏差。为了达到效果,针剂注射是最好的方式。”被凌卫冷冷地反视一眼,科学家意识到凌卫绝不容侵犯的身份,赶紧克制地收敛目光,小心地说,“假如将军坚持的话,我们也许可以讨论一下临时修改摄入药剂的方式,不过,这样可能会导致训练数据的……”
“没必要,就按照规定的去做吧。”
为了自己的一点不舒服,就肆意改变军部的原有规定,并不是凌卫的处事方式。
况且,害怕打针这种事,也并不是什么说得出口的事。
“专用训练室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请凌将军移步。”高峰拿着重新关上的合金箱,亲自带路。
走在科学部总部大楼的走廊里,可以明显感觉到和军部大楼不同的气氛,不管是设计,还是装饰的风格,似乎都弥散着一股可以称为执拗的前卫感,其中还渗着一丝丝对他人目光毫不在意的狂放不羁。
科学里也有狂放不羁的范畴?
想一下也对。
这里,怎么样也算佩堂。修罗的地盘。
那的确是一个狂放不羁的家伙。
他到底从军部预算里挖了多少钱,能把科学部的总部打造得这么……像个庞大的迷宫?
凌卫的脚步忽然停下,在前面领路的高峰听见身后军靴踏在光洁地板上的响声消失了,疑惑地转过头来,向凌卫打出询问的眼神。
凌卫暂时没有理会他。
“凌谦什么时候到?”他问的是奈尔林。
奈尔林迅速用通讯器查了,向顶头上司报告,“他刚刚完成对卡密大学的警戒布防,接下来要去联邦公共宣传部。”
这两个地方都是凌卫将军明天要视察的点。
在将军抵达之前,做好各方面的警戒布防,是将军警卫官的重要职责之一。
每次凌卫在公众场合出现,哪怕只是简短的一分钟也好,凌谦都要在事前做大量保护性的准备工作。这位貌似做事漫不经心的凌家二少,至少对这件事是绝不会有丝毫掉以轻心的。
“需要召唤凌谦少将立即回来吗?”奈尔林低声问。
凌卫想了想,按捺住心中任性的想法。
摇摇头。
“没必要。”
因为要打针,所以把弟弟急急忙忙地召回来。
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太无能。
凌卫示意高峰继续领路。
很快,他们到达了为将军准备的专用训练室,高峰用指纹验证让房门打开,里面的摆设一目了然。
除了装饰比较豪华外,基本上就是一间病房。
所谓的耐药性训练,其实是给凌卫打一针,再让凌卫躺在床上两个小时罢了。
为了不把军服弄皱,凌卫主动把上装脱了。
脱下将军外套的动作自然而流畅,带着一种禁欲的性感。
在一旁拿着针剂的护士被将军身上散发出的优雅魅力迷住了,目光有些发怔,直到接收了高峰一个不满的眼神,才清醒过来,战战兢兢地向前一步,请凌卫把手臂露出来。
凌卫盯着护士手里泛着寒光的针头,觉得凌谦这个时候出去做警戒布防检查真是太糟了。
如果这家伙在身边,被他咋咋呼呼地一打岔,也许对针头的恐惧会消失大半。
“将军,我帮您把衣袖卷起来吧。”
“不必,”凌卫谢绝护士的好意,“我自己来。”
读军校时的梦想是成为联邦优秀的军人,凌卫从没设想过自己会成为联邦将军兼联邦偶像。
也许是缺乏准备的缘故,他这个将军当得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样游刃有余,在将军三角会议上常常被艾尔。洛森和佩堂。修罗联手压制的事,就不去提了。
至于联邦偶像……
凌卫一直认为,那些只因为隔着警戒兵看了他一眼就尖叫不已甚至昏倒的女孩,或者像眼前这位护士这样,眼里闪烁着令人害怕的激动光芒,尝试对他做一点身体上接触的女人,都应该归类为麻烦。
护士满脸遗憾地看着凌卫自己把衬衣的银质纽扣解开,然后慢慢往上卷。
不过,必须承认,将军把衬衣袖子往上翻卷,一点点露出肌肉线条迷人的小臂的过程,已经够让心脏乱跳个不停了。
接着,她似乎听见了将军一声长长的抽气。
“请注射吧。”凌卫以一种平和,但隐隐像在下命令的语气说。
看着护士拿着针筒靠近,那刺眼的尖锐光芒慢慢接近手臂。
像感觉到寒气一般,凌卫手臂内侧的肌肤骤然冒出一阵鸡皮疙瘩。
该死的,就不能不要回想起噩梦里被注射灵敏剂的一幕吗?!
不仅仅是凌卫,卫霆应该也够呛。
从看见针管开始,内心深处的卫霆就沉默得令人不安。
凌卫闭上眼睛,不再看向手臂的方向。
扎就扎吧。
“等一下。”一个声音传来。
凌卫睁开眼睛,霍得回头。
凌涵站在门外,姿态从容但却散发着强大的存在感,“凌卫将军这次抗药性训练,现在交给我全权负责。”
凌涵站在门外,姿态从容但却散发着强大的存在感,“凌卫将军这次抗药性训练,现在交给我全权负责。”
“可是修罗将军那边……”
“我已经和佩堂。修罗联系过了,五分钟内你会接到他的通知。”凌涵朝高峰淡淡一瞥。
如野外的黑豹子一样,慢悠悠而充满压迫感地走进房中,顺手取走护士手里的针筒。
扬眉。
“现在,所有人都出去。”
没有人想和这位军部中以冷傲难惹而闻名的少将大人对抗,默默地退出房外。
临走时,护士恋恋不舍地回头,想再望一眼心中的偶像,却只看见房门迅速关闭,隔断里面的视野,失望顿时溢于言表。
房里只剩兄弟两人,凌卫才轻咳一声,“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常青星吗?”
记得在凌涵今天的行程表上,有去联邦王宫商谈重要事务这一项。
“更改行程表又不是什么难事。和哥哥要做抗药性训练这种大事比起来,其他都可以延后。”
“凌涵。”凌卫叫了弟弟的名字一声。
没继续说其他,不过将军微蹙的英挺的眉,说明他已经凭着直觉,嗅到了隐约的阴谋的味道。
“如果知道我今天会待在常胜星,凌谦那块狗皮膏药怎么会肯离开哥哥半步,出外做警戒防护检查?所以,就算说我是用了计谋把凌谦骗开,也不为过。”
凌涵慢条斯理地把注射器放在床边盛放医疗用品的U形金属盒里,空着两手走到凌卫面前。
“没有必要这样做呀。”
“我觉得有必要。因为,”凌涵抓住他袖子被卷到手肘的右臂,淡淡微笑着挑了挑眼帘,“这种时候,我想和哥哥独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